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72 宝贝拿着,上阵杀敌去!(五十二)
    这一晚,顾祁森和蒋京修都喝了不少酒。

    但两人酒量很好,喝到最后,也只是脸色微微有些泛红,人倒是还挺精神。

    “修哥,你住哪?我和顾祁森先送你回去!”

    见时间差不多了,沈轻轻惦记着家里两个小娃娃,于是便想结束这场聚会。

    蒋京修拿出手机,拨下某个熟悉的号码,在等电话接通的空档,他对沈轻轻说:“没事,你们家里有小孩,先回去吧,我等人来接。”

    “这怎么……”

    沈轻轻原本想说“这怎么好意思”,但话还没来得及讲完,就听蒋京修已讲起电话,“在z会所,喝了点酒,过来接我!”

    对方不知是讲了什么,蒋京修倏然蹙起眉头,“不行!二十分钟内必须到,否则后果自负!”

    他的语气听起来非常霸道,又夹杂着一抹令人看不清的情绪,沈轻轻八卦地猜测,该不会是打给迎瑄吧?

    从顾祁森的口中得知,这些年,他们仍是偷偷摸摸在一起,但……貌似没有相爱,反而是相互折磨。

    哎!

    她家迎瑄是多么好一妹子啊,这修哥,也太不懂得珍惜了!

    沈轻轻暗暗叹气,但深知感情之事外人没办法参和,所以,她还是安安静静地当个旁观者吧。

    顾祁森见沈轻轻在发愣,索性长手一伸,将她搂紧怀里。

    “老婆,我们先回家……嗯……”

    他下巴抵在她馨香的肩窝处蹭了蹭,许是因为喝酒的关系,男人此时的声音特别的低哑柔软,分分钟散发着蛊惑人的魅力。

    沈轻轻被他略带撒娇的声音这么一勾,哪里还顾得上去八卦蒋京修与范迎瑄之事,傻傻地就被顾祁森给拽走了。

    他们刚离开不久,范迎瑄就匆匆赶来了。

    因为被蒋京修下了死命令,必须在二十分钟内赶到,她那时候刚洗完头,头发都顾不上吹干,就这样急急忙忙,顶着一头湿漉漉的秀发,十万火急驱车过来。

    呼——

    十九分零四十六秒!

    幸好没有迟到,否则这个变态都不知会怎么惩罚自己!

    范迎瑄微喘着气,伸手推开包厢大门。

    包厢里静悄悄的,什么声音都没有。

    范迎瑄一边往里走,一边蹙眉,难不成自己听错地方了?他不在这儿?

    不对不对,她记得很清楚,他说的是z会所,而这个包厢,是他们专属的,除这儿之外,他们不会再去其他地方。

    思及此,范迎瑄索性喊他的名字。

    “蒋京修——”

    “蒋京修,你在吗?”

    “蒋——”

    余光突然瞥到沙发上躺着一个人,范迎瑄硬生生将差点喊出口的“京修”二字咽回去。

    男人睡得很熟,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范迎瑄轻步走过去,站在沙发边,居高临下望着他。

    头顶上的灯光变幻莫测,五彩的光亮打在他那张俊逸非凡的脸上,柔化了他好看的五官,莫名驱散平日里的冰冷。

    这男人,也就睡着的时候比较安全无害了。

    范迎瑄呆呆地凝视着他,情不自禁暗忖。

    她站在原地好一会儿,男人迟迟没有醒。

    内心打不定主意,是要叫醒他呢,还是任由他继续睡。

    凭心而论,范迎瑄当然希望选择后者,只可惜,她到底还是没那个勇气。

    于是,她咬了咬唇,微微倾身晃了晃他的肩膀。

    “蒋京修,醒醒!”

    “……”

    没有反应。

    “蒋京修?”

    “……”

    还是没反应。

    范迎瑄黑葡萄般的眼珠子转了转,最后只能硬着头皮,伸手去捏他的鼻子。

    然而,当她的手刚碰到他的鼻子时,原本沉睡的男人,倏然睁开眼。

    轰——

    范迎瑄尴尬了,赶忙将手缩回来,站直身子。

    “咳咳……”

    她转过身假意咳嗽两声,却听到他说,“你刚刚想对我做什么?想谋杀?”

    范迎瑄翻翻白眼,“是啊,如果可以的话,我恨不得将你千刀万剐!”

    “呵呵,最毒女人心!”

    蒋京修冷笑,优雅地站起身。

    他稍稍整理了衬衣的褶皱,接着抬眸看向范迎瑄。

    视线触及到她那一头湿漉漉的秀发,眼神骤然冷了几分,“谁允许你这个样子出来的?”

    范迎瑄不想搭理他的无理取闹,“既然醒了,就走吧!”

    “头发吹干了再走!”

    蒋京修坚持。

    “哈……”

    范迎瑄笑了,笑意却不达眼底,“不必了。现在假好心给谁看呢?”

    他当真有那么好心的话,刚刚就不会态度恶劣威胁自己。

    不过,她也不是每次都会配合他的威胁,今天,正好想配合一下罢了。

    “你……”

    蒋京修气结,发现自己在法庭上能言善辩的口才,在对上她之后,经常无法发挥。

    比如这次,他竟无言以对。

    “走不走?不走的话,我可就走了!”

    范迎瑄撂下这句话,转身打算离开。

    蒋京修伸出右手把她的手臂拽住,大言不惭道:“我有点头晕,你扶我。”

    范迎瑄诧异瞪大眼,像看外星人那样看他,娇唇蠕动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好心地借肩膀给他靠,撑着他往外走。

    两人回到车上。

    蒋京修坐在副驾驶座,并没系安全带。

    范迎瑄看不过眼,只好把自己的安全带解开,倾身往他靠近。

    男人喝了不少酒,全身散发着淡淡的酒香,并不难闻,甚至,还有些醉人。

    范迎瑄心不在焉帮他扣好了安全带,正准备退开,纤腰突然被揽紧

    “呀——”

    她低呼一声,后脑勺就被一只大手捧住,想挣脱,谁知,他却用力将她的脑袋瓜往下压,薄唇精准地吻住她的。

    男人温热的唇瓣,带着红酒的醇香,缠绵地与她共舞,范迎瑄刚开始想拒绝,只可惜力气不如人家大,无论她怎么挣扎,全都无济于事。

    两人吻得难舍难分,车厢内的温度节节攀升,旖旎的气息渐渐弥漫,到处充斥着令人脸红心跳的味道。

    也不知过了多久,蒋京修总算舍得松开她。

    范迎瑄恼羞得想打人,可下一秒,却见他居然闭着眼睛睡着了。

    范迎瑄:“……”

    ps:啦啦啦,今晚八千字更新完毕,票票投过来,明天万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