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45 宝贝拿着,上阵杀敌去!(二十五)
    顾祁森翻翻白眼,对他这逻辑无语:“非要有大日子才能送花给老婆?”

    嗯,他真怀疑,以赫连律这么不开窍的情商,真能追到女人么?

    若非阴差阳错让他与西莉亚公主凑成一对,恐怕这家伙,得光棍一辈子吧?

    当然,凭赫连律那金光闪闪的条件,应该也不愁女孩子喜欢,但,顾祁森还是打心眼里可怜他,毕竟嘛,这家伙连爱情是什么都没尝过,真遗憾

    赫连律压根不知道顾祁森心里这么吐槽自己,要是被他知道,铁定将手中吃了一大半的苹果扔到他脸上去。

    他再次咬一口苹果,接着把苹果核扔掉,站起身,迈开大长腿走到顾祁森面前。

    伸手想去抢顾祁森手中捧着的花,却被顾祁森利索躲过了。

    “好家伙,反应这么迅速的?”

    赫连律笑,又再次扑过去。

    “过奖!”

    顾祁森继续闪。

    两个大男人就这么在宽敞的客厅里争抢玫瑰,高手过招,场面极为震撼。

    沈轻轻带着两个娃从楼上下来,目睹的正是这样一副场景。

    她摇头扶额,彻底服了他们。

    不,应该说服了赫连律,毕竟,以她对自家老公的了解,先出手的,肯定是赫连律了。

    嚎嚎和啕啕面面相觑,然后——

    “哥哥,你说谁会赢?”

    “废话,当然是咱们爸爸了。”

    “我认为,是妈妈!”

    “啊?”

    “不信,你等着瞧!”

    啕啕笃定地说。

    果真,她的话音刚落,就听沈轻轻呵斥:“给我住手!”

    原本还在过招的两个男人一听沈轻轻这话,乖乖停止打斗了。

    顾祁森毫发无损,连衣服都是整齐干净的,倒是赫连律,衬衫弄皱了。

    “你们啊,加起来都超过六十岁了,怎么还跟小孩子一样呢?”

    沈轻轻走过去,没好气教训道。

    赫连律笑眯眯反驳,“超过六十岁不就是老人了吗?老人如小孩,这句话你听说过吧?”

    “哟,难得哟,你这个abc竟然对中文这么有研究?”

    沈轻轻笑着打趣。

    “那是当然。谁让爷学富五车呢。”

    赫连律骄傲地翘起了尾巴。

    “呃好想吐啊”

    啕啕突然说。

    沈轻轻立马回头,语带关切,“怎么了宝宝?哪里不舒服?”

    “没呢,被律舅舅的话给吓吐了。”

    啕啕一本正经道。

    “哈哈”

    众人反应过来哈哈大笑。

    赫连律:“”

    什么跟什么嘛,难道他已经沦落到,连一个三岁小孩都可以随便欺负他的地步了吗?

    “哇,老公,你买了花送我呀?好棒喔,谢谢!”

    沈轻轻惊喜地从顾祁森手中抢走玫瑰花,低头吻了吻扑鼻而来的香气,笑容格外灿烂。

    “喜欢就好!”

    顾祁森抬手摸了摸她的头,眉眼间尽是化不开的深情缱绻。

    “嗯,好喜欢!”

    许是太过开心了,沈轻轻这会儿也顾不上别人在场,立刻上前一步,踮起脚尖在他脸颊吻了一记。

    顾祁森心花怒放,情不自禁搂住她的纤腰,低头精准地攫住她的唇,深深地吻了下去。

    见爸爸妈妈玩亲亲,啕啕赶忙捂住小脸,偷偷从指缝间看他们。

    而嚎嚎,干脆转过身,识时务走开了。

    至于那颗最大最亮的超级电灯泡赫连律,则是瞪大眼,被他们狠狠地撒了一波狗粮。

    呜呜呜,他要回美国。

    赫连律并没有在环山别墅多做逗留,吃完晚饭他就走了。

    他是刚好经过s市,顺带来探望沈轻轻和孩子们,却不小心被他们秀了一脸恩爱,哎,早知道应该拉珏哥一起来的,两人一起被虐,总比他自己一个人被虐好。

    当天晚上,哄完宝宝们睡觉回到卧室,顾祁森就告诉沈轻轻,许妘笙将从顾氏离职一事。

    沈轻轻惊讶不已:“老公,她不是爷爷安排进顾氏的人吗?而且,她工作表现那么好,又跟你私交甚笃,你就这么把人家吵了,会不会落人口舌啊?”

    顾祁森心想,若他一直将许妘笙留下,才是真正落人口舌,不过,聪明如他,这种事肯定不会跟沈轻轻讲,于是,他勾唇笑笑,云淡风轻说:“放心,你老公情商那么高,断不可能做傻事。”

    沈轻轻斜睨他,“哎哟,你情商高吗?我怎么没看出来?”

    顾祁森一巴掌打在她pp上,“死丫头,皮痒了,是吗?”

    沈轻轻撅着小嘴,“哼,老婆是用来疼,不是用来打的。”

    “那打疼了吗?”

    “疼!”

    “疼?那老公帮你揉一揉!”

    男人邪魅说完,魔爪已朝她伸过去。

    沈轻轻赶忙笑嘻嘻跑开,“呀,不要”

    “我偏要!”

    “哈哈哈”

    小两口打打闹闹,甜蜜极了。

    腻歪过后,顾祁森坐在沙发上,沈轻轻躺着,枕着他的腿。

    “老公——”

    沈轻轻眨了眨滴溜溜的眸子,柔声唤了他一句。

    顾祁森修长的手指温柔地帮她顺顺头发,沉声问:“你想说什么?”

    “你为什么要辞退许妘笙啊?她做错什么了吗?”

    虽然她不喜欢许妘笙这个潜在的情敌留在自家老公身边,但并不代表,她支持顾祁森这么做,除非,许妘笙犯错了。

    “她没做错什么。”

    顾祁森如实回答。

    “那你”

    “是因为有了更好的人选。”

    “啊?是吗?谁啊?”

    一听说有适合的人选接替许妘笙那个位置,沈轻轻不禁好奇了。

    顾祁森长眸半眯睨着她,深幽的视线让沈轻轻吓得脱口而出,“你说的该不会是我吧?”“恭喜你,答对了!”

    顾祁森看着她,骄傲极了。

    果然是他的轻轻,只消一个眼神,就懂他的心思了。

    此生有妻如此,夫复何求啊

    “真是我?”

    沈轻轻赶忙从沙发上爬起来,一脸不敢置信,“老公,你也太儿戏了吧?我?我耶!你让我去做日化公司的总经理?”

    天啊,她当初顶多也就是日化公司旗下一个“yan颜”品牌的负责人,让她去当总经理,公司里的人能服气吗?

    她家老公,也未免太看得起她了。

    不,不,不,她要拒绝

    ps:今晚八千字更新完毕哦。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