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05 结局篇:你是我的宝贝倾倾(十五)
    那只手的主人的脸,虽然没被拍下来,但秦瑄他们经过分析,直接把可疑人物圈出来,居然是许妘笙。

    她穿着短袖,经过尖端科技对比,她的手与那只手的吻合度为百分之九十九点九

    沈轻轻诧异瞪大眼,嘴巴张开,好一会儿才找到自己的声音:“老公,难道真的会是她?“

    如果是,那简直

    天啊!

    沈轻轻是真的被震惊到了。

    顾祁森脸色亦不太好看,毕竟,他与许妘笙相识那么多年,倒是从未料到,她竟会是这般心狠手辣之人。

    他狭长的凤眸迸出一抹厉光,声音冷冷地,不带任何感情:“凡事皆有可能,我只信证据!”

    “哎,证据不是都摆在眼前了吗?”

    沈轻轻叹气。

    饶是不喜欢许妘笙,她也不希望对方是那样一个狠毒的女人,崔拓若是知道自己喜欢多年的女神是这般模样,约莫会很失望吧?

    不过,她倒是挺佩服那个女人的,明明恨不得自己去死,怎么还能如此心平气和,与自己说说笑笑呢?

    果真,白莲花、绿茶婊的世界,她无法想象。

    顾祁森见沈轻轻低着头,神色有点落寞,他不由得伸手揉揉她的脑袋瓜,出声安慰她:“别想那么多,以后少跟她接触,至于今天这事”

    讲到这,顾祁森顿住,正准备往下说,就听沈轻轻道:”咱不追究了吧。“

    ”嗯?“

    顾祁森挑眉,显然被她的话给吓到,“你说什么?”

    不追究?怎么可以!

    他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自己老婆之后还能安然无事,无论对方有着什么样的身份地位,他都必须追责到底

    沈轻轻看出他的心思,心头倏然一暖。

    真不愧是她的好老公啊,这么维护自己。

    嗯哼,如果沈小姐知道自家老公竟在许老的寿宴上,为了自己而对许家小公子挥拳相向,把人家恶狠狠打一顿,现在还在医院躺着,不知又会感动成什么样了

    ”老公“

    沈轻轻扯了扯顾祁森的袖子,娇滴滴喊他一句。

    顾祁森“哼”一声,一副“你想都别想”的表情。

    沈轻轻不禁笑了,“哎呀,老公,我话都没说完呢。我是那么圣母的人吗?嗯?”

    “”

    顾祁森依旧不吭声,显然对她那句“不追究”非常不认同。

    沈轻轻将俏脸凑过来,调皮地朝他眨眨眼,接着裂开嘴笑,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

    伸手不打笑面人,何况这个笑面人,还是自己的心上人,于是,顾祁森只好伸手捏她的脸蛋,无语道:“那你说,为什么不追究?说不出让我信服的理由,三天三夜别想下床。”

    沈轻轻撇撇嘴,对他的威胁十分嗤之以鼻,“哟,三天三夜?你怎么不说七天七夜呢?”

    ”呵呵“

    顾祁森低笑一声,修长的手指直接勾住她精致的下颌,好看的眉眼勾出一缕邪魅的笑意,顿时让人觉得危险万分。

    沈轻轻小心脏不争气地抖了抖,就听他如大提琴般优美的声音缓缓响起,“你想要七天七夜,也可以!“

    汗--||

    这男人到底还要不要脸啊?

    现在是谈论这些事的时候吗?

    沈轻轻努努鼻子,很聪明地选择转移话题,“老公,咱们还是继续说许妘笙这事吧。我是觉得,今天就算你当面跟她对峙,也不能真正拿她怎么样的,超市里不小心碰到,不是很正常吗?而且从视频看,她也没有推那个女孩子,更加不能证明什么了,哪怕我们从女孩的血液里检查出特殊药物,也没办法证明是她做的,是不是?”

    虽然那位女孩的血液检测结果未出,但沈轻轻凭直觉相信,许妘笙肯定对她下了药,无奈,那个方位的监控镜头刚好有些老化,根本拍不到这么细致的一幕,但不管怎么说,他们总算知道许妘笙不是个善茬,以后也会多提防一些了。

    “嗯,你说得有道理!”

    听沈轻轻这么分析,顾祁森点点头,眼底溢满欣赏。

    他刚刚是太过生气了,只想替她出气,才没考虑这么多。

    “那是啊,我那么聪明。“

    沈轻轻鼓起腮帮子,一点点骄傲的模样,特别的可爱。

    顾祁森越看越爱,禁不住俯首,重重地在她红嘟嘟的唇上亲一口。

    “讨厌,说正事啦。“

    沈轻轻娇羞地捶了捶他,他却抓住她的双手,霸道地再一次吻上去,这一次,可就不是亲亲那么简单了。

    两人吻得浑然忘我,许久许久都没有结束这个热吻,直到顾祁森的手机响起,他才依依不舍松她的唇。

    沈轻轻被他吻得浑身无力,只好靠在他怀里,微微喘气,一边竖起耳朵听他讲电话。

    顾祁森索性将手机放桌子上,开了免提。

    电话是秦浩打来的,他恭敬汇报:“boss,医院传来上午那女孩的血液检测结果,您猜得没错,她体内确实含有特殊的药物成分,这种成分目前特别罕见,非正常渠道能够得到,而且更巧的是,崔拓少爷所中的毒里,也有这种成分存在”

    通话完毕后,顾祁森与沈轻轻相互对望一眼,神色比之前凝重了许多。

    两人沉默了十几秒,顾祁森开口:“据崔拓的秘书报告,崔拓昏迷之前,许妘笙曾去办公室找他。”

    “所以,她是最有可能向崔拓下毒的人了。毕竟这种成分很罕见,想得到的话,并不容易,极大可能是同个人所为,而许妘笙刚好都在场,嫌疑是最大的。”

    沈轻轻认真分析。

    “是的,但我想不通,她为何要对崔拓下手。”

    顾祁森蹙着眉,很难接受这样的事实,因为,在他的认知中,那两人可是好朋友,崔拓更对许妘笙一往情深

    “崔拓不是在帮你追踪那个匿名邮件吗?”

    沈轻轻随口道,可下一秒,她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事,整个人彻底惊住了。

    “老老公,”

    她猛地抱紧顾祁森,接着深吸一口气,往下说,“你有没有发现,如果一个环节一个环节往下推,天啊,这简直是细思极恐,实在是太可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