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17 在阳光下生活(十七)五千字!
    顾祁森一句随意的“反正我高兴这么做”,把顾长谦气得一张老脸都涨红了。

    “混账!一个那么大的集团,是由着你随心所欲的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跟败家子有什么区别?每人涨薪百分之二十,一年至少多付出好几个亿,你当赚钱有那么容易吗?再这样下去——”

    “再这样下去,家都被我败光了是吧?要不,您找别人接手!”

    顾祁森没好气应声。

    “你”

    顾长谦未料到他竟会这样威胁自己,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

    生怕自己干涉太多,他当真会撂挑子不干,这一刻,顾长谦也不敢多话了,火气渐渐降下来。

    虽然他十分心疼那些被他大笔一挥就浪费出去的钱,但顾氏集团哪能缺得了他这个有能力的孙儿,于是,顾老爷子只好硬着头皮说:“这次就算了,下次可不许再胡闹了。”

    顾祁森没吭声。

    电波中一阵静默,透出几丝尴尬。

    顾祁森抿抿唇,正想挂掉电话,这时,就听老爷子出声,“对了,这个周末,你回老宅一趟。”

    “有事?”

    顾祁森挑挑眉,心底隐隐猜到了些什么,眸光骤时变冷。

    果真,下一秒,老爷子就说:“你欧爷爷带着他的宝贝孙女欧晴从m国过来——”

    “没空!”

    顾祁森毫不犹豫拒绝,语气格外不耐。

    这种情况,他一点都不陌生,毕竟,这两年来,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他的好爷爷,生怕他会为轻轻守一辈子,几乎无所不用其极,用各种方法给他安排相亲宴,甚至还安插人手到公司去

    顾祁森对此深恶痛绝,最后干脆采取冷暴力,直接视而不见。

    可老爷子却不知道死心两个字怎么写,一次又一次挑战他的底线

    如同今天!

    “阿森,听爷爷的劝,你需要一个妻子,嚎嚎啕啕也需要一个母亲,你总不可能一辈子单身啊,轻轻要是能回来,早就回来了,你何必——”

    老爷子自认为是为他好,语重心长做顾祁森的思想工作。

    顾祁森深眸微眯,迸出一抹冷漠:“说完了吗?如果没其他事,我先挂了。”

    话音落下,他不等老爷子应声,冷着脸挂掉电话。

    走回大班桌前,顾祁森将手机随意扔在桌面上,双手插袋,眉头紧皱烦得很。

    其实,他原本是打算这个周末带沈轻轻一起回老宅,然后顺带公开她平安回归的喜讯的,却未曾想,老爷子这通逼他相亲的电话,硬生生将他的念头打消。

    很好,他不是认为轻轻回不来了,自己会一辈子单身吗?

    那就让他一直这么认为好了,他懒得去管他!

    而且眼下这种情况,他其实也不太愿意让轻轻曝光在众人面前,既然如此,何不干脆让轻轻以沈十七的身份继续生活一段时间,这样的话,也许还能避免许多危险

    只是,这么做,终究还是委屈了她

    可敌人在暗他们在明,他到底要怎样,才能护她周全?

    顾祁森下意识攥紧拳头,思绪无比紊乱。

    放在桌面的手机震了震,优美的旋律,将顾祁森飘远的思绪拉回。

    他重新拿起手机看一眼,见是秦瑄打来的,立刻接通:“有奥德里奇的消息了吗?”

    “boss,没有奥德里奇的消息,不过,有冉冉的”

    顾祁森:“”

    ————

    为给啕啕买芒果慕斯,下班后,顾祁森特地让司机绕路丫头指定的那家蛋糕店。

    低调奢华的迈巴赫抵达现场,远远地,顾祁森就看到蛋糕店门口站着一条长长的队伍,目测至少有一百多人。

    这些人在干什么?

    顾祁森蹙眉,沉声对坐在驾驶座上的司机小郭说:“你下去吧。”

    “是,boss!”

    小郭恭敬颔首,很快就打开车门下车。

    这时,顾祁森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响起。

    他拿出手机一看,是环山别墅的固话,眸光一片柔软,立刻按下接听键。

    “喂——”

    男人嘴角含笑,刚发出声音,就听到一抹甜糯的童音软软响起,“爸爸,爸爸——”

    小丫头这两声爸爸叫得顾祁森心花怒放。

    “嗯,爸爸在听呢,小宝贝。”

    “那爸爸你去买芒果慕斯了吗?”

    小丫头迫不及待问。

    她可是心心念念等着芒果慕斯回来呢。

    顾祁森闻声,笑意不禁愈发温柔,“当然了。爸爸已经到你喜欢的那家蛋糕店门口了,小郭叔叔下去帮啕啕买。”

    啕啕一听,立马笑成一朵花,“哇喔,爸爸你真好!爸爸棒棒!爸爸我爱你!”

    “呵,嘴甜的丫头”

    经女儿这么一撒娇,顾祁森哪怕是钢铁般强硬的心,瞬间都会化成绕指柔,更何况,他本来就宠女儿宠上了天,这会儿更是恨不得帮她把月亮也摘下来。

    “爸爸,啕啕等着你的芒果慕斯喔,爸爸要早点回来。”

    啕啕忍不住嘱咐多几句,然后才依依不舍跟他说byebye。

    “好,宝贝再见。爸爸很快就回来。”

    顾祁森勾勾唇,眉眼间尽是化不开的柔意。

    收好手机,这时,小郭回来了。

    “怎样?买到了吗?”

    “抱歉,还没有买到,boss。”

    小郭垂头丧气,不敢看他。

    “嗯?店里没有了?”

    顾祁森诧异。

    芒果慕斯不是很普通的甜点吗,居然也会买不到?

    他心想,刚刚还答应了啕啕,这下,他家宝宝该失望了。

    “boss,这家店比较特殊。它是s市最火爆的网红店,老板特别有个性,不接受预订,不看任何人面子,想要买到心仪的蛋糕或甜点,只能乖乖排队等,而且还限量发售,每人只能买一样。瞧那弯弯绕绕的长队,全部都是在等着买蛋糕的。其中有很多人已经排了两个小时以上。”

    小郭如实解释。

    顾祁森:“”

    “你去找排第一的顾客,给对方一千块,让他把名额让出来。”

    “是,boss!”

    小郭接收到指令,立即又往店里走。

    有钱能使鬼推磨,一千块对很多普通人来说还算可观,于是乎,小郭很快就成功地拎着一个精美的小袋子回来。

    他一边走一边感叹,自家boss对小公主的宠,简直宠到骨子里了。

    不过,有钱就是任性啊!

    驱车回到环山别墅,顾祁森风尘仆仆进屋,就见啕啕蹦蹦跳跳跑过来。

    “爸爸爸爸,我的芒果慕斯呢?”

    小丫头两只眼睛亮晶晶的,特别漂亮。

    顾祁森倾身把她抱起来亲一口,随后举了举右手提着的袋子,言语间蕴满宠溺,“在这呢!”

    “欧耶!”

    啕啕赶紧去抢袋子。

    顾祁森有些吃味,“看到吃的,比看到爸爸还开心,太伤人了。”

    “mua——”

    啕啕马上在他脸颊亲一记,奶声奶气说,“爸爸,我的芒果慕斯分你一半,你不要不开心了,好不好?”

    “分爸爸一半啊?这么大方?”

    “嗯啊,妈妈说好东西要一起分享的。不过,妈妈又说——”

    “又说什么?”

    “除了老公之外!老公一定得是自己的。”

    小丫头一本正经道。

    顾祁森失笑,这三岁小孩懂什么叫老公吗?

    正想逗逗她,沈轻轻笑吟吟的声音从后边传来,“老公,你回来啦。”

    父女俩循声望去,就见某个年轻貌美的少妇,牵着一个精致帅气的小正太,笑靥如花从楼梯款款走下来。

    “妈妈,爸爸给我们买了芒果慕斯哦。”

    啕啕笑嘻嘻扬了扬手中的袋子,很聪明地把“我”改成了“我们”。

    嗯,要不然妈妈会吃醋的!

    沈轻轻当然知道自家闺女的小心思,但她也不拆穿,牵着嚎嚎走过去。

    嚎嚎伸手抱住顾祁森的大腿,仰起小脸说:“爸爸,妈妈煮了好多好吃的菜,爸爸快去洗手。”

    “好!爸爸这就去!”

    顾祁森摸摸儿子的小脑袋瓜,眼神格外柔和。

    他接着把啕啕放下,又给沈轻轻一个拥抱,然后才换鞋进里屋。

    沈轻轻亲自下厨,家里的厨师们都给她打下手,做了一大桌子丰盛的晚餐。

    两个娃儿吃得津津有味,食量比以前大上一倍,怕他们吃撑,顾祁森只好扮黑脸,强制他们放下碗筷。

    “爸爸坏,不给啕啕吃饱!”

    啕啕摸摸圆滚滚的肚子,撅着小嘴无比是哀怨地控诉。

    嚎嚎亦是打了几个饱嗝,可怜兮兮说:“我也还没吃饱。”

    然后,兄妹俩不约而同看向沈轻轻:“妈妈,爸爸经常不给我们吃饱饭!”

    沈轻轻扑哧一笑,禁不住打趣顾祁森,“原来我不在的时候,你是这样虐待我家两个娃的啊?怪不得哼哼,你看他们多瘦。”

    “对啊对啊,我们好瘦哦。”

    啕啕点头如捣蒜,完全忽略自己那两只白白胖胖的小爪子,扭过头对嚎嚎说,“哥哥,是伐是伐?”

    嚎嚎回答:“嗯嗯,啕啕说什么就是什么!”

    “哈哈”

    沈轻轻放声大笑,顾祁森则是盯着这两个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小不点,非常地无语。

    一顿饭,就这样在欢声笑语中愉快地度过。

    之后,夫妻俩齐心协力帮两个孩子洗好澡,哄他们睡觉,然后才回到卧室。

    刚关上卧室的门,顾祁森就一把将沈轻轻被打横抱起。

    以为他要干坏事,沈轻轻俏脸倏地泛红,赶忙伸手推拒他,“放我下来啦,我还没洗澡。”

    “嗯?我只是抱你走进去,关你洗澡什么事?你这颗小脑袋瓜在想什么?”

    顾祁森勾唇微勾,似笑非笑问。

    心事被说中,沈轻轻羞死了,立马否认,“我我哪有想什么?”

    “没有?”

    男人挑眉,接着又恍然大悟似的,“噢,我知道了,你以为我要在你洗澡之前干嘛干嘛”

    “喂,好了喔,这么欺负我,有意思吗?”

    “当然有意思!”

    “你唔”

    她正想反驳,他的吻旋即落了下来,精准地堵住她的唇瓣。

    沈轻轻并没有拒绝,反而是伸出手勾住他的脖子,闭上眼与他吻得难舍难分。

    顾祁森抱着她往床边走,一路拥吻,直到将她放在床上,才松开她的唇。

    他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高大的身子笼罩着她,两张脸的距离,近到差点碰上对方的鼻尖。

    他们四目相对,彼此都能清楚地在对方的瞳仁里,看到对方的倒影。

    沈轻轻平躺着,双手抬起,捧住他的脸颊,眼角眉梢间,尽是化不开的情意。

    顾祁森深深睨她一眼,视线火热得足以灼伤人。

    屋内无比地安静,仿佛连针掉在地上都能挺得见。

    沈轻轻眨了眨眼,终于还是打破了这一份静默:“老公,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向来灵敏的第六感告诉她,自家老公今晚肯定有心事。

    不对,其实他一直以来都有心事的,只不过今天感觉特别明显。

    或许,他是在担心奥德里奇亲王会对她不利吧?

    思及此,沈轻轻又问:“你是不是又在替我操心了?”

    “是啊,操心你怎么长得那么可口,害我时时刻刻都想吃了你。”

    顾祁森一边说,一边将右手伸到她心口处揉了揉。

    未料到他一言不合就耍流氓,沈轻轻又羞又恼,立马将他的手挥开,娇嗔道,“赶紧躺好,说正事啦。”

    他这么罩在自己身上,简直分分钟在考验她的自制力。

    很想很想把他扑倒,但一想到扑倒他的结果是明天一整天下不了床,她瞬间就没有勇气了。

    “好,说正事。”

    顾祁森竟然不再撩她,当真听话地侧躺在她身旁。

    不过,他还是顺势把她给搂到怀里了。

    沈轻轻枕着他的臂弯,娇小的身子在他怀中不经意蹭了蹭,小pp上就挨一巴掌,“老实点,再蹭就蹭出火了。”

    他低哑嗓音中难掩的***,让沈轻轻立马就老实了,“额我不动不动。老公,你快点回答我的问题。”

    说完,她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乖巧听话的模样让顾祁森不禁失笑。

    他宠溺地刮了刮她的鼻子,接着如实告诉她:“我的人在香港发现冉冉的行踪,不过跟丢了。”

    “啊?”

    一听到顾冉冉的名字,沈轻轻倏然瞪大眼,第一时间打起了精神,“她出现了?”

    “嗯,我找了她两年多,终于出现了!”

    讲这话时,顾祁森黑眸微微眯起,暗光涌动。

    沈轻轻将他的表情看在眼底,禁不住握住他的手。

    其实,如果没有与顾冉冉在荒岛上相处过,她一定是非常忌惮她,可那一次,顾冉冉不仅在野猪手中救下她,甚至还替她打掩护躲避布鲁克,这让沈轻轻对她多多少少有些改观。

    也许,顾冉冉不至于坏得无可救药,也许,顾冉冉还有改邪归正的机会,而善良如沈轻轻,当然希望她能够回头是岸了。

    想到这儿,沈轻轻柔声说:“老公,其实冉冉也没那么坏,你不用担心她会伤害我。”

    “怎么能不担心?你可不要忘记,我们分开这两年多,是谁造成的?”

    顾祁森咬牙切齿道。

    因为顾冉冉屡次加害沈轻轻,顾祁森对她的兄妹之情,早就消失殆尽了,剩下的,唯有恨

    可沈轻轻清楚知道,没有爱,哪来的恨?顾祁森分明是太在乎顾冉冉了,才会这般深恶痛绝

    “老公,两年前,你跟我一起跌下悬崖时,我有告诉过你,我在被布鲁克抓走之前,跟冉冉被海水冲到一个荒岛上,冉冉帮了我两次,一次是在野猪手里救下我,另一次,则是在布鲁克面前隐藏我的行踪”

    沈轻轻简单地将当时的情景再次讲给他听。

    顾祁森没有这段记忆,理所当然就不记得她与顾冉冉还有这么一段插曲,当沈轻轻再次告诉他时,他沉默了好几秒钟才缓缓开口,“不管她对你还有没有恶意,小心为上总是好的。”

    “嗯嗯,我也这么认为!”

    沈轻轻忙不迭点头,十分赞同他的话。

    他们十指紧扣,一瞬不瞬望向天花板。

    “老公”

    “嗯?”

    “那奥德里奇亲王呢?还没有消息吗?”

    比起顾冉冉,沈轻轻认为,这位与他们有不共戴天之仇的亲王,要危险千万倍。

    顾祁森眸光沉了沉,“没有!”

    “那”

    沈轻轻咽咽口水,欲言又止。

    “什么事,说吧。”

    顾祁森眸光如水,温柔地凝视着她。

    沈轻轻索性爬起来坐好,转过头,语气认真道:“要不,我暂时做回沈十七吧。”

    顾祁森迅速起身坐好,神色复杂问;“做回沈十七?你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奥德里奇下落不明,我担心我的存在会连累你,经过慎重考虑,觉得以十七的身份待在你身边反而安全一些。而且,反正宝宝们还有这里的佣人,大家都知道我是谁了,我就算变成十七,他们也一样会对我那么好,所以,我是沈十七还是沈轻轻,在家里没啥区别,既然这样,何不干脆继续假扮呢?”

    沈轻轻将自己话一五一十说出来。

    顾祁森听了久久不语。

    本来,他就有这样的打算,只不过,由于不舍得她受委屈,所以才将这个念头敛去,而今天,她居然自己提出来了

    他的轻轻,要不要这么懂自己

    ps:这章5千字喔,我继续写,凌晨还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