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12 在阳光下生活(十二)四千字!
    两个男人态度同样强硬,谁都不肯退让一步。

    毕竟,对于顾祁森而言,沈轻轻身上的毒最多只能用血玉抑制三个月,他一刻都等不了了,而在轩辕澈看来,如若他帮沈轻轻解毒了,等于失去了牵制顾祁森的最有利武器,他怎么敢肯定顾祁森会心甘情愿协助他呢?

    要知道,是因为他,他们夫妻才被迫分开了两年多,他不除掉自己才怪!

    所以,轩辕澈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顾祁森的要求,先帮沈轻轻解毒。

    时间一分一秒逝去,两人依旧僵持不下。

    沈轻轻看着他们,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心中焦虑万分。

    不过,在出发之前,她已经答应顾祁森将一切交给他处理,所以,此时哪怕再憋不住地想要骂轩辕澈是个混蛋,她都只能硬生生逼自己忍着。

    忍吧,小不忍则乱大谋,她相信顾祁森一定有办法对付轩辕澈的

    思及此,沈轻轻禁不住望向顾祁森,眸光中,尽是全心全意的信任。

    顾祁森并没有回应她,他薄唇紧抿,眸光如刀,狠狠射向轩辕澈。

    轩辕澈则是眯起长眸,眸光一样的深不可测。

    议事厅的气氛越来越紧张,幸好这儿只有他们三个人,否则别人非被这两个boss级大人物周身散发出来的肃杀之气活活吓死不可。

    生怕他们待会儿会打起来,沈轻轻咬咬唇,急得不得了。

    终究,她还是忍不住攥紧了顾祁森的胳膊。

    这时,就听顾祁森语气无比凌厉警告轩辕澈:“再给你一分钟时间考虑!”

    “考虑?”

    轩辕澈不屑地勾了勾唇,“这话应该是我对你说才对!顾祁森,你老婆的命可捏在我手里,所以你——没资格跟我挑三拣四!”

    最后那句,他特地加重了语气。

    然而,顾祁森却突然笑了,“是么?”

    眉眼间一缕缕的讽刺渐渐铺开,“你不给她解毒,我老婆不一定就无药可救,但”

    讲到这,他故意顿住,意味深长看了轩辕澈一眼。

    轩辕澈被他诡异的眼神震到,不知为何,心里竟咯噔了一下,隐隐泛起一抹不好的预感。

    果真,下一秒就听到他云淡风轻地说,“你的森林基地恐怕得毁了!”

    森林基地?

    顾祁森怎么连这都知道?

    沈轻轻拧拧眉,眼底划过一丝不解,但很快她就释然,也对,她家男人连轩辕澈的家仇大恨都查出来了,何况只是一个基地呢?

    等等等,他说森林基地毁了,是什么意思?

    难道

    一个念头倏然闯进沈轻轻脑海中,她不敢置信瞪大眼,立马望向顾祁森,澄澈的眸光里有震惊,有兴奋,还有着浓烈的崇拜

    哇哦!

    她家老公怎么那么帅那么厉害哇!

    相对比起沈轻轻的兴奋,轩辕澈在听到顾祁森毫不留情的威胁之后,脸色可就没那么好看了。

    他并不愿相信顾祁森所说的是真的,可对方那严肃冷峻的眉眼,却让他不得不相信这个事实——

    顾祁森真的神通广大到对他的基地动手了!

    “你——”

    轩辕澈正想说些什么,放在裤袋里的手机恰好响起。

    他不作任何思考,直接将手机拿出来。

    见来电显示闪烁着森林古堡的固话号码,轩辕澈更加肯定自己的答案,脸色愈发阴沉。

    冷着脸按下接听键,他十分不耐烦对着手机那头咆哮出声:“有事快说!”

    “主子!”

    打电话过来的是管家裴海,听轩辕澈那般狂躁,他瞬间也明白几分,立马道,“我们被包围了,森林上空有数十架军用战机,古堡外还有好几辆坦克、大炮,对方放声警告,如果不依顾祁森的条件,他们会将我们这儿夷为平地!”

    “什什么?”

    轩辕澈高大的身子猛地一颤,似乎没想到事情竟是那般严重,顾祁森居然敢

    该死!

    “主子,您就答应顾祁森吧,他们人多势众、来势汹汹,咱们这森林古堡可不能——”

    裴海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轩辕澈厉声打断,“行,我知道了!”

    话音落下,也不等裴海开口,径自挂掉了电话。

    抬眸,恰好对上顾祁森凌厉的眼。

    轩辕澈捏紧手机,做了个深呼吸,随后咬牙切齿:“你厉害!”

    “过奖!”

    顾祁森挑挑眉,接着冷冷出声,“帮她解读,我就让人撤退!”

    “如果我说不呢?”

    轩辕澈还想做最后挣扎。

    顾祁森面无表情道,“十、九、八”

    “行,我答应就是了!”

    舍不得拿他最在意的森林古堡去赌,饶是再不情愿,轩辕澈都得硬着头皮答应,没办法,谁让古堡里有他轩辕家族先祖们的灵位

    他,怎么可能容忍见到自己的家,再一次遭受血的洗礼?

    他一定会好好守护轩辕家的

    这场谈判,顾祁森胜。

    轩辕澈随身携带了解药,当场就拿出来。

    那是一个白色的药瓶,里边装着的液体,表面看起来跟普通的药剂差不多。

    轩辕澈将药瓶交给沈轻轻,说:“把这药瓶里的液体注射完就可以了!”

    “哦,好!”

    沈轻轻接过药瓶,直接装进袋子里。

    她并不急着让人给她注射解药,而是打算回去让梁博士化验看看有没有毒再说。

    轩辕澈那么狡猾的一个人,她实在不敢轻易相信他,万一他给自己的,是更毒的药,那岂不是得不偿失?

    所以啊,她才没那么笨呢。

    顾祁森对沈轻轻防人之心不可无的举动表示满意,他深深睨了沈轻轻一眼,然后才将视线转向轩辕澈那边,声音冰冷阴沉:“你最好确保解药没任何问题,否则,我势必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

    轩辕澈哼一声,“如果我想害她,她到现在还能活在这个世界上?”

    沈轻轻一听,没好气反驳,“敢情你还没想害我啊?轩辕澈,你问问你做过那么多混账事,哪个不是在害我?光是让我中毒这点,就足以证明你这人心有多黑了。”

    “我要是真想对你不利,你以为你在rt还有好日子过?”

    “我”

    沈轻轻被他噎住,顿时无言以对。

    回过头想一想,貌似他除了给自己下毒之外,这两年多以来,似乎也没怎么折磨自己,反而让自己学到了许多知识,整个人的见识也比以前多多了

    可那又如何?

    无论他这两年来对自己是好是坏,都不可能抹去他坏心拆散她与顾祁森的罪责,多天啊,又不是8天,这个人,简直坏透了!

    沈轻轻发誓,以后绝对要画圈圈诅咒这个小人!

    轩辕澈可没错过她恨自己恨得牙痒痒的那抹小眼神,但他一点都不在乎。

    解药给了出去,他当然不能够让自己处于劣势,于是,他马上就对顾祁森说:“我答应你的已经做到,你现在是不是可以让你的人撤了?”

    “等我太太的身体彻底恢复,我自然会让人撤!”

    顾祁森冷着脸说,语气不容置喙。

    轩辕澈闻声,眸光沉了沉,静默了好几秒钟才说:“那行吧。但你可不要忘记,你答应过,帮忙对付神龙集团!”

    顾祁森是个极讲信誉的人,一般情况下都不用担心他会出尔反尔,只不过,现在自己手中已没任何谈判利器,轩辕澈多多少少有些忐忑。

    幸好,顾祁森并不打算毁约,“既然答应帮你对付神龙集团,这一点我必定会尽力去做,但一码事归一码事,你对我和我太太造成的伤害,等神龙集团这事结束之后,咱们再慢慢来算!”

    “随时恭候!”

    不得不说,顾祁森宽大的胸怀,让轩辕澈彻底对他另眼相待。

    这个浑身充满正气,比太阳神阿波罗还光芒万丈的男人,确实值得沈轻轻这样纯真美好的女孩义无反顾爱上,甚至连顾冉冉这种阴郁的女孩,也唯独贪恋他的那份温暖

    这一刻,轩辕澈无比羡慕顾祁森。

    人,能够一辈子坦坦荡荡地活在阳光下,该是多么地幸福。

    曾经,他也有过这样的生活,只可惜,滔天的仇恨,让他失去了这一切

    顾祁森并未在rt组织多加停留,很快就带着沈轻轻走了。

    沈轻轻依依不舍告别rt的各位姐妹,与顾祁森一起上了飞机。

    飞机缓缓上升,距离地面越来越远,最后,自由遨游在天空中。

    沈轻轻安静地坐在位子上,从上飞机开始,她就没怎么说过话。

    顾祁森摸摸她的头,语带关心问:“怎么了?不开心?舍不得你的姐妹们?”

    “不是。”

    沈轻轻摇头否认。

    “那是怎么了?”

    “也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刚刚就算不答应轩辕澈提出来的条件,貌似他也不能拿你怎么样嘛。”

    沈轻轻如实说。

    她压根不希望顾祁森去对付神龙集团,那个组织一听就绝非善类,万一顾祁森敌不过,那怎么办?

    他们的日子已经够坎坷够苦了,为什么就不能过一些安安稳稳的日子呢?

    轩辕澈跟神龙集团有血海深仇,他自己去报就好了啊,关他们什么事?

    她承认自己很自私,可自私也好,自利也罢,她就是不想看到顾祁森出事

    因此,对顾祁森做下的这个决定,沈轻轻非常不认同。

    “是不能拿我怎么样,但我答应对付神龙集团,也不全是因为他。”

    顾祁森揽住她的肩膀,神色认真说。

    沈轻轻眸光闪了闪,一脸疑惑,“那还有什么原因?”

    顾祁森没有回答,而是卖了个关子,“以后再告诉你,嗯?你现在乖乖闭上眼睛睡一觉,等会儿到了我叫你。”

    “为什么要我睡觉啊?我又不困。”

    沈轻轻撅着小嘴抗议。

    顾祁森浅笑,眼角眉梢间尽是宠溺,“因为我困了。你不睡的话,会影响我休息。”

    他没撒谎,他的确困了,为部署今天这场战役,这几天他几乎没怎么睡觉,昨天更通宵未眠,身体早就到快要累垮的临界点,而如今与轩辕澈达成合作,他也总算可以放松,休息休息了。

    沈轻轻并不知顾祁森几天没睡这事,因为顾祁森每次都是陪着她一起上床,而她经常睡得很沉,当然不清楚顾祁森压根只是陪她入睡,后来又起床了。

    不过,看着顾祁森眼睑下的黑眼圈,她仍是心疼不已,“嗯嗯,那我不吵你,你快点休息吧,来,我的肩膀给你靠!”

    她一边说,一边将他的脑袋往自己的肩窝处按,动作十分轻柔。

    顾祁森嘴角含笑,顺从地配合着她,靠在她肩膀上缓缓闭起了眼睛。

    许是他真的太累了,又或许沈轻轻身上的味道太好闻,不一会儿,顾祁森便沉沉进入了梦乡。

    听着男人均匀的呼吸深,沈轻轻心头柔软得一塌糊涂。

    她也跟着闭上眼,唇角微微扬起,潋滟的弧度,似月牙般完美。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飞行,飞机降落在古堡的后花园。

    顾祁森和沈轻轻一下飞机,就见东方珏、赫连律,还有梁博士匆匆迎上来。

    看到他们,沈轻轻笑得格外灿烂,“哈喽,我们回来啦。是不是很迅速呢?大半天时间就来回呢。”

    东方珏没搭理她的话,迫不及待问:“解药呢?拿到了吗?”

    “看我这个样子,肯定是拿到了呀。”

    沈轻轻笑嘻嘻说,随后从袋子里拿出一个药瓶。

    “给我看看。”

    赫连律正想伸手过去拿,却被沈轻轻嫌弃,“你这么粗手粗脚,等下把我的解药摔坏了怎么办?”

    “你也太小看我了吧?”

    赫连律表示不服。

    沈轻轻努努鼻子,“小心使得万年船。”

    “你——”

    “博士,麻烦您先检验一下了。”

    她小心翼翼将药瓶递给梁博士。

    梁博士恭敬地双手接过,在阳光下认真看了看,然后笑着说:“少夫人,我会尽快给您反馈的。”

    “嗯,好的,谢谢。”

    沈轻轻颔首,由衷说。

    将东西交到梁博士手上,她总算可以松一口气。

    而梁博士呢?

    握着手中的药瓶,压在心头这么多天的大石,也渐渐卸下一半。

    但愿这解药是真的吧,若不然,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ps:继续码字。12点左右还有更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