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73 宝贝拿着,上阵杀敌去!(五十三)
    环山别墅。

    沈轻轻与顾祁森回到家里已是深夜。

    惦记着两个宝宝,沈轻轻不由得对顾祁森说:“老公,你浑身酒味,赶紧去洗澡吧,我去看看宝宝们。”

    “嗯,好!”

    顾祁森捏捏有些酸疼的眉心,直接就答应了。

    上楼后,夫妻俩一个往儿童房走,一个往卧室。

    嚎嚎和啕啕年纪还小,两人暂时住一间房,沈轻轻原以为他们早睡了,谁知,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里边传来啕啕童稚的声音。

    “哥哥,你有没在听我说话呀?”

    “……”

    “哥哥,你睡了吗?”

    “……嗯……睡了。”

    嚎嚎的声音迷糊,明显是困得不行,却又被妹妹一直吵着,只能硬扛。

    “骗子,你都应声了,怎么还说睡着了呢?”

    小丫头撅着小嘴说。

    “时间不早了,咱们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好吗?”

    嚎嚎睁开眼,无奈极了。

    “不嘛不嘛,我好精神啊,你陪我聊聊天啦……”

    啕啕撒着娇,她躺了好久都睡不着,长夜漫漫好无聊滴哩。

    而既然她跟哥哥是双胞胎,那当然得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咯,所以,啕啕无论如何都要吵着嚎嚎,让他陪自己聊天。

    嚎嚎只好打起精神,“那好吧,你想聊什么?”

    “就聊爸爸妈妈什么时候会回来吧!”

    小丫头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坐好,笑嘻嘻说。

    嚎嚎也跟着坐起来,望向隔壁床的妹妹,无语道:“这有什么好聊的?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打个电话给爸爸就好了。”

    “额,爸爸妈妈这么晚没回家,肯定是有事要忙啊,我们是爸爸妈妈贴心的小棉袄,这时候不能去打扰的。”

    啕啕认真说道。

    嚎嚎被她这话逗笑,“你怎么不换个角度想一下,正因为是贴心的小棉袄,才更加要时时刻刻关心他们呀。”

    “哦,说得也是哦。”

    啕啕恍然大悟,马上下床,爬到他床上,眼睛眨巴眨巴地瞅着他。

    嚎嚎吓一跳,“你干嘛?男女授受不亲,你可别想跟我睡!”

    啕啕翻翻白眼,“你想得美呢,我是想借你的手机打电话,我的没电了。而且,再说一句,我只跟我未来的老公睡。”

    “噗——”

    在门外偷听的沈轻轻没忍住笑出来。

    这两活宝,哈哈,怎么这么可爱哇,简直了……

    看样子,错失他们两年多,她对他们的了解实在是太少太少了,连他们的思想变得这么成熟,居然都不知道……

    哎!

    沈轻轻眸光闪了闪,掠过一缕黯然。

    “妈妈——”

    “是妈妈回来了吗?”

    两个娃听到外边的声响,赶忙跑下床,连拖鞋都顾不上穿,就争先恐后地跑出去。

    沈轻轻晃过神,笑着推门进去。

    “妈妈妈妈——”

    “妈妈——”

    “诶,宝贝们,妈妈回来咯——”

    母子三人抱成一团。

    沈轻轻笑眯眯在他们脸上亲了亲,想学顾祁森那样,一手一个抱起来,无奈,现实是骨感的,她压根没办法做到,因此只能作罢。

    左手牵着嚎嚎,右手牵着啕啕,齐步走,来到床边。

    将两个宝宝各自安顿好,沈轻轻拉一张凳子在他们中间坐下,柔声问啕啕,“宝宝啊,妈妈刚刚可是听到你们谈话了,都快11点了,你怎么还不睡呢?而且还逼哥哥陪你聊天,以后不能这样做了哦。”

    啕啕玩着自己的手指,鼓着小腮帮说:“妈妈,你和爸爸没回来,啕啕睡不着嘛。”

    她的话音刚落,就被嚎嚎被揭穿了,“嗯哼,妈妈,别提她瞎说,她是因为今天晚上喝了好多奶茶才睡不着的。”

    “哥哥,你怎么可以这样?”

    小啕啕急了,谁知,嚎嚎却一本正经说:“妈妈说要做个诚实的孩子!”

    “哼!那你自己不也玩——”

    啕啕那“计算机”三个字还没出口,就被嚎嚎打断,“当然,也有一大部分原因是因为记挂着爸爸妈妈了。”

    “嘻嘻……”

    啕啕总算笑了,递给哥哥一个“这还差不多”的眼神。

    看着兄妹俩好玩的互动,沈轻轻心里不禁乐开了花,也没去深究啕啕刚刚那句只说一半的话到底有什么意思。

    其实,对于她家这两个小孩,她还是很放心的,哪怕缺失了两年母爱,她的孩子也一定是健康讨喜的好孩子……

    哄完兄妹俩睡觉,沈轻轻抬眸扫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这才发现,原来已经12点了。

    顾祁森应该睡了吧?

    她蹙蹙眉,给宝宝们掖好被子,俯身亲亲他们的额头,依依不舍退出去。

    回到主卧,却发现顾祁森不见了。

    洗手间没有,衣帽间没有,阳台也没有。

    呀,她家男人哪去了?

    知道他今晚喝不少酒,沈轻轻有些不放心,立马走出卧室,挨个房间找,最后在书房找到他。

    男人穿着一件宝蓝色的睡袍,正站在落地窗前吸烟。

    沈轻轻推门进去,不小心被烟味呛了一下,难受地轻咳几声。

    顾祁森转过头,忙不迭将自己手中的香烟掐灭,扔进了烟灰缸,然后大步流星走过来,语带关心问:“没事吧?”

    沈轻轻右手在鼻子前挥了挥,笑着摇头,“没事。就是太久没闻到烟味了。”

    她讲到这儿稍稍顿住,接着说,“老公,还在为蒋昀儿的事情烦恼吗?”

    “嗯。”

    顾祁森颔首,没有隐瞒。

    “那……你是不是怀疑,是冉冉做的?”

    沈轻轻又问。

    顾祁森抬手摸摸她的头,叹一声,“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

    “咱们心有灵犀嘛。”

    沈轻轻扑到他怀里,小脸在他胸膛前蹭了蹭。

    顾祁森假装嫌弃地推了推她,“我已经洗好了。”嗯,言下之意,你这个还没洗澡的,先别碰我。

    沈轻轻毫不客气抱紧他,“那又怎样?我都还没嫌弃你身上有烟味呢!”

    “呵……”

    顾祁森轻笑,郁闷的心情因她瞬间好转许多。

    沈轻轻抱了他一小会儿才松手,继续刚刚的话题,“直觉告诉我,不是冉冉做的!”

    兴许是爱之深责之切,如今一提顾冉冉,顾祁森的脸色瞬间就冷了。

    沈轻轻感受到他浑身散发着的冰冷气息,娇唇蠕动正想开口说话,就听顾祁森沉声说道:“我也不希望这事与她有关,但她有作案的手段和动机,而且你不要忘了,她现在在s市!”

    沈轻轻:“……”

    是啊,她怎么会忘记,前些天轩辕澈还被顾冉冉打伤了呢?

    思及此,沈轻轻咽咽口水,道:“老公,咱们明天找个时间去找轩辕澈吧,指不定那家伙知道些什么?”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轩辕澈和顾冉冉之间,势必有某种联系,若不然,以轩辕澈的身手,会着了顾冉冉的道?

    而且,轩辕澈居然还不肯告知事情的经过,这怎么想怎么奇怪。

    “好。我明天去会会他,你就算了,不用去。”

    顾祁森同意她的提议。

    但沈轻轻一听他不让自己去,不由得抗议,“啊为什么?我也想去啊。”她也想第一时间知道更多消息啊……

    可惜,顾祁森仍是坚持,“不行!你一个已婚妇女,去见一个单身男人,成何体统?”

    汗!

    说到底是吃醋了……

    沈轻轻笑:“老公啊老公,你怎么这么可爱,连这种醋都吃?”

    “你管我?反正以后不许你单独跟轩辕澈见面!”

    “额……那万一他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呢?”

    “把他打跑!”

    “噗——”

    “还笑?”

    “好啦好啦,我答应你就是了。”

    沈轻轻说完,亲昵地挽着他的手臂,“那你也要答应我,有消息第一时间告诉我。”

    “好!”

    顾祁森毫不犹豫点头。

    沈轻轻笑得眉眼弯弯,“嗯哼,这还差不多。很晚啦,咱们是不是得睡觉了?”

    “你先去洗澡!”

    沈轻轻:“……”

    ——————

    第二天下午,顾祁森抽空去了一趟轩辕澈落脚的地方,位于市郊的某栋别墅。

    抵达那儿,意外发现辛迪也在。

    辛迪见到他十分诧异,第一句话便是问沈轻轻的近况。

    “她很好,早知道你在这边,我就带她来了。”

    顾祁森如实说。

    知道轻轻在rt两年没少受辛迪照顾,所以,他也不知不觉将辛迪当成朋友。

    “没事,我会呆一段时间,下次见面也行。”

    “好!”

    顾祁森说完,旋即看向轩辕澈,“聊聊!”

    “请吧!”

    轩辕澈指了指二楼。

    两人一前一后上了楼梯,进书房后,顾祁森单刀直入问:“最近有无顾冉冉的消息?”

    轩辕澈双手插袋,“怎么?找妹妹找到我这来了?”

    顾祁森冷下脸,“你最好将顾冉冉的事全盘说出,否则,我随时取消合作!”

    “啧啧啧,你这是在威胁我?”

    “你可以这么认为!”

    “呵……”

    “最近有人在背地里对顾氏出手,我只想知道,这事是不是顾冉冉干的。”

    不想跟他绕圈子,顾祁森索性选择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他。

    轩辕澈拧拧眉,好半晌才道:“这种高明又恶毒的手段,确实只有索菲亚才想得出,不过,据我所知,她貌似无心再与顾氏为敌,也可能不是她……”

    ps:现在是第一更三千字喔,争取在12点之前更1万字,嗯哼,给我投票鼓励鼓励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