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38 宝贝拿着,上阵杀敌去!(十八)四千字!
    “哈哈哈……”

    许明洋口无遮拦诋毁着沈轻轻,到最后竟还放声大笑起来,恶意满满的笑声让全场的气氛一下子僵到极点。

    顾祁森死死攥紧拳头,胸腔早已掀起滔天巨怒,可碍于对方是恩师的孙子,他只能极力控制住自己暴怒的情绪,阴沉着一张俊脸,一字一句无比清晰从唇齿间迸出:“向我太太道歉!”

    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却自带一股强大的压迫力,令人没来由地,就感到心惊胆颤。

    众人纷纷倒抽一口气,就连许天容,都不自觉捏了捏手心,暗地里为许明洋点了根蜡。

    一般情况下,聪明的人会见好就收,可惜,许明洋这个二世祖,压根不知适可而止这四个字怎么写,继续往作死的路上越走越远。

    只见他双手插袋,痞里痞气地往顾祁森走来,甚至还轻佻地吹了声口哨,“哟吼,道歉?做梦吧你!那样低贱的女人,就算做鬼了,也一样没好下场,还配得到小爷的道……啊”

    许明洋的话还没说完,眼前突然冒出一记铁拳,快准狠,直接揍在他鼻梁上。

    刚开始,因为要顾及老领导的脸面,顾祁森已经给过他机会道歉了,结果人家非但不领情,甚至还变本加厉辱骂他心爱的女人,孰可忍孰不可忍,反正顾祁森哪怕再怎么理智,这会儿也是忍不下去了。

    此时此刻,他只想狠狠揍许明洋一顿,为沈轻轻出气。

    许明洋完全没有任何防备,整个人踉跄一下,猛地往旁边倒去。

    旁边恰好是摆满食物的桌子,被他这么一撞,霎时间,盘盘碟碟碎了一地,连同各类美食,全部散落在地上。

    一地狼藉,全场哗然,纷纷不敢置信看着这一切。

    毕竟,谁能想到,一向沉稳、彬彬有礼的顾祁森,会突然像一头暴怒的狮子那般,不顾一切对老领导的孙儿动手呢?

    大家屏住呼吸,一时间,竟忘记上前去阻止他。

    当然,这其中也不乏有的人故意放任了,或者应该说,事情的发生非常符合她的期许,比如许妘笙。

    可她却是瞪大了眼,双手捂住嘴巴,眸光中尽是掩盖不住的恐慌。

    许天容站在不显眼的角落,冷眼看向装模作样的许妘笙,唇角微勾,漾起一抹讽刺。

    许老呢?

    只见他一张老脸彻底黑下来,但,他亦是没有阻止。

    “啊……流血了……”

    两行鲜红的鼻血从鼻孔哗啦啦地流下来,许明洋用指腹摸了一下,一见到自己的血,立马不淡定了。

    我靠,他居然被顾祁森打得流鼻血了?

    岂有此理!

    许明洋没受过什么苦,从小到大,血都很少流,又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

    于是,他跌跌撞撞从地上爬起来,一边喊着:“特么地,小爷我跟你拼了”

    随后,不要命那般往顾祁森的方向飞扑过去。

    顾祁森正愁许明洋不主动出击呢,如今见他傻傻地扑上来,他当然不会放弃收拾他的机会。

    而许明洋就一典型的纨绔子弟,平日里仗着家里的权势为非作歹,可自己却是妥妥的绣花枕头,对上顾祁森这种身手敏捷的练家子,怎么可能有招架之力?

    更别提,顾祁森这回,动了真格!

    “啊救命啊,爷爷……”

    “救……救命……”

    不消片刻,许明洋便被顾祁森打得落花流水,拼命哭爹喊娘喊救命。

    但,顾祁森并未停止攻击。

    他一拳又一拳毫不留情落在许明洋身上,打得他鼻青脸肿,俊美的脸蛋瞬时成了猪头。

    生怕再不阻止,自己宠爱的小孙子就会被打死了,许老终于看不下去,铁青着脸呵斥:“够了,给我住手!”

    老人声如洪钟,成功在顾祁森的拳头下,将已然身受重伤的许明洋救了下来。

    顾祁森依旧绷着脸。

    场面闹得这么不愉快,他也没心情再呆下去,因此,他干脆握拳拳头,不卑不亢对许老说:“晚辈再次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令孙的医药费,我会派人送来。告辞了!”

    话落,他朝许老微微颔首致意,接着,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头也不回地走了。

    大厅,顿时又陷入一片尴尬的静默。

    “哎哟”

    “疼”

    许明洋痛苦地躺在地上哀嚎,许老眼神阴郁地瞪着他,神色格外恐怖。

    许妘笙呢?

    她则是慌慌张张地喊人,“快来人啊,赶紧把小少爷送医院去!”

    “是,大小姐!”

    伴随着她的一声令下,管家和几个佣人立马就冲过来,把丢人现眼的许明洋给抬走了。

    许妘笙也急急忙忙跟出去。

    不过,她不是跟上去照顾许明洋的,她是去追顾祁森。

    做为主人家,客人在家里遭受到如此恶劣的对待,她怎么说都是要去赔礼道歉的。

    她事先就知道顾祁森的车停在哪个位置,赶紧抄小路过去了,所以,尽管她比顾祁森晚离开一分钟,尽管顾祁森的脚步极快极快,但,她还是成功找到了他。

    “阿森”

    “阿森,你等等”

    “阿森”

    男人就在自己两米左右的前边,高大的背影在月光下,愈发地挺拔。

    许妘笙穿着高跟鞋亦步亦趋跟在后边,声音急切又无助地喊他。

    “阿森”

    “阿森,等等啊”

    其实,以许妘笙的能力,她完全是可以追上去的,但她偏不。

    这边距离停车场还有一点路程,她非常享受这样可怜兮兮的表演,毕竟,男人不都是怜香惜玉的吗?

    看她追得这么辛苦,顾祁森多多少少也会有点于心不忍吧?

    不得不说,许妘笙的如意算盘打得噼啪响,但她却严重忽略了一个铁一般的事实,那就是,顾祁森是会怜香惜玉,可那对象,永远都只有一个沈轻轻。

    当然,这也不能怪她,谁让,顾祁森又移情别恋了呢?

    那个沈十七长相一般,背景能力样样不如自己,顾祁森既然能看上她,那就说明,自己也同样有机会……

    许妘笙暗暗为自己鼓劲,越想越信心满满。

    开小差的这一瞬间,竟不小心与顾祁森拉开一大段距离。

    眼见顾祁森就要走到车子旁了,许妘笙脸色陡然一变,压根顾不上装了,立刻冲上去。

    “阿森”

    她动作极快追到他身边,伸手拽住他的胳膊。

    “松开!”

    顾祁森沉着脸,语气十分不悦。

    “我不……”

    许妘笙坚持,依旧将他抓得死死的。

    顾祁森只好顿住脚步,深邃的眸子微微眯起,冷冷射向她:“我让你放手!”

    知道他还在生气,而且气得不轻,许妘笙心里非常不舒服,但嘴角却弯了弯,扯出一抹无辜的苦笑:“因为明洋的那些话,你这是要迁怒我们许家的每一个人吗?”

    她故意将声调拔高,清甜的嗓音带着些许的轻颤,落在顾祁森耳里,是那么地委屈。

    顾祁森不是那种不辩是非的人,他也不会一竿子打翻整条船的人,因此,许妘笙惨兮兮的一句控诉,让他积压在胸腔的火气,渐渐减少一些。

    确实,他不该因为许明洋那个人渣所说的混账话,就抹杀了许家对自己的恩情,也抹杀掉与许妘笙之间的战友、同事情谊。

    许妘笙三翻五次在他困难的时候雪中送炭,她更没有对自己和轻轻做过分的事……

    思及此,顾祁森的神色总算有所缓和。

    他伸手扯开她拽紧自己胳膊的手,淡声开口道:“我没这么想,许明洋是许明洋,许家是许家,我不会混为一谈!”

    冤有头债有主,如今是许明洋惹上他,那混账以后最好能积点口德,否则休怪他不客气了。

    手从他的胳膊上被扯开,许妘笙心头有些怅然若失,她微微曲起纤细的五指,垂眸敛去眼底的异色,然后,笑着说:“那就好了,我总算可以放心!”

    “嗯!”

    顾祁森敷衍地点了点头,没再搭理她,径自往自己车子的停放的位置走去。

    许妘笙见状,匆匆跟上。

    很快,两人就来到驾驶座旁。

    顾祁森刚打开车门,胳膊再次被许妘笙扯住。

    “阿森”

    顾祁森不着痕迹将胳膊抽回,“还有事?”

    “那个……”

    许妘笙咽了咽口水,杏眸如水,盈盈地望向她,“明洋年纪还小,口无遮拦惯了,还请你不要跟他一般见识。他没有恶意的,只是被宠坏了而已。”

    “呵……”

    顾祁森闻言冷笑一声,“没有恶意?我看他倒像是跟我的妻子有深仇大恨似的,不对,或许他的仇人是我!”

    “额……”

    许妘笙显然没料到顾祁森会这么说,尴尬地干笑了两声,继续打圆场,“他跟你接触不多,能有什么仇啊?还希望你大人有大量,就原谅他这一回吧?我代他向你道歉!”

    “你代他道歉?你凭什么代表他?”

    顾祁森不悦反问。

    不知为何,他对许妘笙这番老好人的举动,特别的反感。

    且不说许明洋是一个二十几岁的成年人,就算他只是一个十几岁的熊孩子,敢当众辱骂他的轻轻,他都不会轻易放过他……

    “我……”

    许妘笙被他噎住,立马白了脸。

    该死!

    看来,这顾祁森对沈轻轻的在乎,绝对远远超过了想象,若不然,他绝不可能对自己如此咄咄相逼,一丝情面都不给……

    可为什么呢?

    他既然都喜欢上那个沈十七了,怎么还对沈轻轻那么痴情?

    许妘笙不懂,可她知道,她快要嫉妒疯了。

    难道,她连一个死人都比过吗

    不……

    “好了,你回去招待客人吧,我先走了!”

    不想再跟她废话,顾祁森当即就弯腰,动作利索坐进车里。

    “阿森”

    许妘笙反应过来,就听“砰”的一声,车门当着自己的面关上了。

    她不死心,赶忙伸手过去拍车门。

    原以为顾祁森不会停,谁知,意外的是,他竟将车窗摇下。

    “阿森”

    许妘笙喜出望外,两只眼睛亮晶晶的,无比激动。

    顾祁森却是一脸淡漠说:“以后请管好你那位年少无知的堂弟!”

    “年少无知”这四个字,他故意加重了语气。

    许妘笙嘴角的笑容有些僵硬,但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答应了,“嗯,你放心吧,我会的。我一定会让他主动上门跟你道歉的。”

    “道歉就免了!”

    顾祁森冷冷回应之后,又接着说:“下周一到我的办公室找我!”

    “啊?什么事呢?”

    许妘笙好奇问。

    顾祁森并没有回答,一声不吭,酷酷地发动引擎走了。

    望着渐渐远去的车影,许妘笙攥了攥拳头,微微眯起的杏眸里,迸出一缕复杂的幽光。

    下周一去找他?

    以她对他的了解,恐怕不是什么好事吧?

    呵呵……

    许妘笙轻轻笑了出声。

    今晚风有些大,她一个人站在黑夜中吹了许久的风,直到管家打她的手机,她才拢了拢身上的披肩,慢慢地踱步走向自己的车子。

    许明洋受重伤被送去医院,作为他最崇拜的堂姐,她铁定是要去陪他的,况且,今晚这事,也是因她而起……

    幸亏大伯母一家远在国外没能赶得及回来参加爷爷的寿宴,若不然见自家心肝宝贝儿子被顾祁森暴打,恐怕这事还有得闹了。

    许妘笙抬手按了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打开车门坐进去。

    系好安全带之后,她并不急着开车,而是拿起手机,按了11位数的电话号码。

    这个号码她没保存,却熟记于心。

    “嘟”的两声,电话就被接起了。

    未等对方开口,许妘笙便冷声下令:“去查顾祁森什么时候回市,如果他这几天在京城的话,给我跟紧点。”

    ……

    市中心,ashel大酒店。

    总统套房里,沈轻轻正带着两个娃,在客厅看电视。

    沈轻轻看狗血言情剧看得津津有味,但却苦了两个娃。

    hy?

    因为第一次来京城,嚎嚎啕啕都特别兴奋,可无奈,妈妈不给他们出去逛,只能窝在套房里,别提有多憋屈了。

    好不容易等到一集言情剧播放结尾曲了,啕啕小朋友赶紧逮住机会,晃了晃沈轻轻的手臂,撒娇说:“妈妈,听说京城的夜景好美好美哦,比市的还要漂亮一百倍,妈妈就带我和哥哥一起去看看,好不好嘛?”

    :没时间分章,这是四千字的哈,字数比较多。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