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44 宝贝拿着,上阵杀敌去!(二十四)
    尽管心里早有不好的预感,可当事情真的发生时,许妘笙才发现,自己压根无法接受。

    他凭什么一脚踹开自己?

    她那么全心全意帮他,他不感恩戴德也就算了,竟然还过河拆桥,让她辞职?

    呵,她不走,打死都不走

    许妘笙心里涌起滔天怒意,但表面却是一副委屈得要死的可怜样:“为什么呢?你为什么会突然做这样的决定?是因为明洋吗?还是因为那天,那些叔叔伯伯无心的玩笑?阿森,他们都没有恶意的,而且我对你也没有非分之想,真的真的,请你相信我我很喜欢在这边工作,你能不能不要让我离开?我保证,以后离你远点,工作汇报也尽量不要当面找你,这样可以吗?”

    为了能留下来,许妘笙真是无所不用其极,无比地低声下气。

    然而,顾祁森一旦决定的事情便很难更改,不管许妘笙怎么卖惨,怎么表明立场,他都丝毫没有动摇。

    “抱歉,妘笙!稍后我会让秦瑄亲自帮你办手续,根据合同,该给你的补偿,我们都会给的,虽然你可能不在乎,但这一切还是公事公办吧。”

    顾祁森语带歉意说。

    他知道在这个事情上,确实是自己对不起许妘笙,毕竟,她在工作上没任何差错,而他让她离开,完全出于私心。

    当然,这也不是他突然间就做下的决定,而是在沈轻轻回归后就有了这个念头。

    虽说他与许妘笙之间清清白白,但轻轻似乎比较介意许妘笙在公司上班,不希望那丫头胡思乱想,所以,他早就想请许妘笙离职了,只不过因为太忙,一直没时间去处理。

    而许老这次寿宴,那些长官们有意无意将自己与许妘笙凑一块,让顾祁森骤然间意识到,若继续将许妘笙留在公司,指不定会给大家造成更大的误会,因此,必须快刀斩乱麻,直接断了所有人误会的根源。

    “对不起,妘笙!你对顾氏所做的一切,我永远记在心里。”

    知道她心里抵触,顾祁森又补充这句话。

    许妘笙深吸一口气,随后苦笑了一声:“行吧,我明白了。你放心,我会去找秦瑄交接工作的。至于这张支票”

    许妘笙顿住,双手拿起那张支票,当着他的面撕碎,幽怨地说,“我不缺钱,而且,它也不是我该拿的。”

    哼,拿了支票,顾祁森肯定会心里舒坦,觉得他欠她的人情已经还清,可她许妘笙的人情,是那么好还的吗?

    真是笑话!

    她倒想看看,谁有能力坐上日化子公司总经理这个职位,而且还做得比她好?

    呵!

    但愿以后,顾祁森可别求着她回来

    噢,或许那天,不远了!

    许妘笙将阴暗的心思隐藏得很好,顾祁森并未察觉。

    见她眼睛眨都不眨直接将支票撕碎,他也聪明地不再多说什么。

    顿时间,办公室里气氛有些尴尬。

    顾祁森索性拨打秦瑄的内线,吩咐他到办公室来一趟。

    半分钟后,秦瑄敲门走进来。

    “boss——”

    他恭敬地朝顾祁森鞠了鞠躬,然后才看向许妘笙,微微颔首,“许总经理也在。”

    许妘笙的情绪自控能力可不比顾冉冉差,片刻间的功夫,她早将内心的愤怒彻底压下了,语带平静对秦瑄说:“秦特助,两分钟前,我已经不是顾氏子公司的总经理了,你还是叫我许小姐吧。”

    “噢,好的,许小姐。”

    秦瑄立马改口,心想,boss的速度可真够快的啊,不过这许小姐的心胸也真是豁达,一般人莫名其妙被劝退,肯定是跟老板闹得你死我活的,可她却似乎很平静就接受了。

    怪不得人家一直夸她是知书达礼的名门闺秀,这气度果真不一般。

    “这一周,你和妘笙交接工作吧。”

    顾祁森低沉的声音响起,打断秦瑄的思绪。

    秦瑄赶忙应了声“好”,旋即对许妘笙说,“许小姐,那我们从明天开始交接吧?”

    “嗯,好的,没问题。”

    许妘笙笑了笑。

    跟秦瑄离开总裁办公室之前,她忍不住回头看了顾祁森一眼,说:“阿森,如果以后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请你不要客气,能帮上忙的,我一定帮的,我也可以随时回来!”

    不得不说,她这番深明大义的话,当场就挑起了顾祁森心底那抹愧疚感。

    顾祁森抿了抿唇,好半晌才挤出两个字:“谢谢!”

    “不客气,那我先告辞了。”

    许妘笙说完,迅速转过身,只留给他一个落寞的背影。

    亲自逼许妘笙离职,顾祁森心里并不好受,抬腕看看表,见时间已过下班时间,他俨然没心思加班,索性关掉电脑,拿起手机和车钥匙,步履匆匆离开了。

    驱车回环山别墅的路上,他心血来潮,绕路去了一间高端的进口花店,买下一大束红玫瑰,一共九十九朵。

    捧着鲜艳欲滴的玫瑰花,想象着等一会儿他家轻轻收花时那兴奋的小表情,顾祁森只觉得心情豁然开朗,那些低落的情绪一扫而空。

    以最快的速度赶回环山别墅,走进客厅,发现沈轻轻和孩子们都不在,而家里,却多了一个客人。

    “你怎么来了?”

    顾祁森挑挑眉,显然不乐意他家多了只超级亮眼的电灯泡。

    他的话音刚落,坐在沙发上吃苹果的赫连律就抗议说,“这是我妹妹家,我怎么就不能来了?”

    “你不是要结婚了?”

    顾祁森沉声问。

    赫连律咬一口苹果,一边吃,一边口齿不清道:“啊哟,哪壶不开提哪壶,你能不能不要一见到爷,就提爷的伤心事?”

    他虽这么说,但那意气风发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伤心之人。

    “说正事,你怎么来了?”

    顾祁森换好拖鞋,款款走过来。

    “嗯哼,想我家轻轻了呗。”

    赫连律随口说,这才发现顾祁森手里捧着一大束玫瑰花,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哇哈哈,今天是什么大日子啊,你居然买花送给轻轻?”

    ps:继续码字,还有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