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10 在阳光下生活(十)四千字!
    赫连律何其聪明,见西莉亚公主主动喊停,他便猜出,应该是顾祁森与东方珏对她说了些什么,而她也应该是相信自己是她的救命恩人了。

    嗯哼!

    竟敢对救命恩人如此无礼?

    看他怎么怼她?

    于是,赫连少爷雄赳赳气昂昂来到了他们三个人面前。

    只见他抬手摸了摸精致的下巴,一双妖孽的绿眸直勾勾看向西莉亚公主,眼底有着掩饰不住的得意,“知道自己冤枉好人了吧?”

    “好人?哈哈”

    西莉亚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那般哈哈大笑了两声,语带嘲讽道,“你要是好人,天底下可就没坏人了!”

    “你这个……”

    赫连律被她气得捏紧拳头,“本少不打女人,嗯,不打!”

    是的,他不打女人,他只会往死里折磨她……

    看着这两人一言不合就吵架,顾祁森蹙蹙眉,表示无语:“行了!以后你们有的是机会吵,现在,我们来谈正事!”

    赫连律一听顾祁森这么说,不高兴了,“喂,你这小子什么意思?什么叫我们以后有的是机会吵?谁特么想跟她有牵扯?”

    西莉亚也炸了,“赫连律你这啥意思?跟本公主吵架,那是抬举你,换做别人,本公主非一枪崩了他!”

    “噢?这么说,你承认在你心里,本少爷是特别的咯?”

    赫连律故意说道。

    西莉亚满脸气得通红,“胡扯!别自作多情了,若非你做了那混账事,本公主何必委屈求全跟你结婚?”

    “那你也可以选择杀了我啊!”

    “你”

    这两人又开始吵了起来。

    顾祁森捏捏发疼的眉心,简直对他们佩服得五体投地。

    他刚开始还对赫连律抱有愧疚,但显然,他跟公主吵架绝对是乐在其中,他也就放心了。

    东方珏的想法跟顾祁森差不多,毕竟,若赫连律真讨厌西莉亚的话,刚刚在那个危险的关头,他也不可能想都没想就把她给扑倒……

    怎么说呢,赫连律向来不是良善之辈,若西莉亚被杀,他也可以趁机解脱接下来的婚姻,因此,见死不救才是对他最有利的,可他却没有,这不正说明这一点吗?

    大约过了五分钟,他们总算才消停。

    西莉亚公主是个讲究信用之人,她直接对他们说:“好了,今天赫连律算是勉强完成了跟我的约定,既然如此,本公主也不会言而无信。我中午请你们吃饭,你们要的血玉,下午跟我回宫里取。”

    “好,那顾某就先谢过公主了!”

    顾祁森朝她颔首,沉声说。

    他表面虽然镇定,但心中早已波涛翻滚,他的轻轻有救了……

    下午,他们如愿从西莉亚手中得到血玉,凯旋回归。

    回城堡的一路上,三人神色难掩激动。

    特别是赫连律,更是骄傲得不得了,因为,他可是最大的功臣哩!

    赫连少爷坐在后车座,晃了晃那两条大长腿,接着,无比认真地警告他们:“我跟你们说,等一下谁都不许抢本少的功劳!”

    “放心,不跟你抢!”

    顾祁森微微一笑,心情甚好。

    反正,你功劳再大,我老婆也只爱我一个,跟你抢功做什么呢?

    东方珏也“嗯”的应了一声。

    他当然也有自己的打算,因为他自信,在沈轻轻的心目中,他的地位是赫连律快马加鞭都赶不上的,,这一次就让让他吧,反正不怕!

    三人各怀心思抵达古堡。

    下车后,他们肩并肩,款款走在风景如画的林荫路上。

    不一样的帅气,不一样的风情,俨然成为好几道美丽得让人移不开眼的风景画。

    在忙活的女佣们瞥见他们,纷纷被吸引了注意力,心中暗呼好帅好帅,帅爆了!

    走到半路,就见管家威廉迎上来。

    “少主、顾先生、赫连少爷”

    威廉恭敬地跟他们打招呼,眼神却不自觉往后瞥,像是在找些什么。

    东方珏将他的小动作看在眼底,俊脸沉了沉,“出什么事了?”

    “这……”

    威廉没想到少主竟这么厉害,一眼就看穿他,马上硬着头皮汇报,“回少主,顾夫人早上自己开车离开了,现在还没有回来。老奴以为她是去找你们”

    “什么?你说轻轻开车走了?”

    威廉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顾祁森打断。

    由于太过紧张,顾祁森此时的语气很差,把威廉给吓一跳。

    他肩膀微微抖了抖,恭敬地鞠鞠躬,“是的,顾先生。顾夫人开着我们采购用的吉普车出去了。”

    他的话音刚落,顾祁森已转身快步往停车场走。

    东方珏和赫连律见状,立马追过去。

    该死的!

    她怎么可以单独出去?

    看来,肯定是去国会盛典现场了。

    但如果她去到那儿,怎么不来找他呢?

    就算找不到他,也可以打电话不是

    而且,现在距国会盛典结束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若她看完就回来,也早回到了,怎么可能至今未归?

    该不会出事了吧?

    hit!

    顾祁森一边火速走向停车场,一边低咒出声,恨不得杀了自己。

    都怪他,如果早上带她一起走,把她牢牢锁在自己身边,她就不会突然间失去了踪影……

    轻轻,你千万不要有事!

    顾祁森越想越急,俊脸泛上浓浓的担忧,与之前的好心情,形成鲜明的对比。

    东方港和赫连律走在他后边,神色同样焦虑。

    特别是东方珏!

    如果沈轻轻在这儿出事,他绝对无法原谅自己……

    三人很快就来到了停车场。

    顾祁森打开驾驶座的门坐进去,压根顾不上去关注东方珏和赫连律有没上车。

    正想发动引擎,就听赫连律笑着说:“哈哈,不用担心了,吉普回来了。”

    赫连律此时刚好是将手搭在后车座的车门把上,准备拧开,就看到了缓慢行驶过来的吉普车。

    东方珏已经坐进副驾驶座了。

    车里的两个男人听到他这么说,脸色倏然一变,立马下车。

    迎面望去,果真看到了百米开往开过来的吉普车,而开车的人,正是沈轻轻。

    沈轻轻这时早卸掉了伪装的妆容,恢复原先清新脱俗的模样。

    她当然也看到了那三位魅力无敌的男人。

    他们直接站在路中央,挡住了她的路。

    干嘛啦?

    一个个凶神恶煞的,好吓人哦。

    不过,貌似应该生气的是她才对吧?

    他们早上可是直接把自己丢下的……

    哼,看姐姐怎么收拾你们!

    沈轻轻鼓着腮帮子,暗戳戳对自己说。

    路被挡,她只好将车子停下,打开车门下车。

    “哟,你们三,参加完国会盛典回来啦?怎么样?好不好玩,精不精彩?”

    小女人风姿绰约走过去,嘴角勾着一抹笑,话里却藏着一缕想要跟他们算账的意味。

    若她没私自出门,面对她这样的问话,顾祁森肯定是理亏的,然而,他现在无暇理亏,因此,当沈轻轻走近时,他几乎是立即就拽住她的胳膊,怒吼:“你到底跑哪去了?知不知道外面很危险?”

    “我”

    未料到他居然还有理吼自己,沈轻轻微微愣住,缓过神来,没好气将他放在自己胳膊上的大手扯下,气呼呼说,“既然知道外面危险,干嘛要撇下我出去?你倒是说啊?你们都不带我,那我肯定是自己去了!”

    “行了不要吵了,平安回来就好!”

    东方珏适时制止他们。

    听了大半天赫连律与西莉亚吵吵闹闹,他可不想回到家,还要听顾祁森和沈轻轻的。

    “珏哥,你以为你就可以跟这事脱离干系吗?哼,你也是坏人!”

    沈轻轻将矛头转向东方珏。

    东方珏眯起眼,“我?”

    “对,你!”

    沈轻轻咬咬牙说,随后,又看向赫连律,眉眼弯弯,笑里藏刀说,“还有你!”

    “我?”

    赫连律不敢置信指了指自己,“关我什么事啊!我又不知道你要去!”

    哇靠!他觉得自己要改姓冤了,冤大头的冤……

    “不关你事?你不是今天的准新郎官吗?呵呵呵,好你个赫连律啊,居然捂得那么密实,要求婚了都不告诉我?说好的义气呢?哼,咱们友情的小船翻了!”

    沈轻轻说完,趾高气扬绕过他们,像极一个凯旋而归的勇士。

    三个被她训斥得无话可说的男人面面相觑,突然,不约而同扑哧一笑。

    嗯,她是他们心中的公主,只要她开心就行!

    然后

    “轻轻,等等我嘛,律哥可以给你解释的,轻轻”

    好不容易刷了点存在感的赫连律,可不想让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哇。

    他第一个追上去。

    其他两人看在他是这次最大的功臣的份上,也不与他争了。

    路上,赫连律缠着沈轻轻,绘声绘色、添油加醋跟她讲了一大堆自己的英雄事迹,比如公主对他一见钟情,非他赫连少爷不嫁,他又觉得娶个公主来玩挺好的,反正这辈子没娶过公主,等腻了再离婚呗,所以索性就以她交出血玉为条件,答应了。

    这其中,赫连律一点都未提及他把人家公主睡了被逼负责这事,毕竟特么太丢人了。

    沈轻轻狐疑地瞅了他一眼,“真的假的啊?公主对你一见钟情?”

    她明明见公主对他那是恨得牙痒痒啊,而且最重要的是,世人都知西莉亚公主喜欢顾祁森……

    思及此,沈轻轻又郁闷了,抬眸,哀怨地瞪了顾祁森一眼。

    顾祁森被她这个眼神瞪得莫名其妙,薄唇掀动正准备出声,就听沈轻轻酸溜溜地说,“我怎么听说,西莉亚公主经常在世界杂志上隔空表白某人啊……”

    “没有的事!谣传!”

    顾祁森脸色倏地一变,立刻否认。

    沈轻轻嘴角的笑意更深了,“我又没说某人是谁,顾大总裁是不是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赶脚呢?”

    “……”

    顾祁森无言以对。

    东方珏却是勾勾唇,但笑不语。

    至于赫连律,为圆自己刚刚撒下的谎,他肯定是帮着顾祁森,“媒体报道的东西,可信度太低了。反正,西莉亚喜欢的是本少!”

    见他拼命强调,沈轻轻也不想跟他争辩,于是转移话题,“好吧,我信你就是了。不过,婚姻是拿来玩的吗?你小心阴沟里翻船哦。”

    赫连律拍拍胸脯,“这你尽管放心,绝对不会!”

    沈轻轻抿抿唇,“但愿如此吧!”

    进屋,四人走到沙发落座。

    顾祁森立刻把血玉拿出来给沈轻轻戴上。

    耐心等了一分钟,他便问:“怎样?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沈轻轻闭上眼睛认真感受一下,随后睁开眼,如实说:“凉凉的,贴在皮肤上很舒服,大多数玉佩不都是这样吗除此之外,没其他感觉了。”

    顾祁森摸摸她的头,沉声说:“没事,等梁博士来了,让他看看。”

    昨天他已经打电话给梁博士,让他赶飞机过来,算算时间,也差不多快到了。

    “好”

    沈轻轻没有异议。

    她摸了摸血玉,脑海中不禁回想起与轩辕澈中午吃饭时的谈话内容,表情陡然变得凝重。

    以为她是在担心身上的毒,顾祁森不由得安慰她,“博士既然说过血玉是有用的,我们应该对他有信心,嗯?”

    “嗯,我知道。”

    沈轻轻点点头,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才对顾祁森说:“老公,我今天中午遇到轩辕澈了。他认出我来,也知道我们夫妻偷偷相认,不过没有为难我。”

    顾祁森在听到她第一句话时,心里咯噔一下,幸好她第二句话,让他紧绷的神经松了许多。

    “然后呢?他说什么了?”

    他眯起深邃的长眸,关心问她。

    其他两人闻声,也抬眸,神色专注看过来。

    沈轻轻不作隐瞒,直接道:“他让我们三天后一起去找他,否则我的毒永远解不了,就算拿到血玉也没用。”

    顾祁森浓眉纠成一个川字,“他倒是挺有手段的。行,咱们就去会会他!”

    “我也要去!”

    赫连律踊跃报名,还不忘把他家珏哥也捎上,“对了,还有珏哥!”

    “好,一起去!”

    有这两个好帮手,顾祁森欣然答应。

    谁知,沈轻轻却一脸为难,“那个……他说不能带其他人。”

    ……

    今天八千字更新完毕。明天森森就去找轩辕澈正面啦,激动吗?嘤嘤嘤,票票都投过来,就让森轻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