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20 在阳光下生活(二十)四千字!
    在养老院呆了一会儿,见时间差不多,沈轻轻便告别何思月,驱车前往顾氏集团。

    恨不得能够早点见到顾祁森,沈轻轻索性将车速调至最高档,三十分钟的车程,足足被她缩减了一半时间。

    由于她今天开的是顾祁森的专车,因此,保安也没怎么拦她,一路畅通抵达地下停车场,然后,直接乘坐总裁专用电梯上到顶层。

    为了给顾祁森惊喜,沈轻轻中午过来,是没有跟顾祁森提前打招呼的。

    她风姿款款走出电梯门,一边往总裁办公室走,一边抬腕看了看表,12点05分。

    嗯哼,这个时间点,正好赶得及跟他一起吃午饭。

    沈轻轻喜滋滋地想着。

    很快,她就来到了总裁办公室门口。

    门是虚掩着的,沈轻轻正想抬手敲门,里边突然传来一抹熟悉的男音——

    “这么说,那个叫沈十七的女孩,说的都是真的?你真跟她在一起了?”

    那是顾老爷子的声音。

    尽管此时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沈轻轻仍是可以从他那近乎咆哮的语气中猜出,老爷子万分地震怒。

    哎,看这样子,他约莫是从养老院离开之后,就气冲冲跑这来找顾祁森算账的吧?

    沈轻轻不由得摇摇头,心里觉得挺对不起顾祁森的,让他无缘无故挨爷爷的骂。

    而老爷子那句话的意思,似乎顾祁森是默认了自己之前撒下的谎?

    老公啊,你对我也太纵容了吧?

    顷刻间,她心底对这个男人的爱,又浓烈了几分。

    “对,是在一起了!”

    顾祁森低沉浑厚的声音响起,如同世间最美的旋律,一丝一丝渗进沈轻轻耳中。

    沈轻轻蹙蹙眉,下一秒就听老爷子再次怒吼出声:“马上分手!”

    “不可能!”

    顾祁森斩钉截铁地说。

    “你——”

    顾长谦被他冷硬的态度气得一张老脸瞬时涨红,他伸手捂住心脏,微微喘了喘气,然后才语重心长对他说,“我让你和沈十七分手,是为你好。她再怎么说也是轻轻的堂妹,你是她堂姐夫,你们搞在一起,岂不是成了笑话?阿森,爷爷给你介绍那么多好女孩,你一个都不要,怎么就这么想不开……你……你存心气死爷爷吗?”

    讲到最后,顾老爷子又再次捂住了心脏,看得出,他是真的被气得不轻,也吓得不轻。

    毕竟,谁能想象,他家一向专情的孙儿突然间就移情别恋了,而且移情别恋的对象还不是别人,而是小姨子……

    造孽啊造孽!

    顾长谦禁不住暗暗发誓,他绝不会让他们在一起的,他宁愿他一辈子单身,也不会眼睁睁看着他沦为别人的笑柄……

    顾祁森抬眸,淡淡看了顾长谦一眼,“爷爷,日子是自己的,怎么舒服怎么过,何必在乎别人的看法?您就是太注重所谓的名声和荣誉,才会做那么多的错事!”

    “我……”

    未料到自家孙儿竟会一点余地都不留,当面数落他,顾长谦原本就难看的脸色,此刻更是阴沉得如同翻滚着的雷云。

    顾祁森却不理他,继续往下讲,“过去您对我爸妈做的那些,我不想再多说了,但以后,我的人生我自己做主,我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我要跟谁在一起,那都是我的事,与您无关,还请您别来对我的人生指手画脚!”

    “你……你……”

    顾长谦气得哆嗦,右手颤抖指着他,愣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顾祁森又道:“沈十七就是我认准的女人,对我来说,她与轻轻一样重要,劝爷爷您千万不要对她打什么主意,否则,我不敢保证我会做些什么!”

    “你……你……”

    “爷爷您请回吧!”

    “阿森,你……哎算了!”

    知道在这个节骨眼,自己再说下去,顾祁森也不可能会听,顾长谦只好恨铁不成钢那般瞪他一眼,铁青着脸拂袖离开。

    站在门外的沈轻轻,不想与老爷子迎面对上,于是,她立马往后退,拔腿就跑,终于在老爷子推门出来之前,成功躲进楼梯间。

    听着顾长谦的脚步声越来越远,沈轻轻这才松一口气,从楼梯间走出来。

    重新回到顾祁森办公室门口,沈轻轻见大门敞开着,干脆迈开长腿走进去。

    顾祁森背对着门口,以为是爷爷去而复返,他猛地转过身,入眼的,却是一张清秀的脸蛋。

    他微微一怔,旋即,嘴角勾起一缕如沐春风的笑意:“你怎么来了?吃过午饭了吗?”

    “没有呢。”

    沈轻轻如实说,娉婷身姿走到他面前,伸手抱住他的腰,语气软绵了几分,“人家想跟你一起吃呢。”

    “呵,好!”

    顾祁森顺势搂紧她,非常享受佳人的投怀送抱。

    “想吃什么?”

    他拥着沈轻轻走向沙发,柔声问。

    沈轻轻其实没什么胃口,但还是报上几个菜名,那些全是顾祁森比较喜欢吃的。

    顾祁森失笑,刚好两人来到沙发边,他索性坐下,顺带抱她坐在自己腿上,双手圈着她的腰,下巴抵在她肩膀上,低声打趣:“什么时候,夫人的口味也跟我一样了,嗯?”

    沈轻轻扭过头朝他调皮地眨眨眼,“嫁鸡随鸡嘛。”

    话音落下,纤腰被他用力掐了一把,“反了,敢骂我是鸡?”

    “呀,过分!”

    沈轻轻嗷嗷叫,“我这分明是一句比喻,你自己脑补的,怪我咯?哼!”

    “那怪我,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

    某女撅着小嘴,小模样可爱极了。

    顾祁森忍不住低头亲她一记,接着才腾出一只手拿出手机,给秘书打电话吩咐她让厨房准备多几样菜,当然,全是沈轻轻爱吃的。

    “对了,你是什么时候到的?”

    顾祁森试探着问她,毕竟她出现的那个时间点,极可能碰上他爷爷。

    “这个嘛,我恰好听到你和爷爷承认,你跟我在一起。”

    不想对他有任何隐瞒,沈轻轻如实回答。

    顾祁森拧拧眉,语带无奈,“所以,你全部听到了?”

    “对啊!”

    沈轻轻点点头,随后侧过身,伸手捏住他的下巴,似笑非笑道,“包括,他给你介绍了好多好女孩……嗯哼,我都听到了。”

    “呵……”

    顾祁森扑哧笑出声,“吃醋了?”

    “哪有?我这个样子像吃醋吗?”

    沈轻轻眉眼弯弯,明媚的小脸熠熠生辉,哪怕是刻意用化妆术伪装,依旧无法掩饰她原本倾城的风采。

    顾祁森深深睨着她,眼角眉梢间的深情藏不住,“不像,也没必要吃醋。老公绝对不会让你有任何吃醋的机会!”

    “噗——”

    “笑什么?”

    顾祁森挑挑眉。

    他明明是在深情告白,这丫头,要不要这么煞风景?

    正郁闷着,脖子突然被一双纤细的手臂搂住。

    顾祁森下意识垂眸,就见他的女孩不知何时已经将脸凑到自己面前。

    属于她特有的芳香扑鼻而来,男人性感的喉结禁不住上下滑动,就见她轻轻在自己唇上啵了一记,无比认真地说:“老公,我信你!无论何时何地,你都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儿……”

    女孩十分郑重其事,看着他的眼神清澈又坚定,让顾祁森胸腔瞬时被幸福与感动塞得满满的。

    “轻轻……”

    他哑着声,呢喃着她的名字。

    却听到她笑意吟吟问他:“老公,可以吻你吗?”

    顾祁森微笑颔首,“荣幸之至!”

    “那我不客气咯!”

    她说完,正想凑上去吻他,谁知,男人竟反客为主,直接捧住她的后脑勺,狠狠吻住她的唇。

    许久许久,顾祁森才依依不舍结束这个吻,动作轻柔地帮那个被他吻得娇喘不已的小女人摸摸后背,顺顺气。

    沈轻轻本来只打算蜻蜓点水般亲一亲他的,可惜,她到底是低估了这男人的本性。

    她娇嗔着瞪他一眼,惹来顾祁森一记轻笑之后,又抡起拳头打他。

    顾祁森笑着任由她打了几下,才握住她的小手,宠溺地说:“好了,都快一点了,咱们先去隔壁饭厅吃饭吧,别饿坏了,嗯?”

    顶层有总裁专属的饭厅,每天都有厨师过来,专门为顾祁森做午饭。

    “哦,好的。”

    经顾祁森这么一提醒,沈轻轻也觉得饿了。

    来这边之前没什么胃口,可现在,她居然发现自己食欲大开,指不定还能吃下一头牛……

    呵呵,若被顾祁森知道了,估计会取笑她,说那是因为接吻耗费了大量的体力,囧!

    夫妻俩手牵手来到饭厅。

    沈轻轻以沈十七的身份在顾氏集团上班时,也曾来过这边用午餐,于是,负责掌厨的厨师看到她,倒不觉得意外。

    午饭非常美味可口,沈轻轻虽不至于吃下一头牛,但还是吃撑了。

    回到办公室,顾祁森特地让秘书泡一壶消食茶过来。

    沈轻轻捧着茶杯喝几口,终于舒服地叹一声:“哎呀,吃太饱的滋味,简直比挨饿还难受呢。”

    顾祁森坐在大班桌前,刚好收到一份急件,他修长的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敲敲打打,一边分神与她讲话,“谁让你这么不听话的?嚎嚎啕啕都比你听话。”

    “喂,你这是在嫌弃我吗?”

    沈轻轻鼓着腮帮子,不满抗议。

    “哪敢?我嫌弃自己都不会嫌弃你的,放心!”

    “切,我就知道,你肯定是嫌弃我食量大,怕被我吃穷了,是不是呢?”

    “呵,你要不要这么可爱啊?”

    顾祁森终于按了发送键出去,双手离开键盘,撑在自己脖颈后边,深幽的视线看向她,满满的,尽是笑意。

    沈轻轻将茶杯放下,双手托腮瞅着他,笑眯眯道,“没办法呀,人长得不够漂亮,只能用可爱来凑了。”

    讲到这,她突然想起稍早之前与顾老爷子的争执,眸光不禁闪了闪,语气有些黯然:“老公,我是不是对你爷爷太过分了?明明知道他老人家最在意什么,我偏要故意激怒他?我挺不孝顺的。”

    她说完,懊恼地低下头。

    虽说,当时怼老爷子怼得特别解气,但过后一想,她还是后悔了。

    何必呢?

    何必跟一个迟暮老人那般计较?

    站在他的立场,不愿自己的孙子为一个女人空守一辈子,似乎也没有错,她终究是太自私了。

    可那会儿,见外婆那么伤心,她实在是太气不过了……

    顾祁森离开座位走到她身旁坐下,伸手揽住她的肩膀。

    沈轻轻顺势靠在他怀里,闷闷地说:“要不,咱们还是去跟爷爷说清楚吧?万一他被这事气出好歹,咱们就罪过了。”

    顾祁森眸光沉了沉,并没有马上答应沈轻轻,“这事你无须担心,我自有分寸。”

    “可是……”

    沈轻轻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顾祁森打断,“这两年来,爷爷的做法让人特别反感,既然这事能膈应到他,那就让他再膈应一段时间吧。”

    “但他年纪那么大……”

    “放心,他身体好着呢!而且,我认为老爷子也该反省一下自己,不要老想插手别人的幸福。对爸妈是这样,对我是这样,他太**霸道了!”

    “哎,做长辈的都差不多,以为一切都是为子女好,但却偏偏忽略了,子女到底要什么。”

    讲到这,沈轻轻突然握住他的手,“老公啊,以后咱们可不能这样了。”

    顾祁森反握住她的手捏了捏,沉声问:“不能怎样?”

    沈轻轻抿唇微笑,“就是说,等孩子们长大了,他们喜欢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咱们不要干涉,就由着孩子们的意愿,好不好?”

    “不好!”

    顾祁森毫不犹豫拒绝。

    开玩笑,怎么可能不干涉?

    嚎嚎就算了,毕竟是男孩子,但啕啕……

    他好不容易宠到大,捧在掌心疼的闺女,被不知道哪里来的兔崽子叼走,他还能不去干涉?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沈轻轻没想到顾祁森会sayno,当场就懵了,“啊?为什么不好?我觉得咱们也要像你爸爸妈妈那样,做一对最开明的父母啊!”

    “那是因为你本身就讨喜,换做别的女人,你看爸爸妈妈开不开明。”

    “呀,你这是在夸我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吗?”

    ps:这章是四章合一,四千字。周一啦,票票继续投哦,晚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