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85 宝贝拿着,上阵杀敌去!(六十五)
    “沈轻轻”的出现,不仅在现场造成轰动,连带那些在电脑前看直播的观众,也跟着兴奋起来。

    没办法,有闲情去关注直播的,一般都是比较八卦的人,如今见到那名已失踪两年多的女子突然出现,他们当然不可能做到无动于衷了。

    ……

    一时间,网上炸开,噼里啪啦的,全是网友们热烈的讨论。

    上网看直播的,除了八卦的网友之外,也有真正关心事态发展的人,比如那些买了顾氏集团股票的股民,又比如,顾家的亲朋好友,而后者,在看到“沈轻轻”出现之后,表情别提有多精彩了。

    先来说苏晗吧。

    苏晗此时就在家里客厅的沙发上坐着看直播,未料到现场竟突然冒出一个“沈轻轻”,她立马瞪大眼,忙不迭大叫出声:“正……正弘……”

    “出什么事了?”

    顾正弘原本是陪她一起看直播的,谁知才离开上一小会儿洗手间,一出来就听到苏晗情绪激动喊自己,吓得他赶紧跑过来。

    “你……你看……轻……轻轻……”

    许是因为太过惊愕,苏晗这会儿连说话都开始不利索。

    “轻轻怎么了?”

    顾正弘蹙蹙眉,一脸狐疑地将视线切换到电脑屏幕中。

    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他家儿媳妇不是假扮成沈十七吗?

    沈十七此时就站在阿森旁边,所以,这个长得跟轻轻一模一样的女人,是打哪儿冒出来的?她想干什么?有什么目的?

    顾正弘想的,也是苏晗心中所想。

    不过,这两人震惊过后,很快就平静下来了。

    反正真正的轻轻就在现场,以他们家儿子的聪明睿智,哪可能还有这个假货蹦跶的机会?嗯,安心看直播……

    镜头切回记者招待会现场。

    “老公,对不起,我来晚了……”

    当女子如同黄莺出谷那般悦耳的声音响起时,顾祁森与沈轻轻相互对望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将视线落在了那女人身上,他们在桌下交握的手,也很有默契地分开。

    霎时间,两人像是约好似的,站在原地默不作声,给一点时间让假货表演。

    在这个节骨眼,他们并未看穿对方葫芦里卖什么药。

    是当众指责他们不正当的关系,以受害者的身份博取大众同情,从而让顾祁森身败名裂呢?亦或是,对方当真对顾祁森有意思,打算冒充沈轻轻一辈子……

    如果是前者,大不了当场就将对方的假面具戳破,也让所有人都知道沈十七就是沈轻轻本人;如果是后者……哼,当他们是傻的吗?

    夫妻俩的心思,女子哪可能知道?毕竟,她若是知道,也不敢冒着生命危险冒充沈轻轻了。

    见顾祁森不怎么搭理自己,女子很快就露出一抹受伤的表情,可怜兮兮瞅着顾祁森,带着哭腔说:“老公,我不过是离开了两年,你……你就不认识我了吗?我是轻轻啊,你的轻轻……”

    顾祁森抬眸,淡淡地看她一眼,却依旧不作声。

    这时,全场闹开了。

    靠!顾总有没搞错啊?

    心爱的妻子就站在自己面前,竟然能这么无动于衷?

    天啊,这简直太过分了!

    于是,那些原本就蠢蠢欲动的记者们,赶紧开始将话筒递向沈轻轻,争先恐后提问。

    “有,当然有了!”

    刚好有记者提及沈十七,女子便顺势打断他的话,恨恨开口。

    一听到她的回答,好多人又开始疯了。

    哇卡卡,正宫pk小三,精彩的戏码要开罗咯,赶紧、赶紧搬张小凳子围观。

    与此同时,远在i国的宫天祺夫妇,也守着电脑看直播。

    这夫妻俩都不知沈轻轻还活着,一开始见镜头里“沈轻轻”出现,沈拂晓不由得欣喜若狂,激动得掩面而泣。

    “呜呜,太好了,太好了,轻轻还活着……”

    “是啊,三嫂能平安回来,真的太好了!”

    宫天祺张大嘴,由衷感叹,下一秒,就听沈拂晓催促他,“快、快,订机票,我要马上回去找轻轻……”

    “马上?媳妇,现在大半夜的,你不需要这么赶吧?”

    宫小爷脱口而出。

    沈拂晓一记白眼抛过来,他瞬间就怂了,“好,好,好,小爷我立刻安排直升飞机,咱们这就飞过去!”

    他说完,正准备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助理,谁知,又听沈拂晓愤愤不平地说:“这个顾祁森怎么回事啊?我妹妹人都站到他面前了,居然还一点表示都没有,他是不是真的移情别恋,喜欢上那个叫沈十七的了?”

    “怎么可能啊?我三哥对三嫂的感情日月可鉴!”

    宫天祺一边为顾祁森辩驳,一边将脑袋凑过来。

    沈拂晓“哼”一声,没好气应声:“但他现在的表现,可不就是完全把我妹妹当陌生人吗?”

    “也许我三哥是高兴过头了。”

    护哥心切的宫小爷硬着头皮解释,哪怕,这个理由他觉得很牵强,因为,明眼人都看得出,顾祁森看“沈轻轻”的眼里,一点爱意都没有,正如同沈拂晓所说,那目光啊,完完全全就跟看陌生人一样。

    原以为沈拂晓会继续拿出证据来反驳自己,岂料,她竟突然喃喃自语:“奇怪了,难道是因为两年多没见面的关系?”

    “咋啦?”

    ps:继续码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