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65 神秘的男人(二十四)
    这一夜,对沈轻轻来说,无比地漫长。

    房间没有开灯,周围一片漆黑,她躺在古堡某间客房柔软的大床上,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一瞬不瞬望着天花板,什么都看不见,可她的眼睛,还是睁开,了无睡意。

    是啊,这个时候,若她能睡得着,也特么是个奇葩了。

    想到这段时间经历过的一切,沈轻轻鼻头一酸,不自觉,眼眶又悄悄湿润,几滴泪,溢出眼角,滑落到枕巾上。

    老公,呜呜

    她忍不住呜咽一声,瘦削的肩膀颤了颤,接着,索性翻身将自己的脸埋进枕头里,闷声大哭起来。

    另一边,j国某个偏僻的别墅。

    这是f组织在j国的其中一个据点。

    顾冉冉躺在床上,亦是翻来覆去睡不着。

    只要一闭上眼睛,脑海中总会出现顾祁森与沈轻轻坠入悬崖的画面,顾祁森撕心裂肺的喊叫久久萦绕在她耳里,让她的情绪一直无法平复下来。

    ”大哥,你一定会没事的,对不对?“

    顾冉冉喃喃自语。

    随后,又说,“对的,你一定会没事的,你穿着飞行装,怎么会有事?“

    “可是沈轻轻”

    顾冉冉眸光闪了闪,不自觉想起自己发高烧,沈轻轻帮自己退烧的场景,心情陡然沉重得无法用言语形容。

    她绝对是病得不轻,否则,怎会为她最讨厌的沈轻轻难过?

    索菲亚,你现在是f组织的领导人,你必须杀戮果断,至于沈轻轻,死了就死了,以后不要再被她干扰,是的,不要不要

    而顾家呢?

    一事归一事,顾家,她势必是要报复的,谁让她的爷爷,竟然认可了苏晗的女主人地位?

    呵呵

    爷爷啊爷爷,难道您亲生女儿的死,就这么轻而易举揭过了吗?

    我一定不会同意的!

    想到这儿,顾冉冉禁不住握紧拳头,眼角眉梢间,尽是浓烈的恨意。

    秦浩在顾祁森与沈轻轻之后跌入悬崖,可中途,却受到了干扰,突然有人用枪打中了他衣服上的飞行气囊,导致他不小心偏转了方向,掉下去的地方,竟与顾祁森他们,差十万八千里远。

    手机没有信号,通讯设备完全用不上,寻找许久都找不到自家boss,他又急又恼,恨不得一枪崩了自己。

    悬崖底下的地形异常险峻,他历经千辛万苦,在第二天的清晨,总算成功与前来找人的秦瑄会和。

    “怎样?有找到boss和少夫人吗?”

    秦瑄忧心忡忡问。

    他们一路往下找了整整一个白天一个黑夜,可始终见不到人,别提有多担惊受怕。

    boss有飞行装,以他的身手肯定不会受伤,可少夫人却凶多吉少,若boss找到少夫人之后,想不开跟她一起殉情,那可就糟糕了。

    “哎,前边是一条大河,我猜,很可能被河水冲走了。”

    秦浩叹叹气,双眼赤红,尽显沧桑疲惫。

    秦瑄闻声,心里格外不好受。

    但这个节骨眼,他却不愿气馁,更加不愿打退堂鼓,“无论如何,我们都要找到boss和少夫人。走吧,继续!”

    “嗯!”

    秦浩颔首,跟着大部队一起往河边走去。

    ps:还有八更晚上见,真的要睡了,明天一早要上班,晚安。月票最后一天,记得投喔,爱你们,笔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