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96 结局篇:你是我的宝贝倾倾(六)
    顾家山庄。

    顾长谦站在二楼阳台,望着不远处如画般美丽的山山水水,神情无比惆怅。

    管家杨伯站在一旁,偷偷瞄他几眼,脸上隐隐透出几分担忧。

    昨天从公司参加完记者招待会之后,老爷子就是这样一幅沉默的症状了,兴许,受到的触动太大了吧。

    其实,不仅仅是老爷子,就连他,也是非常震惊,毕竟,谁能想象得到,沈十七竟是少夫人本人?

    哎!

    年纪大了,有些接受不了,但,他还是打心眼里感到高兴的。

    老爷子比较爱面子,虽然嘴上不说,不过,杨伯却认为,他一定也是一样的心情。

    抬腕看看表,上午九点钟。

    换做以往,老爷子早已用完早餐,然后出去散散步,走访老友之类的,可今天,他却连水都还没喝,起床洗漱完毕后,就这么在阳台一直站着。

    要不,提醒一下他吧?

    杨伯眸光闪了闪,终于下定决心往前走一步。

    他朝老爷子鞠鞠躬,“老爷,是不是可以准备用早餐了?”

    “不饿。“

    顾长谦淡淡地说,苍老的声音带着些许的疲惫。

    杨伯暗叹一口气,为他的身体着想,仍是硬着头皮劝他,“您一直都说,早餐是一日三餐中最重要的,就算不饿,也还是吃一点吧?””……“

    老爷子没回话,安安静静地站着。

    杨伯见状,也不敢劝了,只好退回原来的位置。

    正愁着该如何为老爷子排忧解难,就听他说:“老杨啊,你说我做人是不是很失败?”

    “额……”

    杨伯瞬时被问懵了,冷汗禁不住嗖嗖地冒出来。

    汗,如果老爷子这样叱咤风云的人生都叫失败的话,那他们这些人,又情何以堪?

    只不过,既然身为人,那么无论高贵或低贱,富有或贫穷,都会有各种烦恼,杨伯生活在顾家那么多年,亦是清楚明白,高处不胜寒这个道理,有时候也觉得老爷子活得确实不容易。

    但尽管如此,他都不敢轻易回答这个问题,犹豫片刻后,他才说:”老爷,大少是您自小带在身边养大的,大少如今这么成功,也有赖于您的悉心教导,还有少夫人……如若当初不是您从中牵线,兴许她与大少之间都没有办法前缘,之后更不会有嚎嚎啕啕两个这么可爱的孩子……

    所以,您没必要被沈十七这事影响心情,老奴认为,以他们夫妻俩的品行和聪明才智,不可能无缘无故就弄出这些是非出来,应该是迫不得已的。

    您试想一下,谁不想光明正大活在阳光下呢?少夫人怎么可能会愿意顶着一张不属于自己的脸,冒用一个不属于自己的身份过日子?这肯定是有苦衷的。”

    杨伯一鼓作气将自己的见解分析给顾长谦听,顾长谦听完之后,低落的心情总算有所好转。

    “照你这么说,他们也没我想象中那么不把我当一回事了?”

    这个认知,让顾长谦眼神也渐渐有了光亮。

    杨伯见状,立马点点头,“当然。他们夫妻俩都是孝顺的孩子,所以,只要您肯往前走,不要再提及过去,一家人还是可以和和美美的。”

    “真的?”

    顾长谦挑挑眉,似乎不太相信。

    发生过的事,真能一笔勾销吗?

    哎……

    仔细想想,他确实挺亏待沈轻轻的。

    思及此,老爷子不禁有些愧疚。

    杨伯看出他在纠结,干脆自告奋勇道:“如果您不方便出面,要不,我替您走一趟?””这个……“

    顾长谦考虑一小会儿后,终于答应,“明天刚好是周末,就在咱们这边设宴,搞家庭聚会,你打电话给苏晗,让她去办。”

    以苏晗跟沈轻轻的关系,绝对能把人给请到老宅里来,到时候他再对轻轻好一点就行了……

    老爷子暗暗打起如意算盘。

    杨伯见他愿意主动求和,赶忙应声,“好的,没问题!“

    “嗯,那下楼吧,吃早餐去。”

    “是,老爷!”

    ……

    吃完早餐不久,顾长谦在客厅看报纸,许妘笙就来了。”顾爷爷——“

    许妘笙依然像以前一样,礼貌又熟稔地喊他。

    顾长谦将摊开的报纸拿下,微微笑道:“哟,妘笙啊,怎么今天有空过来?坐吧。”

    他说完,指了指隔壁的单人沙发。

    “好的,谢谢顾爷爷。“

    许妘笙款款落座。

    老爷子吩咐佣人去给她泡一杯养生茶,随后抖了抖手中的报纸,继续看。

    昨天顾氏集团闹出那么大的事,今天果真占据了各大报纸的头版,有的甚至还占着好几个版面,比如他此时看的s市日报。

    幸运的是,媒体的评价大多比较客观,纷纷为森轻夫妇的鹣鲽情深点赞。

    看到很多人在夸沈轻轻,顾长谦竟有一种与有荣焉的感觉。

    许妘笙来这之前已经看过这些报道,当时气得要命,直接就把报纸撕了,却不曾想,跑到这边,又再次受折磨。

    该死的,满天下都是沈轻轻,就不能消停吗?

    她低头,阴沉着一张脸,死死攥住放在膝盖上的手拎包,极力隐忍住快要爆炸的脾气。

    “许小姐,请用茶。”

    佣人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打断许妘笙的思绪,她下意识抬头,压根没来得及掩饰眼底的狠厉。

    “许……许小姐……”

    佣人被她恐怖的眼神吓一跳,还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

    许妘笙意识到自己失态,赶紧挤出一抹浅笑,“谢谢你啦。“

    她语气轻柔,大方优雅地接过佣人放在托盘上的那杯茶,表情收放自如得仿佛刚刚那一幕,只是佣人的错觉。

    收起托盘,佣人离开前偷偷瞄一眼正在喝茶的许妘笙,怎么看她都是那么地优雅端庄,实在不像是会发出那种凶狠的眼神的人……

    也许,是她看错了吧?

    佣人暗忖。

    许妘笙心不在焉抿一口茶,大约等了一分钟,老爷子总算看完报纸了。

    见他把报纸放一边,许妘笙笑意吟吟道:“顾爷爷,没想到轻轻竟然就是沈十七,幸好当初pk的时候我输了,要不然,您得多为难呀。”

    顾长谦闻言,转过头来看她一眼。

    许妘笙也不知是不是自己心虚,总觉得老爷子的目光或多或少带着审视的意味。

    她勾勾唇,未等老爷子开口,又继续说,“两年多不见,轻轻变得比以前厉害和强势多了,有她在阿森身边帮他,您就不需要那么操心了。”

    “嗯!”

    顾长谦点头,算是认可她这段话。

    看出顾长谦对沈轻轻是满意的,许妘笙暗地里咬碎一口银牙,表面却依旧噙着和煦的笑:“顾爷爷,我担心轻轻会对我有什么误会,所以想请她吃顿饭,您能不能帮忙做个中间人,圆了我这个小小的心愿?“

    “你不是有她和阿森的电话吗?直接找他们不是更方便?”

    顾长谦笑问。

    许妘笙装出一副苦恼的模样,朝他撒娇,“哎,我这不是不好意思嘛?您是长辈,只要您开这个口,他们肯定会卖您这个面子的。”

    如果他们不答应,那更好了,以老爷子那么爱面子的个性,铁定会不开心……

    不得不说,许妘笙为离间顾长谦与沈轻轻的关系,可真是操碎了心。

    她话都说到这份上,顾长谦不好推脱,反正明天就是家庭聚会,许妘笙也不算是外人,那就干脆一起吧。

    想到这儿,顾长谦摸了摸灰白的胡子,爽朗开口:“行吧,你明天就过来这里吃饭,他们也会来的。”

    “啊?这怎么好意思呢?说是要我请客的呢。”

    许妘笙假惺惺地说。

    顾长谦哈哈笑了笑,“你有这份心就行啦,不用那么刻意请他们出去吃,在家里见面也一样。”

    “额……那好吧。“

    目的没办法达成,许妘笙十分抑郁,但事到如今,她唯有答应了。

    也罢,只要打消沈轻轻对自己的敌意,以后有的是机会让她到外边赴约,只是……奥德里奇给她的时间不多,明天,她是不是可以做些什么呢?

    许妘笙蹙了蹙眉,眼神悄悄闪烁,泛过一缕幽光。

    ……

    杨伯的执行力非常强,在许妘笙还没来老宅之前,他就给苏晗打了电话。

    苏晗正在花园给花花草草浇水,接到杨伯来电吓一跳。

    “杨伯,是老爷子有什么吩咐吗?”

    该不会,老爷子是知道了她已事先得知沈十七是轻轻假扮的这事,想要来跟她算账吧?

    苏晗抬手按按太阳穴,突然有些头疼。

    下一秒就听杨伯说:“夫人,老爷子明天中午在如意院设宴,请您和先生,大少一家四口,二少一家三口一起到场。麻烦夫人您转告一下大少和二少。”

    “老爷子怎么想到要设宴呢?”

    苏晗试探着问,心想,可千万不要是鸿门宴啊。

    杨伯仿佛看穿她的心思,不由得笑了,“您放心吧,老爷子说是家庭聚会,其实,是特地为少夫人接风的。知道少夫人平安回归,老爷子比谁都高兴……”

    讲到这,他顿了顿,接着诚挚地说,“夫人,请大少和少夫人这事,就拜托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