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37 宝贝拿着
    许家的大厅原本是闹哄哄的,宾客们三三两两杯觥交错,气氛十分融洽。

    而许老的话,却如平地一声雷,让全场的欢声笑语戛然而止。

    大家纷纷屏住呼吸,等待着顾祁森的答案。

    他们表情各异,有八卦的,有羡慕的,也有真心祝福的。

    除此之外,有两个人,不,准确来说,是三个人的神色明显与众不同。

    第一个,是许天容。

    她万万没有想到,爷爷竟会选择在这种大日子,当着所有达官贵人的面,亲自为许妘笙说亲。

    看来爷爷对许妘笙真的是疼到心坎里去啊,在他眼中,恐怕也就只有许妘笙这个孙女吧?

    呵呵

    思及此,许天容下意识攥紧手心,任由那修长的指甲深深嵌入肉中,却丝毫不觉得疼。

    也对,被嫉妒与怨恨冲昏头的她,怎么会感觉到疼呢?

    凭什么都是许家的孙女,这些年许妘笙风光无限,而她却要过着人人喊打的苦日子?

    凭什么许妘笙能够有爷爷撑腰,光明正大肖想她男神?

    不,她宁愿顾祁森跟沈轻轻在一起,也无法接受他娶许妘笙

    别人或许不知道许妘笙是个什么样的人,但,她许天容还能不清楚吗?

    呵

    各种婊中最会扮猪吃老虎的,非她许妘笙莫属了

    第二个,当然是许妘笙了。

    她明显被爷爷的话吓一跳,黑溜溜的眼珠子倏然瞪得大大的,一副受惊过度的模样。

    “爷爷爷我和阿森”

    许妘笙张嘴想解释,但兴许是太过紧张了,愣是一句完整的话都挤不出来。

    许天容见状,恨得咬牙切齿,若不是她现在已经彻底失宠,她非得冲上前,好好甩这位姐姐两巴掌不可。

    装?

    装什么装?

    许天容觉得自己演技够好了,但真跟许妘笙比起来,绝壁瞬间被秒成渣渣。

    她的这位好姐姐隐藏得可够深的,若不是去年,她无意间发现沈轻轻当初被冤枉入狱的背后,竟少不了许妘笙在那推波助澜,她都不知道,原来许妘笙是那么可怕的人,比她许天容还可怕

    也不知道顾祁森有没看清她的真面目?

    哎,应该没有吧?

    不过,她现在也没有证据,就算跟顾祁森讲了,他肯定也不相信自己,所以,算了

    除了许妘笙姐妹之外,第三个神色异样的,便是当事人顾祁森。

    比起许妘笙彪悍的演技,顾祁森当场就敛起嘴角的笑意。

    见许妘笙比他先开口解释,但愣是半天都发不出声音,他索性直言:“许老,您是不是误会了?妘笙只是在顾氏集团任职,与我之间,从来都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他的否认,让在场的人又是一阵错愕。

    宾客中有不少人看好他们这一对,因此,这会儿,大家便七嘴八舌借机做媒了。

    “阿森,你和妘笙男才女貌,这么多年来,妘笙对你一片痴心,别的不知,单凭顾氏有难,她不顾自己的事业第一时间跑去帮你,这份真情,你就该好好珍惜了。”

    “是啊,阿森。咱们妘笙条件这么好,京城第一名媛,跟她结婚,可一点都不委屈你哦。”

    “当年你们在部队,哥有情妹有意,我们这些长辈,可都是看好你们的,原以为你们很快就结婚呢,谁知道一蹉跎,就是这么多年。人生苦短,听叔叔的话,该珍惜就好好珍惜吧”

    说这些话的,都是顾祁森以前的长官,虽然他们自以为是了点,但不可否认,都在关心他。

    顾祁森非常厌烦听到任何将他与许妘笙凑一对的言论,可在这样的场合,碍于对方是长辈,他只好控制住自己的脾气,朝他们礼貌一笑,不卑不亢地说:“各位长官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已经娶妻生子,虽然我的妻子暂时不在身边,但顾祁森配偶栏的位置永远都是她的。我和妘笙是普通朋友,以前在部队里,也只是战友关系,还请大家不要乱点鸳鸯谱,谢谢。”

    他否认得特别彻底,让那几个长官,霎时无话可说。

    每个人脸黑黑的,有些不高兴,但又拿他没办法。

    不过,还是有另一波人看不惯,那是许妘笙的超级拥护者。

    未料到自家女神竟惨遭顾祁森拒绝,人群中极不和谐地响起一抹阴阳怪气的男音:“哟吼,你不就是一个带着两个拖油瓶的鳏夫,凭什么看不起我们许家大小姐?”

    轰——

    这句明显带着侮辱性质的质问,让全场瞬间哗然。

    众人纷纷扭头望去,就见一个身穿花格子衬衫的年轻男子,大摇大摆从外边走进来。

    没有人拦他,也没人敢拦他,因为,他正是许家最小的孙子,许妘笙的堂弟许明洋。

    许闵洋自小嚣张惯了,任何人都不看在眼底,连他爷爷许老,都管不了他。

    当然,除了许妘笙,因为,他最听这位堂姐的话了。

    所以,当他听到顾祁森竟敢嫌弃他家妘笙堂姐时,火气蹭蹭蹭就冲上来了,也不管这是什么场合,直接就开口怼他。

    “放肆!谁允许你口出狂言,如此无礼?”

    顾祁森冷着脸还没来得及开口,许老已率先一步呵斥自己的孙子。

    为怕丢人现眼,也怕这家伙会惹事生非,他明明警告过这个小霸王不要来这边胡闹的,岂料,这小子原本答应得好好的,关键时刻居然反悔了,而且好死不死,还一出现就闹出这么大的事?

    他一张老脸,都被这个不肖孙给丢尽了。

    真是岂有此理!

    而许明洋明显就不将爷爷的训斥放在心上,继续怼顾祁森:“哈,别用这种杀人的眼神瞪着小爷我。鳏夫,这个词不是用来形容你吗?啧啧啧,死了妻子的男人嘛不过,你那个早已去见阎罗王的妻子,也不见得就比我堂姐漂亮啊。长得丑不说,还三流大学毕业,孤女一个,要什么没什么,哪一点能跟我们许大小姐比了?或许是床上功夫了得吧?哈哈可惜啊,就算再了得,她现在也是孤魂野鬼,回不来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