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70 宝贝拿着,上阵杀敌去!(五十)
    “阿森,这是怎么回事?”

    他看向顾祁森,似乎并不相信沈轻轻的话是真的,毕竟,顾祁森对沈轻轻有多专一深情,他们所有人都看在眼里,所以,怎么可能会移情别恋呢?

    但是,如果这位叫沈十七的女孩不是他女朋友,她怎敢当面这般介绍,而且,顾祁森还把她给带来了。

    一时间,蒋京修心头掠过无数想法。

    顾祁森微微一笑,“就你看到的这么回事!”

    他说完,索性执起沈轻轻的手,与她十指紧扣。

    看着他们手牵手,宛若情侣那样亲密,蒋京修再怎么不愿意相信,都只能接受这个事实。

    “坐吧!”

    他指了指包厢里的意大利真皮沙发,招呼他们坐下。

    “谢谢!”

    沈轻轻笑意吟吟道谢,挽着顾祁森的手臂,与他一起坐进了双人沙发。

    蒋京修则是坐在另一只沙发上。

    对于顾祁森的感情事,蒋京修饶是有再多疑问,都不可能当着沈十七的面讲出来,于是,他暂时将这个话题压下,按了服务铃。

    不一会儿,就有服务生敲门进来。

    “二少,三少!”

    服务生恭敬地朝他们鞠鞠躬,接着热情地说,“两位想要点什么好吃的?餐厅最近有新的菜单,非常受客人们欢迎,要不要也给你们做点尝尝?”

    服务生一边说,一边将精致的餐牌递到蒋京修面前。

    蒋京修指了指坐自己对面的顾祁森,对服务生说:“他们点吧。”

    “是!”

    服务生不敢怠慢,赶忙递给顾祁森。

    顾祁森接过餐牌,眼神温柔看向沈轻轻,“你想吃什么?”

    “嗯我看看。”

    对于吃,沈轻轻比谁都积极,立马抢过餐牌喜滋滋看了起来。

    “我要这个凤尾虾、岩烤牛排、德式咸猪手、红酒烩牛舌、醇香排骨、火腿牛仔肠”

    她一口气点了好几道菜,而且全部都是肉类,让顾祁森不禁笑了。

    “点一些水果和蔬菜沙拉。”

    他揽着她的肩膀,笑着提醒。

    沈轻轻“哦”一声,又继续点多几个肉,然后才说,“最后来一盘水果沙拉和蔬菜沙拉吧。”

    “好的,没问题!”

    服务生将菜品一一记上,再次恭敬地鞠了鞠躬,转身退下。

    整个点菜的过程中,蒋京修都没有说一句话。

    他默默地观察沈十七,越看,越觉得这个女人熟悉,特别是点菜的喜好,怎么看都有沈轻轻的影子。

    难不成,就是因为她举手投足间有些像沈轻轻,阿森才会对她产生了移情作用?

    思及此,蒋京修拧拧眉,神色陡然变得凝重。

    他很想问顾祁森,可碍于沈十七在场,只得继续忍着。

    幸好,不多会儿,就见沈十七站起身,“我去一趟洗手间,先失陪了。”

    “嗯!”

    顾祁森拍拍她的手,“小心点。”

    “安啦,我又不是小孩子。”

    沈轻轻笑了笑,娇嗔道。

    她一离开,偌大的包厢里,只剩蒋京修与顾祁森两个人。

    这时,蒋京修总算逮到机会问:“你到底怎么回事啊?闷声不响就有女人了?轻轻呢?她怎么办?”

    打死他,都不相信自家哥们这么容易就放下沈轻轻了。

    记得当初沈轻轻刚失踪那会儿,这家伙简直就跟丢了魂一样,若不是有两个孩子牵绊,约莫他早就自暴自弃了。

    因此,这样深爱沈轻轻的他,会变心,打死他都不信。

    “你该不会是傻到将这个沈十七当替身吧?”

    未等顾祁森回答,蒋京修又将自己的猜测说出来。

    “呵”

    顾祁森轻笑一声,“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我怎么可能会去找替身?”

    “但你不能否认,这位沈十七虽然长得不像轻轻,可气质和神昀却依稀有轻轻的影子。”

    蒋京修强调。

    顾祁森闻声,嘴角的笑意不禁扩大,“不愧是观察力极强的大律师,这都瞒不过你!”

    蒋京修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眼镜,眸底瞬时划过一抹了然,“原来如此!”

    话落,他突然抡拳,动作迅猛往顾祁森肩膀狠狠揍去,“好你的顾祁森,藏得可够深的啊,亏我们还一直为你担心。”

    蒋京修的力道很大,顾祁森又没有躲,硬生生挨了一拳,害得他难受地咳了两声。

    然而,尽管被打,他还是笑得十分开心:“我也是最近才找回她,打算等小四回s市再告诉你们。”

    “所以,也就是说,小四和拂晓目前都不知轻轻还活着的消息?”

    蒋京修坐回自己位置上,优雅地翘起二郎腿。

    “是的!”

    顾祁森点点头,“目前这边的亲戚朋友,只有我父母,外婆和你知道!”

    “你们现在还不告诉拂晓,小心她回来找你拼命了。”

    蒋京修笑着打趣。

    顾祁森抿唇,“沈检察官那么深明大义,不会生气的。”

    讲到这,他顿一下,接着说,“好了,言归正传,关于蒋昀儿的事,你怎么看?”

    提起这个,蒋京修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以我对她的了解,她没那么胆子去干这样的事!”

    “但证据确凿!”

    顾祁森指出来。

    蒋京修颔首,“嗯,这正是奇怪且棘手的地方。陷害她的人手段很高超,整个计划几乎做得天衣无缝,但我始终相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只要事情不是她做的,就一定会有地方可以攻破。”

    顾祁森轻轻敲了敲沙发扶手,眉头皱紧,“那你想到办法了吗?”

    蒋京修不答反问:“这些证据你们从哪里得到的?”

    “一封匿名的邮件发给轻轻,后来让秦瑄去确认,所有的证据都是真实的。”

    顾祁森不作任何隐瞒,将自己所知道的都告诉他。

    蒋京修听完之后沉默。

    包厢里,顿时无比静寂。

    沈轻轻推门走进来,入眼的,便是两个同样英俊出众的男人,坐在沙发上认真思考的场景。

    她冰雪聪明,一下子就猜到,他们肯定是为了蒋昀儿那事在烦。

    可能是她本来就不喜欢蒋昀儿,对这人的品性也不了解,因此,比起对方喊冤的话,她更相信现有的证据。

    ps:继续码字,还没投推荐票的,不要忘记了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