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06 结局篇:你是我的宝贝倾倾(十六)
    沈轻轻能想到的层面,顾祁森肯定也早想到了,所以,在沈轻轻说第一个字的时候,顾祁森那张英俊非凡的脸,便已冷结成冰。

    原以为许妘笙仅仅是因为嫉妒轻轻,才会在超市里意图伤人,可现在反过头想想,貌似事情远比之前所想的,复杂多了。

    如果许妘笙是对崔拓下药之人,那么,陷害蒋昀儿,打算趁机挑拨顾蒋两家的人,也应该是她,而她这么做的目的,绝对不会是单单想害轻轻那么简单

    思及此,顾祁森蹙了蹙眉,眼底划过一缕阴鹜。

    或许,他刚让人好好查查许妘笙了。

    夫妻俩在书房足足呆了一个小时,回到客厅,只剩顾家老中青三个男人,还有许妘笙,至于苏晗、姚沐溪和孩子们,则不见踪影。

    “爸,妈妈呢?”

    沈轻轻笑着问顾正弘。

    顾正弘语带和蔼回答:“噢,她和小溪带着孩子们一起去午休了。”

    “这样啊”

    沈轻轻面色纠结。

    “怎么啦?”

    顾正弘一脸关心问。

    沈轻轻悄悄瞥了在旁边的许妘笙一眼,说:“刚刚接到医院来电,说是崔拓醒了,我和顾祁森正想赶去医院呢,但嚎嚎啕啕却在这个节骨眼睡了”

    沈轻轻讲到这,没再往下说,余光发现许妘笙听到崔拓醒了这个消息时,眸光似乎闪烁一下。

    不过,以她跟崔拓好朋友的关系,知道崔拓醒了,有反应也是正常的。

    顾正弘并不知沈轻轻的心思,见她正发愁,他不由得笑着说:”这简单,等会儿嚎嚎啕啕醒了,我们送他们回环山别墅那边,怎样?“

    “额那就麻烦爸妈了。”

    沈轻轻闻声,总算绽开一抹轻松的笑。

    “不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顾正弘温和地说。

    两人这边聊得十分投缘,顾祁森则走到许妘笙身边,问她:“崔拓醒了,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医院看他?”

    “这个”

    换做平时,许妘笙肯定是愿意去的,然而今天,她却有些心虚,不太敢去面对,毕竟害崔拓入院的罪魁祸首正是自己。

    她不想去,可怎么办,若不去的话,顾祁森绝对会起疑,谁让她与崔拓的友情摆在那儿呢?换做是普通朋友,都得跟着去看一看,何况是她

    许妘笙犹豫了好几秒都没做好决定,顾祁森眼底悄悄掠过一抹异光,旋即勾唇浅笑道:“如果你有更重要的事,那就下次再去也行,反正他没大碍了。”

    “嗯,好的。”

    许妘笙见他神色自若,貌似没有对自己起疑,她渐渐放了心,接着语带歉疚解释,“麻烦帮我跟他说声不好意思,我下午确实有重要的合约要去谈。”

    “没关系的,他会理解的。”

    顾祁森沉声道。

    “谢谢。“

    许妘笙说完,赶忙拎包站起身,朝在场的其他人微微一笑,“顾爷爷,顾伯父,浩云,轻轻,我下午还有个合同要去谈,必须得走了。非常感谢大家的款待,下次有机会的话,欢迎到我们许家做客。”

    “好的,没问题。”

    顾长谦抿一口红茶,笑眯眯说。

    顾正弘则是颔首,算是给予回应。

    顾正弘本身也是个寡言的人,除了面对家里人话多一些,对外人,基本上是很少开口的,这一点,顾祁森倒是完完全全遗传了他。

    许妘笙当然知道顾正弘对自己的态度有些冷淡,与对沈轻轻简直天壤之别,但她却不在意,反正除顾祁森之外,顾家的任何人在她眼里,都跟蚂蚁差不多。

    耐着性子跟众人告别之后,许妘笙便头也不回离开。

    顾祁森揽住沈轻轻的肩膀,右手捏捏她的胳膊,一边对顾长谦说:“爷爷,我们也走了。”

    “嗯,去吧。”

    顾长谦点点头,随后补充一句,“以后有时间的话,随时都可以回来。”

    “好的,爷爷。”

    既然老爷子都这么说了,沈轻轻当然是一笑泯恩仇,将过去的那些不愉快通通都丢掉。

    “爸爸,浩云,那我和顾祁森先走啦。”

    “我送送你们吧。“

    顾浩云忙不迭站起身,一副想跟他们一起出去的架势。

    沈轻轻赶紧摆手说“不用”,顾祁森一张俊脸沉了沉,毫不客气拒绝:“你这是想当电灯泡?”

    顾浩云无奈耸肩,“我说这位大哥,你的占有欲也太强了吧?你明明不是天蝎座,把人家天蝎座的特性占了,你不感到羞耻吗?”

    顾祁森挑眉,”谁说占有欲太强是天蝎座的标签?“

    顾浩云摸摸鼻子,”我也只是说说而已。不过你醋劲也太大了吧,我只是想去送送你们,何必说得那么难听?“

    “呵呵不用麻烦你送,谢了!”

    “你——”

    兄弟俩一言不合就开始互怼,沈轻轻却觉得这样的相处挺好,至少充满活力。

    ”好啦,佑辰,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我和你哥是客人呢。“

    沈轻轻笑哈哈打圆场,“我们自己走就行了,下次咱们再约。“

    “那行吧。“

    见轻轻也嫌弃自己这个电灯泡,顾浩云只有答应了。

    夫妻俩手牵手来到停车场。

    顾祁森帮沈轻轻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绅士地将手挡在车门顶处,以免让沈轻轻碰到头。

    沈轻轻微微倾身坐进去,顾祁森帮她系好安全带,然后才关好车门,绕过车头,打开驾驶座的车门上车。

    他刚系好安全带,就听自家老婆咬牙切齿开口:“老公,你说许妘笙是不是心里有鬼呀?崔拓醒了,她居然不去看他?这分明就是心虚嘛。”

    “呵,你这么义愤填膺的样子真可爱。”

    顾祁森斜睨她一眼,眉眼间潋滟无限的宠溺。

    沈轻轻被他这么一夸,索性伸出双手捧住自己的脸颊,转过头来,调皮地朝他眨眨眼,”老公,那你说,我可爱一些呢,还是你的旧情人可爱一些,嗯?“

    “旧情人?”

    顾祁森懵住,“我哪来的旧情人?”

    他长这么大,可就她一个女人。

    沈轻轻唇角微勾,甜美的笑容瞬间划过一丝狡黠,“上辈子的呀,我可爱,还是她可爱,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