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07 在阳光下生活(七)4千字!
    虽说顾祁森昨晚就答应过沈轻轻要带她一起去现场,但像国会盛典那种人员密集、随时都可能会有危险的地方,他怎么可能真的让她去?所以,他当然是先哄着她,然后再偷偷走掉了。

    而沈轻轻这人呢,虽然平时爱睡懒觉,但若第二天有事需要早起,她一般都会很准时起床。

    于是,就在顾祁森他们刚出发不久,沈轻轻就醒了。

    她摸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一眼,当地时间七点半。

    顾祁森呢?

    沈轻轻下意识将视线绕房间一圈,没发现他的人影。

    心想也许他起床晨跑去了,倒是没太在意。

    听说国会盛典要十点半才正式开始,从古堡这边开车过去大概需要一个小时时间,也就是说,她可以九点半再出发。

    现在到九点半,两个小时洗漱吃早餐,时间够了。

    这么想,沈轻轻也就没那么着急起床,她继续在床上躺着,过了十分钟,才伸伸懒腰爬起来。

    刷牙洗脸穿好衣服,沈轻轻神清气爽下楼。

    微笑着与古堡里的佣人们说了声早安,却到处找不到顾祁森的影子,不仅如此,连东方珏和赫连律也见不着人。

    奇怪,这三人约好晨跑去了吗?

    抬头看一眼墙上的挂钟,八点十五分。

    如果去晨跑,他们早该回来了吧?

    沈轻轻蹙蹙眉,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刚好这时古堡的管家威廉迎面走来,沈轻轻立马问他:“威廉叔叔,请问东方珏他们去哪了?”

    “顾夫人您好!”

    威廉见到沈轻轻,恭敬地朝她鞠鞠躬问好,接着才说,“我们少主和顾先生一大早就出去了。”

    “出去了?”

    沈轻轻心里一阵咯噔,就听威廉很肯定地说:“嗯,是的。大概走了快一个小时了吧。”

    果真,她的预感是对的!

    这顾祁森也太坏了,他怎么可以欺骗她呢?

    啊啊啊,气死宝宝了。

    沈轻轻内心想抓狂,表面却对威廉微微笑道:“好的,谢谢您了,威廉叔叔。”

    “不客气。”

    威廉毕恭毕敬颔首,随后问,“请问您现在需要用早餐吗?我让厨房给您准备。”

    “好的,麻烦了。”

    沈轻轻礼貌答应,心里顿时有了计较。

    其实,她知道顾祁森是担心自己会有危险,才不愿带她出门的,但她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现在的她拥有自保能力,就算遇到危险,也不是说就一定没办法对付。

    所以,这一次的国会盛典,她怎么样都想去见识一下的,毕竟赫连律也算是自己哥哥,他跟心爱的女人求婚,这么重要的场合,她怎么可以不在呢?

    做好这个决定之后,沈轻轻随意吃了个早餐,接着向威廉提出了借车的要求。

    威廉很为难地告诉她:“不好意思啊顾夫人,古堡的车,钥匙都在少主手上,目前少主不在家,所以”

    他没往下说,沈轻轻却明了,“噢,好的,明白啦,谢谢。”

    没有车,势必出不了门,难不成注定她要错过赫连律的求婚仪式吗?

    要不给顾祁森打电话?

    哎,还是算了吧,他要是肯带自己去,何必偷偷摸摸跑掉?而且这个节骨眼,约莫他们已经到现场了。

    思及此,沈轻轻彻底打消找顾祁森的念头。

    她拧了拧眉,正打算放弃,谁知,下一秒威廉却又给了她希望,“对了,还有一部给我们用于采购生活用品的吉普车,如果顾夫人不嫌弃的话——”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沈轻轻雀跃打断,“不嫌弃!当然不嫌弃啦!快点带我去看看车子吧,谢谢啦威廉叔叔。”

    见沈轻轻笑得那么开心,威廉也被感染了,他笑着点点头:“嗯,好的。您随我来。”

    话落,他朝沈轻轻比了一个请的姿势,带着她一起去了车库。

    沈轻轻心想,这座古堡只是东方珏的临时落脚点,车库里应该最多也就两三辆车,谁知,当看到一排排名贵又骚包的顶级豪车有条不紊停在那儿时,她华丽丽地被闪瞎了眼。

    天!

    幸好她不是东方珏老婆,要不然,她一定会因为有这样一个败家的老公,而操碎了心。

    嗯嗯,还是她家森森好呀,对豪车这种既奢侈又贬值的东东不怎么追求。

    跟东方珏对比起来,沈轻轻再次觉得自己嫁了个务实的好老公,嗯,顾太太在这时,已忘记某男曾经花20万给她买辆自行车这事了

    “顾夫人,就是这辆车了。”

    威廉充满笑意的声音将沈轻轻的眸光从那些五花八门的豪车上收回。

    沈轻轻循声望去,就看到了他所指的那辆浅蓝色的吉普。

    吉普车看起来有点破旧,约莫是开了有些年头了,不过,沈轻轻并不介意它是不是旧车,反正能开就行了。

    “谢谢您了,威廉叔叔。”

    她说完,打开驾驶座的车门坐进去。

    “不客气。路上小心。”

    威廉挥挥手,目送她发动引擎离开。

    沈轻轻很快就将车子开出古堡大门,大约开了十分钟的路程,她才靠边停下。

    打开随身携带的包包,她立刻拿出化妆工作,手脚麻利开始化妆。

    虽然在q国,并没有人认识自己,但为以防万一,她必须得多加小心,毕竟伪装成别人,怎么说都比用真面目示人来得安全多了。

    这一次,沈轻轻特地尝试化另一种妆容。

    化完妆,她拿起镜子照了照,见里边倒映出一张完全认不出的脸,不禁勾勾唇,欣慰地笑了。

    真好,这下子,没人认出她是沈十七,也没人知道她是沈轻轻了。

    看来,有一门伪装术真的特别重要,幸好她学到一点皮毛,平时能偶尔派上用场。

    将镜子、粉底、口红等化妆品重新装回袋子里,沈轻轻缓缓吐一口气,这才发动引擎,踩着油门离开。

    今天天气很好,头顶上是一大片的蓝天白云,阳光又无比明媚,让心情也不自觉飞扬起来。

    “它是一只小跳蛙,越过蓝色大西洋,跳到遥远的东方,跳到我们身旁,春夏秋冬我们是最好的伙伴,亲吻它就会变得不一样!啦......变变变啦”

    她一边哼着快乐的儿歌,一边笑容满面甩甩头,开着浅蓝色的吉普车,在宽阔的柏油公路上,欢快地往市区奔去。

    原以为一路会十分顺畅,谁知,还没抵达市区,就遭遇到了意外。

    靠,车子居然爆胎了!

    哇哇哇,怎么办,她不会修车,也不会换轮胎

    沈轻轻只好给威廉打了个电话,请他致电修车厂过来换轮胎,接着很无奈地走到路旁,打算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拦到一辆顺风车。

    然而,这条公路人烟稀少,她等了好几分钟,都不见有车经过。

    沈轻轻咬咬唇,不由得觉得挫败:看来,她还是注定与这次国会盛典擦身而过了。

    重新走回吉普车旁边站好,她耐着性子等修车的工人前来,谁知,竟等来了一个“老熟人”。

    看到轩辕澈将跑车停在她附近的那一刹那,沈轻轻精致的小脸霎时间白了。

    她第一反应便是想逃,但转念一想,旋即又镇定不少。

    嗯,她现在已经易容了,长得跟以前完全不一样,轩辕澈一定认不出来!

    幸运的是,轩辕澈当真没有认出她,因为他拉下车窗,非常绅士地询问她一句:“这位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轰!

    轩辕澈居然破天荒要帮人?

    哇卡卡,他这是撞邪了吗?

    还是见她长得漂亮,所以故意搭讪?

    不对不对,若说她伪装之后这个样子算漂亮的话,那么,rt的任何一位女特工都可以当天仙了,而且以她对轩辕澈的了解,这家伙貌似也不是那种见了美女会犯晕的男人。

    所以,他这是想干什么?

    像他这种人,真有那么好心帮一个素昧平生的路人?

    不可能吧!

    一定有阴谋

    越想,沈轻轻越觉得轩辕澈没那么好心。

    于是她干脆投给他一个淡漠的眼神:“不用了,谢谢!”

    “当真不用?”

    轩辕澈挑挑眉,并不打算罢休。

    沈轻轻再次肯定地说:“对,不用。我男朋友很快来接我了。”

    原以为自己拒绝得这么彻底,轩辕澈肯定不会自讨没趣,他一定会高冷地将车窗拉上,然后毫不犹豫驱车离开,可到底,沈轻轻还是发现自己看不透这个男人。

    她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他居然破天荒地打开车门,迈开长腿大步流星往她的方向走来。

    轰!

    沈轻轻下意识攥紧手心,眸底迅速泛上一抹戒备。

    他想干什么?

    难不成要抓她上车吗?

    他认出她了?

    那她岂不是得逃

    可她与他的实力相差太过悬殊,她就算想逃,也是不可能逃得了的。

    怎么办?

    这一刻,沈轻轻只觉得全身的神经倏然绷紧,手心全是因紧张冒出的细汗。

    随着轩辕澈越走越近,她的心跳也越来越快,脑子里嗡嗡嗡地,慌得不知如何是好。

    哎,怎么这么倒霉啊?

    车子半路爆胎也就算了,怎么还让她遇到这个恶魔呢?

    为什么爆胎的,不是轩辕澈的车子哇?

    啊啊啊——

    沈轻轻内心崩溃,感觉自己真的要抓狂了。

    心头百转千回,实际上也就一两秒的时间。

    这时,轩辕澈来到了她旁边。

    他清楚看见了她眼底的防备,不由得勾勾唇,露出一缕如三月春风那般和煦的笑容,“你不要这么防着我,我不是坏人,不会对你怎么样!”

    沈轻轻翻翻白眼:“”

    请问坏人会说自己是坏人吗?

    当她是三岁小孩子啊?

    无语!

    她暗暗吐槽,表面却故作淡定地问:“那你想做什么?”

    “帮你修车!”

    轩辕澈语气温和回答。

    “修车?”

    沈轻轻狐疑地瞅了他一眼,却发现他神色自若,怎么看都不像是演戏。

    奇了怪了,难道这人不是轩辕澈?要不然,怎么前后的性情差那么多?该不会他是轩辕澈的双胞胎兄弟,或者第二人格吧?

    “对!”

    他说完,竟弯下腰去,帮她检查轮胎,

    沈轻轻眸光闪了闪,被他这么乐于助人的态度搞得有点懵。

    “看来是轮胎被扎破了,有备用的轮胎吗?”

    轩辕澈转过头,沉声问。

    “啊,不知道啊,你看看。”

    沈轻轻旋即脱口而出。

    她确实是不知道,毕竟,她又不是车子的主人。

    轩辕澈没有吭声,索性打开后备箱,仔细搜了搜。

    不一会儿,他就见到有一个新的轮胎放在那儿,干脆将轮胎拿出来,又找到了相关的修车工具。

    见他真的要替自己换轮胎,沈轻轻讶异不已,深刻怀疑他绝对不是轩辕澈本尊。

    但很快,她就否定了自己的猜测,因为,当她将视线落在轩辕澈那双骨节分明的大手时,意外发现他右手手背处,有一颗小小的红痣。

    若她没有记错,轩辕澈的右手手背确实有一颗红痣,也就是说,这人百分之百是他本尊了

    轰轰轰!

    满满的危机感瞬时涌上心头。

    饶是他此时表现得像一个绅士,但沈轻轻可没忘记,这男人骨子里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坏蛋,她怎么可能相信他会真的给自己换轮胎?

    指不定他在车上做什么手脚呢?

    毕竟当初,他不就是这样陷害自己的吗?

    沈轻轻脑子极速运转,想着脱身之策。

    她骨碌碌的眸子往四周瞥了瞥,视线掠过他那辆白色的保时捷时,她突然灵光一闪。

    咦,有了!

    不过,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嗯,再等一等,等一等

    轩辕澈并不知沈轻轻对自己的算计,他找到备用车胎后,便立刻挽起衬衣的袖子,动作利索躺到车子底下,开始帮她换轮胎。

    沈轻轻呢?

    趁着这个绝好的机会,她转身拔腿就跑,用最快的速度冲到他那辆保时捷前,直接跳上车。

    她之所以会这么大胆,那是因为轩辕澈下车时并未将车门上锁,于是,这也方便了她的偷车行动。

    这死丫头怎么能

    轩辕澈不敢置信看着这一切,接着低咒一声”该死!“,身手矫健从车底跃起来。

    ps:这章依旧四章合一,还有四千,12点左右更新。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