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48 宝贝拿着,上阵杀敌去!(二十八)
    “因为像你这么笨的学生,我可能会忍不住想揍你!”

    顾祁森说完,禁不住用手去捏她的鼻子。

    “讨厌!”

    沈轻轻笑着拍掉他的魔爪,戳戳他的胳膊抗议,“哪有这样的?哼,人家当时可是校花呢,你知道校花这两个字的意思吗?”

    “校花?不就是指学校的花瓶?这个我懂!”

    顾祁森故意逗她。

    沈轻轻被他这话雷得外焦里嫩,扑哧一声笑出来,“去你的,尽是胡说八道。”

    “呵”

    夫妻俩甜蜜打打闹闹,气氛无比的美好融洽,然而,这么温馨的一幕持续不了多久,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

    “进来——”

    顾祁森敛起嘴角的笑意,倏地从沙发上站起身。

    沈轻轻也跟着坐直,将笔记本电脑重新放到腿上。

    门从外边被推开,秦瑄行色匆匆走进来。

    “boss——”

    “什么事?”

    看他似乎脸色不太好看,顾祁森蹙着眉,眼神陡然划过一丝冷厉。

    “老爷子来了,还带着所有董事会的成员,现在在会议室。”

    秦瑄语气有些急促。

    顾祁森眼底的神色更黯,“他想做什么?难道是为了许妘笙?”

    他能猜到的只有这个。

    思及此,男人精致的俊脸,愈发阴郁。

    未等秦瑄回答,顾祁森便对沈轻轻说:“你在这好好呆着,我去去就回。”

    “嗯,好的。”

    沈轻轻忙不迭道,心里泛上一抹担忧。

    但她就算跟着顾祁森一起去也帮不了忙,所以,还是在办公室等着吧。

    顾祁森和秦瑄很快就离开,偌大的办公室里,只剩沈轻轻一个人。

    她心神有些不宁,始终定不下心工作,于是,强迫自己做了一页ppt之后,她索性将电脑合上。

    抬腕看了看表,发现现在已经11点30分,不知宝宝们下课了没有,沈轻轻想了想,干脆拿出手机拨打环山别墅的固定电话。

    “少夫人,您好。”

    电波中传来一记恭敬的女声,是杨春,她从来电显示那儿,认出了沈轻轻的号码。

    沈轻轻微微一笑:“杨春,宝宝们呢?下课了吗?”

    “嗯,快要下课了,过十分钟就安排他们吃午饭。”

    杨春如实回答。

    沈轻轻又说:“好的,我知道了。那麻烦你看着他们多吃点,不要挑食了,尤其是嚎嚎。”

    “放心吧少夫人,我会的。”

    杨春笑了笑。

    嘱咐杨春一些注意事项之后,沈轻轻才挂掉电话。

    原本想让孩子们接电话的,但最终打消了这个念头。

    时间迅速溜走,不知不觉就到了12点,可顾祁森却还没有回来。

    沈轻轻心里七上八下的,只好不安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另一边。

    高管会议室里,气氛无比凝重。

    黑压压的一片人围着椭圆形的桌子坐着,主席位上,顾长谦挺直背脊,脸色格外阴沉。

    顾祁森进去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不过,他已司空见惯,倒是从容处之。

    “董事长,各位董事,不知大家今日前来,有何指教?”

    一般情况下,若非集团重大要事,这些人是不会出现的,看来,许妘笙在他们的心目中颇有地位。

    顾祁森暗忖,表面上却假装一无所知。

    “哼!”

    顾老爷子见这个不孝孙进来,冷嗤一声,随后质问,“听说你单方面辞退日化子公司y.z的总经理许妘笙?”

    面对着爷爷咄咄逼人的语气,顾祁森勾勾唇冷笑:“我一个集团总裁,辞退一个人还犯错了不成?”

    他一边说,一边大步流星往前走,找到自己的位置,优雅落座。

    祖孙俩充满火药味的对峙,让在场的其他董事不由得面面相觑,聪明地选择噤声。

    得知许妘笙被辞退,大家也都气得不行,但,气归气,让他们与气场强大的顾祁森理论,却不敢了。

    记得顾祁森刚接管集团那会儿,这群董事中,不少人给他使过绊子,可结果证明,长江后浪推前浪,他们压根斗不过这位年轻小辈,后来,见他把集团推上令人望尘莫及的高度,他们也就心服口服了。

    而今天,若非顾长谦所逼,他们也不会想出席。

    “许妘笙那是一般的人吗?你没理由就辞退人家,道理何在?”

    顾长谦握着拐杖的手抖了抖,气得吹胡子瞪眼睛。

    顾祁森凉凉开口,“在我眼里,她没什么特殊,就跟其他员工一样,都是为顾氏服务的。我按照合约规定进行赔偿,问心无愧!”

    “你你简直放肆!她那么能干,是一般员工能比得了的吗?你你怎么就这么儿戏?”

    顾长谦捂住心口,喘着气。

    若不是顾及在场有那么多的董事在,他非用手中的拐杖狠狠招呼他一顿不可。

    顾祁森依旧不为所动,“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理由。”

    “那你倒是说说看,你的理由是什么?”

    顾长谦冷冷说,神色未见缓和。

    这时,其中某一个比较挺顾祁森的董事赶忙打圆场,“是啊,阿森,你就好好给你爷爷解释一下,你辞退许妘笙的理由吧。你的聪明睿智有目共睹,肯定有你自己的考量。”

    “谢谢李伯伯理解。”

    顾祁森朝对方轻轻颔首,旋即道,“许妘笙进公司一年多,成绩确实有目共睹,但在这个竞争日新月异的市场,她太墨守成规了。她的管理模式最多只能撑两年,可顾氏要的是,与时俱进、敢于创新的管理者,而这个人选,我已经找到了!”

    什么?

    他竟找到比许妘笙更适合的管理人员?

    全场震惊,一时间,大家窃窃私语。

    商人都是看重利益的,他们之前一致同意许妘笙担任y.z的总经理,也只因她能力出众,能够让顾氏赚更多的钱,可若顾祁森真能找到比她更适合的人接替,那有何不可?

    众人议论纷纷,顾长谦却铁青着脸不说话。

    一个出色又合适的人才,可不是那么好找的,而他的孙儿,居然声称自己找到了,这让他突然有一种被人背叛的感觉。

    他,到底有多不满自己这个爷爷?

    ps:继续码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