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16 在阳光下生活(十六)四千字!
    “是吗?那我就不客气咯。”

    沈轻轻眉眼弯弯说,随后拍拍杨春的肩膀,话语间难掩感激,“杨春,谢谢你这些年为我们这个家付出了那么多,这个月开始工资给你翻倍喔。”

    “谢谢谢少夫人,谢谢大少!”

    杨春真是高兴死了,没想到今天竟双喜临门,不仅少夫人平安回归,而自己更涨了工资,哇卡卡,好兴奋好幸福哇,幸福得快要死掉了

    呃呃呃,呸呸呸,大吉大利的,说什么死!

    “少夫人,杨春立刻去给您和大少准备早餐!”

    杨春说完,未等沈轻轻应声,瞬间像一阵风一样,飞快跑下楼。

    这时,顾祁森已抱着孩子们来到沈轻轻面前。

    “妈妈,抱”

    “妈妈”

    两个孩子异口同声喊着要抱抱,沈轻轻心里柔软得一塌糊涂,赶紧伸手过去。

    顾祁森一个人能轻而易举把他们一起抱在怀里,可沈轻轻没那么厉害,所以,她只能亲了亲嚎嚎稚气的脸蛋,然后再把啕啕抱走。

    没办法,小女儿比较娇气一些,于是她的第一选择,肯定是啕啕。

    嚎嚎不愧是哥哥,这种情况下并没有打算跟妹妹争宠,反正他有爸爸抱着,算起来也不亏,而且妈妈先亲的人是他,这点够他得意很久了。

    沈轻轻把啕啕抱在怀里,啕啕立马勾住她的脖子,小嘴凑过去在她脸上吧唧一下,接着奶声奶气说:“妈妈,妈妈,你终于回来啦,啕啕好高兴哇。”

    讲到这,她又忍不住亲沈轻轻一口,黑葡萄般的眼睛如繁星璀璨,漂亮得让人看了,有刹那间的恍神。

    啕啕的眉眼长得很像她,但比她多了一分灵动,沈轻轻心想,如无意外的话,这丫头长大后,应该也是妥妥一美女了,真希望她以后也能像自己一样,遇到一位真正疼她的好老公

    汗!

    她这是想到哪里去了?

    啕啕才3岁多,她现在就操心她的终身大事,会不会太早了点?

    沈轻轻暗暗吐槽,对自己十分无语。

    所幸他们父子三人都不知她的心思,否则,约莫要笑话她了。

    思及此,沈轻轻收回飘远的思绪,伸手捏了捏啕啕的小脸,眼角眉梢间溢满温柔,“妈妈也好高兴,以后妈妈不会离开宝宝们了。”

    话落,她看了他一眼,又转过头去看嚎嚎,“宝贝儿子是不是也很高兴呢?”

    “嗯嗯,很高兴,很高兴。”

    小嚎嚎点头如捣蒜,回答得特别积极,甚至还帮顾祁森也回答了,“爸爸也很高兴。”

    “哈哈”

    沈轻轻被儿子逗笑,不由得腾出一只手去捏他的小脸,笑容格外灿烂,“是的,咱们一家人都好高兴。”

    是啊,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比一家团聚更令人高兴的事呢?

    对她而言,此时此刻,此人此景,此生,足矣。

    半个小时后,夫妻俩才一人抱一个娃下楼。

    杨春已经动作麻利给他们准备了一顿丰盛的早餐。

    嚎嚎和啕啕已经吃过了,但为陪爸爸妈妈,两个小家伙却是乖乖地坐在餐桌前,一人捧着一杯牛奶喝。

    餐桌的气氛无比美好,让杨春看了不禁眼眶一热,差点掉泪。

    真好啊,少夫人总算回来了,从今天开始,她再也不用担心其他女人会成为他们家的少夫人,也不用担心嚎嚎和啕啕会有后妈了,呜呜,苍天有眼!

    吃完早餐后,顾祁森便吩咐杨春,将别墅里的佣人都叫过来。

    这些佣人全是老员工了,以前都对沈轻轻忠心耿耿,因此,一看到自家少夫人出现,他们的反应都跟杨春差不多,一个个欣喜若狂,差点激动得大喊大叫。

    顾祁森心情好,给他们所有人都涨了工资,佣人们千恩万谢,春光满面退下。

    舍不得与沈轻轻分开,顾祁森没有去上班,而是直接坐在沙发上,拿笔记本办公。

    沈轻轻则充当幼儿园老师给宝宝们上课,却被这两个淘气鬼气得直跳脚。

    整个环山别墅里里外外,全部沉浸在一大片喜悦当中,到处充满着幸福的气息。

    除了家里的那些佣人之外,顾祁森当然不会忘记犒赏自己集团的员工,因此,第二天回到公司,他立马打电话给人力资源部总监,要求本月起给员工涨薪百分之二十,吓得人力资源总监以为自己幻听了。

    公司调薪是固定在某个时间段的,而他们前阵子才给员工调过薪,公司近期又没什么特别好的业绩,boss为何会突然做这样的决定,实在是太令人震惊与不解。

    “boss,您没在开玩笑吧?涨薪百分之二十?”

    人力资源总监犹豫再三,还是决定硬着头皮问多一句。

    这么大的事,他肯定要多加确认的,毕竟,万一是自己听错了呢?

    “没在开玩笑,就按我说的去做!”

    顾祁森语带笃定开口,未等对方应声,旋即挂掉电话。

    听着“嘟嘟嘟”的忙音,人力资源总监一阵风中凌乱。

    他眨眨眼,狠狠抽自己一巴掌。

    哎哟,疼!

    所以,他真的没有在做梦咯?

    boss真要给大家涨薪咯?

    噢,百分之二十的涨幅啊,员工要知道了,估计得乐翻天。

    哦呵呵,该不会是boss有什么天大的喜事,才会想要与民同乐吧

    果真,顾氏集团的员工接到人力资源部发出来的调薪公告之后,整个公司瞬间沸腾了。

    在这个信息发达的时代,一传十、十传百,半个小时的功夫,顾氏集团给员工大幅度涨薪的消息,早已在网络迅速铺开,甚至还上了热搜。

    顾氏集团本来就是大家最向往的、争破头想要进去的大公司,如今见公司福利这么逆天,好多有能力的青年才俊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撇开外界不谈,顾氏内部,涨薪这么大的动作,第一时间惊动了董事会,也传到老爷子耳里。

    老爷子对顾祁森如此大手笔的行为表示不满,气得午饭都吃不下,回到书房,拿起手机就给顾祁森打过去。

    这时,顾祁森正在与沈轻轻和孩子们视频聊天。

    他们聊得不亦乐乎,突然提示有一通老爷子的来电。

    顾祁森拧拧眉,瞬间猜到老爷子打电话来的目的。

    把电话摁掉,他沉了沉声,对沈轻轻说:“宝贝,我这边有个电话进来,有事情要处理。”

    知道他在上班,沈轻轻也不想打扰他太久,点点头,道:“嗯,好哒。那老公,你忙你的哦,晚上早点回家吃饭。”

    “没问题,我会准备下班的。”

    顾祁森深邃的眼眸盯着视频里的一大两小看,潋滟无限的温柔。

    “嚎嚎、啕啕,跟爸爸说再见。”

    沈轻轻揉了揉宝贝们毛茸茸的脑袋,笑着提醒他们。

    “爸爸拜拜!”

    嚎嚎马上开口,顺带跟顾祁森挥挥手,俨然一个小绅士。

    而啕啕呢,则是转了转滴溜溜的眼珠子,接着一脸期待问:“爸爸,爸爸,啕啕要吃芒果慕斯,爸爸能不能去买一个给啕啕吃呢?”

    顾祁森还未开口,就听沈轻轻扑哧一笑,“你啊,老是吃甜食,小心变成小胖妞哦!”

    小丫头鼓起腮帮子,理直气壮地说:“妈妈坏!啕啕在长身体,胖点才可爱呢。”

    对于女儿这番言论,沈轻轻竟无言以对。

    她看向手机,“老公,你看着办吧。”

    顾祁森不禁莞尔,“行,我看着办!”

    旋即看向儿子,“嚎嚎呢,你想吃什么?爸爸给你买!”

    嚎嚎闻声,毫不犹豫回答:“嚎嚎喜欢吃妈妈做的菜!”

    沈轻轻一听,心里禁不住笑开了花,兴奋之下,她捧住嚎嚎的小脸狠狠mua一口,两只眼睛弯成一条线,“儿子啊,你怎么就这么贴心呢,妈妈真是太爱你了!”

    嚎嚎也趁机亲妈妈一口,神色认真说:“妈妈做的菜是天底下最好吃的,嚎嚎不吃零食,嚎嚎最爱妈妈做的菜。”

    “好好好,妈妈以后每天都做菜给你吃。”

    “嗯啊嗯啊。妈妈,再亲亲。”

    “好咧!mua”

    母子俩抱成一团,你亲我,我亲你,完全将一旁的啕啕和视频那头的顾祁森当空气。

    “爸爸,妈妈和哥哥太过分了,啕啕也要跟爸爸亲亲。”

    小丫头扁扁嘴,委屈地说。

    顾祁森失笑,“好,等爸爸回来,让啕啕亲个够。”

    “真哒?”

    “嗯!”

    “那拉钩钩哦。”

    生怕爸爸反悔,小丫头赶紧把小指伸出来,靠近镜头。

    顾祁森嘴角的笑意更深,“来,拉钩钩。”

    不得不说,他家这闺女,虽然有时候特别淘气,但大部分时间,还是很懂事的。

    “那爸爸再见。”

    “嗯,再见!”

    “记得买芒果慕斯哟。”

    啕啕挂电话前,仍不忘继续提醒。

    顾祁森点头,“好,芒果慕斯,再给啕啕买珍珠奶茶好不好?”

    小丫头很喜欢喝奶茶,但他认为那是垃圾食品,所以极少允许她喝,今天就破例一次吧。

    原以为小丫头一听终于有奶茶喝了会欢天喜地,谁知,小丫头却笑嘻嘻摆摆手,忙说不用。

    不用?

    稀奇咯!

    平时不是会高兴得找不着北的吗?

    顾祁森微微眯起长眸,随口多问一句,“宝宝为什么不喝奶茶了?”

    啕啕马上说:“因为宝宝刚刚喝过了呀。爸爸,妈妈今天中午订了好多好吃的哟,有薯条、炸鸡、奶茶、热狗、烤羊肉串”

    一提到吃的,小吃货啕啕讲起来头头是道,不一会儿就把他们吃的东西都讲了出来。

    顾祁森额头倏地冒出几丝黑线。

    好样的啊,趁他不在家,竟然一次性给宝宝们吃那么多油炸食品?

    “沈、轻、轻——”

    顾祁森咬牙切齿叫出她的名字。

    沈轻轻刚刚顾着与嚎嚎玩,压根没留意到啕啕拿着手机跟顾祁森说些什么,直到男人一记威力十足的怒喊传来,她才将注意力重新拉回他们那边。

    “老公,怎么啦?”

    小脑袋瓜探过来,她对着屏幕笑得比花儿还灿烂。

    顾祁森原本想教育她几句,可这会儿见她的笑容这么甜美,哪里还舍得大声说她?只好缓和缓和语气,皮笑肉不笑地说:“老婆,薯条、炸鸡、奶茶、热狗、烤羊肉串是不是很好吃?”

    轰——

    沈轻轻赶紧望向啕啕。

    啕啕说:“爸爸,还有可乐、爆米花、冰淇淋”

    哎哟我的小祖宗,你怎么什么都跟你爸爸讲?

    你这是要害死你妈妈咩?

    沈轻轻咬咬唇,只好扭过头,心虚地朝顾祁森干笑几声,“嘿嘿,老公,一次嘛,一次放纵而已,你就当不知道哈。”

    顾祁森抬手捏捏眉心,语气无奈:“那些东西对你和对孩子们都没什么益处,特别是你现在刚解完毒,更需要吃清淡的食物,你——”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沈轻轻打断,“好啦好啦,我们下次一定不会吃了。就这样咯,老公,你去忙吧,晚上见。”

    “喂——”

    顾祁森正想说些什么,视频已被切断。

    他摇摇头,看来,晚上回家一定要好好教育她一顿才行。

    与妻儿的视频结束,顾祁森并不急着给老爷子回电,而是起身去了一趟洗手间,洗个脸清醒一下,然后才拿起手机走到落地窗前,按下回拨建。

    “爷爷——”

    “你这臭小子,听说顾氏全员涨薪百分之二十,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连知会都不知会我一声?当我死了吗?”

    老爷子这通电话接得极快,看样子,应该是时时刻刻紧盯着手机。

    顾祁森单手插袋,俯视着城市的车水马龙,云淡风轻说:“我都不知道,原来我这个集团总裁连给员工涨薪这点小事,都做不了主。”

    “爷爷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有必要涨那么多吗?阿森,你要知道,顾氏不是一个几百人的公司,那是几十万的员工啊,你算算,你这么大手笔把钱花出去,公司一年得少赚多少钱?”

    一想到每年损失至少好几个亿,老爷子就肉痛不已,恨不得把那通告撤回来。

    顾祁森却不以为意,“钱以后再赚就有了,反正我高兴这么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