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95 共诉相思,柔情似水(六十)三千字!
    轰——

    沈轻轻一张俏脸彻底爆红,又恼又羞骂道:“你你赶紧放开我!”

    虽说她的语气有些气急败坏,可那眸光氤氲着几分娇媚,令她更添几分动人的魅力。

    顾祁森深深睨着她,墨黑的瞳仁,早已猩红一片。

    沈轻轻当然读懂他眼里的意思,下意识想逃,手刚伸出去准备抡拳打他,却被他扣住,举得高高的。

    霎时间,心口处的弧度傲-然绽-放,美得令人窒息。

    尤其,因被他这么一拉扯,衬衫的扣子一颗一颗绷开,入眼之处,尽是迷人的风景,更让顾祁森移不开眼了。

    他倏地低下头,精准攫住她粉嘟嘟的唇瓣,大手也开始不规矩地绕到她背后去

    一切一切,就那么自然而然地发生。

    刚开始,沈轻轻是不愿意的,可终究还是抵挡不住男人那势在必得的霸道,以及如台风席卷那般的极度诱、惑

    她承认,她自私了,自私地不顾随时都会爆炸的危险,甘愿与他一起沉、沦

    无论是奔赴天堂,还是坠入地狱,这一刻,她都选择和他共同面对!

    沈轻轻这一觉,睡得有点久,醒来时,已是第二天的清晨。

    顾祁森并不在房间内,偌大的主卧里,只有她一个人。

    沈轻轻睁开眼,盯着雪白的天花板看了好一会儿,脑子总算渐渐清醒。

    这时,昨天那一幕又一幕旖旎的、让人脸红心跳的画面,不经意就窜进了脑海里。

    明媚的小脸,又不争气布满红云。

    她家男人知道在泳池里做那啥不怎么好,所以,最关键的时刻,他干脆把她抱回卧室

    她刚开始确实挺感动的,认为这男人啊,真的很体贴喔,为她考虑得十分周到,谁知,他的体贴只是表面。

    哎哟,她的老腰都要断了,喊不要喊得声音都嘶哑了,他依然不肯停下来,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从昨天下午到凌晨几点,她压根记不起,到底有多少次了

    反正她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混蛋,绝对是想把这两年多没吃到的肉一次性吃掉!

    下次,她一定不会由着他这般没有节制了,若不然,她就不姓沈,哼!

    这会儿,若顾祁森知道她的心声,绝对内心暗爽:宝贝儿,你不姓沈,你姓东方!

    好吧,言归正传。

    沈轻轻一边暗暗对顾祁森咬牙切齿,一边动动身子,打算爬起来。

    谁知,可能是太过用力挪了挪腿,结果疼得她直磨牙。

    哇哇啊,疼死宝宝了!

    她呜咽一声,只好放慢了动作。

    不着片、缕,望着那几乎遍布全身的青青紫紫,她又忍不住骂了一句“禽授!”

    这下子让她怎么见人嘛???

    对了,见人???

    十三呢?!!!

    天啊,昨天一看到顾祁森,她竟然把十三给忘得一干二净,这下惨了!

    十三会不会担心死了?

    沈轻轻懊恼得想撞墙。

    她倒不担心十三会有危险,毕竟昨天带她过来的那些人,是顾祁森的手下,顾祁森既然知道她与十三是朋友,肯定不会为难这小丫头的

    扭过头,恰好看到自己的手机被放在床头柜,她急急忙忙伸手将手机拿过来。

    按指纹打开屏幕。

    正准备给十三打电话,谁知,屏幕一打开,就见收信箱有未读短信。

    沈轻轻习惯性点开收信箱看一下,碰巧是十三发来的。

    十七啊,我见到你老公了,也知道你们的事,他已经把我安顿好,你不要担心。你好好照顾自己喔。

    看到信息,沈轻轻不自觉勾起一抹浅笑,瞬时心安不少。

    嗯,好的。谢谢你的理解,亲爱的。

    沈轻轻飞快地编辑一条短信发出去,然后才有时间瞄了一眼手机屏幕。

    9点25分。

    还好,不是十二点。

    沈轻轻暗暗吐槽自己,同时,不由得好奇顾祁森哪去了?

    该不会是在书房忙吧?

    不管,她先起床换衣服。

    对了,衣服

    天啊,衣服呢?

    沈轻轻一骨碌蹦下床,小脸瞬时一阵煞白。

    因为,她终于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

    她、没、有、衣、服、穿!

    昨天的衣服全部湿透透了,而且几乎被顾祁森给扯坏,哪怕烘干,也不能穿了。

    或许,他衣帽间有适合的衣服吧?

    沈轻轻舔舔唇,立马拿起一件薄薄的被单披上,光脚踩着毛茸茸的地毯,缓缓地往衣帽间走去。

    顾祁森应该没准备在这边停留多久,所以,衣帽间只挂着一套西装和一件白衬衣。

    沈轻轻以前也穿过顾祁森的衬衣,不,应该说,她很喜欢穿他衬衣的那种感觉,莫名的有安全感,也莫名觉得自己特别有魅力

    于是,一见到顾祁森那件造工精细的衬衫,她几乎不做任何犹豫,就扔掉被单,直接穿上了。

    站在全身镜前,沈轻轻望着身形姣好的自己,由于没任何打底,衬衣又薄,美景若隐若现,怎么看都觉得羞人,怎么看都觉得不自在。

    俏脸泛起红云朵朵,她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先把西装也披上试试。

    顾祁森从书房回到主卧,找不到沈轻轻的人影,他立马就款款往衣帽间走去。

    刚走到门口,入眼的,便是女孩站在全身镜前,羞答答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的这一幕。

    他身形高大,她娇小玲珑,他的衣服穿在她身上,莫名有种小孩偷穿了大人衣服的喜感。

    西装很长,直接盖住她的tun,露出了两条白皙修长的美腿。

    嗯,视觉效果对顾祁森来说,绝对是秒杀一切!

    男人眯起狭长的眸,眼底的暗色愈发地浓。

    他不禁想起昨天,她在自己身、下、千娇百媚的模样,她的柔软、她的甜美、她令人分分钟想器-械-投降的紧、致

    只消这么一想,那不安分的细胞,又开始咆哮了。

    沈轻轻并不知男人正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看。

    此时此刻,她的全副注意力,只在自己身上。

    衬衣还好,穿起来别样风情,而再加这么一件西装,就怎么看怎么碍眼了。

    脱吗?

    还是不脱?

    沈轻轻蹙蹙眉,一时间有些拿不定主意。

    “脱掉比较好看!”

    一抹富有磁性的嗓音从后边缓缓传来,宠溺的语气中,夹杂着一丝丝的揶揄。

    “是么?我也觉得脱掉——”

    沈轻轻正准备将“比较好看”这四个字说出来,这才后知后觉意识到不对劲。

    果真,她抬起头,就看到镜子里倒映着男人那张倾城的俊脸。

    男人微微勾动了好看的唇瓣,嘴角边的笑意浅浅的,落在沈轻轻眼底,却堪比最美丽的风景。

    那笑,如沐春风哇!

    她不小心又沉溺在他温柔的眼神里。

    见女孩傻乎乎望着自己,顾祁森内心已柔软得一塌糊涂。

    他走到她背后,大手环住她的腰,将下巴抵在她肩膀处,沉声问道:“还疼吗?”

    轰——

    沈轻轻的脸蛋,瞬间红到耳根儿后边。

    “讨厌,怎么问这个问题?”

    她咬着唇瓣,娇嗔着用手肘拐他一记。

    “不问这个问题,难不成要问,宝贝,你喜欢吗?嗯?”

    顾祁森逗她上了瘾。

    “喂,好了哦!”

    沈轻轻涨红着脸想制止他,可他却故意歪曲自己的意思,似笑非笑道:“好了?这么快?看来我半夜给你擦的药是有效的。”

    什么?

    他居然还给她擦药了?

    怪不得她那个地方,就只有刚刚起床的时候疼那么一下下,后来就没太大感觉了,原来是

    嘤嘤嘤,好丢人哇!

    沈轻轻立刻低下头,压根不敢去看他。

    顾祁森低低一笑,爱极了她这副小害羞的模样。

    薄唇情不自禁凑过去,在她莹白的耳垂处轻轻吻了吻,动作虔诚而温柔,像是对待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贝一样

    嗯,她不就是他最重要的宝贝么?

    在他心里,其实连嚎嚎和啕啕,都没有办法跟她相比的

    特别是经过这漫长的分离,顾祁森更是深深意识到,她对自己有着怎样的影响力。

    这过去的8多个日日夜夜,若不是秉着那份她一定还活着、她一定还等着自己去救她的信念,支撑着活下去,顾祁森心想,或许他早已随她而去了

    幸好,老天爷始终没那么残忍,幸好,她总算毫发无损回来了,也幸好,经过他的一番查探,那个rt组织的背后主使者轩辕澈,似乎对他们顾氏、对轻轻并未有真正的敌意

    这样的话,问题就容易解决多了!

    顾祁森一边想,一边抱紧怀中的人儿。

    昨天发生的那一切,真的非常非常美好,而他,竟有那么一瞬间,觉得特别不真实。

    因此,他不敢睡,哪怕搂着她,哪怕眼皮忍不住打架了,眼睛都不舍得闭一下,生怕一闭上眼,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做了一场春-梦

    他一-夜未眠,但今天精神却很好,神采奕奕的,浑身上下透出令人舒心的清爽。

    两人站在镜子前相拥,气氛浪漫而美好,直到一阵不和谐的咕咕声响起,才打破这样的旖旎。

    “饿了?”

    顾祁森伸手摸了摸她的肚子,笑意盎然问。

    ps:为赶时间,三章一起发,这章是三千字哦。我去给你们写森轻详细版福利了,凡是给这本书投过月票并正版订阅的亲都可以进群领取,预计明后天有福利发。继续求月票,爱你们,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