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66 宝贝拿着,上阵杀敌去!(四十六)
    “你好,蒋昀儿女士。请问你现在有时间吗?关于你离职的书面文件,需要你的亲笔签名,能否到人力资源部来一趟?”

    “离职?什么离职?”

    由于太过惊讶,蒋昀儿禁不住拔高了音调,“我没要离职啊!”

    “这个很遗憾地告诉你,蒋女士,在今天早上的主管会议上,总经理已经宣布,将你开除了!”

    什、什么?

    蒋昀儿倏地怔住,半晌都没反应过来。

    mary也没再多讲,催她快点到人力资源部办手续,然后便挂掉电话了。

    听着嘟嘟嘟的忙音,蒋昀儿整张脸瞬间黑了。

    该死的沈十七,我要杀了你!

    与此同时,y.z总经理办公室。

    沈轻轻正坐在大班椅上,将手机贴在右耳边,跟顾祁森聊天。

    “今天感觉怎样?还习惯吗?”

    顾祁森关心地问。

    沈轻轻笑嘻嘻说,“嗯,习惯。不过,第一天就炒蒋昀儿鱿鱼,以她的性格,恐怕等一下就会上来闹吧。”

    “这很有可能。”

    顾祁森颔首,旋即道,“需要我下楼为你撑场吗?”

    “哈,不用不用。这点小事,就交给我吧。”

    “嗯哼,看来我老婆在rt两年,确实成长不少,至少胆子大了,有魄力了。”

    “切,说得我以前好像很胆小,很没魄力似的。”

    “呵”

    “对了,老公,你也支持我把蒋昀儿炒掉,对吧?”

    沈轻轻忍不住问。

    蒋昀儿毕竟是蒋京修的堂妹,如今被她炒了,她有些担心,顾祁森会对蒋京修不好交代。

    顾祁森当然明白她的心思,但他却说:“我支持你!其实,我早就不想留她在顾氏了,但之前一直没时间办她。”

    “呀,敢情我这么做,还正中你下怀啦?”

    “嗯,谢谢夫人为我排忧解难!”

    “哈”

    “叩叩叩——”

    激烈的敲门声响起,打断了他们俩的谈话。

    沈轻轻心想,约莫是蒋昀儿算账来了,忙不迭对顾祁森道,“老公,我还有事忙,先这样,下班再聊哦。”

    “好!六点钟你到顶楼来找我,我们一起回家。”

    “嗯!”

    沈轻轻点点头,挂掉电话。

    “叩叩叩——”

    敲门声越来越急促,门口还传来小林为难的声音,“蒋总监,沈总现在正忙,您还是再等等吧,不要把门敲坏了。”

    “把门敲坏?呵,不就一扇破门吗?值几个钱?”

    蒋昀儿瞪她,右手抡拳又用力砸在门板上,嘴里也不闲着,“沈十七,你这只缩头乌龟,给我开门!”

    “砰砰砰”

    “沈十七”

    沈轻轻不由得摇了摇头。

    门用的是遥控锁,她不需要走到门边去开,坐在位子上按了一下手机,滴一声,就解锁了。

    解完锁,沈轻轻清清嗓子,“进来!”

    话音落下,门就被人用力从外边撞开,蒋昀儿气势汹汹冲进来,她身后,跟着慌乱不已的小林。

    “总经理,对不起,对不起,我没能阻止”

    生怕被沈轻轻怪责,小林不停地道歉。

    沈轻轻阻止她,“没你的事,退下吧。”

    “可是”

    小林犹豫,因为看蒋昀儿明显来者不善,她担心总经理会被打。

    沈轻轻看穿她的心思,心头不自觉涌起一抹感动。

    她绽开一抹温柔的笑容,安抚道:“没事的,你去忙你的,有什么事,我再叫你。”

    “那好吧。”

    既然boss都这么说了,小林也只好配合。

    蒋昀儿有些瞧不上小林的趋炎附势,不禁冷冷讽刺,“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以前可是妘笙身边的一条狗,这么快就抛弃原先的主人,来这表忠心啦?”

    “我”

    小林被她呛得满脸通红,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反驳。

    沈轻轻眯着眼,眸光凌厉,“嘴巴放干净点,这里是公司,所有人无论职位高低,人格地位都是平等的。小林也好,我也好,我们服务的对象是这个集团,不是某个人。”

    “呵呵,说的比唱的还好听!”

    蒋昀儿双手环胸,话越来越难听,“沈十七,你若不是运气好,爬上总裁的床,你以为你有本事比得上妘笙,坐上这个位置?”

    听到蒋昀儿这番话,小林不敢置信瞪大眼。

    真的吗?

    这位气质很好,看起来就很讨人喜欢的总经理,真的跟顾总有一腿吗?

    哇喔,好棒哦!

    小林两眼冒爱心。

    虽然男神又有第二春了,这对许多对他有幻想的女人打击颇大,但好歹人家沈十七不是那种网红脸啊、嫩模之类的花瓶,而是满腹经纶、性格极好的才女,实话说,外表虽不算特别般配,但人家一定能在灵魂上达到共鸣。

    小林的雀跃毫不掩饰,让沈轻轻特别无语,再次看向她,“你先出去!”

    “是!”

    这下子,她再也不敢逗留。

    小林飞快离开,沈轻轻将门锁上,笑意吟吟回应蒋昀儿刚刚的挑衅,“能爬上总裁的床,也是一种本事,至少,许妘笙和你,不管花费多少力气,都没办法做到!”

    “你——”

    心事被人赤果果揭开,蒋昀儿气得妆容都扭曲了。

    愤怒之下,她伸手就想甩沈轻轻一巴掌,手腕却在半空中被沈轻轻扣住。

    死贱人,长那么娇小,力气怎会那么大?

    蒋昀儿奋力挣扎几次,都未能脱离沈轻轻的钳制,她禁不住恼羞成怒,“你放开我!”

    “就这点本事,也想冲上来找我算账?”

    沈轻轻笑道。

    蒋昀儿恶狠狠出声,“废话少说,我做错什么了,你竟敢开除我?”

    沈轻轻松开她的手,“你做错了什么,你不知道吗?”

    蒋昀儿握紧拳头,“不就是出去见一个大牌的代言人没去开会,你至于这么小心眼,动不动就开除人?沈十七,你当真以为顾氏是你自己家吗?森哥是一时瞎了眼才会被你这个狐狸精迷惑,你想嫁进顾家当少奶奶,呵呵,做梦去吧!”

    沈轻轻似笑非笑说:“有梦做,总比你连梦都没得做好!”

    “你”

    “行了,蒋昀儿,我可没时间跟你探讨这种毫无意义的事!你私吞公司五千万的公款,还多次违反公司原则与客户、供应商私下勾结,这些账,咱们倒是来算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