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82 宝贝拿着,上阵杀敌去!(六十二)
    顾长谦最终灰头灰脸走出顾祁森的办公室。

    他刚上车,就接到许妘笙打来的电话。

    顾长谦并没有马上接。

    看着屏幕上闪烁许妘笙三个字,他无奈叹了叹气,大概过了好几秒,才按下接听键。

    “顾爷爷——”

    电话一接通,许妘笙清甜的嗓音悠悠传来。

    听着她的天籁之音,顾长谦禁不住暗自惋惜,多好的女孩啊,只可惜顾祁森那小子不懂得珍惜,终究与他们顾家是无缘了

    想着他执意与沈十七在一起,顾长谦倏然眯起一双厉眸,眼底漾起一抹深思。

    许妘笙迟迟等不到他应声,不禁又试探着叫了一句,“顾爷爷,您在吗?”

    “噢,妘笙啊,不好意思,在地下停车场信号不太好。”

    顾长谦缓过神,笑眯眯地说。

    许妘笙也微微一笑:“没关系的,顾爷爷。”

    接着,顿一顿,又道,“顾爷爷,您跟阿森谈了吗?他打算如何应对这场危机呢?”

    “他自有办法,我也不想管那么多了。”

    顾长谦随口敷衍道。

    他当然不可能将自己与顾祁森之间的对话内容告诉许妘笙。

    “哦,既然他有办法,那我就放心了。”

    许妘笙脸色变了变,表面却依旧笑意吟吟。

    在顾长谦这边打探不到有用的消息,许妘笙亦没再继续聊下去的意思,找了个借口便结束了通话。

    电话刚挂断,另一台手机适时响起。

    许妘笙眼神悄悄闪烁,接着面无表情接听:“您好!”

    奥德里奇亲王阴冷的声音响起:“那事做得漂亮,但顾祁森会如何应对,查到了吗?”

    “下午两点,他召开记者招待会,依我看,以他的个性,应该会直接承认与沈十七是一对!”

    许妘笙捏紧拳头,极力隐忍住自己内心疯狂的嫉妒。

    奥德里奇冷笑,“承认了不得死路一条?”

    “不!他不可能打没把握的仗!”

    许妘笙认真说。

    “继续!”

    奥德里奇做出洗耳恭听的架势。

    许妘笙咽咽口水,道:“我猜,他很可能是想以真情博取大众的信任,而且也会公布沈十七卓越的才能。沈十七虽然出身一般,长得也不怎么漂亮,但她的聪明才智足以弥补她前面两点,而且最重要的是,沈轻轻已经死了两年多在这样的情况下,顾祁森就算移情别恋,其实也说得过去,哪怕沈十七是沈轻轻堂妹”

    “既然如此,你曝光这个消息,岂不是白干?”

    奥德里奇有些不悦。

    许妘笙勾了勾唇,“怎么会白干?我倒是有点期待下午这场记者招待会了呢,一定特别精彩!”

    她笃定的语气,让奥德里奇的脸色也稍稍缓和一些,毕竟,她既然敢那么说,就代表着,她绝对有后招

    思及此,奥德里奇果断撂下一句话:“你好自为之!”

    话音落下,也不等许妘笙应声,旋即挂掉电话。

    听着电波中“嘟嘟嘟”的忙音,许妘笙冷哼一句,随手将手机关掉,扔在角落里。

    她拿起电视机的遥控器,调到了新闻台。

    刚好,巨大的led屏幕上,播出一则通知,是关于顾氏集团下午两点钟举办记者招待会的。

    许妘笙把玩着玫红色的长指甲,黑眸微微眯起,眉眼间蕴满了恶意。

    自从全网爆出顾祁森与“小姨子”沈轻轻的混乱关系之后,顾祁森的电话便接连不断响起,基本上全是顾家的亲戚朋友,嗯,都是来兴师问罪的。

    顾祁森没耐心解释,只简单地告知,让他们看下午的记者招待会,旋即挂掉电话。

    不过,他倒是没想到,宫天祺和沈拂晓这一对远在i国的夫妻,也居然知道这个消息,一通越洋电话就打了过来。

    “三哥,你竟然移情别恋了?这是假消息吧?对不对?你快点告诉我,这是一个假消息?”

    宫小爷还是跟以前一样咋咋呼呼的,说话特别抑扬顿挫,让人听了,哪怕心情不好,都会莫名觉得开心。

    这人,天生自带活宝和开心果体质。

    好久没听到他的声音,顾祁森忍不住笑了出来。

    “呀,你竟然还笑?你怎么还笑得出来?好不容易经营出来的名声,眼看就要毁了,你怎么还能无动于衷呢?”

    宫天祺郁闷得直嚷嚷。

    他压根不相信网上那些传闻,除了不信自家三哥会移情别恋之外,身为沈家女婿,他当然也知道他家拂晓根本就没有一个叫沈十七的堂妹,so,这不是假消息,是什么?

    “怎么会无动于衷?等会儿就要开记者招待会了。”

    顾祁森噙着一抹笑,好声好气解释道。

    听宫小四这般着急的大呼小叫,他心尖暖暖的,有点小感动。

    “那你在记者招待会上准备怎么说?三哥,我和拂晓商量好了,我们给你作证去啊,飞是来不及飞去了,但可以连线。拂晓是轻轻的堂姐,只要她出面证明,根本就没有小姨子这回事,不就好了吗?”

    宫天祺自认为这个提议十分完美。

    但顾祁森却不采纳,“不用了,你们如果好奇的话,到时候可以上网看直播。”嗯,一定会有惊喜

    后面那句,顾祁森坏心眼地没有说出来。

    “不过那个沈十七到底是什么人物?居然还跟你共同进出酒店,还抱嚎嚎啕啕去游乐场天啊,你该不会真的”

    宫天祺的话还没讲完,电波中就出现沈拂晓略带警告的声音,“顾祁森,你如果敢移情别恋,做出对不起轻轻的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啊呀老婆,我三哥怎么可能会做出对不起三嫂的事儿呢?而且说句不好听的,如果三嫂一辈子都不回来,我三哥难不成得守一辈子活寡么?”

    “那也必须守着!”

    “哇老婆,你也太霸道了吧?我可舍不得我三哥年纪轻轻啊呀呀呀,耳朵疼老婆”

    “嘟嘟嘟”

    电话骤然间被挂断,可想而知,i国那边是怎样一副场景。

    顾祁森勾唇浅笑,看来,这无意间说错话的小四,约莫得被沈检察官狠狠收拾一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