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76 宝贝拿着,上阵杀敌去!(五十六)
    顾祁森回办公室不久,沈轻轻便上楼来了。

    “老公,崔拓怎样了?醒来了吗?”

    沈轻轻关心问道。

    顾祁森摇摇头,“没有!”

    “啊?那医生有说是什么原因吗?”

    沈轻轻又问。

    原本她也想跟着去医院的,但刚好有个重要的会议要开,再加上她去了似乎也用处不大,所以顾祁森自己去了。

    沈轻轻心不安,因此,得知自家老公回来,立马就赶到这儿打探消息。

    “医生说有可能是操劳过度,但这也只是推断,并不敢确诊,所以我让梁博士赶飞机回来。”

    顾祁森如实告诉她。

    沈轻轻蹙蹙眉,眸底划过一抹担忧,“也就是说,指不定他不是单纯的晕倒?但崔拓看起来身体素质应该是很好的啊,怎么会……”

    “他身体向来很好,曾经四天四夜没合眼都没事,却没想到……哎,一切还是等博士回来再看吧。”

    顾祁森无奈叹气。

    因崔拓突然间昏迷这事,他情绪一直不高,整个人闷闷不乐的,十分压抑。

    沈轻轻看出他低落的情绪,不由得柔声安慰,“老公你放心,吉人自有天相,崔拓肯定不会有事的。”

    “但愿如此吧……”

    顾祁森若有所思地说。

    两人在办公室里聊一小会儿,顾祁森的手机响了。

    看来电显示,是蒋京修打来的,顾祁森旋即当着沈轻轻的面接起。

    蒋京修离开医院之后就去了崔拓的公司,如今打电话给自己,约莫是有发现了。

    思及此,顾祁森迫不及待问:“怎么样?有线索吗?”

    “嗯,有发现。”

    蒋京修语气十分严肃,“我在他办公室里发现了微型摄像头。”

    “竟有这事?”

    顾祁森拧眉,眸光倏地变冷,“查到是谁放的吗?”

    “暂时还没有。”

    蒋京修说完顿一下,又道,“不过,因为是摄像头,恐怕我进他办公室这事已经被对方知晓。对方有所防备,我们估计也查不到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阿拓之所以会昏迷,跟放摄像头的人,脱不了干系。”

    “摄像头弄掉了吧?”

    “当然!我已经封存好了,现在去找我大哥鉴定一下指纹。”

    “嗯,拜托了。”

    “你客气给谁看?”

    “呵……”

    顾祁森轻笑一声,挂掉电话,嘴角的笑容渐渐敛起。

    看样子,陷害崔拓的人,十有**与陷害蒋昀儿是一伙的了……

    到底是谁呢?

    奥德里奇亲王?

    亦或是顾冉冉?

    可无论是谁,也无论花费多少代价,这一次,他都必须将这个躲在背地里的魔鬼,彻底歼灭……

    ————

    翌日清晨,梁博士抵达s市,连休息都顾不上,就马不停蹄赶来医院。

    顾祁森和蒋京修接到消息,也一大早急急忙忙赶过来。

    他们抵达崔拓所在的病房门口,刚好梁博士给崔拓检查完毕。

    “博士,阿拓现在情况怎样?”

    顾祁森神色难掩焦虑问道。

    未等梁博士回答,蒋京修立马补充,“他什么时候能醒来?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梁博士抬头望向这两个明显比自己高一个头的大少爷,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顾祁森心里莫名闪过不好的预感,“难道……情况很严重?”

    他的话音刚落,蒋京修也不淡定了。

    幸好梁博士很快就安抚他们,“他不会有大碍的,放心。”

    “那他什么时候能醒?”

    两人异口同声问。

    这个才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

    原以为既然身体不大碍,应该不久便会醒了,谁知,却听梁博士说:“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他是中毒了,而且,他所中的这种毒,当今世界上没有解药。”

    什么?

    竟没有解药?

    顾祁森与蒋京修面面相觑,心,当即冷了一半。

    蒋京修挑眉,忍不住问梁博士,“既然没有解药,又说没大碍,这不是相互矛盾了?”

    梁博士耐心解释:“不,虽然没有解药,但他的身体会自行排毒,不过,这需要一些时间。”

    “多久?”

    “应该一个月吧,一个月后,他就醒了。”

    “也就是说,他要当一个月的植物人?”

    顾祁森不自觉拔高了语调。

    “嗯……”

    梁博士颔首,脸上尽是歉意之色,“对不起,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办法了。”

    顾祁森:“……”

    “好的,明白。辛苦你了,博士。”

    结果虽然不如意,但好在崔拓没有生命危险,也算是好消息吧。

    顾祁森与蒋京修只能如此安慰自己。

    派人送梁博士回家休息,顾祁森站在走廊上,烦躁地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打算抽根烟,这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早已没有带烟在身上的习惯。

    蒋京修见状,干脆递一支细长的香烟给他,顺带拿出打火机,帮他把火点了。

    两人站在窗边吞云吐雾,烟雾缭绕之下,他们的脸色分外地凝重。

    “现在,有何打算?”

    蒋京修将只吸一口的香烟掐灭,扔进旁边的垃圾桶,沉声问他。

    顾祁森冷冷勾唇,狭长的凤眸微眯,迸出一缕肃杀之意,“继续查!我会亲自跟匿名邮件这事,摄像头那边的线索,就交给你了。”

    “好。”

    蒋京修爽快答应,沉吟片刻后,接着说,“对方那么狡猾,依我看,不一定能提取得到指纹。”

    “没关系!对方既然走出两步,不可能会一直不出手,况且他们已经知道我们有所怀疑,肯定会加快速度。”

    顾祁森冷冷分析。

    “嗯,有道理。”

    蒋京修点点头,赞同他的话。

    知道对方的目的是针对顾氏,他不免为顾祁森担心,“你最近出门要注意安全,还有轻轻和孩子们,肯定也是要多加保护的。”

    “放心,这是必须的。”

    顾祁森将香烟丢掉,双手攥拳信誓旦旦说,“这一次,我不会让任何人,再有机会伤害到我的家人!”

    ……

    接下来,顾祁森将那封匿名邮件交给其他黑客去破解,可惜等了两天,都没人能够获得相关信息,而蒋京修,也一无所获,毕竟,像对方那么狡猾的人,怎么可能会轻易留下指纹?

    ps:不好意思,今天感冒得比较严重,整个人昏昏沉沉的,怎么写都写不好,哎,就先更这么多吧,下次再补上。晚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