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50 宝贝拿着,上阵杀敌去!(三十)
    说到底,顾长谦还是不愿相信,真有那样优秀的人存在。

    他心想,这或许只是他家孙儿辞退许妘笙的借口罢了。

    知道爷爷对沈十七偏见颇大,在这个节骨眼,顾祁森断不可能告知他,自己选中的人是谁,因此,他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后天您就知道了”,然后便潇洒转身,头也不回走出会议室。

    顾长谦抖了抖手中的拐杖,无奈摇头。

    自从沈轻轻出事之后,他是越来越看不透这个孙儿了,哎!

    ……

    顾祁森冷着脸走到办公室门口,推开门的时候,立刻转换为温柔的表情。

    沈轻轻正坐立不安,一听到脚步声,她赶忙转过头,果真见自家男人风姿绰约走进来。

    “老公,怎么样?没事吧?”

    她迎上去,语带关心问。

    顾祁森看着她,幽幽开口:“嗯……有事。”

    “啊?”

    沈轻轻懵住,正想继续问他,却见他突然伸手把自己抱到怀里,眉眼间潋滟几丝宠溺,“骗你的!”

    “哈?你……太坏了。”

    沈轻轻笑着捶他,拳头一点都没用力,让男人瞬间开怀大笑。

    “你还笑?还笑?”

    她娇嗔,在他面前就像一个可爱的小女孩。

    顾祁森执起她的小手放到唇边亲一下,旋即转移话题:“饿了吗?”

    “嗯,饿了。”

    沈轻轻很实诚地回答,毕竟,都超过十二点了,她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

    “那走吧,出去吃!”

    顾祁森说完,倏地松开她,走回大班桌旁拿车钥匙,然后才揽着她一起离开。

    另一边。

    顾长谦也约了许妘笙一起吃午饭。

    他们直接在明月楼汇合,幸好顾祁森与沈轻轻不是去那边,要不然,遇上了得多尴尬。

    “顾爷爷,您来公司,该不会是为了我的事,去找阿森吧?”

    等上菜的空挡,许妘笙假惺惺问。

    顾长谦颔首,没有否认:“嗯,重新开了次董事会议。”

    “啊?居然为了我的事开董事会议?顾爷爷,您……您对妘笙这么器重,妘笙真的无以为报了……”

    许妘笙眼眶迅速泛红,声音也开始哽咽。

    顾长谦叹气,“你不要有心理负担,我们只是不想失去一个人才。”

    “可是我……”

    许妘笙欲言又止,就听老爷子继续说,“别担心,董事会一致决定,给你一次参加考核的机会,如果通过系统测评,阿森就算想辞退你,也没有借口了。”

    “嗯……什么叫系统测评呢?”

    许妘笙眼神闪了闪,问。

    “就是里边有各种的数据题目,也从各个方面对人才进行测试,这是顾氏自己研发的系统,精准度很高。”

    顾长谦给她简单做了介绍。

    许妘笙“哦”一声,拳头下意识攥紧,垂眸敛去眼角的异样,然后朝他微微一笑:“也就是说,顾爷爷您是想让我去参加评估了,是这个意思吗?”

    “嗯,不错。”

    顾长谦点头,一边拿起茶杯抿一口普洱,接着又有些迟疑地说,“不过……跟你一起进行评估的,还有别人。”

    “别人?”

    许妘笙嘴角的笑容倏地僵住。

    难道……顾祁森已经找到替代她的人选了吗?

    这个认知,让许妘笙的心猛地一沉。

    于是,未等顾长谦开口,她立马又追问,“顾爷爷,什么别人呀?”

    顾长谦睨她一眼,语气沉沉地说:“阿森在外边找的,坚持要聘用,顶替你位置的人。”

    果然如此……

    许妘笙听完老爷子的话,笑得比哭还难看,“是谁这么厉害啊?能让阿森亲自聘用回来,我都好想向她讨教一下了。”

    话音落下,她脑海中竟不自觉闪过沈十七那张脸,心头隐隐掠过一抹不好的预感。

    而这时,就听顾长谦说:“这个……我也不知道,问过人力资源部总监,他都不清楚。”

    董事会一结束,他就打电话给人力资源部总监探听情况,可对方被他吓得不起,压根不知日化子公司竟有新总经理即将上任这回事,这也让顾长谦对这所谓的人才愈发好奇了。

    许妘笙从顾长谦嘴里套不出有用的信息,只好作罢,“嗯呢,我明白的顾爷爷,咱们就等后天下午看看吧,到时自然就知道了。”

    “是的,你也不要灰心,顾爷爷相信你一定可以取得顺利,重新回到原来的位置!”

    “谢谢顾爷爷,我会努力的!”

    “嗯!”

    ……

    这边,一老一少谈论着后天的比试情况,而沈轻轻与顾祁森,却因这事,闹起小矛盾。

    “老婆……”

    “哼!”

    “老婆……”

    “……”

    “宝贝……”

    顾祁森连续叫了沈轻轻好几次,沈轻轻将头摇得像拨浪鼓,“我不听我不听……”

    “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打败许妘笙!”

    被她在自己面前晃得头晕,顾祁森索性伸手捧住她的脑袋,神色认真道。

    小脑袋被他钳制住,沈轻轻没好气瞪他,“又不是你去比试,你当然说得轻松了。”

    说完,撅着小嘴,眸光无比哀怨。

    顾祁森失笑,情不自禁凑过来在她唇上狠狠亲一口,低沉的嗓音蕴满柔情,“我也不轻松啊,要是你输了,我也很打脸的。”

    “那你还吹牛?你明知道许妘笙有多优秀……”

    沈轻轻扁扁嘴,越想越觉得自己输定了。

    她忍不住抡拳打在他肩膀上,气呼呼控诉,“我看,你肯定是故意的吧?故意让我在那些董事们面前出丑,然后凸显许妘笙的能干,对不对?”

    “……”

    这简直……

    顾祁森无语了。

    “看看看,无话可说了吧?哎呀,你这胳膊往外拐的老公,我可是你老婆耶,你怎么就毫不犹豫把你老婆推上断头台呢?”

    “你确定是断头台,而不是领奖台?”

    顾祁森嘴角的笑意愈发温柔。

    沈轻轻抬眸,恰好撞见他深情款款的眼神,一时间,心跳漏了半拍。

    “我……我……确……”

    艾玛,她居然被他迷得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

    沈轻轻暗暗唾弃自己,这都老夫老妻了,怎么还总是花痴呢?

    她家老公这么帅,也怪不得许妘笙对他居心不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