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08 结局篇:你是我的宝贝倾倾(十八)
    丽莎抢不过人家,只好不服气地鼓起腮帮子控诉,“切,你以为你是男人很了不起啊?我要是男的,我一定跟你抢。”

    顾祁森莞尔一笑,“嗯,要不你去变成男人试试?”

    丽莎:“哼,你太过分了!”

    她说完,委屈巴巴地瞅着沈轻轻,”轻轻,你老公欺负我。“

    沈轻轻勾勾唇,正想说些什么,就听宫天祺先一步道,”哎呀,人家夫妻肯定同条心的,你这个单身狗就不要来找虐了。“

    丽莎转过头,”宫小祺,到底谁才是你的亲人?“

    “小爷我帮理不帮亲啊!”

    宫天祺摊摊手,笑得格外灿烂。

    丽莎”哼“一句,趁他不注意时,抬脚狠狠踹他一下。

    宫天祺“哇呜”一声喊出来,做金鸡独立装。

    而丽莎这”罪魁祸首“早已跑开。

    “丽莎,你给我站住!”

    宫天祺马不停蹄追上去了。

    “别跑,丽莎!”

    “有种你别跑——”

    “哈,这兄妹俩太好玩了。”

    沈轻轻忍不住笑出声,下意识挽紧顾祁森的手臂,“老公,你说以后咱们的宝宝长大了,是不是也跟他们一样?”

    顾祁森闻声,赶紧否掉沈轻轻这个问题,“怎么可能?我们俩,怎么会生出两个逗比?”

    沈轻轻:””

    好吧,那一对兄妹,确实挺逗比的。

    一行人说说笑笑,总算来到崔拓的病房。

    得知崔拓醒来,病房里早就挤满了人。

    沈轻轻一看,该来的,不该来的,全来了。

    该来的,当然是指崔家人、崔氏集团的高管、蒋京修、梁博士等,而不该来的

    嗯,沈轻轻倒是没想到,许妘笙竟会改变主意过来,甚至比他们还先到。

    她有些担心许妘笙会神不知鬼不觉给崔拓下药,幸好崔拓这会儿看起来神清气爽,应该没什么大碍了。

    众人见顾祁森进来,纷纷跟他打招呼问好,特别是崔氏那些高管,更像是见到男神一样,一个个眼底都泛着光。

    顾祁森礼貌地点了点头回应,拉着沈轻轻的手,走到崔拓的病床前。

    宫天祺和丽莎见状,当然是跟上了。

    在场的大多数人是识趣的,他们只待了一会儿就离开,很快,偌大的病房里,就只剩崔拓的父母,许妘笙、蒋京修和梁博士,当然,还有顾祁森四人。

    崔家父母知道是丽莎用神奇的药物让自家儿子提早醒来,不由得对这位小公主千恩万谢,提出了许多许多种报答她的方式。

    丽莎本来就是想要到这儿来邀功的,可她压根料想不到,人家父母会这般感激自己,当场吓得不知如何是好。

    她一个劲地跟宫天祺眼色,让他帮自己打圆场,谁知,宫天祺却选择性失明,只顾着对坐在病床上的崔拓嘘寒问暖,可没把她气死。

    “丽莎公主,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这段时间就到我们崔家小住吧?让我们尽尽地主之谊,带你到处玩玩、走走。”

    崔拓的母亲显然很喜欢这位漂亮善良的小公主,对她的态度别提有多热情了。

    她提一个要求,丽莎婉拒,她立马又提出另一个,简直让丽莎招架不住。

    许妘笙安静地站在一旁,冷眼看着这一切,嘴角不着痕迹勾起一缕嘲讽的笑。

    呵,她就说嘛,崔拓怎么可能会提早醒来,原来,是被这个不长眼的公主破坏了

    另一边。

    宫天祺摸摸崔拓的头,紧张兮兮地问:“大哥,你现在头疼吗?”

    崔拓挤出一抹笑,“不疼,我又不是脑震荡,也不是撞到头,怎么会疼?”

    “但你昏迷了那么久啊,肯定脑袋也是不舒服的。”

    宫天祺认真说道,接着,像是想起了什么,他气呼呼继续说,“尼玛,要是让小爷我知道是哪个王八羔子敢谋害你,我一定扒他的皮抽他的筋再抽干他的血”

    许妘笙:“”

    很好,宫天祺,记一笔!

    她攥紧手心,悄悄敛去眼底的厉光,殊不知,她这稍纵即逝的眼神,却被沈轻轻敏锐捕捉到了。

    “许小姐,你不是说有合同要签吗?怎么也来这了呀?”

    想了想,沈轻轻还是决定开口试探她。

    许妘笙绽开一抹温柔的笑,“嗯,我让助理将时间往后推了半小时,特地过来看看崔拓,也差不多要走了。”

    “哦,原来这样啊,崔拓有你这个好朋友,真是他的福气。”

    沈轻轻眉眼弯弯笑道。

    许妘笙嘴角的笑意稍稍僵住,但一眨眼就恢复正常,“他有那么多好兄弟,确实很有福气。“

    讲到这,她将视线投向崔拓,语气中夹杂着满满的关心,”那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以后再来看你。“

    “嗯!”

    崔拓轻轻点了点头,目送她转身离开,眸底,却氤氲着一丝复杂的情绪。

    “博士,他算是完全康复了吗?”

    顾祁森沉声问梁博士。

    梁博士“嗯”一声,“明天可以出院了。”

    “哇,那太好了!”

    宫天祺开心得差点跳起来。

    其他人,亦是欣慰地笑了。

    梁博士还有事忙,先走了,大约过了几分钟,崔家父母也被一通电话叫走,这时,丽莎总算从崔拓母亲热情的包围中挣脱开来。

    “好你一个宫小祺,竟然见死不救,你还是不是我哥哥了?“

    没有长辈在场,丽莎完全放飞自我,追着宫天祺拳打脚踢。

    刚刚醒来不久的崔拓,差点被他们这对奇葩兄妹弄得晕头转向。

    他按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给顾祁森一个无奈的眼神,顾祁森耸耸肩,表示无能为力,只有沈轻轻出马,才能阻止丽莎。

    ”哼,看在我家轻轻的面子上,先饶了你!“

    丽莎不情不愿松手,随后走到崔拓面前,一脸傲娇地说,“虽然本公主救了你,但你可千万别像你妈妈那样热情,更加不要想对本公主以身相许,本公主的心是轻轻的。“

    “噗——”

    沈轻轻刚拧开矿泉水瓶喝了一口水,听到丽莎这番话,直接喷了。

    好巧不巧,口里的矿泉水全部喷到宫天祺身上,惹得宫小爷哇哇嗷叫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