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43 宝贝拿着,上阵杀敌去!(二十三)
    “明天上午,我们是不是要去游乐园?”

    “嗯,是的!”

    顾祁森微笑颔首,看着她的眼里,尽是温柔的爱意。

    而沈轻轻下一秒说出的话,更是令他哭笑不得:“在游乐园里要走好长的一段路哇,那我就权当减肥好了。”

    “你好会自我安慰。”

    顾祁森禁不住道。

    沈轻轻笑得眉眼弯弯,“对呀,你第一天认识我呀?哎呀,不管,我安心睡觉了。不许说我胖!”

    顾祁森:“”

    翌日清晨,一家四口吃完早餐就前往游乐园。

    由于是大白天,为掩人耳目,沈轻轻还是化了妆,又重新以沈十七的样子出现。

    嚎嚎啕啕显然已经习惯自家妈咪时不时变了个模样,倒不觉得有何不妥,至于顾祁森,更是不介意了。

    今天是周日,游乐园里人山人海,熙熙攘攘的,跟菜市场差不多。

    原本顾祁森准备包场的,但沈轻轻却说,去游乐园之所以好玩,一方面是因为里边的玩乐设施齐全、可以有非常棒的体验,另一方面,可以和一大群人在一起,或欢笑,或尖叫,多么有意思呀,若是包场,可就失去这种与人同乐的乐趣了。

    顾祁森被她说服,只好打消包场的念头。

    人多的时候,无论玩什么游戏,都必须排队,沈轻轻看着前面没有尽头的长龙,不由得摇摇头,开起玩笑:“艾玛,若不是这里的各种设施都很适合宝宝们玩,我真不愿意来呢。”

    被她抱在怀里的啕啕一听妈妈吐槽,生怕她会改变主意,立马紧张兮兮地说:“妈妈,你可不许食言哦,你和爸爸一定要带宝宝们玩到晚上的。”

    “噗——”

    沈轻轻被她逗笑,抬手揉了揉啕啕毛茸茸的小脑袋,语调欢快开口,“放心放心,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们妈妈还是很讲究信用的。”

    “嗯哼,这还差不多。”

    啕啕总算放心了。

    小手勾住沈轻轻的脖子,她亲昵地在沈轻轻脸上啵一记,声音如同棉花糖那般甜,“妈妈,妈妈,你是天底下最棒的妈妈!”

    “哈哈,啕啕也是天底下最棒的宝贝!”

    沈轻轻笑眯眯亲了亲她。

    母女俩相处的画面格外温馨融洽,让顾祁森和嚎嚎父子俩见了,都不约而同拥有好心情。

    许妘笙派来的那个男子,又混进了人群中。

    这一次,他比昨晚幸运,因为,至少用手机拍到了正面。

    当许妘笙收到他发过来的照片时,漂亮的脸蛋瞬间扭曲,看起来是那么地狰狞。

    沈十七,凭你,也想嫁入顾家?

    呵!

    在游乐园疯狂玩够一天,晚上又在园里看烟花表演,一直到十点多,他们才回到shel酒店。

    “老公,你先休息一下,我带宝宝们去洗澡。”

    两个宝宝白天流了很多汗,沈轻轻有轻微洁癖,早就受不了了,恨不得赶紧给他们洗白白。

    “嗯,去吧,我处理一下公事。”

    顾祁森坐回沙发,顺手拿起笔记本电脑放在膝盖上。

    沈轻轻很快就带着宝宝们去了洗手间。

    宽敞的客厅,霎时安静下来。

    顾祁森神色专注处理各个子公司发来的邮件,遇到一些比较紧急的事情,则现场与秦瑄连线。

    时间不知不觉溜走,一眨眼,就过了半小时,他与秦瑄还没谈完,因为,秦瑄对他做下的某个决定,似乎有不同意见——

    “boss,如果您执意那么做的话,恐怕老爷子那边”

    “我意已决,你不用再多说了。就照着做吧。”

    “是!”

    秦瑄深知boss的脾气,索性不再多言,于是又转移话题,“您明早的机票已经订好了,请准时抵达机场。”

    “嗯,辛苦了。”

    顾祁森说完,旋即挂掉电话。

    第二天是周一,中午,飞机抵达s市机场。

    顾祁森先送沈轻轻母子俩回环山别墅,然后才驱车直奔公司。

    他这么着急赶回去,是因为有新品发布的前期准备会议要开。

    开完会,大约五点十五分,许妘笙翩然出现。

    只见她身穿一袭白色的香奈儿限量版套装,手捧着一叠不算厚的文件,风姿款款敲门走进来。

    “总裁,请问您找我什么事呢?”

    她走到大班桌前,扯出一抹浅浅的笑。

    姿态优雅,落落大方,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名媛范。

    换做别人早就被她知性的魅力迷得七荤八素,但,顾祁森不是别人。

    许妘笙再漂亮、气质再好,在他眼里,都只是一个普通的下属,无关性别。

    “坐吧!”

    顾祁森搁下手中的钢笔,示意她在对面落座。

    “好的。”

    许妘笙微微一笑,优雅坐下。

    顾祁森按了秘书室内线:“送一杯咖啡过来。”

    “好的,总裁!”

    梁秘书恭敬应了一声。

    通话结束。

    许妘笙忍不住问:“不知总裁让我上来找你,有什么事?”

    尽管心里隐隐约约觉得顾祁森叫自己不是好事,但不到最后一刻,许妘笙都不愿相信自己的预感。

    顾祁森双手合十,手肘撑在大班桌上,垂眸,并没有马上开口。

    等梁秘书给许妘笙送来了咖啡离开,他才拉开抽屉,从里边拿出一张支票,推到许妘笙面前。

    许妘笙瞪大眼,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一跳,“阿阿森,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你收着吧。”

    顾祁森沉了沉声回答。

    “这”

    像是读懂了什么,许妘笙脸色陡然变得格外难看。

    一千万?

    一千万就想打发她?

    凭什么?

    许妘笙双手攥紧,修长的指甲深深嵌入掌心中,被顾祁森气得肺都疼了。

    顾祁森不紧不慢解释:“我没别的意思,这是感谢你过去一年对公司的贡献,你就当是奖金吧。”

    “然后呢?”

    许妘笙追问。

    她才不信,他会无缘无故给支票自己,恐怕,接下来他要说的,才是重点吧?

    果真——

    “你留在顾氏,不太适合,而且,顾氏也不是你最理想的归宿。你有才华有抱负,回去接管许氏集团,对你而言,是最好的。”

    顾祁森由衷说。

    昨晚他有跟秦瑄事先透露,秦瑄并不支持,可他仍决意让许妘笙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