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14 在阳光下生活(十四)四千字!
    “老公,听到没有,我居然真的百毒不侵了耶!”

    沈轻轻高兴地挽着顾祁森的胳膊,眉眼弯弯叫了起来。

    因为太过激动了,她白皙的脸蛋此时泛上一层层的粉,红扑扑的,特别可爱。

    顾祁森深情款款看着她,眼角眉梢间尽是宠溺,“嗯,我听到了,恭喜你,宝贝!”

    这个消息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最好的消息了,他的轻轻不仅解了毒,甚至还有了免疫力,以后他可以少操许多心。

    东方珏和赫连律的想法也跟顾祁森差不多,特别是赫连律,已经忍不住“啧啧啧”地惊叹出声了,“你这还真是踩了狗屎运啊!”

    沈轻轻闻声白他一眼,“喂,你还会不会说话的呀?什么狗屎运?这么难听!我这是叫因祸得福、苦尽甘来好吗?”

    “好好好,我们家公主说什么都好!”

    赫连律开怀大笑,一点都不在乎她怎么怼自己。

    这还是沈轻轻第一次见到他这么好说话,不由得眯起眼,狐疑地瞅着他看了一下,然后又转过头看向顾祁森,在他耳边低声说,“老公,他今天吃错药了吗?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友好了?而且还叫我公主?哦呵呵,公主啊,真不敢当呢。”

    顾祁森摸了摸她的头,语带宠溺地说:“有什么不敢当的?你本来就是我的公主!”

    “真的吗?我不应该是你的皇后吗?”

    “嗯,是皇后,也是公主!”

    “切,就会甜言蜜语,我才不信。”

    沈轻轻娇嗔一声,随后对赫连律和东方珏说:“两位哥哥,这些日子真的麻烦你们了。谢谢你们为我所做的一切!”

    话落,她松开顾祁森,站起来,感激地对他们鞠躬。

    其实,在她心里,真有一种被他们当成公主捧在掌心中疼爱的感觉。

    想起来,她一个父母不详的孤儿,此生能认他们两个当哥哥,这是何其的幸运……

    “傻瓜,跟我们客气做什么?”

    东方珏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语气无比温和。

    “对啊,客气啥?”

    赫连律也跟着说。

    他说完,直接把手按在她头顶上,故意把她头发弄得一团乱。

    这般幼稚的恶作剧,惹得沈轻轻哇哇叫,没好气瞪了他好几眼。

    阳光明媚的上午,就这样轻松度过。

    由于身上的毒素已解,沈轻轻没有了威胁,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回家了,于是,吃完午饭后,她便迫不及待催着顾祁森回s市。

    东方珏和赫连律仍有事要留在q国,对沈轻轻要离开这事,心头万分不舍。

    赫连律干脆对她说:“不能再多逗留两天吗?你不在,本少好无聊!”

    “你不是有西莉亚公主了吗?无聊就去找她玩呗!”

    沈轻轻笑嘻嘻道,越发觉得赫连律与西莉亚公主是绝配。

    赫连律哧一声,不屑地说:“找她玩?本少可没那么闲!”

    “她可是你未婚妻呢,你真应该去找她培养培养感情,这样的话,以后结婚,才能拥有幸福美满的生活啊。”

    沈轻轻由衷开口。

    赫连律压根不以为意,“得了吧,跟她培养感情,本少还不如去养一条狗,至少狗还会听话!”

    沈轻轻无语,“随便你了!”

    转头,看向东方珏,“珏哥,有空记得来s市看我们喔。”

    “好!”

    东方珏颔首,毫不犹豫答应。

    “最好能跟crystal一起来!”

    沈轻轻笑意吟吟道。

    一听到慕容希的英文名,东方珏眼底一抹异样稍纵即逝,却是一脸疑惑地反问她,“crystal是谁?”

    沈轻轻:“……”

    好会装啊,这男人!

    “crystal是慕容希啊,mu集团跟顾氏已经达成合作,crystal应该会经常来s市,要是时间凑得上,你们就一起来呗!”

    哦呵呵,我看你怎么回答,怎么回答……

    “哦!”

    东方珏淡淡地应了一声,旋即给沈轻轻一个让她无言以对的答案,“不认识!”

    what?

    不认识?

    她明明都见过他去敲慕容希的房门了,居然还说不认识?

    骗谁呢?

    沈轻轻暗暗吐槽,忍不住又想八卦看看,于是,她滴溜溜的眸子转呀转,又说:“珏哥,crystal长得好漂亮啊,而且能力也强,要不要介绍给你认识?我觉得让她当我嫂子也挺不错的嘛。”

    东方珏眸光沉沉看着她,突然对她微微一笑,那浅浅的笑容,让沈轻轻没来由心里一阵咯噔。

    她抿了抿唇,正想继续说些什么,就听他说:“那就辛苦你了。”

    啊?

    辛苦她什么?

    介绍慕容希给他认识吗?还是让慕容希当她嫂子?

    沈轻轻被他这句话搞得一头雾水,可东方珏却明显不愿多讲,直接转移话题,“你干爸干妈知道你平安回来特别高兴,但他们现在一直在列国出访,可能要多段时间才能到s市看你,希望你不要介意。”

    “不会不会,怎么会呢?”

    沈轻轻急忙摆摆手,笑着说,“应该我和顾祁森去m国探望他们才是。”

    “嗯,时差原因,跟他们通话也不方便,到时候再联系吧。”

    “好的!”

    沈轻轻点点头。

    总统夫人对她确实好得没话说,把她当亲生女儿那样疼。

    如果哪一天,她找到了亲生父母,他们应该也会疼自己的吧?

    不过,他们到底在哪儿呢?

    他们究竟知不知道自己的存在?

    想起自己的身世,沈轻轻眸光深了深,很快就做好决定。

    等回到s市,她一定要去问问外婆,看她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世,还有蓝馨,当初那笔账,自己都还没跟她算呢……

    如果不是她欺骗自己,她也不会被顾冉冉绑走,后边也就不会发生一系列事情了。

    虽说她知道顾祁森已经帮自己讨回公道,蓝馨这两年过得并不好,甚至还跟许向国离婚了,可沈轻轻却一点都不可怜她,该算的账,她都要算得清清楚楚才行……

    在沈轻轻的坚持下,当天下午,顾祁森便带着她启程回s市,梁博士并没有跟他们一起走,而是前往别的国家。

    抵达s市时,正好是深夜。

    直升飞机停在环山别墅的后花园,这个时间点,佣人们已经入睡,周围一片静悄悄。

    两人手牵手漫步在林荫道上,气氛格外温馨美好。

    “老公,我终于回家了!”

    沈轻轻的声音难掩激动,甚至还带着一丝丝轻颤,若不是她刻意忍着,兴许这会儿还会不小心哭出来。

    顾祁森握紧她的手,语气一样激动,“嗯,我的宝贝回家了,终于回家了!”

    从今往后,他和宝宝们再也不孤单了,他的轻轻回来了,真好……

    思及此,顾祁森禁不住将她打横抱起。

    沈轻轻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一跳,“哇”一声尖叫起来,唇却被他狠狠堵住,所有未喊出口的话,全部淹没在他深情缱绻的热吻当中。

    他们几乎是一路吻进屋的,整个过程中,顾祁森都紧紧把她抱在怀里,开门,上楼,一直到卧室,他才将她放下。

    随手锁上门,他未等沈轻轻移开脚步,很快又把她摁在玄关处的墙壁上,低头又是一阵疯狂的吻。

    “宝贝,宝贝……”

    男人一边吻她一边哑声喊她的名字,那一声声的“宝贝”婉转而绵长,像带着蛊惑人心的魔力那般,瞬间就将沈轻轻心底最柔软的感情激发了出来。

    “老公……”

    沈轻轻被他吻得娇-喘连连,两只小手胡乱地揉着他的头发,任由着他一遍又一遍地吻着自己。

    室内的温度渐渐攀升,空气中迅速弥漫着一股令人脸红心跳的味道,初夏的夜,是那么地旖旎与缠绵……

    翌日一大早,吃饱喝足的男人,神清气爽醒了过来。

    见某个甜美的小女人乖巧地倚在自己臂弯里睡得正香,他情不自禁倾身过去,轻轻在她额头留下一个细吻。

    原本只是想亲一下就好,谁知,她的唇太软太甜,让他控制不住亲了又亲,最后,浅浅的吻演变成了火辣辣的法式长吻。

    沈轻轻总算被他吵醒了。

    她睡得迷迷糊糊的,以为是蚊子在咬自己,抬手“啪”的,打在顾祁森的脸颊上。

    顾**oss毫无防备挨了一巴掌,整个人顿时愣住。

    这丫头,竟敢谋杀亲夫?

    哼,看我怎么收拾你!

    于是,顾祁森眯起狭长的凤眼,眼角潋滟一缕邪魅的光,故意在她唇上用力咬一口。

    沈轻轻“啊”一声睁开眼,就见一张英俊非凡的脸赫然出现在自己视线中。

    好帅好帅的男人啊,只是,这男人貌似有点不开森?

    嗯哼?

    发生什么事了?

    沈轻轻眨眨眼,骤然灵光一闪,想起自己刚刚打了人家一巴掌。

    好心虚……

    “早安啊,老公!”

    她朝他笑得格外灿烂,借以掩饰自己的心虚。

    “早!”

    顾祁森当然也不可能会去跟她计较,只不过,她太香太软了,他压在她身上并不愿起来,干脆就这样压着。

    可能是被压习惯了,沈轻轻也没觉得他重,但她内急想要上洗手间,因此还是伸手推了推他的肩膀,赶他,“起来,我要上厕所。”

    顾祁森只好躺回自己的位置,幽怨地说:“那你快点,回来继续。”

    沈轻轻不禁失笑,“继续什么?七点了,我要起床了。”

    “起那么早干嘛?你以前可都是日上三竿还在赖床的。”

    顾祁森一边说,一边仍不忘将手伸到被窝底下,去摸她。

    细腻的肌肤如丝绸一样,摸起来特别光滑舒服。

    “喂,别乱来啦!”

    沈轻轻果断将他的魔爪扯开,麻利地卷着被单将自己裹紧,连一点福利都不给他看。

    顾祁森抗议:“又不是没看过,遮遮掩掩的,不是多此一举,嗯?”

    沈轻轻穿上拖鞋,回头朝他吐吐舌头扮鬼脸,“你管我?”

    “呵!”

    男人轻笑,又听她说,“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你也赶紧给我起来啦,不要赖床。”

    “不要,我很累!”

    顾祁森孩子气地躺着,就是不肯起。

    沈轻轻被他逗笑,“行,那您老人家继续躺,我去刷牙洗脸了,今天不是周末,宝贝们要上课的,我等会儿送他们去学校。”

    顾祁森一听她要送嚎嚎啕啕去学校,哪还能睡得着,赶忙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

    “啊,你流氓啊!”

    男人站起身的同时,盖在他身上的被子恰好落下,毫无意外,她将他彻底看光。

    尽管熟悉得不得了,但沈轻轻还是很害羞,当即无措红了脸。

    顾祁森特别喜欢她这副娇羞的模样,不由得笑着揶揄她,“顾太太,我知道你很喜欢我弟弟,要不再来一次?”

    沈轻轻娇声骂了一句“不要脸”,猛地转过身去,“我才不喜欢你弟弟呢!快点穿衣服,我先去洗手间了。”

    她说完,以最快的速度蹦去洗手间,生怕他当真抓着自己再来一次。

    今天她可是要陪嚎嚎啕啕去幼儿园呢,才没空陪他,哼哼哼!

    “傻丫头。”

    顾祁森望着她那如同小白兔般乱蹦的身影,唇角不自觉微微扬起,好看的笑容里,尽是化不开的宠爱。

    沈轻轻进洗手间之后,顾祁森也没闲着,很快就走到衣帽间,换衣服。

    白衬衣、黑色西裤,简单传统的搭配,却是经久不衰的时尚经典,穿在顾祁森身上,更衬得他越发的清俊优雅。

    顾祁森穿好衣服,从衣帽间回到卧室,这时,沈轻轻还在洗手间没出来。

    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震了震,接着响起了悦耳的铃声。

    顾祁森走过去将手机拿起,看来电显示,是j国的安德烈亲王打过来的。

    这时候j国还是半夜,安德烈怎么会给自己打电话呢?

    难不成出事了?

    顾祁森拧拧眉,立马按下接听键。

    “嗨,安德烈!”

    电话接通后,顾祁森打了声招呼,就听安德烈语气凝重对他说:“森,我这次打电话给你,是有一个坏消息想告诉你。”

    “发生什么事了?”

    果真,出事了……

    顾祁森神色陡然变得无比严肃。

    不用猜,这事肯定特别严重,要不然安德烈不会半夜来电,而若他没有猜错,或许,这还跟奥德里奇亲王有关……

    ps:四千字更新结束。么么哒,晚安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