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27 宝贝拿着,上阵杀敌去!(七)
    “其实,站在老爷子的立场,他的做法也是可以理解的。”

    苏晗不由得帮顾长谦说话。

    为人父母,首先考虑的,肯定是自己孩子的幸福,她相信,老爷子也是这么考量的。

    毕竟,以轻轻当初的情况,平安回来的几率约等于零,谁都不希望看着阿森就此单身一辈子,只不过,老爷子太过急躁了,至少,也应该再等多几年的

    沈轻轻当然也明白长辈们的做法无可厚非,换做她自己,肯定也不会允许自己的孩子苦苦等待一个不可能会回来的人,然而,理解是一回事,要做到心中毫无芥蒂,她心想,还需要给她多一点点的时间。

    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沈轻轻微微一笑,对苏晗说:“妈,您的观察力还挺好的,我这个样子,没几个人看出沈十七和沈轻轻像呢。”

    “呵呵,我能理解为,你是在夸我吗?”

    苏晗冲她笑了笑。

    “当然,必须的呀。讨好未来的婆婆,我沈十七才能快点进顾家大门不是?”

    “你啊,还真演上瘾了!”

    “嘻嘻”

    婆媳俩在咖啡屋度过了愉快的下午茶时光。

    分开之前,两人约好周末一起去逛街。

    离开咖啡屋,沈轻轻直接驱车回环山别墅,而苏晗则是与她相反方向。

    苏晗哼着歌儿回到家,正好在停车场遇到刚从车上下来的顾正弘。

    顾正弘站在原地等苏晗一小会儿,夫妻俩肩并肩,一边走一边聊。

    “怎样?见到沈十七那女孩了吗?”

    知道她下午约了沈十七见面,顾正弘不禁关心问道。

    苏晗嘴角含笑点点头:“当然见了,而且还有意外收获呢。”

    “哦?什么收获?你似乎很高兴,看来这个沈十七还真有两下子。”

    顾正弘幽幽说,一时间竟不知应该要开心,还是失落。

    他们的儿子能找到下一任,应该算是好事吧?

    可万一哪一天,轻轻回来了呢?

    到时候,会不会同时伤害到两个人

    夫妻三十多年,苏晗当然懂顾正弘的心思。

    不想见他那么纠结,于是,她索性伸手扯住他的胳膊,凑到他耳畔,用只有他们两人听到的声音说:“其实啊,那个沈十七就是咱们轻轻”

    什、什么?

    ————

    顾氏集团。

    顾祁森开完高层会议回到办公室,总算有时间打开微信。

    见沈轻轻给自己发来两张图片,他勾了勾唇,修长的手指轻轻在屏幕上点了一下,将图片放大。

    看到图片中的内容,男人嘴角的笑意瞬时僵住了。

    他眸光沉了沉,直接按下大班桌上固定电话的免提键,拨打秦瑄的座机。

    “boss,请——”

    秦瑄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冷声打断,“把秀美这个杂志社给我并购了,还有,让人事部给许妘笙一封警告信。”

    “什什么?”

    秦瑄倏地瞪大眼,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你耳聋了?还要我重复一遍?”

    “是、是”

    “嗯?”

    “不,不,不boss,我知道了!”

    秦瑄恭敬说完,忙不迭挂掉电话。

    坐在位子上,他挠挠头,百思不得其解,这秀美杂志社和许妘笙,到底哪里惹boss不高兴了。

    幸好,顾祁森真不愧是他家好上司,下一秒就将沈轻轻发给他的那两张图片转发过来。

    秦瑄打开一看,禁不住摇头:“哎,这是不是叫不作不会死呢?”

    许妘笙接到人事部发过来的警告信,着实懵住了。

    她一头雾水,想了半天都不知自己犯了什么错误,才得到这么一封沉重的警告信。

    要知道,集齐两张警告信的话,就等于被解聘的了。

    虽然她不呆在顾氏集团也能够有很好的发展,但不明不白受责罚,换做任何人,都不可能沉得住这口气。

    因此,临下班前,许妘笙气势汹汹来到顶层办公室。

    顾祁森坐在大班椅上签批文件,抬眸,就见她一脸愤怒走进来。

    “为什么要给我一封警告信?”

    无法克制的怒意在胸腔燃烧,许妘笙第一次对顾祁森发火。

    顾祁森将手中的钢笔搁下,冷冷反问:“你做了什么,自己不知道吗?”

    “我做了什么?”

    许妘笙怔住。

    顾祁森干脆将一本崭新的秀美杂志扔到她面前,“这是今天发行的,别告诉我,你不知道里边写了什么。”

    “我我接受了专访,这也有错吗?”

    许妘笙有些不解,顺手翻开杂志页,很快,就翻到了自己专访的那个页面。

    照片是摄影师特地为她拍的,时尚大气,没任何问题。

    至于内容

    许妘笙往那些密密麻麻的小字瞄一眼,当看到某段话时,脸色陡然变得煞白。

    “这我没说过这样的话,真的!”

    “”

    顾祁森不答话,连个眼神都没给她。

    “阿森,我怎么可能说那么脑残的话?”

    许妘笙硬着头皮解释,心里觉得非常冤枉。

    她就算再怎么想嫁给他,也不可能会对媒体说出来,而且还诅咒沈轻轻死

    不是她干的!

    真不是

    “不是你说的,媒体会报道?他们印刷之前,你没看过稿?”

    顾祁森明显不信。

    “我”

    许妘笙咬咬唇。

    她,还真没看过稿,而且,今天发行的杂志,她也还没时间去看

    早知道就应该把关的,实在不行,杂志刚出炉看一眼也好,至少那样,这篇恶意满满的专访,就不会出现在顾祁森的视线中

    “鉴于你对顾氏做出的突出贡献,我不会辞退你,但请你以后好自为之!我和你之间,永远都不可能!”

    “阿森”

    “出去!”

    “”

    许妘笙下意识攥紧手心,强忍着心中的痛楚,缓缓转身离开。

    踏出总裁办公室大门,眼眶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汩汩往下流。

    泪水很快就爬满了她雪白的脸庞,许妘笙抬手擦了擦泪,冷笑着哼一声。

    沈轻轻真有那么好吗?

    好到都失踪那么久了,还一直住在顾祁森的心尖上

    阿森,终有一天,我一定会让你后悔今天对我所做的一切,一定,一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