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67 宝贝拿着,上阵杀敌去!(四十七)
    沈轻轻冰冷的话音落下,蒋昀儿瞬间懵了。

    她艳红的嘴唇微微颤了颤,眼底尽是不敢置信。

    什么叫她私吞了五千万的公款?

    她堂堂蒋家大小姐,犯得着为区区五千万把自己送进监狱,断送这一生吗?

    要知道,这可是不小的罪名呐,她蒋昀儿虽不是什么善良之辈,但做事也是有底线的,像搬弄是非、偶尔搞搞小动作这些事,她是会去做,可凡是危及到身家性命的,她绝对不会碰的好不?

    所以,沈十七这是想栽赃自己吗?

    好卑鄙啊

    蒋昀儿越想越生气,豆蔻色的指甲深深嵌入掌心中,渗进血肉的疼痛,让她总算找回自己的声音,可却因太过愤怒的缘故,此时她的语调近乎歇斯底里,“沈十七,你这贱人,我跟你拼了!”

    她说完直接扑过去,像泼妇骂街那样,想打沈轻轻。

    无奈,沈轻轻的反应十分迅速,当即就灵巧躲开。

    “啊——”

    蒋昀儿扑了场空,甚至还不小心扭到脚。

    她极其狼狈地跌坐在地上,面色十分痛苦。

    八厘米高的高跟鞋,鞋跟崴了,嗯哼,沈轻轻看着都觉得疼,心想,幸好自己一向喜欢穿平底鞋。

    “你没事吧?”

    尽管沈轻轻并不喜欢她,但出于人道主义精神,她还是走过去,伸手想拉她一把。

    谁知,蒋昀儿却不领情。

    她吃痛地哼了一声,扶着腰站起来,强忍着脚踝处传来的痛,咬牙启齿骂沈轻轻:“沈十七,你这样无中生有陷害我,就不怕总裁知道吗?我堂堂蒋家大小姐,需要去窥视这点破钱?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见财起意啊?”

    见蒋昀儿矢口否认自己曾犯过的罪行,沈轻轻倒不意外,毕竟,有几个罪犯会那么轻易就说自己犯了罪?更别提,是蒋昀儿这样的人了

    于是,沈轻轻索性转过身走回大班桌前,拿起一个牛皮纸袋,然后,又重新走回来,冷冷说:“想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好好看看这是什么!”

    她说完,直接将纸袋递给蒋昀儿。

    “什、什么?”

    见她竟拿出这么大一个纸袋,蒋昀儿倏地瞪大眼,样子看起来非常茫然,好像很无辜似的。

    沈轻轻拧着眉,没有回答她的话。

    蒋昀儿这才狐疑地将牛皮纸袋的绳子解开。

    袋子里,装着好多文字材料,各种各样的都有,而这些材料都有一个共同点,那便是“蒋昀儿”这三个字

    轰——

    看着自己的亲笔签名,蒋昀儿只觉得晴天一阵霹雳,脸色陡然间变得异常惨白。

    怎么会

    这不可能!

    “这不是我签的,我根本没有做过这些事情!”

    蒋昀儿气急败坏嚷出来。

    沈轻轻却不相信她,“这些可都是白纸黑字,清清楚楚的,而且,为了保证严谨,还有权威的公证,足以证明所有的签字都出自你本人之手。”

    “可是我真不是我签的啊”

    蒋昀儿只觉得冤枉,看沈轻轻的眼神更愤恨了。

    沈轻轻干脆无视她仇恨的目光,一字一句无比清晰道,“蒋昀儿,念在你是蒋家人的份上,你只要在三天内将这五千万还上,公司可以不公开你被开除的原因,也不会报警,但若是你不配合,我们只好法庭上见了!”

    “沈十七你——”

    “来人,送客!”

    沈轻轻不想再跟她废话,大声喊人。

    小林在外头听到自家总经理的声音,赶忙推门进来。

    “蒋小姐,还请您离开,谢谢!”

    小林客气地对蒋昀儿说。

    蒋昀儿深吸一口气,并不死心,“沈十七,我真的没有——”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沈轻轻打断,“或许,你是想让这事闹得人尽皆知?”

    “你”

    蒋昀儿被沈轻轻的态度气得肺疼,可她也不至于那么傻,会愿意将事情闹大。

    刚刚那些资料她仔仔细细确认了,如果不是她特别清楚自己根本没有碰过这些文件,单是看着签字,连她自己都相信那是她本人签的了,更荒谬的是,这一年来,确实有近五千万的款项陆陆续续打进她私人账户里,但她发誓,她真不知道有这回事

    蒋昀儿觉得很冤,不过,她知道如今“证据确凿”,无论她怎么解释,沈十七都不会相信自己,因此,在这个节骨眼,她只能硬逼着自己暂时忍下这口气。

    于是,她咽了咽口气,将牛皮纸袋死死抱住,抬起下巴高傲地对沈轻轻说:“你等着,我会证明自己清白的!”

    “呵”

    沈轻轻冷笑一声,连话都不想跟她说了。

    “蒋小姐,您请吧!”

    小林见状,尽职地催她赶快离开。

    “哼!”

    蒋昀儿趾高气扬瞪沈轻轻一眼,然后,一瘸一拐离开。

    她一走,办公室又恢复宁静。

    沈轻轻按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心头莫名闷得慌。

    突然间,她非常想顾祁森,索性走回大班椅坐下,拿起桌上的固定电话,拨打总裁办公室的分机。

    电波中嘟嘟响了两声,很快就传来男人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忙完了?”

    “嗯,老公。”

    沈轻轻嘟着唇,娇声说。

    不知为何,在听到他声音的这一刹那,整颗心都软了。

    “怎么啦?似乎心情不好?”

    不愧是顾祁森,仅凭她的一句话,就了解她所有的情绪。

    “嗯,有点。”

    沈轻轻没有否认,三言两语将刚刚与蒋昀儿发生的争执告诉他。

    顾祁森闻声,沉默了。

    沈轻轻接着问:“老公,她口口声声说自己是被冤枉的,你说,咱们会不会错怪好人了?”

    “呵”

    顾祁森但笑不语。

    沈轻轻纳闷,“你笑什么?”

    “我笑我老婆太单纯,这么容易就相信别人,嗯?”

    “哎——”

    沈轻轻叹气,如实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但有一点蒋昀儿说得对,以她蒋家大小姐的身份地位,确实没必要贪公司这五千万啊。”

    “宝贝,没有人会嫌自己钱多。”

    顾祁森正色道。

    他刚说完,就听沈轻轻问,“那你这是认为蒋昀儿确实贪了那笔钱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