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03 在阳光下生活(三)四千字!
    “原来你就是传说中的东方珏!”

    “是!”

    东方珏淡淡应了声,旋即道,“凡事都有解决方案,请公主殿下将赫连律交出来!”

    “若本公主说不呢?”

    西莉亚冷下脸反问。

    东方珏正想说些什么,就听顾祁森说,“公主派人通知顾某前来,不就是想解决这事?既然我们都来了,你也不要浪费时间,想怎样直说吧。”

    虽然西莉亚口口声声说自己已经杀了赫连律,但祸害遗千年,顾祁森才不认为赫连律就这么死了。

    况且,好不容易有个把柄被她抓着,她会不多加利用?

    反正顾祁森是不相信的。

    “呵呵”

    西莉亚公主闻声冷笑了两声,视线又投向顾祁森,神色陡然变得复杂,“你说,我到底有哪里不好,才让你迟迟不愿接受我?”

    “我是有老婆孩子的人,公主就算再好,也不是我该去关注的!”

    顾祁森如实说。

    西莉亚未料到他会对自己说出这番话,一时间微微怔住。

    以前,她也不是没当众跟顾祁森表白过,但顾祁森对她的态度极冷,别说是态度友好开口拒绝了,他那简直是直接无视,话都不跟她讲。

    西莉亚是一个执念很深的人,凡是认定一件事,不到山穷水清无路可走的时候,她绝对不回头,因此,这么多年来,她才会一直不肯对顾祁森放手,后来得知他结婚生子,她伤心消沉了一段时间,原本打算放弃了,谁知却听闻他妻子失踪的消息,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感情,又死灰复燃了

    她以为只要自己够坚持,这个男人总会有那么一天,被自己的真情感动,发现自己的好,谁知

    那个该死的赫连律!

    一想起赫连律那张拽上天的脸,西莉亚就恨不得咬碎一口银牙。

    她下意识攥紧粉拳,深吸一口气,才逼自己回到正题,不要被赫连律那个人渣影响心情。

    于是,西莉亚很快就反问他:“你的妻子不是已经死了吗?难不成你还真打算为她守一辈子?”

    “那也是我的事!”

    顾祁森不耐烦地说。

    这两年来,他已经听过无数遍类似的话,基本上都出自于顾家那些长辈们的口中,他早已不厌其烦,因此,今天一听西莉亚这么讲,简直差点炸掉。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西莉亚无奈叹口气,“好吧,反正本公主也就问问,你再不再婚,以后也跟我没一点关系!”

    本来就没关系!

    顾祁森和东方珏心里不约而同冒着这句话。

    不想话题被岔远,顾祁森又说:“所以,你打算怎样?”

    “你怎么不问问,本公主为何不想嫁给你了?”

    西莉亚公主自顾自问他,压根不搭理顾祁森之前的问题。

    顾祁森无语,但不管怎么说,她肯放下对自己的感情乃喜事一桩,于是,他只好耐着性子问:“原因是什么?”

    西莉亚公主黛眉拧了拧,突然一本正经说:“不告诉你!”

    顾祁森:“”

    东方珏:“”

    饶是这两个男人都属于聪明绝顶之流,此时都搞不清西莉亚公主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难得见顾祁森吃瘪,西莉亚公主郁闷的心情总算好了许多。

    不过,她气还没消,肯定不会那么容易就放过赫连律,也放过与赫连律亲如手足的这两人,于是,她索性下逐客令,“好了,本公主要午休了,你们回去吧。”

    就这么回去?

    不!

    这绝不是他们想要的。

    东方珏立马沉下脸,“公主莫非是把我们当猴耍?今天不见到赫连律,我们绝不可能离开!”

    与东方珏的愤怒相比,西莉亚却笑得十分灿烂,“哟,敢情东方少主还想赖在我这儿了?”

    “废话少说!我们没空陪你玩过家家,劝你还是把赫连律给交出来!”

    东方珏冷声警告。

    以他的性格,当然不可能坐以待毙,早在他与顾祁森来这边之前,东方家的暗卫就已经悄悄出动,潜进宫了。

    只不过,至今他仍未收到有关赫连律的任何消息,真是该死!

    顾祁森也跟着说:“西莉亚,你虽贵为一国公主,但赫连家族和东方家族在世界上的地位也不容小觑,还请你不要意气用事,有话好好说!”

    讲这话时,顾祁森的语气好了许多。

    有人唱黑脸,就要有人唱白脸,这样才不至于将场面闹得太僵,毕竟赫连律还在人家手上,而且这儿是西莉亚的地盘,硬碰硬的话,他们的胜算很低。

    果真,西莉亚在听到顾祁森的劝说之后,脸上的笑意缓缓收起,“行吧,本公主就发发善心告诉你们,赫连律那人渣至今还活着,但我不可能将他交给你们,因为,就算本公主肯,我父王也不可能会放过他!”

    “所以,你打算怎么处置他?”

    顾祁森厉眸微微眯起,眼里蕴满探究。

    西莉亚骨碌碌的大眼睛转了转,思考了大约几秒钟才说:“本公主还没想好,等想到了再告诉你们!来人,送客!”

    “是!”

    守在一旁的艾力克赶忙站出来,朝顾祁森和东方珏比一个请的姿势,“顾总,东方少主,两位请随我出去。”

    顾祁森站着未动,“什么时候能有答案?”

    “明天呗,明天同一时间你们再来。”

    西莉亚想了想,说。

    知道对方暂时没有杀赫连律的心思,顾祁森与东方珏相视一眼,随后说了句“告辞”,一起离开了。

    走出宫殿大门,东方珏的手机恰好响起。

    一看是他的心腹左星打来的,他立马按下通话键,“怎样?”

    “抱歉少主,我们暗地里找遍了西莉亚公主寝宫的所有房间,都没发现赫连少爷的踪迹”

    左星喘着气说。

    这西莉亚公主的宫殿还真不是一般人能闯入的,机关遍布,那些巡逻的侍卫一看也不是普通人,他们这次出任何的几个暗卫可都是顶尖级的,却还差点暴露行踪,说出去可真是太丢脸了。

    左星汇报完就挂掉了电话。

    顾祁森见东方珏神色不秒,不禁问他:“没找到人?”

    “嗯!”

    东方珏颔首,“回车上再说!”

    “好!”

    两人大步流星走回车子停放的位置。

    秦瑄早在车里等候,从后视镜看到他们走来,秦瑄赶忙下车,为他们拉开后座的车门。

    上车后,顾祁森吩咐秦瑄将车子开回古堡,接着道,“找不到人,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赫连律根本不在她手里,另一种就是被关在密室。我倾向第二种。”

    “我的想法跟你一样。”

    东方珏分析,“那小子虽然爱玩,但不至于这么不靠谱,他不可能会无缘无故失联。”

    “嗯!”

    顾祁森点点头,心情变得无比沉重。

    若赫连律不出事还好,万一他真出了事,自己与轻轻一定会一辈子难以心安,毕竟,不管怎么说,都是他连累他了

    思及此,顾祁森禁不住握紧拳头,眸光格外阴郁。

    古堡。

    顾祁森他们都不在,沈轻轻觉得无聊,干脆去逛花园了。

    花园里刚好有几个女佣在采花、插花,她们手法娴熟,不一会儿就完成一件又一件的艺术品。

    沈轻轻眼前一亮,主动加入了她们。

    关于插花,沈轻轻之前也有跟苏晗学过一小段时间,所以,几乎不用那些女佣怎么教,她很快就插好一大瓶寓意为美好生活的繁华,笑意吟吟抱着花回古堡。

    刚从侧门走进客厅,这时,就见顾祁森和东方珏一起回来了。

    “呀,你们怎么这么巧哇?”

    沈轻轻捧着花瓶走到他们面前,甜甜地朝他们打了个招呼。

    顾祁森和东方珏很有默契地没告诉她赫连律之事。

    顾祁森笑着说:“在门口遇到的。”

    “喔。那你们吃午饭了吗?”

    沈轻轻抬头望了一眼墙上的欧式挂钟,不由得关心问。

    现在已经中午一点半了。

    “嗯,吃过了。”

    顾祁森一边说,一边从她手里接过那瓶璀璨似锦的鲜花,拿到鼻子前端闻了闻,柔声道,“花好香,也搭配得很美,宝宝真能干!”

    未料到顾祁森居然猜出这是自己的杰作,沈轻轻开心极了,顿时笑成一朵花,“你怎么知道这是我弄的?”

    顾祁森微微一笑:“一看这些花的样子就知道了。”

    “老公,你真聪明!”

    “老婆,你真能干!”

    东方珏:“”

    特么这一对夫妻,有必要在他面前撒狗粮吗?

    “咳咳——”

    东方珏忍不住轻咳了两声,提醒他们注意影响。

    谁知那两人却压根不将他放在眼里,继续腻歪。

    无法忍受这种令人起鸡皮疙瘩的你侬我侬,东方珏不禁摇摇头,索性迈开长腿往里边走去。

    刚在沙发落座,就有佣人奉上一杯咖啡。

    东方珏拿起咖啡杯轻抿了一口,苦中带香的味道瞬间徐卷了他的味蕾,也刺激着他的神经。

    赫连律被抓,他并没有像表面上表现的那样淡定。

    他们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兄弟,万一赫连律真因自己的差遣而出意外,他有什么面目去跟叔叔交代?跟赫连家交代?他早知道的话,应该他自己出马的!

    东方珏紧紧握拳,极力压抑住心中的懊恼。

    此时,腻歪二人组总算过来了。

    沈轻轻将花摆在茶几最中间。

    在她的巧手布置下,原本单调的茶几,霎时间增添了几丝温暖的气息,就如同她这个人给人的感觉一样。

    因她的出现,东方珏沉闷的心情,渐渐有所好转。

    他情不自禁抬起好看的凤眸,深深睨了站在茶几边的女孩一眼,低声喊了她一句:“轻轻——”

    “嗯?珏哥,咋啦?”

    沈轻轻将视线从花儿上边转移过来,眉眼弯弯问。

    “没事!就是想叫一叫你的名字。”

    东方珏故作轻松说。

    其实,刚刚他差点冲动说出“珏哥一定会让你平平安安”这句话来,但到底还是忍住了。

    小丫头这会儿难得心情好,他又何必大煞风景,提及她中毒之事呢?

    沈轻轻并不知短短的两秒间,东方珏的心思已百转千回。

    她抛给他一个“你好无聊哇”的眼神,坐回顾祁森身边。

    东方珏见状,不禁莞尔。

    片刻后,沈轻轻总算想起赫连律。

    “对了,赫连律那家伙哪去啦?”

    她看向顾祁森,问。

    顾祁森硬着头皮敷衍,“他有事回趟美国。”

    “是吗?怪不得一直没见到人,电话也打不通。”

    沈轻轻鼓着腮帮子说。

    “你打电话给他做什么?”

    顾祁森试探着问,一颗心提到嗓子眼。

    幸好西莉亚公主没有抢走赫连律的手机来接电话,否则

    东方珏的担忧也跟顾祁森差不多。

    反正两人都不希望沈轻轻因赫连律的事有压力。

    “昨天赫连律跟我说,他之前拍了好多嚎嚎啕啕的视频,我想让他传给我看看嘛。”

    提起两个宝宝,沈轻轻眼底难掩落寞。

    她真的好想好想他们啊

    也不知宝宝们这几天过得怎样,会不会也同样想自己?

    在组织时,她不方便与宝宝们视频,来到这呢,也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进行视频,她感觉自己快要疯掉了。

    顾祁森摸摸她的头,“s市这个时间点,宝宝们都睡了,等他们起床,再打电话过去视频好吗?”

    沈轻轻一听,喜出望外,“好啊好啊,太好了!不过,还要等多久啊?”

    顾祁森沉吟一小会儿,说:“大概六个小时吧。”

    “好,那我等!”

    沈轻轻咬咬牙,心想,不就六个小时吗?六个小时一下子就过去了。

    可事实证明,今天的六个小时过得好漫长、好漫长,在等待的这个过程中,她看了不下一百次手表。

    因为记挂着要跟嚎嚎啕啕视频,她晚餐也没什么胃口,胡乱扒了几口饭,就拽着顾祁森回卧室,让他拨电话给一直在两个宝宝身边的秦浩。

    秦浩知道沈轻轻的身份暂时不便泄露,于是很谨慎地挂掉电话,然后左手右手各抱一个宝宝,匆匆上了二楼书房。

    他把嚎嚎啕啕放下,关上门,转身,就见四只亮晶晶的眼睛直勾勾盯着自己瞧,眸光中尽是好奇。

    ps:没时间分章了,就四章一起发啦,这是四章的字数,所以价格也是四倍的喔,千万别说作者坑钱哇,嘤嘤嘤,委屈脸。三八那天给宝宝们加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