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61 宝贝拿着,上阵杀敌去!(四十一)
    许妘笙万万没有想到,才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那些原本支持自己的董事们,居然就纷纷倒戈,低声下气地去求沈十七留下来。

    见那些人围着顾祁森与沈十七团团转,费尽唇舌说服他们的模样,许妘笙只觉得这一刻,心都冷了。

    她下意识望向了顾长谦,原以为老爷子遇到这样的场景会与自己一样气红了眼,谁知,老爷子竟然也是紧张兮兮地看着顾祁森,就怕他真的会撂桃子不干似的。

    呵……

    许妘笙心中冷笑。

    她才不信像顾祁森那么有责任心的男人,会对自己的家业不管不顾,所以,或许这根本就是顾祁森设下的局,一个让所有董事心甘情愿接纳沈十七的局,毕竟,她许妘笙的地位再怎么稳固,对比起他这个集团总裁来说,简直不值得一提。

    不得不说,这招太高明了!

    真不愧是自己喜欢了那么多年的男人,然而,一想到他如今站在自己的对立面维护别的女人,许妘笙心里就嫉妒得要命,一抹恨意在胸腔处缓缓升起。

    “沈小姐,您既然跟我们总裁是一对,恐怕也不忍心见我们总裁离开集团吧?您能不能劝一劝他留下来?”

    “沈小姐……”

    “沈小姐……”

    看着这些原本高高在上的评委们此刻态度热情地跟自己示好,沈轻轻觉得像做梦一样。

    她眨眨眼,被他们搞得一愣一愣的。

    咽咽口水正想出声,这时,就听顾祁森先一步说:“董事长,您的意见呢?”

    “……”

    顾长谦不吭声。

    他又不傻,许妘笙能想明白的地方,他肯定也想到了,但即便是这样,他也没办法拿顾氏去跟顾祁森赌,因为,他赌不起……

    只不过,让他开口去挽留沈十七,他如何能拉得下这个脸?

    越想,老爷子的脸色越难看。

    幸好这个时候,有情商高的董事马上给他台阶下,“董事长,y.z的总经理上任是件大事,我建议,咱们可以召开集团员工大会,将沈十七女士正式介绍给所有的员工,您意下如何?”

    嗯,这番话呢,直接就确定了沈十七的总经理职务,亦没让顾长谦丢太大脸,毕竟他只要顺势点一下头就可以了。

    顾长谦沉默片刻,最终还是“嗯”一声,算是同意了。

    不过,丢了脸,他也没心情继续在这边呆,于是,直接铁青着脸拂袖离开。

    其他董事也跟着走了,不过他们在临走之前,大多数人还是很热情友好地跟沈轻轻道声恭喜,至于许妘笙是怎么想的,抱歉,他们没法顾及了。

    杨哲和秦瑄也迅速离开,偌大的会议室,很快就只剩下顾祁森夫妻俩,以及静静站在原地的许妘笙。

    在这里,不得不夸一下许大小姐的情绪控制能力,若是顾冉冉见了,约莫都得感叹自己遇到对手了。

    见大家都离开了,她笑意吟吟走到两人面前,抬眸看了顾祁森一眼,随后看向沈轻轻,眉眼弯弯道:“十七,再次说声恭喜你!”

    她的声音特别真诚,让旁边的人力资源部总监见了,都禁不住暗暗赞叹她真是个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大气女子。

    而沈轻轻呢?

    她才不这么认为,许妘笙越是表现得落落大方,她越觉得这个女人有问题,但在这个节骨眼,她当然不会与她撕破脸。

    所以,她噙着笑,那笑虽然礼貌,却透出一丝疏离,“谢谢你了,许小姐!”

    “不客气!”

    许妘笙硬着头皮说完,随后又将视线落在顾祁森身上,黑眸中蕴着一抹令人看不清的情绪,“阿森,可以借一步聊会儿吗?”

    原以为顾祁森不会拒绝,谁知,他却说:“十七不是外人,有什么事在这说就行了。”

    好一个十七不是坏人,呵呵!

    许妘笙极力压抑内心的狂怒,旋即,幽幽看了沈轻轻一眼,语带恳求问道:“十七,我想跟阿森单独聊几句,可以请你避开一下吗?”

    沈轻轻:“……”

    犹豫两秒,最终她还是点点头,“那我先去找秦特助了。”

    话音落下,她也不管顾祁森答不答应,转身款款走向门口。

    顾祁森眯起狭长的眸,一直注视着沈轻轻窈窕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见,他才有心思搭理许妘笙:“有什么话,说吧!”

    男人低沉的嗓音夹杂着让人无法忽视的疏离,许妘笙心里苦笑一声,却还是假装若无其事开口:“阿森,沈十七果真是个优秀的女人,今天我输得心服口服。”

    “这话你应该去对她说。”

    顾祁森淡淡应声道。

    许妘笙微微勾唇,“不,我认为这事对你说比较有用,因为你是她老板,不是吗?”

    “那我替她谢谢你的夸奖了。”

    顾祁森客气地说,旋即抬腕看了看表。

    许妘笙知道他不太愿意再这儿跟自己耗费时间,立马又找话题,“顾爷爷所做的一切,包括刚刚那般维护我,其实出发点是为了你好,还请你不要介意,毕竟再怎么说,他也是你至亲的爷爷,血脉深情是不可隔断的。”

    “好,我知道了。”

    对于许妘笙的说教,顾祁森有点不耐烦,但良好的教养却让他只能暂时忍着。

    只可惜,许妘笙并不打算停下,继续说:“我们认识那么多年,我一直把你爷爷当成自己的爷爷那样,以后我也会经常跟顾爷爷来往,你应该不介意吧?”

    顾祁森挑眉,耐着性子回答:“不会!你爱跟谁交往,是你的自由。”

    “额,我是怕你不高兴!”

    许妘笙弱弱地说。

    顾祁森干脆转移话题,“还有其他事吗?”

    “晚上能不能请你和十七一起吃顿饭?”

    许妘笙试探着问。

    顾祁森想都不想就拒绝:“sorry,晚上已经另有安排了。”

    “哦,那好吧。”

    他的答案在自己预料当中,许妘笙眼神闪了闪,只好作罢。

    “祝你以后一切顺利!”

    不管怎么说,两人都是相识多年的朋友,顾祁森还是给了她最真挚的祝福。

    “谢谢!”

    许妘笙笑成一朵花,笑容有多灿烂,内心就有多狂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