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13 在阳光下生活(十三)四千字!
    回屋后,梁博士便闭关研究那瓶药剂,偌大的客厅,只剩他们四个人,坐在沙发上,一边聊天一边等。

    沈轻轻的心思全系在解药身上,每隔两分钟就问一次,“老公,你说梁博士怎么还不出来?”

    顾祁森每次都回答:“工序很复杂,没那么快的,再等等!”

    就这样,沈轻轻连续问了十次,顾祁森当然也回答了十次,赫连律终于无语了,“喂,你们能不能换个话题?好没劲啊,梁博士该出来的时候,自然会出来!”

    沈轻轻闻声,直接给他一记白眼,“你知道吗?没同情心这四个字,说的就是你!”

    “喂,丫头,你这么说你律哥哥,你牙不疼吗?”

    赫连律郁闷得哇哇大叫。

    沈轻轻“呵呵”笑了两声,道:“牙不疼,我牙齿很好,你要不要过来让我咬几口?”

    赫连律瞪大眼,“动不动就要咬人,你属狗的吗?”

    “你猜对了,姐姐真的属狗哟。”

    沈轻轻得意洋洋说。

    她最喜欢狗了,自己的生肖属狗,她也特别高兴。

    “对了赫连律,你属什么的呀?”

    沈轻轻不由得八卦起来。

    她只知道赫连律比自家年纪大,但具体年龄还真不知道哩。

    赫连律根本不想回答她,高傲地给了她一个“哼”。

    见他不回答,沈轻轻索性将视线转向东方珏,“珏哥,赫连律属什么的?”

    “猴子!”

    东方珏毫不犹豫出卖他。

    沈轻轻一听,哈哈大笑起来,“猴子啊?赫连律,你不要侮辱我们家齐天大圣好吗?”

    赫连律没想到这丫头竟笑话自己,不禁气得磨磨牙,“顾祁森,管好你老婆!”

    “抱歉,我官没她大,管不了。”

    顾祁森一手揽着沈轻轻的腰,凉凉开口说。

    “珏哥你看——”

    “行了,跟一个小女孩计较什么?”

    赫连律:“”

    经赫连律这么一闹,现场紧张的气氛,顿时缓解许多,让这次的等待,也不至于那么难捱了。

    时间一分一秒从指缝间溜走,眼见梁博士都进去两个小时了,还没从房间里出来,沈轻轻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的那颗心,又再一次吊到了嗓子眼。

    顾祁森握住她的手,沉声说:“博士呆得越久,就代表这解药越没问题,你尽管放心好了。”

    “真的吗?你确定不是在安慰我?”

    沈轻轻难免有些泄气,毕竟她被轩辕澈被坑怕了。

    “当然是真的,他必须分析药剂的成分,还有与你身上抽取的血样去做实验,这些工序加起来,怎么也要三四个小时,还早呢。”

    赫连律立马补充。

    沈轻轻眨眨眼,“这样啊?你干嘛不早说?看我等得那么焦急,你很高兴是吧?”

    赫连律:“我”

    好吧,为什么他们之间,被欺负的那个,永远都是他?

    如果他的心声被其他两个男人和沈轻轻听到,他们一定会这样回答他——

    顾祁森:因为你是她哥哥!

    东方珏:因为你是她哥哥!

    沈轻轻:因为我有一个很帅很厉害的珏哥哥,还有一个很帅很厉害的老公!

    知道梁博士还没那么快出来,沈轻轻也不想坐着干等了,见差不多到准备晚餐的时间,她索性站起身,自告奋勇去厨房帮他们弄晚饭。

    顾祁森他们并没有拦她,毕竟这种情况下,让她做点其他事分分神也挺好的,再者,厨房里有专门负责干活的佣人,也不至于累到她。

    沈轻轻一离开,三个男人便继续聊天。

    得知顾祁森居然答应轩辕澈提出的条件,东方珏拧拧眉:“那个神龙集团恐怕不是那么好对付,你为什么要去趟这趟浑水?”

    “是啊,在那么多年前就能悄无声息把整个轩辕家灭掉,这样的组织该有多可怕?顾祁森,你会不会太傻了?”

    赫连律一点都不赞同他的做法。

    若换做是他,不把轩辕澈打断腿已经很好了,怎么可能还像个傻叉一样,帮他去报仇呢?

    顾祁森这是脑子进水了吗?

    当然,这句话他不敢说出来,怕沈轻轻找他算账啊!

    他们的心思,顾祁森非常了解,但他做出这个选择,必定有自己的理由,他想了想,干脆如实告诉他们,“警方这些年来,一直在追踪一个跨国的犯罪组织,他们无恶不作,犯下一次又一次的大案,但幕后主使人始终没有找到,我怀疑这个组织就是由神龙集团操纵,包括f组织,也跟它脱离不了干系,所以才答应与轩辕澈合作,拼尽全力去把这个组织找出来,一网打尽!”

    “这个想法是好的,但抓罪犯不应该是警方的事吗?顾祁森,你早不是警察了!你这样做,有没有替轻轻考虑过?有没有替嚎嚎啕啕考虑过?”

    赫连律直接反驳,嗯,难道他会有如此苦口婆心的时候。

    但他是真的非常希望顾祁森能放弃这项任务,那太危险了,万一他死了,他们家的轻轻岂不是得当寡妇?这多凄惨啊!

    东方珏的想法与赫连律差不多,为了轻轻,他们都不愿顾祁森去冒险。

    可顾祁森接下来的话,却说服了他们——

    “我知道,我早已不是一名警察,也没资格去惩治罪犯。但如果当年我们警方追踪的幕后凶手是神龙集团,那我就不能不管了,因为,我曾答应过那些死在对方枪弹下的兄弟,终有一天,一定替他们报仇!”

    一个小时后,沈轻轻给他们献上一桌丰富的佳肴,而梁博士,也在万众期待中出现。

    大家看到他,连饭都顾不上吃,一窝蜂涌上去。

    “博士,怎样怎样?解药是不是有效的?”

    未等其他人开口,沈轻轻就迫不及待问,眼里溢满了期待。

    众人也是纷纷向梁博士投以亮晶晶的眼神。

    谁知,梁博士却垮着一张脸,垂头丧气说:“对不起,大少,对不起,少夫人,解药是真的,但被我不小心洒掉了”

    “什什么?”

    沈轻轻小脸倏然变得煞白,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解药是真的,但被梁博士不小心洒掉

    天啊!

    老天爷怎么能给她开这个大一个玩笑?

    沈轻轻有些站不稳,差点摔倒,幸好站旁边的顾祁森适时扶她一把,将她揽在怀里,给她这个世界上最强有力的支撑。

    东方珏和赫连律脸色格外难看,若不是他们一直对梁博士心存敬仰,早动手将人抓起来了。

    搞什么啊?

    关键时刻掉链子?

    知不知道那解药多珍贵?

    而顾祁森,则是眯起长眸,沉沉打量着梁博士。

    “老公”

    沈轻轻哽咽着叫了他一声,只差一点点就要哭出来。

    顾祁森下意识搂紧她,低声安慰,“没事,大不了再去找轩辕澈拿。”

    “轩辕澈那家伙肯定不会那么容易将解药交出来的,指不定又要你答应多一个条件。”

    “那也没什么!”

    “可是”

    “好了,乖!”

    顾祁森轻柔地揉了揉她头顶上的发丝,厉眸突然瞥向梁博士,唇角微勾,漾起一抹无奈,“博士,玩笑开大了!”

    轰——

    他的话,让除了梁博士之外的其他人有些怔住。

    梁博士尴尬地摸摸头,“还是逃不过大少的火眼金睛!”

    他说完,诚挚跟沈轻轻道歉,“少夫人,真是对不住了,刚刚只是老夫一个不小心开过头的玩笑,请您不要介意。”

    “哇靠,搞半天虚惊一场。博士,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不正经了?”

    沈轻轻还未说话,赫连律已嗷嗷大叫出来。

    东方珏忍俊不禁,“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这几天,赫连律没少去骚扰梁博士,咨询最多的问题,无外乎,如何治好他的双重人格

    一向严谨的梁博士在赫连律这厮的污染下,会开玩笑实属正常。

    沈轻轻扑哧一声笑出来,“太好了,解药还在就行。不过博士啊,你也真的太过分了点,明知道我们都那么担心,居然还骗我们,看来以后要让律哥哥少点去荼毒你了。”

    “呵呵,这跟赫连少爷没关系。”

    梁博士被她调侃得非常不好意思。

    顾祁森适时打断他们的谈话,“言归正传,现在能注射吗?”

    梁博士如实回答,“直接将那解药注射到血液里,会让血液快速流动,我担心少夫人承受不住,所以在里边增添一种缓解疼痛的成分,这样应该就不至于太过难受了,不过,因为新添加了成分,大概还要等多一个小时才可以。”

    “一个小时,那吃完饭差不多。”

    沈轻轻点点头,接着催促他们,“快快,菜都凉了,大家先吃饭再说。”

    “好!”

    其他人没有异议。

    由于知道自己即将恢复正常,沈轻轻的心情格外地好,一顿饭下来,屋里几乎全是她的欢声笑语。

    顾祁森深情款款看着她,眉眼间尽是化不开的温柔。

    真好,挥去阴霾,重见阳光,元气十足,这才是他家真正的轻轻啊

    ————

    晚饭过后,沈轻轻终于迎来最心心念念的那一刻。

    看着梁博士用针管,缓缓地将那一瓶解药全数注射到她的手臂里,刹那间,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

    “好了!”

    梁博士将针头拔出,用消毒过的棉球按在她肩膀上,细心嘱咐她,“今晚睡觉的时候可能会不舒服,全身刺痛,但这种不适感最迟明天早上就会消失,少夫人不要太担心。明天吃早餐前,我再给您抽血检查一遍。”

    “嗯,好的,谢谢博士。”

    沈轻轻笑意吟吟说。

    当天夜里,果真如梁博士说的那样,全身隐隐有一股刺痛感,像被虫子轻轻咬了一口似的,不是很疼,却着实难受。

    沈轻轻一直强忍着,并不想让顾祁森知道,也怕打扰他睡觉,连翻身都不敢,岂料,这男人压根没睡。

    “要不要找梁博士开点药吃?”

    顾祁森搂紧她,心疼不已。

    沈轻轻低声道,“不用,如果可以吃药,博士肯定早就开给我吃了。老公,我不要紧的,你快睡吧。”

    “我帮你揉揉吧,看会不会舒服一些?”

    顾祁森一边说,一边伸手在她背脊上轻轻按了按。

    “嗯”

    他的力道控制得很好,让沈轻轻无意识呻、吟出声。

    娇娇软软的声音特别勾人,明知今晚不能碰她,但顾祁森某个地方还是被她给撩起了火。

    沈轻轻不是傻子,很快就意识到他的不对劲,俏脸倏地泛红,“你你怎么按一下就”

    “是你叫出来了。”

    顾祁森刻意隐忍着,声音沙哑性感得不像话。

    “我”

    沈轻轻被噎住,心中直喊冤枉,她也不想的呀,谁让他按得那么舒服呢?

    “那老公,要不咱们分床睡吧?”

    她诚心诚意为他着想。

    顾祁森没说话,大手继续在她背上游移。

    沈轻轻又忍不住嗯了两声。

    怕又勾起他的火,她赶紧咬住唇瓣,不让自己发出声。

    “舒服吗?”

    点头。

    “舒服?”

    点头。

    见她连话都不敢说,顾祁森不由得失笑,“行了,你老公没那么禽兽,你没必要这么委屈自己,嗯?”

    “我这不是担心你火烧得太旺了吗?”

    沈轻轻娇嗔着捶他。

    顾祁森趁机执起她作乱的小手,笑着打趣,“火烧得旺,不还有你这双巧手,嗯?”

    沈轻轻俏脸彻底红到耳根后,用力将自己的手抽回,羞恼地说:“不不要脸。我睡了,不理你。”

    “呵”

    顾祁森轻笑,大手仍是不停地为她按揉,像是对待最珍贵的宝物那般小心翼翼。

    嗯哼,她可不就是他最爱的宝贝么?

    因为有了顾祁森的悉心照顾,沈轻轻这一夜没想象中那么难过,一觉睡到天亮,倒是顾祁森,连续起来洗了两次冷水澡。

    翌日上午,梁博士帮她抽血化验,看着一切正常的各种指标,他不禁露出欣慰的笑容:“恭喜大少和少夫人,之前的毒彻底解了,而且因祸得福,少夫人自此之后有了免疫力,基本上可以算百毒不侵了。”

    沈轻轻眼前一亮,“这么好?”

    梁博士笑着点头,“是的!一般毒药、迷药等对少夫人来说,都起不了作用。”

    ps:今天八千字更新完毕。为轻轻因祸得福求点票票,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