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06 在阳光下生活(六)五千字!
    因此,在权衡利弊之后,东方珏当然选择伤害最小的方法。

    双方就这样达成共识,赫连律的意见完全不重要了。

    签字盖章达成协议,东方珏他们顺利把赫连律带走。

    刚踏出宫殿,赫连律便抡拳打向顾祁森。

    对,不是打东方珏,而是针对顾祁森。

    顾祁森伸手扣住他揍过来的拳头,俊脸骤然冷了下来,“发什么疯?”

    他好心好意来救他,竟然还挨揍?有没有天理???

    “发疯?哼哼,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就是你教唆珏哥把本少给卖了!”

    赫连律咬牙切齿道。

    他不敢找东方珏撒气,所以当然只能找顾祁森了。没办法,谁让顾祁森是自己妹夫呢,嗯,自己辈分比他大!

    顾祁森对他这番言论直接无语:“你认为他是我能教唆得动的?”

    “反正我不管!我是绝对不会在什么狗屁的国会盛典跟那个刁蛮公主求婚的!”

    赫连律恶狠狠瞪了顾祁森一眼,打不过人家,他只能收回拳头,气呼呼表明自己的立场。

    东方珏凉凉开口说:“白纸黑字签的是你的名,我们倒是无所谓,大不了,找块风水绝佳的墓地安葬你。”

    “你——”

    “还有,你可不要忘了,轻轻的命还等着你去救!为救轻轻,你牺牲一下婚姻,又如何?”

    东方珏继续说。

    赫连律没好气反问,“说得这么轻巧,你怎么自己不去结?”

    东方珏似笑非笑出声,“没办法,谁让睡了公主的人是你!”

    赫连律脸色变了变,当场炸毛,“啊啊啊,气死我了,该死的1号,啊啊啊——”

    驱车回古堡的一路上,赫连律基本上都是双手抱头,“啊啊啊”大叫,吵得顾祁森和东方珏头疼。

    但两人都知道他心情不好,所以也就善心大发,不跟他计较了。

    回到古堡,沈轻轻刚好坐在沙发上。

    见到他们三人齐刷刷出现,沈轻轻立马眉笑颜开,站起身款款迎上去。

    “老公,珏哥,律哥,你们回来啦?”

    她逐个打招呼。

    赫连律原本心情不好,但一听她居然破天荒叫自己律哥,他稍稍愣了一小会儿,随后咧开嘴,露出一口明晃晃的白牙,激动地抓住沈轻轻的胳膊,“你叫我律哥?啊,你能不能再叫一次?”

    沈轻轻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一跳,下意识望了顾祁森一眼。

    顾祁森给了她一个眼神暗示,她秒懂,旋即笑意盈盈叫多一句“律哥”,然后继续说,“你跟珏哥一样,都是我认的干哥哥,所以,叫你律哥有必要这种鬼样子吗?”

    “那是因为你从来都没叫过我哥啊。”除了小时候

    赫连律暗暗补充。

    哎,他家小公主小时候甭提有多可爱了,软软萌萌甜甜的,哥哥前哥哥后地叫着他与东方珏,而他们亦宠她宠得连命都可以不要

    是啊,连命都可以不要了,所以,一段婚姻,又算得了什么呢?

    这么想,赫连律心里顿时安慰许多。

    “那以后我要是高兴了,都这么叫吧。”

    沈轻轻笑着说。

    她并不知道赫连律的心思,也不知赫连律为了替自己拿到血玉而闹出来这么多事,而这一刻,见赫连律因自己随口的一句律哥竟表现得那么开心,心头顿觉暖暖的。

    虽然她在心里早已将赫连律当成哥哥,但由于两人时常互怼,因此,沈轻轻平时也懒得开口叫他哥哥,今天完全是临时起意,却未曾想,他会这般高兴

    有哥哥的感觉,可真好啊!

    虽说她是个孤儿,但不可否认,她有好多好多的亲人,至于她有血缘关系的亲人,沈轻轻想了想,等她身上的毒解了,真正回归,再让顾祁森帮忙找吧。

    因为沈轻轻这么恰好的一句律哥,赫连律总算收起对顾祁森的敌意。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还算平静,但偶然间,赫连律想到自己居然要当众跟西莉亚公主求婚,俊脸就不自觉垮了。

    沈轻轻注意到他的心事重重,秀眉蹙了蹙,好几次问他,他都避而不答,后来,她索性也不问了。

    时间匆匆从指缝间溜走,一眨眼,就来到国会盛典的前一天。

    西莉亚公主的电话直接打到东方珏手机上。

    东方珏刚好与顾祁森、赫连律三人在书房聊合作,见西莉亚来电,他伸出食指作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才按下接听键。

    “说!”

    “明天上午十点钟,市民西广场,我会派人去接应你们。记住,如果赫连律不配合的话,后果你们自负!”

    西莉亚冷声说完,不等东方珏答话,就直接挂了电话。

    听着“嘟嘟嘟”的忙音,东方珏面色不改将手机放在旁边,抬眸淡淡瞥向赫连律,语带警告说:“明天上午十点,市民西广场,我们会陪你出席。”

    “靠!”

    赫连律这才知道是西莉亚公主打来的,好不容易阴转晴的心情又受影响,“她的脑子真是有坑!”

    可不是有坑吗?

    那么奇葩的规定,也不知道力争去废除,活得一点自由都没有!

    换做是他,才不会甘心受制于那些愚蠢的死教条呢。

    赫连律恨恨不已,压根没想过自己其实也有错,毕竟,如果不是他一时控制不住自己的下.半身,干脆利落把血玉偷走,也不会有后续的事情了

    东方珏倒是毫不客气把这点指出来,赫连律瞬时理亏,吭都不吭一声。

    一小时后,顾祁森回到房间。

    沈轻轻刚好洗完澡,坐在梳妆台前的椅子上,用毛巾擦头发。

    顾祁森见状,索性走到她身后。

    镜子里倒映出男人温柔的眉眼,沈轻轻冲他微微一笑,眉眼弯弯道:“老公,你跟他们谈完了?”

    “嗯,差不多了。”

    顾祁森一边说,一边伸手夺过她手中的毛巾,轻柔地帮她擦拭头发。

    沈轻轻没有拒绝,乖乖地坐着让他帮自己。

    顾祁森帮她把多余的水份吸掉,接着才拿起电吹风,轻轻地吹了起来。

    这几年,因为身兼母职,顾祁森照顾人的本事长进不少,吹头发的动作也愈发娴熟了。

    沈轻轻享受着他五星级服务的同时,仍不忘记关心他:“老公,你们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啊?”

    她有时候还是挺敏感的,不知为何,总觉得他们这段时间怪怪的,像是发生了不好的事情一样。

    未料到她突然间会问自己这个问题,顾祁森吹头发的动作顿了顿,眸光幽幽闪烁一下,才敷衍着说:“没有。怎么会有事瞒着你?”

    “没有吗?”

    沈轻轻皱着眉头,随后转过头起,仰起莹白的小脸,杏眸直勾勾盯着他看:“真的?”

    “”

    顾祁森默,两秒后无奈反问,“你怎么这么聪明?”

    “啊,也就是有咯?”

    沈轻轻没想到她居然猜中了,语气陡然变得激动,差点就要从椅子上站起来了。

    顾祁森赶紧按住她的肩膀,“是有。你先坐好,等吹干头发了再告诉你!”

    “行行行,那你赶紧吹。”

    吹头发噪音大,确实不适合聊天,于是,沈轻轻干脆同意了。

    在她的催促下,顾祁森很快就帮她吹干了头发。

    沈轻轻赶紧起身抓住顾祁森的胳膊,迫不及待问:“发生什么事了?”

    顾祁森安抚般拍拍她的手背,沉声道:“别急,是好事!”

    嗯,赫连律要结婚了,应该算是好事吧

    他自我安慰道,其实心里还是过不了自己那关,毕竟,若不是因为他和东方珏的激将法,赫连律也不会夜探公主府,说到底,他要负好大的责任,即便,赫连律是心甘情愿为轻轻赴汤蹈火的

    “什么好事啊?”

    沈轻轻一听到“好事”这两个字,两只眼睛倏地泛起了亮光。

    艾玛,吓死她了,害她瞎担心了好久。

    不想增加沈轻轻的心理负担,顾祁森并没有如实告知赫连律与公主之间这一系列的事,而是避重就轻开口:“明天是q国一年一度的国会盛典,赫连律会在市民广场,跟西莉亚公主求婚。”

    “哇!真的假的?”

    沈轻轻立马大声嚷嚷,小表情别样的兴奋。

    “当然是真的。”

    见她被满满的兴奋和八卦包围,顾祁森唇角微勾,眼神格外宠溺。

    这一刻,他不由得想,如果能够永远见到她如此明媚的笑容,哪怕是用血的代价,他都一定会为她守护

    “他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啊?我怎么不知道呢?”

    天啊,这么劲爆的消息,她竟然到今天才知道,他们也捂得太实了吧?

    “过分啊过分,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呢?”

    沈轻轻越想越不平衡,索性抬手捶了顾祁森好几下。

    顾祁森承受着她这不痛不痒的拳头,勾唇轻笑,“跟你相处的时间实在太短,我来不及提到别人的事。”

    “哼,借口。”

    沈轻轻娇嗔一句,拳头也跟着停下来。

    双手抱住他的胳膊,小脸在他手臂上蹭了蹭,像只小狗狗那样,又是好奇又是高兴地问他:“那你快点跟我说说,他们是如何相爱的?快说快说!”

    天啊,赫连律耶,那个浪子竟然会喜欢上一个女孩子,而且还要踏入婚姻的坟墓?怎么看都不像是他的风格啊!

    他不是一直主张三十五岁之前,打死都不结婚的吗?今年好像才二十九吧?

    看样子,这位西莉亚公主魅力无穷喔。

    但印象中,她似乎听人家说过,这位公主喜欢的是顾祁森?

    额,应该是她搞错了吧

    “行行行,你先等我理一理思路。”

    经不住她的又催又晃,顾祁森只好硬着头皮答应。

    他脑子转了转,开始帮赫连律编织爱情故事。

    以赫连律的性格,应该适合走欢喜冤家路线,而且按照目前他与西莉亚的发展,如果幸运的话,两人指不定也真有戏,于是,咱们顾**oss充分发挥了他丰富的想象力,灵感如滔滔江水那般络绎不绝,不一会儿,就给沈轻轻讲了一段超级美丽、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

    顾祁森的声音本就好听,再加上他讲故事时,那神色十分专注,沈轻轻竟一下听入迷,等顾祁森把他瞎编的故事讲完,她仍意犹未尽,“然后呢”、“然后呢”一个劲不停追问。

    某森森被她逼得一个头变两个大,“没有了,我又不是当事人,怎么知道那么清楚?”

    “也是!”

    沈轻轻点点头,终于决定放过他,“那就不为难你了啦。”

    “嗯。”

    顾祁森如释重负。

    谁知下一秒就听她说,“等明天我去问赫连律本人好啦。”

    问赫连律?

    那岂不是得穿帮?

    顾祁森俊脸沉了沉,马上阻止,“还是算了吧,他家伙喜欢吹嘘,从他口里的话,你还真信了?”

    “也对。”

    沈轻轻打了个呵欠,困意来袭让她的声音也变得沙哑,“那还是等以后有机会,问问西莉亚公主好啦。”

    如果赫连律与西莉亚结婚,她和西莉亚肯定能成为朋友的,因此,沈轻轻干脆断了去问赫连律的念头。

    顾祁森这才偷偷松口气,无论如何,暂时先敷衍住了。

    “老公,说好了喔,明天我和你们一起去国会盛典。”

    沈轻轻强撑着揉了揉眼睛。

    顾祁森眸光悄悄闪了闪,道:“嗯,好。时间不早了,快休息吧。我去洗个澡。”

    “那我等你一起。”

    沈轻轻又打了个呵欠。

    顾祁森见她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不禁失笑,“不用,你那么困,先睡吧,乖。”

    话落,他直接把她抱起来,放到床上,顺带给她盖上被子。

    “嗯,老公,那你快点喔。”

    沈轻轻闭着眼睛,迷迷糊糊地说。

    看着这小丫头困得不行还记挂着自己,顾祁森嘴角的笑意更深。

    俯身在她额头上亲了一记,他沉声说了一句“好”,然后才拿换洗衣物走进洗手间。

    等他洗完回到她身边时,沈轻轻早已沉沉入睡。

    顾祁森毫无睡意,索性拿起手机离开客房。

    今晚夜色很美,他走出一楼侧门,打算到花园走走,可才走了几步路,却意外发现有个高大的身影坐在不远处花坛边的长椅上。

    赫连律?

    皎洁的月光洒落在他身上,莫名给他增添了几分柔和的味道,与他平时给人炫、酷、拽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顾祁森眯起长眸,步履矫健朝他走去。

    听到脚步声,赫连律机警地抬起头,借着月亮铺下来的光芒,他第一眼就认出,那是顾祁森。

    “你怎么也睡不着?”

    赫连律问。

    “今天喝太多咖啡了。”

    顾祁森找了个无关紧要的理由。

    他走到赫连律身边坐下,赫连律哥们似的给他递来一罐啤酒。

    顾祁森接过,扭开易拉罐的拉环,骨碌碌喝了一大口。

    初夏的深夜,吹着不算凉爽的夜风,喝着冰过的啤酒,一个字:爽!

    赫连律也默不作声,继续喝着自己手中的酒,各怀心思的两人,迟迟没有交流,直到顾祁森那灌啤酒空了,他才说:“这件事算是我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以后有什么需要我赴汤蹈火的,一定义不容辞!”

    他承认,他很自私,即使到这一刻,见赫连律这般烦心,他亦是宁愿牺牲他的婚姻,也不愿错过那块血玉,如果轻轻知道了,应该会鄙视他的吧?

    “算了吧,有什么人情不人情的呢?轻轻虽然是你老婆,但也是我妹妹,姓顾的,你最好搞清楚这一点,轻轻不是你一个人的!”

    赫连律有些不高兴地说。

    顾祁森:“”

    两秒后,“好吧,我自罚一杯!”

    话落,他随手拿起另一罐啤酒,打开,灌嘴里去。

    赫连律过了一小会儿又道:“反正结婚之后也可以离婚,本少才不怕她。”

    “你当真一点都不喜欢西莉亚?”

    顾祁森不禁试探。怎么说呢,他实在无法想象一个男人会对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产生性.趣

    这或许也跟他一直洁身自爱惯了有关吧。

    赫连律像看怪物那样看他,“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喜欢那个刁蛮公主?nonono,我当初一定是着魔了。不对,是1号干的。”

    “1号不也是你?”

    顾祁森神补刀。

    赫连律:“”

    挠挠头,他并不想去思考这个令人心烦的问题,干脆猛灌一口酒,下定决心说:“木已成舟,本少就伟大一次吧,收了那个没人要的公主。”

    顾祁森闻言,忍不住劝道,“其实西莉亚公主挺不错的,你何不试着与她交往看看,兴许会改变想法。”

    赫连律差点炸毛,“她那么好,你当初怎么不跟她试着交往看看?别说因为轻轻,你跟西莉亚认识的时候,你和轻轻都还不认识!”

    顾祁森低着头捏了捏手中的易拉罐,不紧不慢道:“我对她没有任何非分之想,而你——”

    讲到这,顾祁森缓缓抬头,厉眸迸出一缕揶揄,“你就不同了!”

    “靠!都说那是一号,是一号干的!”

    翌日。

    天刚蒙蒙亮,顾祁森趁着沈轻轻还在熟睡,静悄悄起了床,接着与东方珏和赫连律一起匆匆出门。

    ps:一万字更新完毕。月票推荐票砸过来,明天继续加更喔,爱你们,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