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15 在阳光下生活(十五) 四千字!
    沈轻轻在洗手间洗漱完毕出来,就见顾祁森背对着她站在落地窗前,高大的背影被一层落寞笼罩,似乎有什么烦心事。

    发生什么事了?

    沈轻轻眸光微微闪烁一下,旋即迈开两只脚丫子走到他后边,双手抱住他的腰,一颗小脑袋则是晃到他前面去,仰起小脸,语带关心问:“老公,你怎么啦?看起来闷闷不乐的呀?”

    顾祁森垂眸看向她,可在看清她那张的容颜时,浓眉不自觉轻蹙,“你怎么又化成沈十七的样子了?”

    他没回答她,反而转移了话题。

    沈轻轻如实道:“那个我突然不想那么快恢复原貌啦。”

    “为什么?”

    顾祁森不解。

    见他问自己,沈轻轻突然有些难为情开口,“你想想,我都消失两年多了,突然间又回来,那种感觉就有点嗯,怎么说呢,就是觉得挺别扭的,我需要一点点时间适应。”

    所谓的近乡情怯,应该就是她现在这样的情况吧?

    上次与十三一起来s市,是因为有任务在身,而且被轩辕澈勒令不准以本来的面貌出现,所以她倒没多大的感觉,可今天不一样,她回来了,她以沈轻轻的身份回来了

    她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去看外婆和堂姐了,她也可以光明正大走在顾祁森和孩子们身边,当着众人的面喊顾祁森老公,让孩子们喊她.妈妈

    幸福来得如此之快,让沈轻轻突然间觉得这一切十分不真实,心底也有那么一丝丝害怕,担心这只是自己做的一个美梦,而梦醒了,一切就没了

    当她把这些心里话告诉顾祁森时,男人心疼不已,索性把她从自己背后拉到前边,顺势搂住她的纤腰。

    “小傻瓜!”

    他声音低沉,满满的深情藏不住。

    外边阳光正好,透过落地窗的玻璃铺洒进来,顿时让整个卧室都充满了朝气与希望。

    沈轻轻一瞬不瞬望着被阳光照耀、帅得一塌糊涂的他,心尖一颤,胸腔处渐渐涌上一抹温暖的感觉。

    “老公”

    “嗯?”

    “你刚刚是故意转移话题了吗?”

    她朝他笑得眉眼弯弯,甜美的嗓音如黄莺出谷那般悦耳。

    看着她灿烂的笑容,顾祁森抿了抿唇,原本想说出口的话,愣是硬生生卡在嗓子眼里,发不出来。

    沈轻轻读懂了他的心思,嘴角的笑意缓缓敛起,不禁试探着问:“到底出什么事啦?不能告诉我吗?”

    顾祁森抬手揉了揉她毛茸茸的脑袋,片刻后终于挤出一句话:“奥德里奇亲王在两天前越狱了,一直没能找到人。”

    “啊?奥德里奇亲王?!”

    沈轻轻倏然瞪大眼,恍惚几秒总算想起他口中所说的奥德里奇亲王,好像是布鲁克王子的父亲

    只是,好端端一个亲王怎么会被关进监狱里呢?而且还越狱了?

    这事跟顾祁森有关吗?

    他是因为这事才闷闷不乐?

    顷刻间,好多个疑问一起涌进沈轻轻的脑海中。

    她眨眨卷翘的睫毛,眸光无比好奇瞅着顾祁森,希望他能告诉自己答案。

    顾祁森也没想过瞒她,于是简明扼要地将他与安德烈一起合作对付奥德里奇亲王的事情说了一遍。

    沈轻轻听完,了然地点了点头,接着说:“所以,安德烈亲王打电话给你说这事,应该是提醒你做好准备吧?毕竟他一出来,肯定是要找你和安德烈报仇的!”

    “嗯,可以这么说!”

    顾祁森神色凝重点点头。

    其实,他没有告诉沈轻轻的是,奥德里奇的第一目标,绝对会是自己,原因很简单,对方唯一的儿子布鲁克被他给杀了,杀子之仇,岂能不报?所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只要一日不将奥德里奇抓拿归案,他们就一日不得安生。

    尽管顾祁森没有强调这点,但聪明如沈轻轻,还是很快就与他想到一块去,“老公,我认为奥德里奇肯定会先来找你的,毕竟你当初为了我,一怒之下把布鲁克杀了。从现在开始,你一定要多加小心才行啊,听到没有?”

    “嗯,听到了!”

    顾祁森毫不犹豫回答,随后又嘱咐她,“你也一样,不要掉以轻心!”

    “安啦,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沈轻轻了,你放心,我有自保能力。”

    沈轻轻信心十足保证。

    顾祁森轻笑,“自保能力?就凭你那三脚猫的功夫?”

    “切,好歹我也是通过rt正式考核的特工,你可不要瞧不起人了。”

    “不敢!我老婆最厉害了,行吧?”

    顾祁森一边说,一边揉她的头发,眼角眉梢建尽是化不开的宠溺。

    “哼,这还差不多。”

    沈轻轻撅着小嘴,娇嗔一句。

    “呵”

    夫妻俩相视而笑。

    玩笑过后,顾祁森又恢复刚刚严肃的模样,“我说的是真的,奥德里奇既然能够越狱,并且躲过安德烈的追踪,这就说明他残存的势力不弱,或者还会有其他的利益方在帮他。敌人在暗我们在明,他绝对比想象中要危险得多,你虽然身手不错,但肯定不是他的对手,万事注意,知道吗?”

    “知道啦,我会的。他要对付的是你,你更加要小心才是。”

    沈轻轻由衷道。

    “嗯,我会的!”

    顾祁森颔首,眸光沉沉盯着她,语重心长道,“他对付不了我,必定会从你和孩子们身上入手,你们的处境比我更危险!”

    讲到这,他稍稍顿住,旋即下定决心,“从今天开始,嚎嚎啕啕不用去上课了,就留在家里,请老师上门教吧。”

    未料到他竟会做这样的决定,沈轻轻讶异极了,“啊,这样的话,他们岂不是很孤单?”

    “有你陪着他们,怎么会孤单呢?我小时候也没去上过幼儿园,全是由老师上门教的。”

    顾祁森并不认为自己的做法有何不妥。

    特殊时刻有特殊时刻的处理方式,她和孩子们都是自己的命根子,在奥德里奇未归案之前,他们的安全凌驾于一切之上,而留在家里,是最稳妥的办法

    “可是”

    沈轻轻还想说些什么,顾祁森却再次将她搂紧,霸道的动作,让她彻底明白,这事已无转圜的余地。

    哎,算了,那就让嚎嚎啕啕在家里学习吧,反正请老师来家里,亦是一样。

    夫妻俩一致通过,让两个孩子暂时留在家里学习。

    这时,沈轻轻也不用赶时间了。

    他们亲密相拥,一起站在落地窗前,静静地欣赏花园的美景,气氛格外温馨美好。

    楼下。

    宽敞的客厅里,两只小包子乖巧地坐在沙发上,齐刷刷仰头,望向不远处的欧式壁钟。

    时间显示,八点四十三分,他们所在的那家幼儿园上课时间是九点,也就是说,只剩十七分钟

    换做以前,他们在这个时间点早就出发去上课,可今天,杨春阿姨却接到爸爸的电话,说是让他们等一等,因此,他们兄妹俩八点钟吃完早餐之后,像两块望爸石一样,傻乎乎地等到现在。

    “杨春阿姨,我爸爸半夜真的回家了吗?”

    嚎嚎第n遍问杨春。

    杨春第n遍确认:“对的!他半夜回来的!”

    “那为什么爸爸还不起床呢?”

    啕啕也忍不住问。

    若不是杨春阿姨不让他们上楼去找爸爸,她和嚎嚎早就跑上去了。

    “哎呀,小祖宗,你们就再等等哈,你爸爸肯定是太晚睡了,赶飞机回来人那么累,咱们耐心等他休息好了再说,嗯?”

    杨春好脾气地安抚他们。

    一大清早,大少就打电话嘱咐她准备丰盛的早餐,还不许嚎嚎啕啕先去幼儿园,说是等他起床后再说,但眼看兄妹俩上学都要迟到了,他也不出现,也不知大少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呢?

    会不会是不小心睡过头了?

    可他千叮万嘱任何人都不能上去打扰,包括孩子们,她也不敢造次。

    孩子们都是很懂事的,听杨春那么说,他们就算再着急,也只能乖乖地坐在沙发继续等着。

    时间一分一秒划过,不知不觉,又过去了十分钟。

    啕啕坐不住了,立马站起身,“爸爸会不会生病了?啕啕要上去看看。”

    她说完,压根不等杨春开口,撒开两只脚丫头就往楼梯的方向冲。

    嚎嚎见状,赶忙追上去,“等等我!”

    “喂,你们——”

    杨春头疼扶额。

    心头忐忑不安,就怕等会儿会惹怒自家大少,毕竟这两年,少夫人不在身边,大少脾气比以前差多了,也没以前那么通情达理,万一他怪责自己疏忽职守,那可就糟糕了

    杨春一边暗暗叫苦,一边追在身后,想要去阻止宝宝们上楼。

    可惜啊,嚎嚎啕啕决定的事情,哪是她区区一个杨春能改变得了的?

    于是,杨春无奈之下,只能硬着头皮跟着他们了。

    幸运的是,他们刚上二楼,拐了个弯,就碰到迎面走来的顾祁森。

    看到顾祁森高大身影的那一刹那,杨春暗暗松一口气,可下一秒,她赫然发现,自家大少身边竟还有一名窈窕女子。

    虽然还没看她的脸,但瞧那身段,怎么那么像那个沈十七?

    轰——

    大少真的跟那个沈十七一起过夜了?

    他他真要放弃少夫人了吗?

    这个认知让杨春下意识攥紧手心,猛地抬眸去看对方的脸,然而——

    “啊少少夫人”

    万万没有想到,与大少亲密走在一起的女人,竟是她心心念念想着的少夫人,杨春一时间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泪哗啦啦地就往下掉。

    这一刻,她哪里还顾得上什么主仆之别,也压根没去管顾祁森会不会罚自己,当即就往沈轻轻扑过去了。

    “呜呜,少夫人、少夫人——”

    “杨春,我回来了!”

    沈轻轻显然没想到杨春会这般激动扑上来,差点把她扑倒。

    她稳住身子,笑嘻嘻与杨春拥抱,伸手在她后背轻轻拍了拍,澄澈的杏眸氤氲层层雾气,很快,就有泪花在闪动。

    “呜呜,您回来了就好就好,我们都很想念您,少夫人,呜呜呜”

    杨春的力气很大,情绪又非常激动,沈轻轻推不开她,只能让她继续抱着。

    见到沈轻轻,宝宝们喜出望外,缓过神来想喊妈妈,谁知,这杨春阿姨仗着自己腿比他们长,居然先一步把妈妈抢了。

    啊啊啊,怎么可以抢走他们的妈妈?

    两个宝宝不乐意了,小短腿蹦跶冲上去想把妈妈抢回来,却被顾祁森一手一只捞到怀里。

    顾祁森勾唇浅笑,“你们暂时让让杨春阿姨,嗯?”

    “好吧,就让给她两分钟!”

    嚎嚎心不甘情不愿答应。

    这几年杨春一直照顾宝宝们,与两人感情挺深厚的。

    啕啕见哥哥不反对,她也只好咬咬唇,直勾勾盯着妈妈看。

    一秒钟、两秒钟、三秒

    两分钟怎么那么慢哇,她已经等不及了

    少顷,杨春总算恢复神智,她惊慌地松开她。

    往后退一步,鞠鞠躬,像是做错事的小学生,垂着脑袋一脸歉意道:“对不起,少夫人,杨春逾矩了,还请您责罚!”

    想想她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佣人,居然敢抱着少夫人大哭大喊,噢,也不知怎么就那么大胆了?

    这放在别人家,分分钟被扫地出门的节奏啊!

    沈轻轻拍拍她的肩膀,温柔地说:“傻瓜!你这么在乎我,我高兴都来不及,怎么还会责罚你呢?”

    杨春对她有多衷心,她清楚明白得很,又怎么可能是非不分,辜负她的一片真情?

    再者,她也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责罚下属的人。

    做人啊,一定要有感恩之心,哪怕是对着那些拿你工资做事的人,也一样要懂得感谢他们

    而对于杨春的感谢,沈轻轻并不只是说说而已,她直接付诸行动,“老公,这两年杨春应该为孩子们付出很多吧?咱们是不是得给她涨工资呢?”

    杨春闻言,不敢置信看向她,“少少夫人?”

    “嗯,你是这里的女主人,一切你说了算!”

    顾祁森抱着两个孩子走过来,嘴角含笑,尽是化不开的宠爱。

    ps:依旧四千字一章,晚安,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