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62 宝贝拿着,上阵杀敌去!(四十二)
    与许妘笙聊了几句之后,顾祁森便回到办公室。

    步履匆匆推门进去,入眼的,是沈轻轻坐在他的大班椅上,认真工作的场景。

    人家经常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其实,这句话也同样适合女人,至少,此时此刻的沈十七,在顾祁森眼里,有着别样的美。

    已近黄昏时分,斜阳从落地窗透进来,几丝洒落在她那张白皙的小脸上,额前的碎发轻轻飘扬,尽管她的五官只算得上清秀,但那份宁静专注的气质,却是那般地富有吸引力。

    顾祁森双手插袋,优雅地站在原地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直到沈轻轻不经意抬眸,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中碰撞,他才噙着一抹温柔的笑,迈着沉稳的步伐,款款走过去。

    男人长得帅,走起路来那画面就跟移动的海报似的,浑身散发着令人难以抗拒的荷尔蒙,沈轻轻不禁有些看呆。

    她两只大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他,如影随形那样,可由于看得太过浑然忘我,连他什么时候走到自己身旁,都没能来得及缓过神。

    “看够了吗?”

    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带着几分揶揄,总算将沈轻轻拉回现实,“啊?”

    意识到自己竟然不小心看他入了迷,沈轻轻不禁脸红红,哪怕这人是自己老公,她还是觉得挺难为情的。

    “咳咳……”

    她赶忙轻咳两声转移话题,“跟你的妘笙妹妹聊完啦?这么快的?”

    这话,嗯哼,好酸哟!

    尽管知道他对许妘笙没任何特殊感情,但沈轻轻依然不太喜欢他跟那个女人走太近。

    顾祁森抬手揉了揉她的头,语带宠溺道:“首先纠正一下,那不是我妹妹。”

    “哼!不是你妹妹,那是红粉知己咯?”

    沈轻轻撅着小嘴,继续酸溜溜地说。

    顾祁森失笑,“是谁二话不说就走掉的,这会儿,怎么还吃醋了,嗯?”

    “哼,我走掉,你不会跟着一起走吗?”

    沈轻轻戳戳他的胳膊,一边戳一边抗议,“我看你分明就很想留下跟她一起聊天,所以干脆做个好人成全你们咯。这还怪上我了吗?嗯?”

    “呵……”

    顾祁森莞尔一笑,索性抓住她乱戳的小爪子,放到唇边亲了亲,带笑的声音沙沙的,特别地好听,“我老婆如此深明大义,我怎么舍得怪你?”

    “哼!这还差不多。”

    沈轻轻娇嗔地说。

    这时,顾祁森瞥了电脑屏幕一眼,见她居然在逛某宝,他不禁无语:“亲爱的沈总经理,你刚刚那么认真专注,该不会是在网购吧?”

    沈轻轻笑得格外开怀,“是呀,不然你以为呢?”

    顾祁森:“……”

    亏他还以为她竟那么敬业,这么快就进入工作状态了,结果……

    “那你买了什么?需要老公帮你清空购物车吗?”

    男人很快就化身宠妻好老公,笑着问。

    沈轻轻闻声,旋即打开订单给他看,“喏,这些全是嚎嚎啕啕的衣服和玩具哦,艾玛,现在的小孩子太幸福了,什么都有得玩,不像我小时候,只能玩泥巴。”

    沈轻轻这话纯属感慨,可落在男人耳里,却令他十分心疼。

    他的宝贝,本就是衣食无忧的千金小姐,若是没有失踪,她的童年绝对是在万千宠爱中度过,何至于连玩具都没得玩,只能玩泥巴?

    如果……如果他在幼年时期就认识她,那该有多好啊!

    那样的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将所有女孩子喜欢的洋娃娃,玩具熊,漂亮的衣服等等,全部买给她,对她,就像对冉冉一样……

    只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所以,过去的已经无法挽回,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竭尽全力对她好……

    思及此,顾祁森情不自禁俯身搂住沈轻轻的肩膀,精致的下巴抵在她头顶上,由衷说:“要不,老公也给你买一车的玩具,弥补一下童年的遗憾,嗯?”

    “噗——”

    沈轻轻被他逗笑,“你以为我是啕啕啊?”

    “在我心里,你比啕啕还小。”

    男人蹭了蹭她的肩窝,深情款款说。

    沈轻轻嘴角的笑意更灿烂,“老公,你真好!”

    “有多好?”

    “最好最好,天底下最好了!”

    “你也是天底下最好的宝贝……”

    ……

    夫妻俩腻歪了片刻,顾祁森才依依不舍松开她。

    “老公,那我明天就开始上班了吗?”

    “嗯,好好加油!”

    “我会的!”

    沈轻轻颔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她忍不住问,“不过老公,刚刚在会议室,你也太冲动了点,怎么能提辞职呢?你这样做,很不负责任的呢。”

    顾祁森挑眉,神色复杂看向她。

    沈轻轻眨眨眼,“看我干嘛?”

    “看你笨!”

    “啊,你才笨呢。”

    顾祁森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你不笨的话,怎么会看不出我是故意提辞职呢?”

    “故意?”

    沈轻轻蹙眉,这才恍然大悟,“噢,我明白了。你是以退为进,让那些董事心甘情愿求我留下来!”

    “嗯,你还不至于笨得无药可救。”

    “切,我哪里笨啦?我刚刚可是pk赢了呢。”

    虽然她不是一个很虚荣的人,但赢了许妘笙,心里还是乐滋滋的。

    想到这儿,她笑嘻嘻问顾祁森,“老公,我在比赛的时候,你有没有偷偷为我捏一把汗?”

    比赛期间,选手是无法看到对手的答题情况的,所以,沈轻轻当时并不知许妘笙一开始速度那么迅猛,后来离开会议室,听杨哲和秦瑄提起,她才清楚,原来自己竟是一匹逆袭的黑马。

    “没有!”

    顾祁森回答得十分干脆。

    沈轻轻鼓着腮帮子,“为什么?所有人都认为我会输的,你怎么对我那么有信心呢?”

    顾祁森说:“因为你做题的思路和许妘笙是不一样的,你刚开始速度慢,是还没摸清门道,等后来你摸清门道了,速度自然就提上去了。至于许妘笙……若我没猜错的话,她靠的是死记硬背。”

    “哈,你好厉害,这样都能看得出来?”

    沈轻轻对他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