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23 宝贝拿着,上阵杀敌去!(三)
    虽然她相信顾祁森对自己的一片深情,也知道他洁身自爱,但她却不相信别的女人,尤其是像许妘笙这样的女人,或许,她太小心眼了吧?

    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不是吗?

    她不会去害人,只是不想让别人有可趁之机,应该也没错吧?

    沈轻轻的小心思,顾祁森自当不知,若他知道,一定会狠狠亲她一顿,非常欣喜她如此在乎他。

    翌日,顾祁森早起晨跑,沈轻轻记挂着要去上班这事,在顾祁森换好衣服出门后,她也跟着起床。

    洗漱完毕下楼,顾祁森当然还没有回来,而嚎嚎和啕啕呢,则是穿戴整齐坐在沙发上,一人一本图书,有模有样地看着。

    沈轻轻站在客厅入口,看着两个娃儿如此刻苦好学又莫名萌翻天的这一幕,禁不住勾起了唇。

    不得不说,她家宝宝不会赖床这点,还真是随了顾祁森的好基因,以后把他们扔去军营,起早摸黑这方面,估计不需要教官费心了。

    “哥哥,-1是什么?”

    小丫头突然将小脸从图画中抬起来,一双大眼睛炯炯发亮看向坐在她旁边的嚎嚎。

    嚎嚎无语,“这么简单的题目都不会吗?”

    “嘿嘿,我当然会了,就是考考你啊。”

    啕啕调皮眨眨眼,一点都不在乎哥哥抛过来的白眼,继续笑眯眯问,“那哥哥你说-1是什么啊?”

    “就是一个数字,0的相邻数。”

    嚎嚎直接回答。

    “哈哈——”

    小丫头笑得格外开心,像极了可爱的小狐狸。

    沈轻轻微微一笑,心想,她家宝贝闺女的小名还真没取错,就该叫啕啕,唔,淘气的淘。

    瞧这副模样,肯定是想整她哥哥了。

    果真,下一秒就听到她脆亮的声音得意洋洋响起,“哥哥你错了哦。”

    “错了?”

    嚎嚎有些懵。

    啕啕笑着点头,“对啊,我只问你-1是什么,又没问你-1是什么数,所以你回答错误了哦,哈哈哈。”

    “喔,那你说是什么?”

    嚎嚎百思不得其解。

    小丫头露出洁白的牙,一本正经道:“-1不就是地下室吗?”

    嚎嚎:“”

    “怎样?这条啕啕自创的脑筋急转弯,很牛逼吧?”

    “哦呵呵,甘拜下风了。”

    嚎嚎很给面子地笑了一下,旋即决定继续看自己的书。

    见他又重新将视线投向手中的图书,啕啕扁扁嘴,歪着脑袋瓜又想逗他玩,这时,就听一抹温柔中夹带笑意的声音响起:“早安呀,我的宝宝们。”

    “哇,早上好,妈妈!”

    未料到妈妈今天起这么早,小丫头喜出望外,立马扔掉手上的书,迈开两条小短腿就往妈妈的方向奔去。

    嚎嚎亦是一样,他长得比啕啕高,先天有优势,嗯,所以轻而易举就越过原本比他速度快的啕啕,率先投进妈妈的怀抱中。

    “呜呜,哥哥坏,哥哥怎么可以欺负我?”

    啕啕见妈妈被哥哥抢了,不由得撅着小嘴抗议。

    “谁让你腿短?”

    小正太搂紧沈轻轻的脖子,一脸嫌弃地瞅着自己妹妹。

    啕啕鼓起腮帮子,仰起小脸气呼呼道,“不许骂我腿短,爸爸说我的个子遗传自妈妈,你骂我,就是在骂妈妈。妈妈不要抱哥哥这个小坏蛋,他坏,坏哥哥!”

    “噗——”

    沈轻轻差点笑喷,对着怀里的嚎嚎亲一口,眉眼弯弯说,“好儿子,以后可不能嘲笑妹妹腿短了哦,你是哥哥,要让着妹妹,听到没有,嗯?”

    “知道啦,妈妈,我会保护妹妹的!”

    小正太点点头,语气无比认真。

    “啕啕,听到哥哥的话了吗?”

    沈轻轻又看向站在面前仰头看自己的小不点,眸光尽是宠溺。

    “嗯啊,妈妈!”

    啕啕乖巧地应一声,接着伸出双手,可怜兮兮说,“妈妈,啕啕也要抱抱!”

    “好哒好哒,妈妈这就抱你。”

    话落,沈轻轻轻柔地拍了拍嚎嚎的肩膀,把他放回地上后,才抱起啕啕亲一顿。

    母子三人坐在客厅等顾祁森,两个小的认真,那个大的呢,比较不务正业地拿手机刷网页,气氛格外的融洽。

    顾祁森满头大汗跑进来,入眼的,便是如此和谐美好的画面。

    这一刻,让他情不自禁联想到四个字:岁月静好!

    无论过去经历过多少磨难,现在的他,有爷爷,有父母,有老婆,儿女双全,怎么想都觉得幸福

    听到脚步声,沈轻轻猛地抬头。

    见到顾祁森,她随即绽开一抹甜笑,“咦老公,你跑步回来啦。快点上去洗澡,我们等你一起吃早餐喔。”

    “爸爸——”

    “爸爸——”

    两个孩子也眉开眼笑跟他打招呼。

    顾祁森嘴角含笑走过来,逐个摸了摸脑袋瓜,接着才转身,大步流星走上楼。

    温馨的一顿早餐过后,夫妻俩与宝宝们依依不舍告别,双双驱车离开。

    因为沈十七是mu的代表,所以一回到公司,顾祁森就让秦瑄给她在顶层安排了一间独立的办公室,谁知,却遭到沈轻轻强烈反对。

    “不行,不能在顶层。”

    “为什么?”

    某男纳闷。

    沈轻轻解释说:“你想让我被全公司员工的唾液淹死吗?”

    顶层啊,谁能不知顶层是总裁专属的,她一个小小的合作伙伴公司的特助,居然能够在顶层跟总裁一起办公?说出去,谁相信呢?沈轻轻自己都不相信了。

    顾祁森笑了笑,“跟我传绯闻很丢脸吗?”

    “老公,你可不要忘记,你答应过我要演戏的。”

    沈轻轻忍不住提醒他。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我也不一定只对沈轻轻一个人专情,其实,我也可以移情别恋的!”

    顾祁森一本正经道。

    “移情别恋你个头啦,反正我不想在公司跟你传绯闻!”

    沈轻轻坚持。

    顾祁森斜睨她一眼,似笑非笑问她,“你就不怕离我远了,有美女肖想我?”

    “呵呵,你不提这个,我倒是忘记一件很重要的事啦。”

    “嗯?什么事?你说。”

    “许妘笙怎么会想要来咱们公司上班啊?她自己的事业不是发展得好好的吗?”

    ps:继续码字,凌晨还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