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11 在阳光下生活(十一)四千字!
    四人经过商议,最终还是决定,就让顾祁森带着沈轻轻前往,而东方珏和赫连律会时刻与他们保持联络,方便随时支援。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梁博士总算风尘仆仆赶来了。

    他拿起血玉仔细检查一番,神色却是渐渐变得凝重。

    “怎么了?”

    顾祁森将他的表情看在眼里,不由得问。

    沈轻轻也下意识将视线落在梁博士脸上,眼神难掩紧张。

    东方珏和赫连律亦是一脸探究。

    梁博士这才对顾祁森说:“大少,这确实是轩辕渊留下的那块血玉,但可能是在保存的过程中稍欠妥当,血玉的灵气流失得差不多了,对少夫人来说,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顾祁森一听,眸光骤然变冷,“你的意思是说,这块血玉没用了?”

    梁博士咽咽口水,正想回答,赫连律已不淡定骂出来,“我靠,没作用了?尼玛这还有天理吗?本少爷可是赔了我的贞、操才换来的,怎么可以这样”

    原本,因为梁博士的话,大家情绪都有些小低落,谁知,赫连律这段气呼呼的抱怨,却让他们莫名地想要笑出声。

    呵呵,请问赫连少爷,您可知贞、操这两个字的意思?

    “行了,别添乱!”

    东方珏没好气斜睨赫连律一眼。

    赫连律只好嗤一声,心不甘情不愿闭嘴。

    这时,梁博士又继续解释,“不是没用,而是作用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大少,这块血玉最多只能撑三个月,如果三个月内无法找到毒液中所含血液的主人,那么……”

    讲到这,他有些不忍心说下去,神色复杂看了沈轻轻一眼。

    沈轻轻当然明白他所指的意思,尽管她早有心里准备,但这会儿听到博士告知,自己的生命很可能只剩下三个月时间,全身的力气仍像刹那间被抽干了一样,连话都说不出来。

    她紧紧咬住唇瓣,脸色无比惨白。

    肩上多出一只大手,将她紧紧搂住。

    沈轻轻心尖一阵温暖,顺势将脑袋靠过去,仿佛找到依靠那般,只想窝在他怀里。

    “没事的!过两天我们就去找轩辕澈,就算是死,我也要让他把解药给交出来!”

    顾祁森精致的下巴抵在她头顶上,认真发誓。

    “对的,轻轻,你不要怕,我和珏哥也一定不会看着你出事的!”

    赫连律赶紧补充。

    “天无绝人之路,你会没事的。”

    东方珏也跟着安慰道。

    “是啊,少夫人,要相信大少和东方少主、赫连少爷他们的能力,他们绝对有办法救您的。”

    不能帮上什么忙,梁博士心里愧疚得很。

    沈轻轻朝他们微微一笑,反过来安慰他们,“安啦,我没那么脆弱的。我本来还担心我这颗行走的人体炸弹随时都会爆炸,但现在有了这块血玉,至少三个月内我是安全无虞的,这不是比之前好太多了吗?你们放心,我相信老天爷只是在考验我,时机到了,一定会让我及格通过的。”

    “你能这么想就好了。”

    东方珏看着她,墨黑的瞳仁里蕴满心疼。

    顾祁森则沉默不语,眼底迅速划过一缕异光。

    ……

    三天后,森轻夫妇坐上了前往rt组织的飞机。

    当然,不是他们自己去的,而是轩辕澈直接派专机到古堡接他们,为了防止顾祁森出尔反尔。

    飞机起飞一段时间后,沈轻轻便对坐在她隔壁的顾祁森说:“老公,如果轩辕澈提的条件太苛刻,你没必要为了我委屈求全,知道吗?”

    这一次虽然是去谈判,但他们明显处于被动的状态,她还真担心他会为了救她,无条件退让。

    顾祁森伸手摸摸她的头,语气温柔:“你什么都不用管,一切交给我就好,嗯?”

    “可是……”

    沈轻轻还想说些什么,他宽厚的手掌却是快速捧住她的脸,深情款款问她,“你就这么对你老公没信心,嗯?”

    “当然不是啦,我就只是担心而已。”

    “放心,老公自有分寸的!”

    “哎,老公,你说轩辕澈怎么就那么可恶呢?我们跟他无冤无仇,他干嘛要这样针对我们?”

    沈轻轻将头靠在他肩膀上,非常纳闷地鼓起腮帮子。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她真搞不懂为什么这个世界上,就会有人喜欢无缘无故就找别人的茬,无缘无故陷害别人,哎,如果这个世上,大家都简简单单的,那该多好啊……

    “可能跟他的生活经历有关吧。”

    顾祁森沉声道。

    “嗯?”

    沈轻轻被他挑起了好奇心,“你还知道他的生活经历?”

    “嗯,轩辕这个姓氏毕竟还是少数的,所以想要调查他,并不算特别难,除非他这个名字是假的。”

    顾祁森如实回答。

    沈轻轻赶忙坐直身子,做洗耳恭听状,“快说来听听。”

    顾祁森深深睨她一眼,“你对轩辕澈是不是太感兴趣了点?”

    “这是必须的啊。知己知彼嘛,对敌人了解多一些,没坏处的。”

    “呵……”

    顾祁森被她的认真逗笑,索性将轩辕澈幼年全家被杀这事,一五一十告诉她。

    沈轻轻听完,眼珠子瞪得老大,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原来他就是药神的后人啊,怪不得能有那么多奇奇怪怪的药物。”

    “嗯!”

    顾祁森颔首,说,“药神轩辕渊是一个备受万人敬仰的医者,他宅心仁厚,给轩辕家留下的祖训便是悬壶济世,据我所知,轩辕家的历代家主,基本上都是秉承着这一个信念经营轩辕家,而轩辕澈身上流着他们家族的血,本质上应该也有轩辕一族的清风傲骨,但他幼年发生那样的巨变,所以才会一心为了报仇,做出许多违背本心的事……”

    “老公,你的意思是说,轩辕澈是为了报仇才对我下毒?但我跟他哪来的仇啊?”

    沈轻轻不解。

    顾祁森旋即解释:“你跟他当然没仇,但若我没猜错的话,他这次找我们去,应该是想让我助他一臂之力报仇!”

    “真的?”

    “**不离十吧。”

    顾祁森幽幽开口道。

    除了这个目的之外,他还真想不出其他的,而且,他能肯定的是,轩辕澈的敌人非常强大,毕竟,如果对方不够强大,怎么可能做到一夜之间就将整个轩辕家毁灭?

    思及此,顾祁森眸光沉了沉,不得不说,对于这只幕后之手,他倒是有点好奇了。

    “老公,如果真如你猜测的那样,那你会帮他吗?”

    沈轻轻柔柔的声音,将顾祁森的思绪拉回。

    顾祁森沉吟了几秒,道:“那要看具体条件是什么了。”

    ……

    飞机总算抵达rt,降落在rt后花园的空地上。

    夫妻俩手牵手从飞机上走下来,远远地,就见辛迪、苏娜带着一群姐妹,热情地迎过来。

    这其中,也有十一和十三。

    十三是前两天被轩辕澈带回来的,当然,沈轻轻起了关键作用。

    “十七,你回来啦。”

    “十七——”

    “辛迪、苏娜,十三、十一,嗨,姐妹们——”

    见到好几天不见的各位姐妹,沈轻轻也特别开心,挨个与她们拥抱。

    顾祁森站在她旁边,看到她与rt的成员相处得这么好,心中不免感到欣慰。

    之前她告诉自己,这两年除了训练辛苦一些之外,她并没有吃太多的苦,原本他还不怎么相信,以为她是怕自己愧疚而撒谎骗他,但今天亲眼目睹她在rt的生活环境,他终于信了。

    “您好,顾总!久仰大名!”

    辛迪伸出手,落落大方与顾祁森打招呼。

    顾祁森伸手与她握了一下,诚挚说道:“你就是辛迪吧?谢谢你对我太太的诸多照顾!改天来s市,我们会好好招待你们。”

    辛迪闻声笑了笑,“顾总客气了,十七是我们组织的成员,也算是我的家人了,我们相互照顾是应该的。”

    “是啊,十七是我们的姐妹,你不用跟我们太见外!”

    苏娜忙不迭补充。

    紧接着,rt的各位美女都纷纷表示对沈轻轻的喜欢,更有胆子大一点的,居然还出声警告顾祁森,说若是顾祁森以后对十七不好,她们rt绝对不会放过他。

    被一群娘子军围攻,顾祁森有些无奈,但更多的,还是为自家轻轻能拥有这么多真挚的友情而感到高兴。

    他的轻轻,天生就有一种独特的魅力,无论男人还是女人,只要与她相处久了,没有一个不喜欢她的……

    “好了,大家别耽误十七和顾总的时间了,主子还在等着呢。”

    辛迪适时提醒,这才打断了他们热火朝天的谈话。

    全场顿时静寂无声。

    辛迪看向顾祁森和沈轻轻,随后道:“你们跟我来吧,主子在议事厅等你们!”

    “好!麻烦带路了。”

    顾祁森礼貌应声,下意识握紧沈轻轻的手。

    如此霸气又捍卫十足的动作,让在场的娘子军们不禁两眼泛光,少女心爆棚。

    艾玛,好想谈恋爱哦!

    ……

    议事厅里,轩辕澈坐在主位上,时不时抬起腕表瞄了瞄,见距离约定时间已经超过20分钟,他不由得拧拧眉,俨然已经失去耐性。

    “啪!”

    他索性拍了拍座椅的扶手,极力按捺那颗想暴走的心。

    幸好过不久,就见辛迪打开门,身姿笔挺走进来。

    辛迪恭敬地朝他鞠鞠躬,“主子,顾祁森和沈轻轻来了!”

    “让他们进来,你就在外边守着。”

    轩辕澈挺直背脊坐好,冷冷地说。

    辛迪应了一声“是”,随后转身走出去。

    不一会儿,大门再次打开。

    轩辕澈抬眸望去,就见顾祁森与沈轻轻手牵手,从容淡定出现在他面前。

    “呵呵,你们迟到了!”

    轩辕澈轻轻一笑,笑意却不达眼底。

    沈轻轻没好气说:“你又没规定具体时间,只说三天后,今天不是刚刚好吗?哪来迟到一说?”

    轩辕澈:“……”

    反正他们人来了,他也不想当真与他们计较,于是干脆转移话题,直接开门见山对顾祁森说:“rt的网站,是不是可以马上恢复?”

    顾祁森眯起长眸,冷声回应:“把我太太身上的毒解了再说!”

    “这交易明显不对等!”

    轩辕澈不是傻瓜,怎么可能会答应?

    不过,顾祁森也没想着他会同意,勾勾唇冷笑一声,单刀直入道:“听说你让我太太完成三个任务就可帮她解毒,如果rt网站恢复正常使用,那就只剩最后一个任务。说吧,最后一个是什么,我来替她完成!”

    “行!有魄力!”

    轩辕澈说完,从主位站起身,步履矫健往他们走来。

    很快,他就走到顾祁森面前,与他对视。

    两个男人身形差不多,又长得格外俊帅,势均力敌的气场,让整个大厅的空气,骤然间忘记流动,顿时变得格地沉闷。

    生怕他们一言不合打起来,沈轻轻赶忙挡住顾祁森,眸光炯炯看向轩辕澈,语带认真问:“轩辕澈,那第三个任务是什么?只要不是伤天害理、违法乱纪的事,我们就答应你!”

    嗯,做人是要有底线的,她绝不会为了活命,而逼顾祁森去做违反道德伦常的坏事,要是那样,倒不如干脆死了算了。

    轩辕澈听到沈轻轻这番义正言辞的话,禁不住勾勾嘴角,漾起一抹嗜血的弧度,“no,不是违法乱纪,也不是伤天害理,而是……替天行道!”

    最后“替天行道”这四个字,他几乎是咬牙切齿迸出来。

    “替天行道?”

    沈轻轻思索着它的含义,忍不住望向顾祁森,用眼神示意:嗯,是不是你之前提到的报仇?

    顾祁森对她轻轻点了点头,就听轩辕澈充满仇恨的声音激动响起,“对,替天行道!灭掉神龙集团!”

    “我可以答应你,但你必须先救轻轻!”

    顾祁森冷下脸,提出条件。

    轩辕澈却不想让步:“先灭神龙集团!”

    “呵……”

    顾祁森冷笑,眼神锐利如刀,“神龙集团应该是你的仇家吧?这么多年,你都没能将它歼灭,说明对方超级强大可怕,我怎么知道要多久才能灭掉它?仇可以缓点再报,但我妻子身上的毒,必须马上解,否则一切免谈!”

    ps:周一啦,求点推荐票吧,不求你们不投,求了你们也不投,伤心ing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