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88 宝贝拿着,上阵杀敌去!(六十八)
    这是怎么回事?

    两个宝宝居然连亲妈都不认,都跑小三那儿去了?

    天啊,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众人纷纷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而在电脑前的苏晗,却是高兴地拍拍掌,笑得眼睛都眯了,“太棒了,咱们两个乖孙,洞察力就是厉害,竟然一眼就识破那个女人是假的。”

    “呵呵,那倒是。”

    顾正弘也跟着附和。

    两人边说边笑,面上一派轻松,一点都不担心记者会的场面会失控。

    老爷子呢?

    他也万万没有想到,两个宝贝与沈十七之间的关系会那么深厚,就连亲妈在眼前了,居然都不认……

    沈十七这个狐狸精,到底给他孙子和曾孙们灌了什么迷汤,为何一个一个向着她?

    老爷子越想越不爽,瞪着沈十七的眼神,愈发地阴沉。

    沈轻轻却故意忽略他冷厉的目光,只顾着安抚被那个女人吓坏了的宝宝。

    她摸摸孩子们的头,这才将视线放在女子身上,黛眉微微挑起,冷冷地说:“你吓到他们了。”

    女子嘴角的笑容僵住,眼底迸出一缕愤恨,“沈十七,你到底对我的孩子们做了什么?你好狠的心啊,不仅霸占我老公,竟然还教坏我的小孩,不让他们见我这个亲生母亲……你……你……“

    她说着说着,突然间像很难受似的,捂着心口哭了出来,“呜呜呜,大家帮忙评评理啊,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恨的狐狸精……呜呜呜,顾祁森,你这个见异思迁的陈世美,你……呜呜呜……“

    女人的眼泪一向是最有利的武器,这不,她哭得梨花带泪的,很快就博取了大众的同情。

    大家纷纷摇头,谴责顾祁森与沈十七。

    女子见舆论此时是站在自己这边的,不禁暗暗得意,也表演得更加卖力了,甚至,她还边哭边往顾长谦那边靠近,抽抽噎噎地说着“爷爷为我做主”这类的话。

    顾长谦见状,一张老脸格外地铁青。

    但他并不是傻子,对于自家孙儿与这位沈轻轻的异样,他早看出来了,恐怕,眼前这人,又是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假货吧?

    若她是真的沈轻轻,顾祁森那小子,怎么可能如此无动于衷?

    再者,轻轻是那么有分寸的一个女孩儿,就算顾祁森当真移情别恋了,她也绝不可能会做出公然挑衅他、让他身败名裂的事……

    “呜呜呜,爷爷……我该怎么办?爷爷……”

    “爷爷……”

    女子哭哭啼啼的声音,惹得顾长谦更加心烦。

    他干脆给保镖使了个眼色,两个保镖立马领会过来,直接走到他们身边,一左一右抓住那个女子的胳膊。

    女子被他们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一跳,就听顾长谦不动声色说:“带下去。”

    什……什么?

    带下去?

    女子倏然瞪大眼,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那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给拽走了。

    “啊……不要……我不要走……”

    表演还没结束,她如何能走……

    “呜呜,你们顾家怎么可以这样对我……爷爷……老公……沈十七,你不得好死……“

    她一路挣扎,不顾一切歇斯底里大哭大骂。

    许妘笙透过屏幕看到这一幕,眸光沉了沉,划过一抹阴鹜。

    真是个废物,连闹个场都不会!

    “杀了她!”

    她拿起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谁知,对方很快回复:“抱歉,在现场没有机会下手。”

    许妘笙瞧见这条信息,脸色更加恐怖。

    如果今日不能除掉那女人,恐怕……会后患无穷……

    思及此,许妘笙下意识攥紧了拳头,任由那修长的指甲深深嵌入自己的掌心中。

    她抿了抿唇,眸光落在顾祁森那张俊逸逼人的脸上。

    原以为今天这么一闹,顾祁森必定身败名裂,顾氏集团也会因此受到影响,可谁知,他的样子看起来竟一点都不着急,看那女人表演就跟看小丑似的……

    怎么会是这样?

    他难道就不担心顾氏股票大跌吗?

    许妘笙随手拿起平板电脑,打开股市app,见顾氏的股票一路往下跌,禁不住勾勾唇笑了。

    “沈十七,你不得好死!“

    眼见自己就要被拖出会场,女子急得扯破喉咙诅咒沈轻轻。

    这时,一直沉默着的顾祁森,总算出声了:“顾风顾雨,站住!”

    没错,那两名保镖正是顾风顾雨这对双胞胎兄弟,当初就是他们一起出动,帮沈轻轻把家搬到顾祁森的公寓里。

    顾风顾雨一听顾祁森喊他们停下,他们不敢做主,下意识望向老爷子。

    老爷子微微颔首,兄弟俩果断选择站定,当然,双手还是拽紧那位女子,生怕她跑了。

    女子试图挣脱他们的钳制,无奈对方力气实在太大,一切全是徒劳。

    她抬头,目光含恨注视着朝自己款款走来的男人。

    镁光灯不断闪烁,照耀在他那张精雕细琢的俊脸上,衬得他特别英俊非凡,而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冷厉气息,却让人不自觉打了个寒颤。

    随着他的脚步越来越近,女子紧张得手心直冒汗,唇瓣颤了颤想说些什么,却见他拿起麦克风,转过看向所有的媒体,表情凝重道:“让各位看笑话了!“

    他的话音刚落,全场顿时安静下来。

    各大媒体无一不想看他是如何回应出、轨小姨子又被妻子当众撕逼这些丑事的。

    大家纷纷期待着他接下来的动作,谁知,竟听到他一字一句,无比清晰地说:“你们现在所看到的,并不是真正的事实,而眼前这一位,看起来与我妻子沈轻轻长得很像的女人,只是一个冒牌货!她——并不是我妻子!”

    轰——

    全场哗然,几乎同一时间,无数探究审视的目光,落在那女子身上。

    她小脸一片惨白,却仍是硬着头皮做垂死挣扎,“胡说!顾祁森,你这个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人渣,我怎么可能不是沈轻轻?呜呜,各位你们不要被他道貌岸然的样子骗了……我不是沈轻轻,那我是谁……“

    ps:继续码字,12点过后有更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