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40 森轻:刻骨铭心的爱(五十)
    顾祁森的话音刚落,沈轻轻便忍不住哽咽出声:“老公”

    男人循声抬眸,与她眷恋的眼神撞上。

    心,又再一次痛得不能呼吸。

    是他的错,是他没有保护好她

    想到这儿,顾祁森倏地攥紧拳头,恨不得一枪崩掉布鲁克,只是,他不能

    是啊,命脉被人狠狠掐住,他哪来的胆量去抗衡?

    一个人再强再能干,只要有了软肋,他就不再是无坚不摧,无所畏惧了

    换做以前,他何需如此瞻前顾后,畏手畏脚?

    换做以前,遇到布鲁克这样的狂妄之徒,他早已一枪送他去见上帝,又怎会任由他在自己面前这般猖狂

    忍忍吧?

    再继续忍多一会儿,只要奥德里奇到场,一切就好办许多

    顾祁森的心思隐藏得很好,并未让布鲁克看穿。

    不过,布鲁克本来就狡猾,他当然不会轻易相信顾祁森的话。

    他眯起精锐的眸,探究般望向顾祁森,一时间,有些犹豫。

    毕竟,沈轻轻对顾祁森有着无穷的影响力,如果不利用她来做些什么,还挺遗憾的。

    所以,该谈什么条件呢?

    布鲁克拧拧眉,开始认真思考。

    脑子迅速运转,很快,他就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条件。

    “想让本殿下放人也不是不可以,你马上杀了安德烈!”

    嗯,只要安德烈一死,为父王洗脱罪名,那就变得简单多了。

    而且,顾祁森和安德烈不是好朋友吗?

    哈哈,好朋友为了一个女人反目成仇,这是多么爽的一件事啊

    布鲁克越想越兴奋,迫不及待想要看顾祁森开枪射杀安德烈那激动人心的一幕了。

    布鲁克的条件,早就在顾祁森的预料之中,他面不改色道:“安德烈是一国亲王,想杀他,没那么简单。再者,我若杀了他,必将给顾家带来灾难,所以,我不能答应你。换一个!”

    “呵呵“

    布鲁克冷冷一笑,随后,对沈轻轻说,”听到没有?听到没有?啧啧啧,本殿下还以为这个男人有多喜欢你呢,到头来,你一条命,竟然还比不过他那所谓的家族哈哈“

    沈轻轻并未理会他的挑拨离间,嘴巴紧紧闭着,声都不吭。

    顾祁森这时候又道,“布鲁克,如果我想敷衍你,刚刚就假装答应下来,何必如此直白拒绝?你若想对付安德烈,我有一千种办法,但我不会亲自杀他,你看这样可好?“

    对付布鲁克这样谨慎又多疑的人,他每一步都要走得符合逻辑,如果一开始就答应杀掉安德烈,这明显不符合自己的行事作风,反而会让布鲁克更加戒备了。

    果真,经顾祁森这么一解释,布鲁克的疑虑慢慢打消,好奇问他:”什么办法?你说!“

    “你父亲那些犯罪资料,是我收集的!”

    顾祁森坦然地将这事说出来。

    “你”

    布鲁克瞳仁猛地一缩,声音禁不住拔高,“该死的!果然是你!”

    原本,他只是猜测,却万万没有想到,居然真的是他,而且,还这般理直气壮承认了

    沈轻轻在听到顾祁森这句话时,也差点晕倒。

    嘤嘤嘤,老公,你怎么能在他面前主动提起这些?

    呜呜,这下可得惹怒布鲁克了

    沈轻轻越想越担心,只能死死地咬住唇瓣,杏眸直勾勾盯着顾祁森,眼底晕染着化不开的忧虑。

    顾祁森倒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再次点头承认了,“对,是我!”

    轰——

    沈轻轻彻底晕。

    下一秒,就听他继续道,“证据既然是我提供的,也就只有我,才能有办法反过来说它们是假的!”

    “此话当真?”

    布鲁克眼神陡然一亮,但转念一想,还是不敢确信,“怎么弄?”

    “很简单!只要你现在放了我太太,我会为奥德里奇亲王平反,将一切罪责推到安德烈身上,并且再给他弄一个诬陷的罪名!”

    顾祁森打铁趁热说。

    布鲁克下意识看了沈轻轻一眼,眼珠子转了转,倒是觉得这个办法可行。

    一个沈轻轻,换回他父王,还有曾经高高在上的权贵,最重要的,还能让安德烈入狱,怎么都是划算的

    思及此,布鲁克终于决定与他达成交易:“那行!沈轻轻我先带走,你先将安德烈弄进监狱,我自然会放了她!“

    他说完,一边拽紧沈轻轻的胳膊,打算把她弄进机舱。

    谁知,就在这一刻,“砰”的一声响起,子弹迎风扑来,擦过沈轻轻的身侧,直接打中了布鲁克的胳膊。

    ”啊——“

    沈轻轻吓得失声尖叫,趁机躲进了机舱。

    布鲁克气歪了脸,顾不上捂住鲜血汩汩直流的手臂,恼恨地对顾祁森大吼,”该死!你竟敢耍诈?“

    “不是我们!”

    顾祁森厉声反驳。

    此时,他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打出去的那一枪,绝对不是他授意的。

    他好不容易才稳住布鲁克,怎么可能干这种拆自己台的蠢事?

    但,那子弹确实是从他们这边的方向发出,看样子,恐怕是有人故意挑事

    “去查!“

    顾祁森黑着脸,给秦瑄使了个眼色。

    “是,boss!”

    秦瑄立刻离开。

    “不是你们?鬼信!”

    布鲁克眼睛一片猩红,眼神陡然变得无比狂怒,宛若来自地狱的恶魔,自带一股摧毁世间万物的气息。

    顾祁森心里咯噔一下,不知为何,总感觉这一刻的布鲁克,似乎处于随时都会发疯失控的状态。

    糟糕!

    难道是那枚子弹?

    他对军火和制药都颇有研究,自然就知道,有一种药剂只要涂在子弹前端,打进人体,几秒之内便可让人情绪异常暴躁,就仿佛一头被人攻击的猛兽那般横冲直撞,完全不计任何后果。

    如果布鲁克中那种药,那

    想到某个可能性,顾祁森精致的俊脸倏然一白,还未来得及说些什么,布鲁克就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躲在机舱内的沈轻轻,听着他那癫狂的笑声,吓得毛骨悚然。

    她想逃,可自己不仅被护卫桎梏住,还身处半空中,又能逃到哪里去?

    正当她慌乱得不知如何是好之际,魔鬼进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