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34 森轻:刻骨铭心的爱(四十四)
    他们与安德烈一向不对盘,他怎么好端端地会有项目跟他们谈?

    这会不会是一场鸿门宴?

    思及此,布鲁克并不愿去自投罗网。

    他正打算劝阻自己的父亲,谁知,奥德里奇压根没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开口,“到时候就知道是什么了。时间很紧,你立刻出发,20分钟后皇宫见!”

    奥德里奇匆匆撂下这句话便挂了线。

    “喂”

    听着电波中传来嘟嘟嘟的忙音,布鲁克低咒一声,烦躁地挠了挠自己的头发。

    尼玛,这是去,还是不去?

    算了,去就去吧!

    他就不信,区区一个安德烈,能拿他们父子怎么着?

    哼!

    下定决心,布鲁克冷冷吩咐司机:“掉头,去皇宫。”

    “是!”

    开车的护卫马上恭敬应声,车子到拐弯处,他立马调转了方向,往皇宫奔去。

    在路上大约开了15分钟的车程,便抵达宫门口。

    停车,正想拿令牌通关进去,然而,坐在车子前方副驾驶座的另一名心腹,突然仓惶了扭过头。

    “殿……殿下”

    许是出了什么大事,此时此刻,他连声音都是颤抖的。

    布鲁克见状,浓眉一挑,心头迅速窜过一抹不好的预感。

    他倏地沉下脸,厉声呵斥,“什么事快说,别耽误本殿下办正事!”

    “启……启禀殿下,山……山庄那边传来消息,沈轻轻跑了。”

    对方鼓足勇气将事情汇报完。

    布鲁克一听,急得攥紧拳头,额头更是青筋迸发,“跑了?怎么回事?你该死的给我说清楚!”

    他的山庄机关遍布,怎么能让一名什么都不懂的弱女子给逃了?

    这……这消息若传出去,他布鲁克还怎么在社会上立足?

    越想,布鲁克的脸色越难看,恨不得将沈轻轻抓回来,狠狠折磨致死。

    他阴森恐怖的气势,吓得护卫立马缩了缩脖子,战战兢兢说,“她今天早上突然肚子痛,我们知道她是您宠爱的女人,不敢有任何怠慢,立刻找医生过来看病,岂料,她也不知打哪来的能力,竟然把医生迷晕,然后,伪装成医生的样子逃了……”

    护卫一五一十把经过讲出来,布鲁克听着听着,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这绝对不是沈轻轻一个人能做得好的,她之所以能顺利逃出去,肯定是得到了别人帮助,这也证明,他的山庄里,出了内奸!

    “呵……”

    布鲁克冷笑一声,笑容极其疯狂可怕,“既然她嫌命长,想早点去见上帝,本殿下岂能辜负她?”

    讲到这,他心一横,立刻下令,“回山庄!”

    “是!”

    司机立刻打起精神,赶忙重新启动车子,急速开向山庄。

    皇宫距离布鲁克的私人山庄,至少需要一个半小时的车程。

    布鲁克没耐心等那么久,于是半路,他又让司机开车回到王子府邸,改乘直升飞机前往。

    15分钟过后,直升飞机已安全降落在山庄里边的停机坪。

    “殿下”

    山庄的管事气喘吁吁跑来。

    “人抓到了吗?”

    布鲁克眯着眼,全身散发着浓浓的杀气。

    管事小心脏颤了颤,生怕惹他生气,只好硬着头皮,小心翼翼出声,“对不起,殿下。目前还没抓到人!”

    “一群废物!”

    布鲁克恼怒之下,倏地抬脚踹向那位管事的心口。

    能在皇室的家中当上管事的,一般是上了年纪的老头,本来身子骨就有些不好,如今被布鲁克这么一脚踢过来,直接踹倒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

    现场的人全部都面不改色,仿佛已经见惯了自家主子的阴狠毒辣。

    “对……对不起……”

    管事捂住发疼的心口,跌跌撞撞爬起来,接着跪在地上,“不……不过……我们已经发现了她所在的大概位置,正在全力追捕,应该很快就能将她抓获了。”

    哎呀妈呀,他的老命,简直快要丢了,呜呜……

    布鲁克一听,神色总算稍稍缓和。

    但转念一想到府里有内奸,他的目光再次变冷,“这几天,有谁跟沈轻轻接触过?”

    “启禀殿下,没有跟她特别接近的人,但也不知怎么回事,沈轻轻这段时间,跟这山庄里其他的美人儿都相处得很融洽,也许,是她们帮沈轻轻离开的。”

    说话的,是负责照顾沈轻轻的宫女,她如实将自己见到的一切都汇报了。

    布鲁克一听倏然眯起眼,很快就想明白那是怎么回事,恐怕是沈轻轻蛊惑了其它争宠的女人放她走的吧?毕竟,如果她的存在对于那些女人来说,着实是一个天大的威胁,所以,为了让自己少一个超级有竞争力的情敌,那群蠢货就这么干了……

    该死!

    谁给她们那么大的胆子?

    他布鲁克岂是她们这群低等的女人可以玩弄的?

    想到自己被那些女人设计,布鲁克顿时怒不可赦,当即就拔枪,“砰”一声,打中刚刚那名宫女的心脏。

    “e……”

    宫女恐惧地瞪大眼,双手下意识捂住鲜血汩汩直流的心口,身子缓缓往后倒下,不一会儿,就没了呼吸。

    她死了!

    可惜,她到死,都不明白,自己只是尽忠恪守,为何会招来杀身之祸。

    周围的其他人,亦是同样不明白。

    而下一秒,就听布鲁克如同鬼魅般的声音响起:“去查!把这段时间跟沈轻轻有接触过的人,通通给本殿下杖毙!”

    轰

    要不要这么狠?

    要不要这么赶尽杀绝?

    几乎所有的人,都冒出这样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但不到两秒,就恍然大悟了,因为,布鲁克又说:“呵,本殿下就是宁愿错杀一百,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叛徒!”

    他的话音刚落,全场不约而同躬身:“是!”

    太残酷的手段了,完全泯灭人性啊!

    护卫们暗搓搓想着,纷纷庆幸自己没有与沈轻轻有过接触,否则,也难逃一劫了。

    哎!

    没办法,谁让他们跟的是这样一位主子呢?

    如果是仁德兼备的安德烈亲王,绝对不会如此草芥人命的……

    刚处理完山庄里的叛徒之事,布鲁克的手机便适时响起。

    :继续码字,月票碗里来哇,月票投一投,更新可能会快一点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