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68 神秘的男人(二十七)
    他的话音刚落,病房的门突然被人在外边狠狠推开,紧接着,一抹夹杂着浓浓杀气的男音响起:”你去找?你倒是给我找啊!“

    是赫连律!

    他们来了

    顾祁森刚反应过来,高大的男人已如同一阵飓风,倏地就往他这边飞扑过来,挥起铁拳往他那张精致的俊脸揍去。

    顾祁森原本是可以躲的,可是他并没有。

    在沈轻轻这件事上,他自知理亏,也非常地自责,恨不得打死自己,而赫连律作为轻轻的表哥,作为轻轻的娘家人,他的确有理由对自己大打出手,为轻轻讨回公道

    这一切,是他咎由自取

    所以,顾祁森没有还手,就那么定定地站在原地被他揍。

    “啊——”

    赫连律的拳头几乎用尽了全力,快准狠,连秦瑄都拦不住,一眨眼,顾祁森已鼻青脸肿。

    然而,赫连律压根就没有想停下来,很快又继续揍第二拳,一边走一边如同野兽那般嘶吼着:“你该死的,把我家轻轻还来!”

    ”住手!“

    虽然第一拳的时候,秦瑄措手不及,没办法阻止,但这会儿,他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boss挨揍?

    对于沈轻轻的身份,秦瑄并不知情,当然也就不知道赫连律是轻轻的表哥,此时此刻,他权当是boss的情敌,因此,几乎是使出浑身解数,与赫连律缠斗在一起。

    秦瑄身手虽好,但平时里,他更偏向帮顾祁森处理明面上的公司事务,论实战经验,肯定比不上赫连律,更何况,现在的赫连律,完全处于极度的愤怒状态,秦瑄更加不是对手了。

    几个回合下来,秦瑄就被赫连律揍得倒地不起。

    至于顾祁森,他像是失了魂那般,安静地靠着冷冰冰的墙,木然地盯着他们。

    “警告你,再敢惹本少,一枪崩了你!”

    赫连律双眸赤红,恶狠狠撂下这句警告的话,然后才转身,气势汹汹走向顾祁森。

    顾祁森没有看他,他眼神一片空洞,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赫连律心头的火气越烧越旺,索性伸手拽起顾祁森的衣领,咬牙切齿迸出一句话:“你倒是说啊,轻轻在哪?啊?轻轻在哪?”

    其实,他哪会不知道沈轻轻至今下落不明,可他就是气不过啊气不过

    凭什么?

    凭什么他们家的小公主,因为嫁给了眼前这个男人,却要遭受这种罪?

    凭什么他完好无损在这里,他们家的轻轻,却不知是死是活?

    他们家的小公主还没认祖归宗呢,老天爷怎么就那么残忍,要将她的幸福夺去呢?

    赫连律越想,脑海中,沈轻轻的俏颜却越清晰,耳畔依稀还回荡着她银铃般的笑声。

    小时候的沈轻轻调皮可爱,虽然才两岁,却已俨然像个小大人,他和东方珏最爱抢着陪她玩了;

    长大后重逢,她依然是那么地可爱,尽管每次总是喜欢跟他针锋相对,亲昵地喊东方珏“哥哥”,而面对他则是凶巴巴的一句“赫连律”,但他还是高兴啊,他愿意这样被她“欺负”,因为世间也就只有一个东方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