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47 宝贝拿着,上阵杀敌去!(二十七)
    未料到许妘笙会跟自己套近乎,沈轻轻只好道,“我不是顾氏的员工,我是顾氏合作伙伴mu派来的代表。”

    “哦。原来你就是那个传说中很厉害的总裁特助呀。不好意思,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了,见你这么年轻,我还以为你刚大学毕业呢,没想到那么能干!”

    能干?

    呵呵,可不是么?

    若不能干的话,怎么以如此普通的姿色,偏偏入了顾祁森的眼

    许妘笙越想越恨,但脸上的笑容却越来越灿烂。

    沈轻轻当然不会知道站在她眼前的女人内心有多阴暗,看到她对自己态度这么友好,她也不吝绽开微笑,“过奖啦,我只是运气好而已。”

    “呵呵”

    许妘笙轻笑一声。

    正想说些什么,这时,隔壁的员工电梯抵达了负一层,缓缓打开门。

    许妘笙立马说:“电梯来了,先进去吧。”

    话音落下,也不管沈轻轻愿不愿意,直接就伸手过来拉她。

    有外人在,沈轻轻当然不方便去坐总裁专属电梯,不着痕迹挣脱开许妘笙之后,她淡笑着与对方一起走进电梯。

    “你在几楼上班?”

    许妘笙按了按自己所在的楼层,又好心问沈轻轻。

    沈轻轻原本打算去顶层找顾祁森,如今只能改变主意,“我在98楼,秘书室隔壁的办公室。”

    许妘笙帮她按了98的按键,勾唇笑笑:“看来我们顾总对你们公司很重视喔。”

    谁不知道,整个公司最多机密的地方,除总裁办公室之外,就是98楼了。那一整层全是总裁特助和秘书们办公的地方,这沈十七居然能在里边有办公室,这简直

    一想到顾祁森对沈十七这般着迷,许妘笙禁不住妒火滔天,双手不自觉攥紧拳头,任由那修长的指甲深深嵌入掌心中。

    不行!

    就算她被逼离开顾氏,她也不能让沈十七这个狐狸精得逞,她必须想办法赶走她

    “我们两家公司都很重视这次的合作,顾氏也有派代表到mu总部去。”

    沈轻轻云淡风轻说。

    虽然许妘笙的表现非常礼貌大方,但不知为何,沈轻轻总是觉得怪怪的,对她,也多了些许防备,或许,是受到顾祁森辞退她这事影响吧?

    换做任何人,无缘无故被辞了,总会忿忿不平的,哪像许妘笙,今天居然还跟没事人一样,笑容满面前来上班,而且还有心情跟她聊天,奇了怪了

    两人各怀心思,不再说话。

    电梯抵达许妘笙所在的楼层,许妘笙临出门前,突然转过头,朝沈轻轻挥挥手,“十七,我先出去咯,有空约饭哈。”

    “嗯,好的。”

    沈轻轻礼貌点点头,目送她离开。

    电梯门合上,她立刻按了顶层的按键。

    许妘笙其实没有离开,而是站在电梯门口,盯着电梯显示屏渐渐上升的数字,一直到98楼,电梯停了一小会儿,然后,又往顶楼走了。

    呵,她猜的果真没错,沈十七这狐狸精,果真上顶楼找顾祁森了。

    许妘笙倏地眯起眸子,眼里一片冰冷。

    回到办公室,她立刻关门,拿起手机给顾长谦打电话。

    昨天得知顾祁森要让自己离开顾氏之后,她就想跟顾长谦讲这事的,但后来,为了沉住气,她愣是硬生生忍了一个晚上。

    本想下午再抽空去一趟顾家找顾长谦哭诉,谁知被沈十七给刺激到了,许妘笙一刻都等不了,只想马上让顾长谦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起,电波中传来顾长谦乐呵呵的声音:“妘笙啊,怎么突然想起给你顾爷爷打电话呢?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吗?”

    许妘笙瞬间像换了一张脸,嘴角噙着柔和的笑容,轻声说:“顾爷爷,确实有很重要的事,但如果我说了的话,还请顾爷爷您不要怪我,我”

    她说着说着,喉咙一阵哽咽,愣是再也发不了声音。

    顾长谦被她吓一跳,灰白的胡子抖了抖,紧张兮兮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我”

    许妘笙还是支支吾吾的,可没把老爷子给急死,“顾爷爷相信你,不会怪你的!有什么事说出来,不要怕?是不是阿森欺负你了?我给你做主!”

    “不是的,顾爷爷,阿森没有欺负我,他只是”

    “只是什么?哎呀丫头,你倒是说啊!”

    顾长谦向来就是急性子,最受不了讲一半留一半的人了,不过,也真是因为如此,他却更加觉得许妘笙绝对是受了委屈。

    若不然,这知书达礼的丫头,什么时候有这般扭捏过?

    知道自己前期的铺垫起作用了,许妘笙唇角勾了勾,旋即,用无比委屈加无奈的语气说:“昨天下午,阿森给了我一千万,让我离开顾氏了。”

    “什么?”

    顾长谦猛地瞪大眼,完全不敢置信,“阿森怎么可能”

    “抱歉,顾爷爷!是我不好,是我没能取得令人骄傲的成绩,阿森没有错,他对我已经够包容了,是我不够资格担当此任。”

    许妘笙态度诚恳地说,未等老爷子开口,她又道,“虽然很舍不得离开顾氏,但既然这是阿森的决定,我还是会支持他的。我觉得很对不起您的信任,辜负了您的,因为是您安排我进来的,所以纠结了一个晚上,还是决定打电话给您说一声”

    “胡闹!你进顾氏以来,成绩有目共睹,就算是怡姗没离职,她也未必能有你出色。”

    顾长谦气得不轻,一张老脸瞬间涨成猪肝色。

    许妘笙是他安排进集团的人才,顾祁森一声招呼都不打就把人给炒了,有将他这个爷爷放在眼底吗?

    显然没有!

    这个不孝孙,真要气死他了

    “顾爷爷,如果我真那么能干的话,阿森肯定不会让我走的,所以归根到底,还是我没能力啊”

    讲到这,许妘笙神色一黯。

    顾长谦听出她的委屈,心中的火气更大,“你放心,你的能力是经过董事会一致认可的,你的任命书也是董事会给的,阿森他没权利这么做!我这就去公司找他!”

    “爷爷,您可别因为我,跟阿森闹不愉快啊。”

    许妘笙忙不迭劝道。

    “哼!我还怕他不成?”

    顾长谦黑着脸,“你安心工作吧,顾爷爷会替你做主。”

    话落,他不顾许妘笙的反应,直接挂掉电话。

    听着电波中传来嘟嘟嘟的忙音,许妘笙禁不住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看样子,一切进行得比自己想象的要顺利呀,而且,老爷子这会儿怒气冲冲赶过来,十有**会在总裁办公室碰见沈轻轻,约莫有好戏看了,只可惜,她未能现场围观

    许妘笙低着头,将手机随意抵在下巴处,眉眼间尽是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

    人前是落落大方的京城名媛,人后是阴险恶毒的魔鬼,连智商超高的顾冉冉遇到她,估计都得喊她一声师姐了,毕竟要论婊,谁能及得过许妘笙?

    顶层,总裁办公室。

    顾祁森坐在大班桌前忙个不停,一堆的急件要处理。

    沈轻轻也没闲着,虽说她的办公室在那所谓的98楼,但基本上,她都是拿着电脑来陪老公一起办公的。

    夫妻俩分别专注于各自的工作,静谧的空间,时不时传出节奏感十足的键盘敲击声,气氛非常和谐。

    时间一分一秒悄悄划过,不知不觉,两人已连续工作了一个半小时。

    “搞定!”

    沈轻轻将ppt保存关掉,很自然地伸了伸懒腰。

    这时,顾祁森也停止敲键盘的动作,抬眸朝她看过来:“ppt做好了?”

    “对呀,是不是很棒?”

    沈轻轻得意洋洋地问他。

    “嗯!”

    顾祁森颔首,神色认真,“我的眼光向来很好的。”

    “额,这关你眼光什么事?”

    沈轻轻一时反应不过来。

    顾祁森微笑起身,风姿绰约走向她所在的沙发,“你这么厉害,这不就证明我挑人的眼光很好么?毕竟,我不仅是你老板,还是你老公。”

    “呵呵呵,原来闹了一大圈,你这是在夸自己啊。”

    沈轻轻笑着摇头。

    “你也可以这么认为!”

    顾祁森大言不惭道。

    走到她旁边的空位落座,他好看的脑袋瓜凑过来,盯着她的电脑,手也没闲着,抢过她的鼠标,又重新点开刚刚被她关掉的ppt。

    “我看看,有没地方需要修改的。”

    “哎呀,那太好了。”

    沈轻轻兴奋欢呼。

    她这次做的,是mu与顾氏新产品的宣传方案,这其实不属于她的执掌范围,但她刚好有灵感,就想试一试,若被顾祁森和慕容希看中,也算帮得上忙。

    顾祁森翻开ppt,一页一页审阅,看到有不妥的地方,他都一一给她指出来,沈轻轻茅塞顿开,心里激动极了。

    “老公啊,你说如果我上小学就开始遇见你,然后有你帮我辅导课业,别说s大了,就算是哈佛牛津这样的超级名校,约莫我都能考得上呢。”

    沈轻轻挽着顾祁森的胳膊,笑嘻嘻说。

    顾祁森抬手揉揉她的头发,不禁莞尔:“你应该庆幸那会儿没遇到我。”

    “为什么?”

    ps:这一章是3000字,当于别人三章的字数。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