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71 宝贝拿着,上阵杀敌去!(五十一)
    但蒋京修再怎么说也是蒋昀儿的堂哥,沈轻轻为顾及到他的感受,干脆选择噤声。

    嗯,这事就交给两个男人去苦恼吧,不管是要给蒋昀儿定罪,还是开脱,她都不想介入。

    这么想,沈轻轻便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轻步走到原先的位置上落座。

    然而,她刚坐下,顾祁森的大手就顺势伸过来,揽住她的腰。

    沈轻轻:“……”

    好吧,当透明人貌似没那么容易。

    嗯哼,当然不容易了,因为,下一秒,她就听蒋京修诚挚地说:“弟妹,能够见到你活着回来,真好!”

    沈轻轻微微怔住,随后反应过来,“顾祁森都跟你说啦。”

    “嗯。”

    蒋京修颔首,接着由衷开口,“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真为你们感到高兴!”

    “谢谢你,修哥。”

    沈轻轻朝他笑了笑,一脸感激。

    蒋京修勾勾唇,“客气!”

    “嘿嘿……”

    三人开始聊天,大约过了几分钟,服务生就来敲门。

    一排服务生整齐地端着托盘走进来,将沈轻轻刚刚所点的各类菜式,放在了餐桌上。

    以往这个时间,沈轻轻早就吃完晚饭了,今天临时决定来这边,耽搁点时间,于是,肚子这会儿正积极地唱着空城计,尤其是闻着那些美味食物诱人的香气,沈轻轻只觉得所有的馋虫都被勾了出来。

    “老公,修哥,咱们快点吃饭吧。”

    沈轻轻赶紧催促二人,忙不迭起身走向餐桌。

    “我们也去吃吧,边吃边聊。”

    顾祁森看着蒋京修,提议。

    “ok!”

    蒋京修勾唇浅笑。

    两个大男人跟在沈轻轻后边,款款来到餐桌前坐下。

    “需要来点红酒吗?”

    蒋京修问。

    顾祁森摆摆手,“no,开车呢。”

    沈轻轻却说,“老公你可以跟修哥喝点,我等会儿当司机送你们回去就行了。”

    “这个主意不错!”

    蒋京修说完,不等顾祁森答应,就走到旁边的酒柜,拿出一瓶拉菲打开。

    顾祁森见状,禁不住失笑,“行,既然如此,今天就舍命陪君子了。”

    “哈哈,你们俩可别酒后吐真言哦。”

    沈轻轻一边喝水,一边不怀好意地说。

    顾祁森斜睨她一眼,“看来,夫人是时时刻刻都想窥视为夫的内心?”

    “切,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沈轻轻无语。

    这时,他又一本正经补充,“你放心,你一层一层剥开我的心,看到的,都只有你。”

    “噗……”

    沈轻轻被他突如其来的表白吓得差点将口中的柠檬水喷出来。

    蒋京修更是受不了,“行了,今天不是情人节,不接受你们在我面前虐狗!”

    顾祁森皮笑肉不笑说:“你也可以!”

    蒋京修:“……”

    不想提及自己的私事,蒋京修干脆拿出两个高脚的水晶杯,倒了少许红酒,将其中一个杯子递给顾祁森。

    顾祁森伸出右手接过杯子,礼貌地与他碰了碰杯。

    “继续刚刚的话题吧。”

    抿一口红酒,蒋京修将杯子放回桌子上,说,“我认为可以查查那封匿名信的来源,将那让告密者找出来,看对方有什么目的。”

    “嗯,这个可以有!”

    顾祁森同意。

    “这事就交给我吧,我让崔拓帮忙,他对这一块业务,最精通了。”

    蒋京修沉声说。

    顾祁森颔首,“好!有什么我可以做的,一定义不容辞。”

    他的想法其实跟沈轻轻差不多,只想看现有的证据,但既然蒋京修坚持信任蒋昀儿,要尽力为她洗刷清白,那他当然也会愿意出一臂之力的。

    若蒋昀儿是被冤枉的,那再好不过,否则,以后她将彻底失去蒋京修这位堂哥的信任……

    顾祁森的想法,蒋京修多少能猜出一些。

    他拿起酒瓶又给顾祁森倒酒。

    顾祁森啜一小口,就听蒋京修分析,“事实上,我认为这件事并不单纯,对方也许不是冲着昀儿来的,而是轻轻。”

    沈轻轻听到蒋京修提自己名字,倏地抬起小脸,顾不上吃东西,“修哥,为什么是冲着我?”

    蒋京修正想回答,顾祁森已先一步道,“你说的不无可能!”

    一想到对方的目标竟是轻轻,顾祁森整张脸瞬间黑了。

    沈轻轻更加云里雾里,“呀,你们快点告诉我呀,为什么会是冲着我?”

    顾祁森抬手摸摸她的头,好声安慰,“别急,既然蒋昀儿选择找上阿修,那就证明对方的计划没那么顺利进行。”

    “额……为什么我还是听不懂?”

    沈轻轻苦着脸。

    “呵……”

    蒋京修被她逗笑,索性将他与顾祁森非常有默契的猜想说出来,“借刀杀人,这一招,你听说过吧?”

    “嗯,当然!”

    “对方设了个局让你赶走昀儿。她认为昀儿从此会对你怀恨在心,想借昀儿的手除掉你,但却没有料到,昀儿居然选择寻求我的帮助……”

    “那……万一你最后都没办法帮蒋昀儿洗刷冤屈呢?”

    沈轻轻好奇地眨眨眼。

    顾祁森补充,“如果这样,对方的计谋还是会成功,因为,就算最后她还回来五千万,你也答应让这事就此揭过,蒋昀儿私吞公款这事,绝对会被媒体爆出来,到时,她肯定恨死你。身败名裂又一无所有的女人,非常容易失去理智,也许会选择跟你同归于尽……”

    “汗!”

    沈轻轻叹叹气,“被你们分析得我都觉得那背后之人好可怕啊……”

    “有这么缜密的心思,确实可怕。”

    顾祁森眯起狭长的凤眸,语气愈发阴冷,“而且,再往深一步想,若对方这一次得逞,危及的不仅仅是你和蒋昀儿两个人,顾家和蒋家多年来的交情,也会毁于一旦!”

    毕竟,若蒋家大小姐与顾家少奶奶同归于尽,而这两家还能当世交,那也是够奇葩了,呵呵……

    “天啊,难不成那人的目标也不是我,而是顾家和蒋家?”

    沈轻轻震惊得瞪大眼。

    顾祁森和蒋京修的脸色亦十分难看。

    沉默片刻,顾祁森突然执起酒杯,将里边的红酒一饮而尽,玩味地勾了勾唇:“蒋大状,这次可全靠你了!”

    蒋京修:“……”

    ps:继续去码字,12点还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