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04 在阳光下生活(四) 四千字!
    “浩叔叔,你偷偷摸摸把我们抱进书房,是想干什么坏事呀?”

    啕啕歪着一颗小脑袋,眨眨眼睛问秦浩。

    嚎嚎虽然不作声,但那小表情,与啕啕如出一辙。

    秦浩指了指左手握着的手机,对他们说:“跟你们家爸爸视频通话,要不要?”

    “要啊要!”

    “要啊要!”

    两个小宝宝异口同声回答,眼底的光霎时间更亮了。

    “那算是干坏事吗?“

    秦浩又问。

    啕啕马上改口,”当然不是了。“

    “呵”

    秦浩微微一笑,接着宠溺地摸了摸他们的头,说:“那两位小祖宗,请你们到沙发那边坐好,行不行?”

    “no problem,浩叔叔!”

    啕啕一听要跟爸爸视频通话,两只脚丫子爬得比谁都快。

    矮矮的小身子一骨碌就爬上沙发坐好,随便拍拍旁边的位置,看向她家那个稳步前行的嚎嚎,催促他,“哥哥,快快快,不要像个老太太!”

    嚎嚎:“”

    人家哪是老太太了?人家分明是国际沉稳范!

    在两个宝宝走向沙发的这个过程中,秦浩已按了回拨键。

    等电话一接通,嚎嚎啕啕已经整整齐齐地坐在沙发上等了。

    秦浩将手机的屏幕切入书房的电视墙,不一会儿,顾祁森那卓然的身姿便赫然出现在大屏幕上。

    “爸爸——”

    “爸爸好想你——”

    原本兄妹俩还挺淡定的,结果一看到顾祁森,顿时争先恐后叫了出来,生怕叫晚了一步,爸爸就会说他们不孝顺了。好吧,孩子,你们想太多了。

    “爸爸也想你们!”

    顾祁森此时就在客房里,坐在沙发上跟他们视频。

    为了给宝贝们惊喜,他特地不让沈轻轻先出镜,让她暂时避开镜头,先透过电视墙看他们家两个宝。

    “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呀?啕啕这几天瘦了两斤喔。”

    小啕啕捧着自己圆鼓鼓的小脸蛋,脸不红气不喘地撒娇。

    嚎嚎鄙视地看了自己妹妹一眼,就听爸爸关心地问:“宝宝怎么瘦啦?是没吃饭吗?”

    “是呀是呀,宝宝想爸爸,想妈妈,想得饭都吃不下呢,为伊消得人憔悴。”

    小丫头大言不惭道。

    沈轻轻扑哧一声,忍不住掩嘴笑了。

    她家的宝贝能不能不要这么可爱哇?

    顾祁森亦是忍俊不禁,勾勾唇角,“哦?为伊消得人憔悴?这句词是谁教你的?”

    “拂晓姨姨教的。姨姨说,里的女主角失恋之后,思念男主角瘦了几斤,这就叫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爸爸,我也失恋了,所以也瘦了几斤。”

    啕啕一本正经回答。

    小小年纪,她当然不知道失恋是什么意思,但她觉得她现在的情况就是失恋了,因为她也跟女主角一样,疯狂地想念爸爸和妈妈。

    顾祁森被女儿这样一番认真的言论搞得哭笑不得,沈轻轻则是咬着唇,极力撑住不让自己笑出声。

    嚎嚎扶额,实在不想跟这个戏精妹妹坐一块。

    什么吃不下饭,什么瘦了几斤?

    天啊,去看她那一顿能吃一大块芝士蛋糕的饭量,去看她那两只白嫩嫩的小胖手,这分明是小猪转世啊,亏她还有脸睁着眼睛说瞎话?牙不疼吗?

    算了算了,他才不想戳穿她呢,免得破坏他高冷的人设!

    注意到儿子一脸无语的表情,顾祁森不禁问他:“嚎嚎,你呢?有吃饭吗?”

    听爸爸问自己,嚎嚎立马挺直胸膛,雄赳赳气昂昂地说:“爸爸放心,嚎嚎吃得很好!嚎嚎要快高长大,以后跟爸爸一起保护妈妈和妹妹!”

    “好!非常好!有男子汉大丈夫的担当!”

    顾祁森欣慰地给儿子点了个赞。

    “谢谢爸爸!”

    得到爸爸夸奖,嚎嚎咧开嘴,露出一口白牙,笑容格外耀眼。

    在一旁的啕啕没想到哥哥这么容易就得到夸奖,而自己都跟爸爸表白了,爸爸也不说一句话,不由得有些心里不平衡。

    于是,她晃了晃两只雪白的脚丫子,扁扁嘴抗议:“爸爸偏心,爸爸偏心,夸哥哥不夸我!哼,宝宝不高兴了,不高兴了啦”

    嚎嚎斜睨她一眼,“那你也说一句让爸爸夸奖的话。”

    “这有什么难的?看我的!”

    讲到这,啕啕突然站起来,踩在沙发上,笑嘻嘻对顾祁森说,“爸爸,我是不是长得很像妈妈呀?妈妈漂不漂亮呀?妈妈漂亮的话,啕啕是不是也很漂亮呀?”

    “哈哈哈,是的,是的,我们啕啕很漂亮!”

    顾祁森被她逗得哈哈大笑,就连沈轻轻,也总算忍不住蹦到镜头前。

    嚎嚎简直服了他家妹妹,这特么真够无耻的哇!

    他挪开小pp,打算离这个小机灵鬼远一点,谁知,余光不经意往大屏幕一瞥,却被出现在爸爸身旁的那个美人儿给华丽丽镇住了

    妈妈?

    是妈妈吗?

    嚎嚎倏地瞪大眼,目光震惊地盯着沈轻轻看,好半晌都没有回神。

    另一边,啕啕得到爸爸的赞美,兴奋得小尾巴都翘了起来。

    她开心地在沙发上转了几个圈,突然间,发现嚎嚎呆呆地盯着大屏幕,她下意识也往大屏幕望去,结果,看到了沈轻轻那张眉眼弯弯的脸。

    轰——

    啕啕一高兴,直接从沙发跳下来,却不小心摔倒了。

    “啕啕——”

    “啕啕,你怎么样?”

    沈轻轻和顾祁森同时惊呼,彼此眼中蕴满担忧。

    而几乎同一时间,秦浩已一个箭步冲过去,把啕啕从地上抱起。

    确认啕啕没有摔伤,他们这才放下心。

    小丫头一站好,立马就奔到大屏幕前,哭喊着“妈妈,妈妈”,声音无比凄凉。

    沈轻轻一听啕啕喊自己,眼泪刷地就不受控制往下掉了。

    嚎嚎一直没有出声,黑钻般好看的眼睛一瞬不瞬盯着沈轻轻看,直到看到妈妈落泪了,他才终于找到自己的声音,用清脆响亮的声音地对沈轻轻说:“妈妈不要哭!哭了就不美了!”

    “好,妈妈不哭,不哭!”

    沈轻轻绽开一抹笑,赶忙接过顾祁森递来的纸巾擦了擦泪。

    这时,顾祁森开始训斥啕啕:“你啊,太冒失了!下次不许这样不顾一切往下跳,听到没有?”

    “听到了,爸爸。”

    啕啕摸摸鼻子,委屈地说。

    沈轻轻赶忙将擦泪的纸巾从眼睑处拿开,拽了拽顾祁森的胳膊,“好了好了,这不没事了吗?”

    “哼,慈母多败儿!”

    顾祁森轻哼一声。

    沈轻轻娇嗔一句,“有意见?”

    “没!”

    某男气焰瞬时消了一半。

    啕啕滴溜溜的眸子转呀转,这才恍然想起妈妈已经变回原来的样子了。

    哇喔,好好看!

    她惊喜地说:“妈妈,妈妈,你的样子怎么又变回来啦?”

    沈轻轻微微一笑,声音温柔:“因为妈妈知道啕啕喜欢妈妈这个样子,所以就变回来了。啕啕高兴吗?”

    “当然高兴了。这样子的妈妈漂亮好多哟。不过不管妈妈长得怎么样,妈妈都是最美的!”

    “啕啕这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吗?”

    沈轻轻故意问。

    她可没忘记刚刚小丫头可是说她在与爸爸妈妈谈恋爱呢。

    “嗯啊嗯啊。”

    啕啕点头如捣蒜,然后朝嚎嚎挤眉弄眼,“哥哥,是伐是伐?妈妈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妈妈,是伐?”

    “嗯!”

    嚎嚎点点头,非常认同妹妹这次的话。

    “那爸爸呢?是不是最帅的?”

    沈轻轻瞄了顾祁森一眼,问啕啕。

    “当然啦!爸爸是最帅的爸爸,妈妈是最美的妈妈,我和哥哥是最可爱的宝宝!”

    小丫头非常周到地把他们一家四口夸了一遍。

    其他人哈哈大笑。

    秦浩忍不住问她:“那浩叔叔呢?”

    他心想,按照小丫头这逻辑,应该会说浩叔叔是最帅的叔叔了,可结果呢?小丫头转过头,眼睛眨也不眨回答:“浩叔叔是第四帅的叔叔!”

    “为什么是第四啊?啕啕?”

    沈轻轻被女儿的话勾起了兴趣。

    只见小丫头伸出她白白的小胖手,认真地数起了手指,“浩云叔叔第一帅,天祺叔叔第二帅,瑄叔叔第三帅,浩叔叔勉强排第四吧。”

    秦浩:老子没日没夜跟在你身边保护你,特么排到吊车尾的第四,而且还只是勉强?老子的玻璃心啊

    这一刻,秦浩毫不犹豫相信,如果改天啕啕再认识多几个叔叔,他这个第四名绝对会地位不保!幸好东方珏和赫连律是舅舅,蒋京修、崔拓、霍隽尧是伯伯,否则

    算了算了,不想这么糟心的事了,他还是想办法打败排在他前面的秦瑄吧。

    一家四口聊了许久,不知不觉,已到q国那边的深夜,于是,沈轻轻只能依依不舍跟宝宝们说再见。

    顾虑到爸爸妈妈要睡觉觉,嚎嚎啕啕尽管不愿意结束通话,最后还是同意了。

    屏幕闪了闪,陡然一片黑暗。

    沈轻轻咬咬唇,心里空空的,小脸不自觉泛上几丝落寞。

    顾祁森摸摸她的头,安慰她说:“放心吧,咱们很快就能回去看他们了。”

    “嗯,但愿如此吧。”

    沈轻轻颔首,眼里依旧没有一丝光彩。

    顾祁森于心不忍,干脆提议:“如果你实在很想他们,要不我让秦浩把他们带过来?”

    沈轻轻立马急了,“不行不行,万一我出事了连累到他们怎么办?”

    她说着说着,语气再次哽咽。

    “轻轻——”

    “老公,我跟你在一起已经够自私了,我不能够再连累我的孩子。”

    “好!我听你的!”

    他搂紧她,下巴抵在她头顶上,沉声保证。

    抬头望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发现已经快12点,他不禁握了握她的手,说,“很晚了,咱们休息吧。”

    “嗯。”

    沈轻轻没有拒绝。

    两人洗漱完毕躺在床上,由于彼此各怀心事,所以,他们并没有做夫妻运动的兴致,只是相拥入眠。

    翌日一大早,沈轻轻破天荒起了床。

    顾祁森还在睡。

    她不想吵醒他,所以轻轻在他额头吻了一记,然后蹑手蹑脚离开房间。

    洗漱完毕之后,她便到后花园摘了一些新鲜的花朵,接着回到厨房,煮了一顿丰盛的早餐。

    大约九点钟,东方珏和顾祁森才出现。

    看到他们不约而同穿上一样类型的黑衣黑裤,沈轻轻稍稍怔住,旋即笑着打趣,“哇喔,你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默契啦?还情侣装,有没考虑过我的感受呀?”

    顾祁森走到她面前,伸手揽住她的肩膀,眸光中尽是化不开的宠溺:“你不觉得男人穿黑衣黑裤很帅,嗯?”

    “珏哥是很帅,你嘛”

    沈轻轻没有把话说完,而是侧过头来眯起杏眸打量他,似笑非笑。

    “我怎样?不帅?”

    顾祁森眼神变得危险,充满警告。

    沈轻轻伸手抚上他的领口,红唇慢悠悠吐出一句话,“老公,你可是我的白马王子呢,所以我更喜欢你穿白衬衣的样子,非常地优雅迷人。”

    “真的?”

    某个原本还在吃醋的男人瞬间喜笑颜开,变脸速度快得让东方珏以为自己眼花。

    当然,他更加意想不到的事还在后头——

    “那老公这就上楼去换你喜欢的白衬衫!”

    “好呀,快点去!”

    东方珏:“”

    以前他没觉得这两人秀恩爱虐狗虐得惨无人寰,怎么最近一段时间经常被他撞见?真是见鬼了!

    在家用完早餐,顾祁森和东方珏借口有事见客户,匆匆离开古堡。

    他们的时间点恰得非常好,抵达西莉亚公主的宫殿时,恰好与昨日是同一时间段。

    这一次,他们见到了赫连律。

    赫连律嘴里贴着封箱胶,坐在地板上。虽然此时的他被五花大绑捆成一团无法动弹,可那拽拽的样子依旧意气风华,完全想象不出,他被关押了一天一夜。

    对,是一天一夜,赫连律是昨天清晨才被关的,至于原因

    看到大步流星踏进会客厅的顾祁森和东方珏,赫连律瞳仁一缩,神色特别激动。

    他扯了扯被捆得死死的绳子,嘴里“唔唔唔”地发出声音。

    顾祁森与东方珏二人见他还活着,吊到半空中的心,才总算渐渐归位。

    ps:今天依旧四章合一。祝宝宝们女生节快乐喔,大家越来越年轻,越来越漂亮哇。明天后天大后天都给宝宝们加更哟,月票推荐票投起来哇。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