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35 宝贝拿着,上阵杀敌去!(十五)
    许妘笙那边也没闲着。

    那天,苏晗和沈十七双双离开她店里之后,她便驱车前往顾家老宅。

    当初之所以会义无反顾答应进顾氏上班,其实是因为她与顾老爷子之间达成了某种共识,老爷子答应做她嫁入顾家的坚实后盾,而她则需要想办法抓住顾祁森的心就行。

    当然,在这个事情上,老爷子也没少出力,例如,他不断地给顾祁森安排相亲,但那些相亲的对象没有一个能够比许妘笙优秀,这恰好衬托出许妘笙是有多么地适合顾祁森。

    然而,他们的如意算盘却打错了,毕竟顾祁森心里就只有一个沈轻轻,其他女孩再完美再优秀,也依然无法引起顾祁森的注意,包括许妘笙。

    如果顾祁森喜欢许妘笙,早八百年就喜欢了,哪还有沈轻轻什么事?再说,还有崔拓呢?顾祁森就算对许妘笙再有好感,也不可能去跟自己兄弟争,何况他对许妘笙,毫无男女之情

    许妘笙抵达顾长谦所住的如意院,已是黄昏时分。

    杨管家到门口迎接她。

    “许小姐,您来了。”

    这一年多,许妘笙时不时就会过来拜访老爷子,杨管家因此也跟她十分熟稔。

    “杨伯您好。老爷子呢?”

    许妘笙笑意吟吟朝杨管家打了声招呼。

    她举止优雅,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大家闺秀特有的温柔婉约,很容易获得别人的好感,特别是上了年纪的长辈,更是由衷希望自家能拥有像她如此落落大方的儿媳妇。

    “老爷子在屋里等您呢。”

    杨伯一边说,一边比了一个请的姿势。

    他对许妘笙的印象很好,但先入为主的观念,让他却是更加喜欢沈轻轻。

    怎么说呢,论气质举止,许妘笙确实端庄大方,是当家主母最适合的人选,不过,许是太过高贵冷艳,许妘笙与人相处时,总是令人有很强的距离感,仿佛戴着面具那般,不若沈轻轻率直单纯。

    于是一对比,他们肯定更倾向后者,毕竟,谁都喜欢自家主子平易近人不是?

    只可惜啊,沈轻轻失踪那么久,恐怕是再也回不来了

    思及此,杨伯眼神暗了暗,心里沉甸甸的,非常郁闷。

    许妘笙并未去关注杨伯,也就不知他的心思。

    她一袭白色长裙,身姿娉婷跟在杨伯后边,手拎着香奈儿的包包,脸上保持着迷人的微笑,在佣人惊艳的目光中,一路款款来到了主屋。

    顾长谦正坐在沙发上品茶,一听到脚步声,他便知道是许妘笙来了。

    他眉头挑了挑,不动声色放下手中的杯子,旋即抬眸,嘴角挂着一抹笑,那笑容别提有多热情了,“妘笙啊,你来了,快坐快坐。”

    “顾爷爷——”

    许妘笙朝他礼貌地鞠了鞠躬,然后才迈开优雅的步伐走到他旁边的一张单人沙发落座。

    “怎么突然想起来看你顾爷爷了?”

    顾长谦笑呵呵问,同时,动作娴熟地给她倒了一杯茶,“来,先喝茶。”

    “谢谢顾爷爷!”

    许妘笙双手捧住茶杯,轻轻抿了一口,接着微微笑道,“刚刚在我店里遇到了顾伯母,跟她聊了一小会儿天,听说爷爷您身体不太好,所以就过来看看了。”

    讲到这,她立马将杯子放下,语带关心问,“爷爷,您哪里不舒服?医生怎么说的?”

    “呵呵,你这丫头太有心了,我没事,就是食欲不振而已。”

    顾长谦笑了笑,说的都是实话。

    他最近的确被顾祁森气得饭都吃不下了。

    原本这个周末,他还邀请了老友和老友的孙女来做客,可却因为顾祁森拒绝出席,只好作罢。

    他什么女人不找,偏偏找上沈轻轻的堂妹,他能高兴吗?尤其,那沈十七还是一个牙尖嘴利、貌不惊人的野丫头

    反正,打死他都不会让那个沈十七进门的。

    顾长谦暗暗发誓。

    许妘笙一听到他吃不下东西,不由得主动请缨:“顾爷爷,妘笙前几天学了两道菜,很开胃的,也有养生功能,特别适合老人家食用,要不等一下我下厨,做给您尝尝?”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

    顾长谦高兴地说,越看许妘笙越满意,恨不得她马上就能嫁进顾家,成为他孙媳妇。

    毕竟,这丫头出身好,长相端庄漂亮,知书达礼、才华横溢又对阿森一往情深,怎么看都甩那个沈十七几条街,至于跟之前的沈轻轻相比

    轻轻的出身虽然不如许妘笙好,但其他方面,还真的没得挑剔,尤其她还给他们顾家生了一对可爱的龙凤胎

    哎,红颜薄命啊!

    想起已经过世的沈轻轻,顾长谦眸光微微闪烁,掠过一抹悲伤。

    凭心而论,他确实喜欢沈轻轻,沈轻轻的死也让他感到非常难过,但人都是自私的动物,比起沈轻轻来说,他更爱自家孙儿,因此,当然不希望顾祁森为她死守一辈子

    轻轻啊,如果你在九泉之下有知,应该能明白爷爷的苦心吧?爷爷相信你是个善良的好女孩,一定不会乐见阿森孤单一辈子的,对不对?

    “顾爷爷,您怎么了?”

    许妘笙是何等聪明之人,眨眼间就察觉出老爷子的情绪低落。

    顾长谦摇摇头,苦笑一声:“没有,就是突然间想起轻轻那丫头了。”

    他在许妘笙面前,从未掩饰过自己对沈轻轻的疼爱。

    许妘笙闻声,眼神悄悄闪了闪。

    尽管她知道沈轻轻已不在人世,但不可否认,见老爷子那般怀念她,心里多多少少有些不舒服,可她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柔声安慰他:“爷爷,人死不能复生,轻轻要是泉下有知,也肯定不希望看到您这么伤心的,您可千万要保重自己啊。”

    “嗯,爷爷会的,你放心吧。”

    顾长谦点点头,看向许妘笙的眸子里,又多了一层欣赏。

    这时,许妘笙也顺势试探,不经意说:“对了顾爷爷,我今天在店里见到顾伯母和她干女儿了,两人感情很好呢。”

    “是吗?”

    ps:继续码字,今晚争取多更几章。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