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36 宝贝拿着,上阵杀敌去!(十六)
    顾长谦微微怔住,显然被许妘笙的话给整懵了,因为在他的印象中,苏晗并没有什么干女儿。

    不过,也许是新认的吧?

    这么想,老爷子倒释然了。

    见顾长谦一头雾水,似乎对此毫不知情,许妘笙垂眸敛去眼底的那抹异色,接着道,“是啊,而且顾伯母的干女儿还在顾氏上班呢,据说能力超群,阿森好像也很欣赏她。”

    许妘笙脸上挂着欣赏的浅笑。

    在来这之前,她已经查过了,这位沈十七就是沈轻轻的表妹,还与顾爷爷在养老院大闹了一场。

    嗯,想必顾爷爷应该不清楚她与苏晗走得近吧?

    许妘笙打的小算盘,顾长谦并未去理会,但他确实被许妘笙的话挑起了好奇心,于是忙不迭追问:“你顾伯母的干女儿,又在顾氏上班,阿森还很欣赏她,你说的这位姑娘,叫什么名字?”

    许妘笙抿一口红茶,朝他浅浅一笑:“叫沈十七呢。这名字也挺可爱的。”

    她说完,余光不禁偷偷瞥了顾长谦一眼,发现他脸色极为难看。

    嗯,看来这个沈十七,真的非常不讨老爷子喜欢,那她就放心了。

    许妘笙再次拿起茶杯喝茶,很聪明地不再吭声。

    顾长谦也没有继续谈这件事的兴致,索性转移话题:“对了,明天就是你爷爷的八十大寿,你什么时候飞回京城去?”

    许妘笙笑着说:“上午十点的飞机,我和我爸爸,还有天容一起。”

    两年前,父亲与蓝馨离婚,之后,蓝馨去了国外,而许天容则不愿跟她离开,选择继续留在许家。

    “哦。”

    顾长谦颔首,随后起身,“你在这等我一下。”

    “好的,顾爷爷!”

    许妘笙也跟着礼貌地站起来,目送顾长谦拄着拐杖上了二楼,她才理了理长裙,继续落座。

    大约等了一分钟,顾长谦就下楼了,手里多了一个古色古香的盒子。

    以许妘笙的智商,一下子便猜到,那肯定是给她爷爷的贺寿礼物。

    结果证明,她猜对了。

    只见顾长谦将盒子拿到她面前,微笑着递给她。

    “顾爷爷,您这是——”

    尽管心中了然,许妘笙仍是选择装傻。

    顾长谦直接说:“你爷爷大寿,我未能亲自到场,实在很抱歉。这是他最喜欢的国画吴振大师亲笔临摹的作品,麻烦帮我转交一下。”

    “这个”

    许妘笙没有伸手去接,有些为难。

    “怎么了?”

    顾长谦挑挑眉,问。

    “顾爷爷,阿森明天不是也会去给我爷爷祝寿吗?这份大礼,是不是应该由阿森转交比较合适呢?”

    许妘笙善意提醒。

    谁知,她的话却让顾长谦神色陡然一黑,语气瞬间冷了几分:“给你和给他差不多,我就不费这个劲了,麻烦你帮着转交吧。”

    “额那好吧,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许妘笙这才伸手接过,笑着对他鞠鞠躬,“替我爷爷感谢您。”

    “不客气!祝他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谢谢,您也一样!”

    ————

    另一边。

    沈轻轻吃完顾祁森让人买来的豆浆油条,不由得好奇问顾祁森:“老公,今天不是要去京城吗?几点的飞机啊?”

    “十二点。”

    顾祁森一边穿衬衣,一边回答。

    沈轻轻托着腮帮子看他换衣服,禁不住笑眼眯眯道:“老公,既然还有时间,要不咱们去看孩子们吧?我想他们了。”

    “昨晚才分开就想?”

    顾祁森失笑。

    “那当然啊,我可没你那么狠心,居然不要他们了,哼。”

    沈轻轻故意说。

    顾祁森嘴角的笑意更深,“是啊,全天下我只要你,其他人都不要了。”

    “好哇,让我背这么大的锅,你良心不会痛吗?”

    “不会!”

    “切,去不去嘛?”

    “去,怎能不去呢?”

    男人扣好袖扣,款款朝她的方向走来。

    沈轻轻立马站起身,蹦跶到他旁边,很自然地挽起他的胳膊,“是不是可以走了?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见我的宝贝们了。”

    “那如果说,我准备带他们一起去京城的儿童乐园玩呢?”

    顾祁森斜睨她,眉眼间尽是化不开的笑意。

    沈轻轻眼神倏然一亮:“真的吗?那太好了。孩子们知道的话,一定会很开心。”

    “呵”

    顾祁森莞尔一笑,其实,最开心的那个人,应该是她吧?

    不过,他也很期待。

    夫妻俩回苏晗家去接嚎嚎啕啕,两娃儿一听爸爸妈妈居然要带他们去京城的儿童乐园玩,当场就乐疯了。

    看着孩子们那么开心,顾祁森心里却酸酸的,愈发愧疚。

    这两年来,他几乎把时间和精力都放在寻找轻轻这事上,对两个孩子的陪伴,的确不够多,甚至连游乐场,都未曾带他们去过。

    幸运的是,宝宝们都很乖,从不吵不闹,懂事得令人心疼。

    这一次,顾祁森本意也不是想带他们去京城,但因得知顾冉冉人在s市,生怕会有意外发生,所以他干脆把孩子们带身边,一家四口正好趁此机会在京城好好玩一圈。

    抵达京城,时间还很早,顾祁森先送他们娘三去酒店休息,安顿好他们之后,才出发前往许家。

    许老身居高位,为人却一向低调,前来贺寿的,基本全是他的得意门生,并无其他不相干的人。

    当然,这些与他关系紧密的客人,随便找出一个,都是威震八方的大人物,例如高官、市-高官、市长、局长等等等

    而他最器重的,莫过于顾祁森了。

    尽管顾祁森无心从政,这些年与他的联系日渐减少,但这,却不妨碍他对这位年轻人的欣赏。

    嗯,欣赏到什么程度呢?欣赏到想要将自己最疼爱的孙女嫁给他,一点都不介意顾祁森死了妻子还带着两个拖油瓶。

    许老一直想找机会跟顾祁森提娶许妘笙这事,今天刚好是他八十大寿,于是,他在没有事先知会顾祁森的情况下,当着众人的面,声如洪钟问:“阿森啊,妘笙和你在一起也有一年多了,什么时候能够喝到你们的喜酒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