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05 在阳光下生活(五) 五千字!
    “你们真准时!”

    西莉亚公主款款从主位上起身,迈着高跟鞋走向他们。

    不一会儿,她就绕过赫连律,翩翩来到顾祁森和东方珏面前。

    顾祁森将视线从赫连律身上收回,神色认真对西莉亚说:“公主有什么条件,还请提出来,我们今天必须把赫连律带走!”

    他的语气十分坚定,让西莉亚公主不自觉皱了皱眉,眸光掠过一缕不悦,“你都没问他犯了什么罪就想带走他,不觉得异想天开?”

    顾祁森直接冷哼:“公主昨天不是不肯说?”

    “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今天本公主就是来清账的!”

    西莉亚气呼呼道。

    “行,那你说吧!我们洗耳恭听!”

    东方珏适时开口。

    “这个该死的人渣——”

    “唔唔唔”

    西莉亚咬牙切齿讲了个开头,赫连律就已激动得摇头晃脑,拼命想要阻止他们谈条件。

    笑话,他赫连少爷的人生可是他自己的,凭什么由外人决定?

    纵使那人是东方珏,也不行!

    顾祁森深邃的眼眸微微眯起,淡淡瞥了赫连律一眼,随后才看向西莉亚,“看样子,我们得先听听当事人的意见!”

    “呵!”

    西莉亚冷笑,语带嘲讽出声,“他就算了吧!”

    “唔唔唔”

    赫连律闻声,又拼尽全力挣扎。

    在一旁看着他的,是西莉亚的贴身护卫艾力克。

    艾力克实在不喜欢赫连律这个猖狂的家伙,见他一点都不安分,他果断伸脚狠狠踹了他一脚。

    赫连律恶狠狠瞪他,眸光充满愤恨。

    艾力克不甘示弱回瞪,两个人剑拔弩张。

    顾祁森将他们的互动看在眼里,不禁勾唇冷冷一笑:“如果不与赫连律当面对质,我们如何能确定公主所言属实?”

    “你——”

    西莉亚被顾祁森这话气得差点小脸涨红,好半晌都挤不出一句话。

    而顾祁森则继续咄咄逼人说,“公主贵为一国储君,将来必定是万人敬仰的女王陛下,想必也不会胡乱去冤枉一个人,既然如此,公主又何必剥夺赫连律申辩的权利?”

    “你——”

    西莉亚深吸一口气,下意识攥紧了手心。

    大约过了好几秒,她才心不甘情不愿下令,“让他说话!”

    “是!”

    艾力克接收到指令,马上上前一步,倾身,粗鲁地撕掉贴在赫连律嘴上的封箱胶。

    嘴巴一恢复自由,赫连律立马哇哇大叫:“珏哥、顾祁森,你们不要听这个刁蛮公主胡言乱语,我没做就是没做!”

    “没做什么?”

    东方珏冷冷地问。

    “是1号做的,不是我!”

    赫连律义正言辞说,丝毫不认为1号与自己有什么关系。

    所以,那件事是1号做的,那就让1号负责呗,凭什么要让他背黑锅?

    他不背就是不背,坚决不背!

    顾祁森和东方珏都知道赫连律有双重人格,于是,当赫连律飚出这句话时,他们当即就了然了。

    看样子,应该是1号人格出现了,闯了祸,然后赫连律不肯承担责任了。

    到底闯什么祸了?

    顾祁森和东方珏不由得好奇,就听西莉亚公主拔高音调怒吼:“你这混蛋怎么还不被老天收了?明明就是你做的,怎么还愣是推给别人?男子汉大丈夫不应该敢做敢当,你这只缩头乌龟,简直无耻至极!来人,把他给我拉出去枪毙!”

    “是!”

    两个侍卫恭敬应一声,快步走到赫连律身旁,合力把他给拽起来。

    “放开我!”

    “放开——”

    赫连律奋力挣扎抵抗,无奈他双手双脚被绑,丝毫不是对方的对手。

    眼见赫连律就要被推出去,顾祁森赶忙出声阻止:“慢着!公主,赫连律的情况比较特殊,你不能如此武断!”

    西莉亚对赫连律又双重人格这事并不知情,没好气讽刺:“特殊?他情况怎么就特殊了?难不成还来大姨妈不成?”

    赫连律旋即冷笑怼回去,“特么你才来大姨妈!是你自己经受不住诱惑,与1号上了床,关本少什么事?好吧,就算是本少不小心上了你,这年头,一夜.情的男男女女还少吗?竟然还想让本少负责人娶你?我又不是傻叉嫌命长,没事娶个公主回家供着?”

    “你放肆!”

    西莉亚被他这话气得眼眶泛红,匆匆踩着高跟鞋过去,扬手就给他一巴掌。

    “啪”的一声,响彻整个会客厅的上空。

    周遭的一切似乎被公主的怒意吓疯,空气,瞬间凝固了。

    她的力道很大,清晰的五指印很快浮现在赫连律那张精致分明的俊脸上,甚至,他的嘴角处还漫出一丝丝鲜红的血,将他映衬得更加妖冶邪魅。

    赫连律哧一声,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血迹,仍是毫不退缩表明自己的立场:“反正我绝对不可能娶你,你有本事就杀了我啊!”

    “你这该死的混蛋!”

    西莉亚盛怒之下,又挥手给他一巴掌。

    两个巴掌都打在他同一边脸颊,看起来,明显肿了许多。

    这边,一男一女仇恨地瞪着对方,另一边,顾祁森和东方珏好不容易才从赫连律口无遮拦所说的那庞大的信息量中缓过神来。

    what?

    搞了半天,原来是这家伙把人家公主给吃了?

    要不要这么劲爆啊?

    西莉亚公主可不比普通女子,如果是赫连律1号强迫她,她岂能善罢甘休?

    噢不,现在何止是不肯善罢甘休?她简直是恨不得扒了赫连律的皮,要了他的命,毕竟,堂堂一国公主被人睡了,对方居然不肯承认也不肯负责,说出去,确实丢脸丢到太平洋。

    于是,这一刻,顾祁森和东方珏不约而同沉默了。

    其实,他们都觉得赫连律做得有些过分了,吃完就走,对对方态度还如此恶劣,完全一副渣男的行径。但转念一想,赫连律的行为一向不受道德管束,因此,他哪来什么正确的三观?若不然,他也不可能这么多年,一直跟顾祁森不和了。

    西莉亚公主打完赫连律两巴掌,气还没消,但她却不想再打下去了,于是转身走到顾祁森面前,仰起精致的下巴,直勾勾注视着他。

    她的眼神十分复杂,有愤怒有委屈,也有一抹道不尽说不明的失落。

    顾祁森想了想,还是决定帮赫连律解围:“赫连律有双重人格,跟你发生关系的,应该是另一个人格,所以他认为自己没错,也是情有可原。”

    “双重人格?怎么回事?”

    西莉亚微微愣住,显然被吓到了。

    顾祁森跟她简单解释了一下。

    西莉亚公主非常冰雪聪明,一点就通。

    她抿了抿唇,正想说些什么,这时,赫连律忍不住插嘴,“所以啊,干坏事的不是本少,你没理由强迫我娶你!”

    西莉亚公主攥紧拳头,“你敢说1号不是你?1号的身体不是你的?不管你是双重人格,还是三重、四重人格,你们都是同一个人,想抵赖,本公主绝不允许!总而言之,两条路给你选,要么死,要么娶我!”

    “你你堂堂一国公主,逼着一个不爱你的男人娶你,这有意思吗?”

    赫连律翻翻白眼,整个人非常狂躁。

    西莉亚面不改色说,“我必须这么做!”

    “你脑子进水了吗?”

    “你再说一句,信不信本公主立刻让人毙了你?”

    “特么——”

    赫连律气得想飚脏话,却被顾祁森打断,“为什么必须这么做?”

    当然,他这话问的是西莉亚。

    西莉亚还没回答,赫连律立刻不屑地说:“这还不简单,看上本少了呗!”

    “闭嘴!”

    顾祁森冷冷瞪他一眼呵斥。

    赫连律努努鼻子,依旧嚣张不可一世。

    顾祁森看向西莉亚,不禁有些语重心长劝她:“爱情与婚姻,都是不能勉强的。你是个好女孩,应该去找一个尊重你爱你的男人,而不是逼着一个不爱你的人跟你结婚,这样子是不会幸福的,你没必要把自己逼进火坑,也将对方逼上绝路。”

    他是好心好意为西莉亚着想,谁知,公主却不领情,嗤之以鼻道:“哼,谁不知道你们关系好,你这是在为他开脱,别以为我傻傻的好骗。”

    顾祁森不理她的态度,自顾自说:“没有爱情的婚姻绝对不会幸福,如果你自己都放弃寻找爱情,那随你怎么折腾了。”

    因他的话,西莉亚公主沉默了一小会儿,最终还是无奈叹了叹气:“你以为我不想寻找真爱,不想跟自己喜欢的人结婚吗?但问题是,这个人渣夺走了我的第一次,我还能嫁给谁?”

    “真正爱你的男人,不会在乎你是不是第一次!”

    顾祁森继续道。

    随后看向东方珏,让他也帮着出声。

    东方珏“嗯”一声表示赞同。

    他虽然没谈过恋爱,也不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但也深知既然爱了,肯定就会接受和包容对方所有的一切,包括过往。

    赫连律也跟着点点头:“森哥说得对,真爱是不计较一切的,而且没有爱情的婚姻也不会幸福!”

    “你闭嘴!”

    “闭嘴!”

    “给我闭嘴!”

    他的话音刚落,那两男一女竟刷刷转过头来吼他。

    赫连律:“”

    冤枉哇,他到底说错什么啦?

    这时,顾祁森又说:“所以,还请公主殿下慎重考虑考虑吧,终身大事那么重要,千万不要因为所谓的贞.操问题,意气用事害了自己一生!顾某说这么多,并非为赫连律推卸责任,而是真心为你们两个好。”

    西莉亚舔舔唇,眸光微微闪动两下,终于说:“其实,你说的道理我都懂,我也不是意气用事,而是——”

    讲到这,西莉亚顿一下,咽咽口水,才接着往下讲,“你们有所不知,我国虽然民风比较开放,但对皇室成员却格外苛刻。国训规定,皇室成员一辈子只能跟一人发生性.关系,也只能跟对方结婚。所以你们也看到了,我国历任君主,大多数只有一位配偶,那些有例外的,全是因为对方不孕不育,为延续皇室血脉而为之。所以,如果本公主不嫁给赫连律,这辈子都没办法结婚,当然,不结婚倒无所谓,但不结婚我就会丧失储君资格,这一点,不仅仅是我自己,也是我父王绝对不能容忍的!”

    西莉亚公主的这一番话,让三个男人彻底震惊,毕竟,这样的国训也太特么奇葩了!

    为q国的皇室成员默哀三分钟。

    见他们都没说话,西莉亚公主又讲,“所以,这事只能有两种解决方案,要么杀了他,要么嫁给他!赫连律,既然你选择一死,本公主就成全你!立刻把他拖出去!”

    “是!”

    那两名押着赫连律的侍卫不敢耽搁,马上拖着他跨出大门。

    “珏哥,救我,珏哥——”

    赫连律这次是慌了,因为西莉亚公主说得那么明白,他又不是傻瓜,怎能不懂她杀自己的决心?

    真是见鬼了!

    他也不是故意要睡她的,都是那个该死的1号

    好死不死冒出来干嘛?

    冒出来也就算了,闯进公主卧室经不住人家美色诱.惑,居然毫无自控力,就把这醉酒的公主给那啥了

    苍天啊,那个死1号怎么能闯下那么大的祸?

    听到赫连律求救,东方珏动作极快拔出手枪,指向西莉亚公主,“放了赫连律,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嘶——”

    众人未料到他身上竟然有枪,纷纷倒抽一口气。

    两个抓着赫连律的侍卫齐刷刷望向西莉亚,眼底掠过一抹惊慌。

    而艾力克呢,则是惊叫一声“大胆!不许伤害公主!”

    赫连律见状,忍不住勾勾唇,暗暗为他家珏哥点了个赞。

    至于西莉亚,她娇俏的脸蛋瞬间煞白了,也不知是被气的,还是被吓。

    但她不愧是一国储君,仅仅过了一秒,她就恢复了正常,冷声训斥她的兵:“你们这群饭桶,怎么做的安检?居然让人把枪带进来了?”

    “对不起,殿下!是属下的疏忽!”

    艾力克羞愧低下头。

    他给这两人安检时,明明检查得十分仔细的,所以,即便是此刻,他也想不通,东方珏的枪支打哪里来。

    艾力克认错之后,又立即抬头看向东方珏,语气软了一些,“东方少主,您可千万别冲动。您该知道,要是您朝我们殿下开这一枪,你们三个人也都跑不掉!”

    东方珏当然不可能真的朝西莉亚开枪,他之所以这么做,只是想阻止赫连律被带走而已。

    他挑了挑眉,眸光冷冷射向西莉亚,问:“杀了他你就能继承王位了?”

    西莉亚摇头,“no!但不杀他,难消心头之恨!”

    “既然如此,何不来场交易?”

    东方珏又道。

    “什么交易?”

    西莉亚被他挑起了好奇心。

    可赫连律却是心里咯噔一下,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珏哥,你可不能把我卖了!”

    东方珏不理他,直接对西莉亚说:“他会跟你结婚,前提是,你必须交出你现在拥有的那枚药神轩辕渊留下的血玉!”

    “什么?”

    赫连律不敢置信瞪大眼,“珏哥,你有没有搞错?为了块血玉,就把我卖了?”

    “你给我闭嘴!”

    东方珏转过头厉声呵斥,旋即再次看向西莉亚,“你杀了他,只会两败俱伤,而且,你杀不杀得了他,还是个未知数!”

    讲到最后一句,东方珏倏然冷下脸,浑身散发着浓浓的肃杀之气。

    西莉亚被他的杀气所慑,不由得紧紧攥住了手心。

    这时候,她没来由相信,若她执意要杀赫连律,眼前这位举世无双的东方少主,绝对会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把她杀了。

    思及此,西莉亚眸光沉了沉,认真考虑与他交易的可行性。

    讲真,他要的那块血玉,对她来说也没什么用,因为她根本不相信它能解百毒。父王将血玉送给她之后,她就随手搁置了,这会儿哪怕送给东方珏,她也不觉得可惜。然而,她才不想那么轻易就答应他

    见西莉亚没有第一时间反对东方珏的提议,赫连律内心大喊一句糟糕,正想再次表示反对,就听西莉亚清脆的声音响起,“我可以不杀他,也可以把血玉给你们,但你们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说!”

    “过两天就是我国一年一度的国会盛典,我要他在市民广场前,当众向本公主求婚!”

    西莉亚的话刚说完,赫连律马上激动得大叫,“让本少跟你求婚?你做梦去吧!”

    “行啊,如果你不答应的话,那大不了本公主陪你一起死咯。”

    话落,西莉亚双手环胸,脸上泛起一丝严肃之色,杏眸凌厉看向东方珏和顾祁森,“就这个条件,绝不接受讨价还价!”

    “行,成交!”

    东方珏毫不犹豫答应。

    娶老婆本来就应该求婚,这有什么难的?

    其实接触下来,西莉亚公主还算不错,指不定真能跟赫连律擦出火花。

    再者,现在局势严峻,也由不得他们硬气,毕竟,若真动用起武力,他们三个也不一定能全身而退,还有血玉,更加难以到手了

    ps:啦啦啦,女神节快乐。这章是五合一,5千字哦。12点之前还有五千字。今天更新一万字呢,推荐票不投要浪费了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