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98 结局篇:你是我的宝贝倾倾(八)
    宫天祺见沈轻轻进来,朝她微微颔首,叫了声”三嫂“,接着清清嗓子,“去年,我们家国王那老头子高价竞拍了几颗药丸,说是用各种珍稀药材炼制的,不仅可以增强人的记忆力,还可以防老年痴呆。“

    “那药丸能治崔拓?”

    顾祁森忙不迭问。

    虽说梁博士表示正常情况下,崔拓要等一个月才能苏醒,但顾祁森和蒋京修仍是不想放弃,目前正通过各种渠道打听有无解药,倒不曾想,艾威尔国王手里就有,真是太好了。

    沈轻轻的想法也跟顾祁森差不多,大眼睛晶亮晶亮地瞅着宫天祺,突然觉得小四形象好高大。

    他们正沉浸在崔拓即将醒来的喜悦里,谁知,却听到宫天祺说:“不过,我们家那老头子太宝贝他那几颗药丸子了,想从他手中拿到一颗,恐怕他不会同意。”

    “用钱买呢?”

    沈拂晓不由得问。

    宫天祺朝她微笑,“老婆,你觉得咱们老头子缺钱?”

    沈拂晓:”……“

    好吧,人家乃是一国之君,怎么可能会缺钱?她太天真了。

    沈轻轻刚好走到沈拂晓身旁坐下,抬手拍了拍沈拂晓的肩膀,憋着笑安慰她:“没事,姐,人家说一孕傻三年,你还有救。”

    沈拂晓无语,“你这是在嘲笑我哦?”

    “哈哈,不笨嘛。”

    沈轻轻笑着承认。

    沈拂晓嗔笑着抡拳打她,“死丫头,你变坏了。”

    “哈,我一向都是这么坏的呀。”

    “呵呵……”

    姐妹俩轻声打闹了两下,就听顾祁森的声音响起,“那要怎么做?国王现在缺什么东西?”

    “他缺个乘龙快婿。”

    宫天祺脱口而出,”老头子最近为丽莎的终生大事可真是操碎了心啊。“

    沈轻轻诧异瞪大眼,”丽莎现在也才23吧?何必那么着急,缘分到了,自然就会遇上的。“

    “我也这么认为!”

    沈拂晓认同地说。

    宫天祺道,“好了,你们两个,别岔开话题,我们现在是在讲药丸。”

    “呀,好像是你先提丽莎的。”

    “对啊,分明是他先说的。”

    两个女人很有默契地反驳。

    宫天祺扁扁嘴,可怜兮兮向自家三哥求救,“三哥——”

    “行了,废话那么多?快点讲一些有建设性的话。”

    顾祁森是个十足十的宠妻狂魔,肯定站队沈轻轻。

    宫天祺更委屈了,“小爷我说的哪句是废话了?嘤嘤嘤……“

    他的抱怨,让气氛陡然欢乐了许多。

    一阵低低的欢笑声过后,宫天祺总算说出自己的打算,“安啦,想将药丸拿到手,其实也没那么难,既然不能光明正大地跟他要,那就偷呗。这个任务就交给丽莎好了。”

    “丽莎?她能行吗?”

    沈轻轻表示怀疑。

    沈拂晓笑笑不语,一边摇摇头:宫天祺就是妥妥一坑妹神器,然而,他妹妹被坑那么多次,竟然还都屡屡中招,这也是没sei了。

    “能行!她不行,就没人能行了。“

    宫天祺信誓旦旦保证道。

    为证明自己的话是对的,他当场就给丽莎打电话过去。

    i国那边是深夜,丽莎公主正躺在床上做着美梦,耳畔骤然响起一阵吵闹的铃声,就跟催命符似的,把她从睡梦中硬生生拉起来。

    “谁呀?半夜三更扰人清梦,你有没有道德心?”

    丽莎半眯着眼,连手机屏幕都顾不上细看就按了接听键,气呼呼就把对方骂一通。

    一般情况下,大半夜打电话吵醒人家,肯定是会道歉的,所以丽莎骂完之后,等着对方给自己say sorry,岂料,却等来一句“哈哈”的狂笑声。

    那声音无比地熟悉,又无比地可恶。

    丽莎瞌睡虫都被气跑了,立马就从被窝里爬起来,咬牙切齿道:“我靠宫小祺,居然是你!你这个天杀的,难道不知道现在是半夜吗?”

    “哦咦,我这边是早上啊。goodmoring,我亲爱的丽莎公主。”

    宫天祺依旧是气死人不偿命的嬉皮笑脸,一点愧疚感都没有。

    丽莎深吸一口气,索性决定不去跟他计较了,但还是忍不住骂出声,”good你的头,找我什么事?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本公主没那么多时间陪你。“

    宫天祺见她脾气那么暴躁,不由得啧啧两声,摇摇头,”女孩子还是温柔一点好,要不然可就嫁不出去了哦。“

    “谁要你管?”

    丽莎没好气呛回去。

    尼玛,大白天充当保姆帮他照顾女儿,晚上好不容易有觉睡了,他居然还打过来取笑自己嫁不出去,这不是存心欺负她是什么?

    呜呜,难不成因为她是个单身狗,就活该被欺负吗?

    “好啦好啦,你是我妹妹,我不管你,谁管你。”

    宫天祺也适可而止,语气终于正常了一些。”哼!“

    丽莎鼓起腮帮子,表示不屑。

    “丽莎——”

    他的声音突然柔下来,吓得丽莎浑身起鸡皮疙瘩,”干嘛?“

    黄鼠狼给鸡拜年,肯定没安好心。

    想到这儿,丽莎马上打起十二分精神,一脸戒备,就怕不小心又被他坑了。

    “丽莎,你想不想来s市玩啊?”

    宫天祺抛出颗糖引诱她。

    丽莎兴趣缺缺,“不想。”

    以前她喜欢s市,是因为有轻轻,现在轻轻都不在了,她才不想触景生情呢。

    “真不想?”

    宫天祺又问。

    丽莎毫不犹豫点头:“嗯!不想!”

    “哦,我还以为你很想见到我三……嫂呢……“

    宫天祺不怀好意地说,讲到“三嫂”两个字时,还特地拉长了尾音。

    哈,他就不信,她会无动于衷。

    丽莎一时没反应过来,“三嫂?你三嫂……”

    “嗯哼,对啊,我三嫂——”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丽莎打断,“天杀的顾祁森,他又结婚了吗?天啊,他怎么可以这样见异思迁?不行不行,本公主要打电话过去骂他,轻轻才离开多久啊,他也太花心了……”

    未料到丽莎的脑回路竟会这般清奇,根本与他不在一个频道,宫小爷表示好心累啊。

    他握着手机,轻喘一口气,总算找回自己的声音,语气严肃开口:“那个丽莎,我很郑重地告诉你,我只有一个三嫂,那就是沈轻轻,她回来了,你不想见她吗?”

    丽莎整个人呆住,倏地瞪大眼,“什……什么?你是说轻轻回来了?“

    “对!”

    “啊——”

    电波那头传来刺耳的尖叫声。

    宫天祺赶紧将手机拿远,嫌弃地皱皱眉。

    等估摸丽莎差不多叫完了,他才把手机贴回耳边。

    “我要去s市,我要去,我要去,我现在马上出发!”

    “先别急——”

    见鱼儿上钩,宫天祺朝坐在他对面的其他三人眨眨眼,开始了坑妹之旅,“轻轻受了很重的伤,很可能会成为植物人。”

    “什么?宫小祺,你不要骗我?轻轻……呜呜,轻轻怎么会成为植物人了?”

    丽莎觉得自己要疯了。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轻轻盼回来了,谁知,她居然受那么重的伤,哇呜……

    好讨厌的宫天祺,为什么要告诉她这么悲伤的事?

    丽莎越想越难过,竟捧着手机嚎啕大哭。

    宫天祺没想到她的反应会如此激烈,心里觉得愧疚,但却只能逼自己演下去,“你别着急,还有得救的。我老实跟你说吧,我这次打电话给你,就是想让你帮个忙,到咱们老头子的书房里,把他去年高价拍回来的药丸偷一颗出来,只要有那个东西,我三嫂就能醒了。”

    “真的?你没骗我?“

    丽莎眨眨哭红的泪眼,哽咽着问他。

    “当……当然!“

    宫天祺心虚地应了一句。

    丽莎没有起疑,一边用纸巾擦泪,一边抽噎着说:“好,我会想办法把那个药丸弄到手的。弄到了我就立刻出发去s市。”

    “嗯,辛苦你了,好妹妹。”

    宫天祺诚挚地说,内心暗暗补充一句,不好意思骗了你。

    “没事。那我挂电话了。拜拜。“

    “晚安。”

    ……

    将手机收好,宫天祺比了一个ok的手势,“搞定,交给丽莎肯定没问题。”

    沈轻轻没理他,转头看向沈拂晓,“姐,你老公平时就是这么坑丽莎的吗?这也太过分了吧?“

    刚刚听到他居然骗丽莎,说她受重伤,沈轻轻当场就想阻止了,但却被顾祁森拽住,不让她插手。

    沈拂晓解释,“你放心吧,他们兄妹就是互坑,他这次坑了丽莎,下次就会被坑回来,我已经习惯了。”

    “就是啊!“

    宫天祺赶紧为自己喊冤,“三嫂,你以为丽莎是等闲之辈吗?她要是真那么单纯,我也不可能让她去偷药丸了。”

    “那你可以直接拜托她啊,何必骗她呢?”

    沈轻轻还是无法认同。

    宫天祺轻笑一下,“要是我实话实说,那丫头肯定不会同意帮忙。”

    “为什么?”

    “她跟崔拓非亲非故,干嘛要冒险帮他?难不成,我们要把所有事情告诉她么?还是算了吧,她少知道一点,也幸福一些。我不希望她无辜卷入这场危险当中,所以,她还是继续当她快乐的小公主吧。“

    宫天祺说出心里话。

    他虽然经常坑妹,但不代表他不疼爱自己妹妹。

    沈轻轻闻言,了然地点了点头。

    ps:今晚更了三章,一共八千字哦,再加上凌晨更的,一共一万字啦,嘿嘿,我没有食言,为我点赞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