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42 宝贝拿着,上阵杀敌去!(二十二)
    医院,手术室门口。

    许妘笙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双手紧紧捏住放在膝盖上的香奈儿包包,垂着脑袋,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不知情的人经过,还以为她是在担心正在做手术的病人,只有她自己清楚,此时,她心里不断回想着今晚顾祁森为沈轻轻所做的一切

    她一向知道顾祁森爱沈轻轻,毕竟像他那样的人,若不爱,怎么可能会让沈轻轻怀孕生子?

    而当向来冷静自持的他,连爷爷的面子都不给,只因许明洋一句侮辱的话就将他打成重伤时,她也仅仅只是感到震惊,并未往深里想,更甚至,她追出去那会儿,心底还留有一丝丝的幻想,认为他对自己也是特别的

    结果呢?

    好吧,貌似她太低估他对沈轻轻的爱了

    只不过,如果他真那么爱沈轻轻,那沈十七又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顾祁森只是在利用沈十七,让她当挡箭牌,以杜绝顾老爷子替他张罗相亲的念头?

    是这样吗?

    许妘笙倏地抬起头,嘴角勾起一抹笑。嗯,一定是这样的,要不然,无法解释顾祁森会移情别恋沈十七

    哈哈,真是太好了!

    许妘笙很高兴,只可惜,她仅仅开心了一秒,又被顾祁森深深爱着沈轻轻这个事实打败了。

    她的情敌是个死人,她的胜算貌似更小了,毕竟,如若像她猜想的那般,顾祁森那是打定主意为沈轻轻守一辈子了

    许妘笙越想,脸色越难看,越想,越不甘心。

    只是,像这样的情况,不甘心又能怎样?难不成,她要逼着顾祁森娶她么?

    许妘笙眸光闪了闪,暗暗评估这事的可行性。可她也是有骄傲的人,不到万不得已,真不信走逼男人娶自己这个地步

    恍惚间,放在包包里的手机震了震,提示有短信进来。

    许妘笙低头打开包包拉链,将手机拿出来。点开收件箱,映入眼帘的,是一窜数字,这个号码没有存在她通讯录里,但她却十分熟悉,因为这正是一直帮她做事的人。

    许妘笙冷着脸打开短信,发现是一张相片,相片的背景是在离江边不远的夜市入口,看来,应该是刚刚才拍的。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男人挺拔的背影格外地鹤立鸡群,许妘笙眯起眼,第一时间就被他攫取了所有注意力。

    她那么迷恋他,连看着他的背影,都能够心跳加速。

    呵

    许妘笙苦笑一声,这才将视线从他的背部转移,落在旁边的人身上。

    照片拍得很模糊,但许妘笙还是一下子就辨认出,跟他在一起的,有一个女人,和两个孩子

    他单手抱娃,另一只手牵着女人,而那个女人,也是牵着一个小孩

    这画面

    这画面温馨得让人觉得无比刺眼,许妘笙禁不住想起四个字:一家四口!

    呵呵,可不就是一家四口么?

    亏她稍早之前还认为顾祁森对沈轻轻有多么地至死不渝,可谁能想象,才一眨眼的功夫,他就带着别的女人一起逛夜市了,而且,还把沈轻轻生的两个娃给带上

    若沈轻轻泉下有知,应该会永不瞑目吧?

    自己的老公和自己堂妹

    嗯,对的,尽管只是一个背影,但直觉却告诉许妘笙,那女人绝壁是沈十七没错!

    她狠狠地咬住唇瓣,迅速给对方回一条短信:“怎么回事?不能拍正面吗?不能拍清晰一点吗?”

    大约过了十几秒,那人就回信了:“抱歉,大小姐。能远远地从背后拍下一张照片,已经很不容易了。他身边有不少隐匿在暗处的保镖,为避免被发现,我没办法再拍了。”

    “那继续跟着。”

    “是!”

    “万事小心!”

    “放心吧,会万无一失的。”

    那人信心满满保证,许妘笙没再回复。

    她相信对方的跟踪技术,毕竟,那可是国际顶尖组织培养出来的专业杀手,若连区区跟踪一个人都做不好,岂不是砸了那个组织的招牌?

    照片只有背影,又拍得那么模糊,只有跟顾祁森很熟悉的人,才能够辨认出那是他本人,所以留着也没什么用,于是,许妘笙毫不犹豫将它删除。

    不过,照片虽删除,但留给许妘笙的阴影,却久久未曾散去。

    看样子,顾祁森是铁了心想跟沈十七在一起了,真是该死!

    许妘笙攥紧拳头,微眯的眸子里,满满的,尽是阴鹜。

    另一边,一踏进夜市入口,啕啕小朋友就开始不安分了。

    “爸爸,爸爸,我要吃那个烤香肠!”

    “爸爸,爸爸,那个生煎包看着好像也很好吃喔。”

    “妈妈,妈妈,奶茶——”

    “哥哥,哥哥,这个给你吃——”

    一路上,几乎全是啕啕在嚷嚷,她虽是个小吃货,但夜市这种平民的地方,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来,因此,见到什么东西都觉得好吃,都想尝一尝。

    顾祁森和沈轻轻宠她如命,也不缺钱,肯定是她要什么就买什么,不过,啕啕从小就受到很好的教育,深深懂得“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个道理,所以,就算爸爸妈妈答应她想买啥就买啥,她还是觉得够了就好。

    一家人开开心心地逛完夜市,除了顾祁森之外,那母子三人全撑得饱饱的,没办法,谁让他们都是超级吃货呢?

    回到酒店套房,沈轻轻当着顾祁森的面,将t恤掀起来,低头瞄一眼自己明显已经紧了不少的牛仔裤头,欲哭无泪。

    “怎么了?”

    顾祁森将她的动作看在眼底,问完这句话之后,视线不自觉跟着往下,定格在她白皙的肚皮上。

    这时,就听沈轻轻郁闷地说:“老公,以后坚决不去夜市了,你瞧,再这样下去的话,我要成猪了”

    未料到她竟是在嫌弃自己胖,顾祁森不由得失笑,“你刚刚在夜市拼命吃东西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这一点?”

    “美食当前,哪可能记得了那么多嘛?”

    沈轻轻扁扁嘴说完,一边将t恤的衣摆放下。

    抬头看向顾祁森,灵光一闪,突然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