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99 结局篇:你是我的宝贝倾倾(九)
    丽莎果真不负宫天祺所托,第二天一大早,就带着艾威尔国王宝贝得要命的药丸,还有一个两岁多的小女娃晶晶,抵达s市国际机场。

    宫天祺亲自来接机,看到自家闺女,不禁吓一跳。

    “晶晶,爹地的小乖乖,你怎么也来了?”

    天啊,他顾着忽悠丽莎过来,怎么就把自家小女儿给忘了?

    艾玛,为了大哥,他硬生生错过了与拂晓二人世界的机会,呜呜……

    宫小爷表示狠郁闷。

    但尽管如此,他还是很快就收拾好情绪,笑眯眯把女娃抱到怀里亲了亲。

    “爹地、爹地……”

    晶晶白白胖胖的小手摸了摸宫天祺的脸,奶声奶气地喊了他好几句。

    小娃儿萌翻天的乖巧模样,让宫天祺一下子就忘记,自己刚刚有多么不欢迎他家宝贝闺女了。

    “哎哟,我家宝贝儿真乖,爸爸见到宝贝高兴死了。”

    “嘻嘻嘻……”

    小宝贝被他逗得咯咯笑。

    宫天祺忍不住连亲了她好几口,然后才终于舍得将视线落在一直鼓着腮帮子瞪他的丽莎脸上。

    “我的好妹妹,辛苦你啦。”

    嗯,千里迢迢把人家骗过来,哪怕对方是自己坑了无数次的亲妹妹,宫天祺还是挺心虚的。

    丽莎压根不知他的心思,此时她一心只牵挂着沈轻轻,忙不迭催促道:“废话少说,咱们赶紧去医院啊,轻轻还在等我呢。”

    宫天祺眸光闪了闪,”嗯,那走吧。“

    反正他刚刚来机场之前,已经打电话给三哥了,如无意外的话,这会儿三哥和三嫂也差不多从家里出发,到时候有三嫂在,丽莎这丫头就算再生气肯定也不会把药丸带走的。

    ……

    兄妹俩带着一个娃,还有一排保镖浩浩荡荡前往医院。

    抵达崔拓所在的病房门口,两个守门的保镖见到宫天祺,立马恭敬地打了声招呼:”四少!“

    “嗯,辛苦了。”

    宫天祺朝他们笑了笑,随后问,“我三哥来了吗?”

    其中一保镖回答:”回四少,三少还没有来。“

    “哦,那我们先进去等他吧。”

    宫天祺说完,保镖立刻应一声“好”,帮他把门打开。

    宫天祺抱着晶晶正想迈步进去,谁知丽莎却比他先一步闯入了。

    “轻轻——”

    “轻轻——“

    她激动地喊着轻轻的名字,保镖不由得面面相觑,被吓到了。

    毕竟,在别人的病房里大声喊着另一个人的名字,这也太奇葩了吧?

    这漂亮精致的姑娘,到底打哪来的?

    不过,既然她能直呼三少夫人的闺名,恐怕也是非富即贵,再加上是宫四少带来的,这样一来,保镖就算想阻止她大声喧哗,都不敢了。

    宫天祺也没料到丽莎会大呼小叫跑进去,瞬间无语了。

    担心丽莎发现床上躺着的不是三嫂,从而大发脾气,他赶忙跟上去。

    果真,前脚刚踏进去,就听丽莎”啊“一声尖叫出来。”宫小祺,你竟敢骗我?!“

    丽莎气死了,攥紧拳头气呼呼走过来打宫天祺,“王八蛋,你居然敢骗我说轻轻当植物人了?呜呜,我的轻轻呢?她在哪?在哪?你倒是给本公主从实招来啊?呜呜……“

    许是太过生气了,丽莎一点淑女风范就抬脚踹了他一记。

    宫天祺“哇呜“一声躲开她的攻击,下意识抱紧怀中的闺女。

    小女娃可能是对姑姑如此暴力的一面早已司空见惯,倒没受到什么惊吓。

    她气定神闲地勾住宫天祺的脖子,见爹地被姑姑满屋子追着打,甚至还咯咯咯笑出声。

    本该安静的病房,因这奇葩兄妹的到底,闹得可真是鸡飞狗跳。

    沈轻轻与顾祁森推门进来,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夫妻俩相互对视一眼,然后,沈轻轻说:“老公,莫非他们认为,这么做能把崔拓给吵醒了?”

    顾祁森勾勾唇,有些忍俊不禁,“嗯,也许!”

    “哇哇哇,别打了丽莎,再打我可就不客气了哦。“

    宫天祺气喘吁吁地喊着,余光突然瞥到三哥三嫂进门,他霎时间像是看到救世主一样往她们冲过来,”救命啊三嫂,救我——”

    沈轻轻太阳穴突突直跳起来,正想开口出声,丽莎恰好也看到她,整个人彻底顿住了。

    轻……轻轻……

    “呜呜,轻轻,真的是你!你没死,你回来了,太好了,轻轻——”

    小公主哪里还顾得上追打宫天祺,快步扑向沈轻轻,结结实实地将她抱了满怀。

    顾祁森额头冒起几丝黑线,准备伸手将那个霸占自己老婆的野丫头扯开,却被宫天祺阻止了。

    “三哥,别……”

    顾祁森:”……“

    好吧,看在崔拓的面子上,他忍。

    “呜呜,轻轻,我好想你啊……”

    丽莎搂着沈轻轻哭得稀里哗啦。

    沈轻轻微微一笑,抬手摸摸她的头,安慰道:”好啦,我不是回来了吗?你应该高兴才对。“

    “嗯嗯,是的是的,我应该高兴的。”

    丽莎点点头,沈轻轻旋即从包里拿出纸巾给她擦眼泪。

    大约过了一分钟,丽莎的情绪才稳定下来。

    她没好气瞪宫天祺,“你干嘛要骗我轻轻当了植物人?”

    “嘿嘿……”

    宫天祺干笑了两声,下意识抱紧怀中的闺女。

    丽莎滴溜溜的眼珠子转呀转,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崔拓,总算恍然大悟,“噢,你该不会是把本公主忽悠过来救他吧?”

    “崔拓要在病床上躺一个月,我们不想他躺那么久,所以——”

    宫天祺如实解释。

    可丽莎却撅着嘴说,“一个月而已,又不会死,那就让他继续躺呗。你可知道,那药丸多珍贵啊,父王若是知道我偷了药丸就这么浪费了,一定会气死的。”

    “哎呀,丽莎——“

    “不行不行,我不能答应你,反正一个月后他就会醒了,我这颗药丸还是留给更加需要的人用。”

    丽莎的态度无比坚决。

    宫天祺想了想,骤然灵光一闪,问他家闺女:“宝贝,你说姑姑是不是天底下最心地善良的女孩?”

    “是呀是呀,姑姑最好了。”

    晶晶点点头,露出两颗可爱的牙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